徐忠兴的个人空间

博客

抵押财产转让的效力及其责任认定26条裁判规则(上篇)

    阅读提示:抵押期间抵押财产的转让涉及多重主体,跨越不同法域,至少涉及如下规则的适用:合同的成立及效力、无权处分、第三人的权益保障、抵押权的实现等。对于抵押财产转让的规定,《物权法》与《担保法》及其司法解释在立法目的与具体内容上存在很大的区别,且没有解决抵押财产转让的所有问题。在民法理论上,对于抵押人能否在抵押期间将抵押财产转让给他人,亦存在自由转让说和限制转让说两种观点。本文立足于司法实践,系统梳理最高人民法院的相关裁判规则,为您提供相关知识介绍及热点问题分析,希望对您有所帮助。

    1.抵押人援引《坦保法》第四十九条第一款规定提起诉讼主张确认转让抵押财产行为无效的,在确保抵押权实现的前提下,其诉讼请求应予驳回。

    根据《担保法》第四十九条第一款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六十七条的规定,在未通知抵押权人和未告知受让人的情况下,抵押人转让已办理登记的抵押物,只要抵押人在转让后向抵押权人清偿了债务,或者受让人在得知受让物上有抵押权后代抵押人清偿了债务,使物上设定的抵押权消灭,转让行为仍可以有效,否则转让行为无效。能够援引《担保法》第四十九条第一款规定来主张转让行为无效的,应当是合法权益受到损害的抵押权人或者受让人,而非不履行此款规定通知、告知义务的抵押人。是否行使这一权利,应由抵押权人或受让人决定。抵押人提起诉讼主张确认转让行为无效的,在确保抵押权实现的前提下,其诉讼请求应当驳回。

    规则索引: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2005年9月28日判决“贵州百花药业有限公司诉遵义浩鑫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买卖合同纠纷案”,载《最高人民法院公报》2006年第3期(总第113期)。

    2.抵押人未经抵押权人同意转让抵押财产,受让人代为清偿债务消灭抵押权的,该抵押财产转让行为有效。

    根据《物权法》第一百九十一条、《担保法》第四十九条的规定,抵押期间抵押人转让抵押物,应当通知抵押权人并经抵押权人同意。但《物权法》第一百九十一条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六十七条还同时规定,未经通知或者未经抵押权人同意转让抵押物的,如受让方代为清偿债务消灭抵押权的,转让有效。即受让方通过行使涤除权涤除转让标的物上的抵押权负担的,转让行为有效。

    规则索引:最高人民法院〔2008〕民一终字第122号“重庆索特盐化股份有限公司与重庆新万基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土地使用权转让合同纠纷案”,载《最高人民法院公报》2009年第4期(总第150期);另见李明义:《抵押人违反诚实信用原则不履行合同约定的解除抵押权义务,其转让行为虽未经抵押权人同意,仍应认定转让抵押物的合同有效一一重庆索特盐化股份有限公司与重庆新万基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土地使用权转让纠纷上诉案》,载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第一庭编:《民事审判指导与参考》2009年第1集(总第37集),法律出版社2009年版,第220—222页。

    3.抵押人未经抵押权人同意转让抵押房屋的,不影响房屋买卖合同的效力,买受人可以请求继续履行合同或解除合同。

    房屋抵押权存续期间,出卖人(抵押人)未经抵押权人同意转让抵押房屋的,不影响房屋买卖合同的效力。出卖人在合同约定的履行期限届满时仍未履行消灭抵押权的义务,致使买受人无法办理房屋所有权转移登记,买受人可以请求解除合同。买受人同意并能够代为清偿债务消灭抵押权的,抵押权人应当协助办理抵押注销登记,出卖人应当在抵押权消灭后为买受人办理房屋所有权转移登记手续。

    规则索引:王某与郑某、中国银行某支行房屋买卖合同纠纷案,见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第一庭:《房屋抵押权存续期间,出卖人(抵押人)未经抵押权人同意签订房屋买卖合同的效力及履行》,载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第一庭编:《民事审判指导与参考》2011年第1辑(总第45辑),人民法院出版社2011年版,第130—134页。

    4.购买已设定抵押权的房屋,对该房屋是否已抵押未尽足够的注意义务的,不构成善意取得。

    已设定抵押权的房屋被转让给第三人,第三人在购买房屋前,未认真了解购买的标的物是否存在他项权状况,未清楚预见房屋交易过程中可能出现的风险,亦未举证其到当地房地产管理部门查证该抵押合同档案,故不属于善意取得。

    规则索引:最高人民法院〔2008〕民一终字第70号“彭先明与贵阳市商业银行、贵州龙里大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借款担保合同纠纷上诉案”,见张雅芬:《在建房屋抵押合同的效力认定——彭先明与贵阳市商业银行、贵州龙里大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借款担保合同纠纷上诉案》,载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第一庭编:《民事审判指导与参考》2008年第3集(总第35集),法律出版社2009年版,第209—220页。

    5.作为执行标的物的抵押财产在执行程序中被转让的,人民法院仍可对该财产采取执行措施,必要时可以将其受让人追加为被执行人。

    作为执行标的物的抵押财产在执行程序中被转让的,如果抵押财产已经依法办理了抵押登记,则不论转让行为是有偿还是无偿,也不论是否通知了抵押权人,只要抵押权人没有放弃抵押权,人民法院均可以直接对该抵押物进行执行。因此,人民法院可以直接对被执行人已经设定抵押的财产采取执行措施,必要时,可以将抵押财产的受让人追加为被执行人。具体追加条件是:(1)债权人对于诉讼标的物的实体权利已经过原执行依据确定;(2)受让行为发生在执行程序中,如果发生在诉讼程序中,则应当通过诉讼程序解决;(3)不扩大原执行依据确定的执行范围,即受让人只能在受让财产的范围内对债权人承担给付责任。

    规则索引:中信实业银行济南分行与济南铭峰纺织有限公司、济南青山置业有限公司抵押贷款纠纷执行案,载最高人民法院执行局编:《最高人民法院执行案例精选》,中国法制出版社2014年版,第572—577页。

    6.已登记的普通动产抵押物转让后,善意受让人对抵押物的灭失无过错的,不应对抵押权人承担赔偿责任。

    抵押期间,抵押人转让已办理登记的普通动产抵押物,受让人不知道也不应当知道转让物已经抵押的事实并且向抵押人支付了相应的价款的,应认定受让人为善意受让人。在抵押权人主张抵押权前,抵押物已经灭失且善意受让人对抵押物的灭失没有过错的,善意受让人不应对抵押权人承担赔偿责任,抵押权人只能适用《担保法》第五十八条“抵押权因抵押物灭失而消灭。因灭失所得的赔偿金,应当作为抵押财产”的规定,向抵押人主张权利,要求抵押人赔偿损失。

    规则索引:《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已登记的抵押物的善意受让人在抵押物灭失后应否对抵押权人承担赔偿责任的复函》(2006年10月25日 〔2006〕民立他字第98号)“中国农业银行滨州市分行营业部与滨州市滨城区第四油棉厂、惠民华润纺织有限公司借款担保合同纠纷案”,见汪治平:《〈关于已登记的抵押物的善意受让人在抵押物灭失后应否对抵押权人承担赔偿责任的复函〉的理解与适用》,载最高人民法院立案庭编:《立案工作指导》2006年第2辑(总第13辑),人民法院出版社2007年版,第50—55页。

    7.抵押人未经抵押权人同意转让已办理抵押登记的抵押物的,受让人的权利不得对抗抵押权,由此造成的损失由抵押人负责。

    抵押权存续期间,抵押人转让抵押物未经抵押权人同意亦未未告知受让人的,如果抵押物已经登记的,抵押权人仍可以行使抵押权,取得抵押物所有权的受让人不能对抗抵押权人,因此给受让人造成损失的,应由抵押人承担赔偿责任。

    规则索引:最高人民法院〔2001〕民二终字第106号“郑州市电通公司与中国华融资产管理公司郑州办事处等抵押借款合同纠纷上诉案”,载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第二庭编:《民商审判指导与参考》2002年第1卷(总第1卷),人民法院出版社2002年版,第434 页。

    8.抵押人未经抵押权人同意转让已办理抵押登记的抵押物的,即使受让人善意取得抵押物的,仍不得对抗抵押权。

    抵押权作为担保物权,是抵押权人因为抵押行为而对抵押物所享有的支配权,此种支配权可以对抗抵押物的所有人和第三人。因此,在抵押人未经抵押权人同意转让已办理抵押登记的抵押物的情形下,受让人虽然可以善意取得抵押物,并享有抵押物的所有权,但亦无法改变抵押物上早已合法设定的抵押权存在的客观事实,抵押权人可以对抵押物行使抵押权,主张对抵押物的拍卖、变卖款享有优先受偿权,受让人不可以用其取得房屋的所有权来对抗抵押权,受让人因抵押权人行使抵押权而遭受的损失可以向过错方主张。

    规则索引:最高人民法院〔2011〕民二终字第28号“中国东方资产管理公司武汉办事处与平安信托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中国平安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武汉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北京王府井百货商业物业管理有限公司和陆氏实业(武汉)有限公司借款担保合同纠纷案”,载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第二庭编:《最高人民法院商事审判指导案例6·合同与借贷担保卷》,中国法制出版社2013年版,第483—498页。

    9.抵押人未经抵押权人同意转让抵押财产,受让人代为清偿债务属于受让人的义务而非权利,受让人不能以所谓的代偿权为由对抗抵押权人的优先受偿权。

    抵押人未经抵押权人同意转让抵押财产的,《物权法》第一百九十一条第二款明确规定了受让人可以代为清偿债务,以消灭抵押权。对于受让人来说,该条文中受让人行使代偿行为的性质属于义务而非权利或者前置程序的性质。因此,如果受让人不履行代偿行为,而以所谓的代偿权为由对抗抵押权人的优先受偿权的,没有法律依据,依法不应支持。

    规则索引:最高人民法院〔2012〕民二终字第138号“福建省闽江房地产开发公司与福建佳盛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原审第三人福州商贸大厦筹备处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纠纷案”,载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第二庭编:《最高人民法院商事审判指导案例(2012)·合同与借贷担保》,中国民主法制出版社2013年版,第547—551页。

    10.抵押权人可以基于有效的抵押权,对相关抵押财产依法行使追及权。

    抵押权系为确保债务清偿为目的,债权人对债务人或者第三人所有的特定财产所享有的直接支配和排他的权利。抵押权本质上是“对物”的权利,而非“对人”的权利。因此,一旦抵押权依法设定,债权人即对抵押财产享有了排他的优先受偿的权利,只要抵押权人未表示同意放弃抵押权的,抵押财产不论是基于抵押人的自由转让行为,还是基于司法执行行为等导致变动,抵押权人均可基于有效的抵押权追及抵押财产行使权利。

    规则索引:最高人民法院〔2012〕民二终字第113号“新疆三山娱乐有限公司、三山国际房地产发展有限公司与中国农业银行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分行营业部、北大资源集团有限公司金融借款合同纠纷案”,载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第二庭编:《最高人民法院商事审判指导案例·合同与借贷担保》,中国民主法制出版社2013年版,第524—546页。

    11.已登记的抵押财产未经抵押权人同意,虽经多次转让,但不影响抵押权人对抵押财产享有优先受偿权。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六十四条及《物权法》第一百九十一条的规定,经过登记的抵押财产未经抵押权人同意,抵押人转让抵押财产的或抵押财产经多次转让,如受让人未行使抵押权涤除权,抵押权并不当然消灭,抵押权人仍然享有对抵押财产变卖或拍卖后的价款优先受偿权,受让人不能以善意取得等理由对抗抵押权。至于受让人由此而造成损失,可通过诉讼程序向抵押人追偿。

    规则索引:江阴市金瑞投资担保有限公司与江阴市宏澄金属材料公司申请复议案,见赵培元、杨军:《抵押土地使用权多次转让后执行中涉及的法律问题——江阴市金瑞投资担保有限公司与江阴市宏澄金属材料公司申请复议案》,载最高人民法院执行局编:《执行工作指导》2009年第2辑(总第30辑),人民法院出版社2009年版,第135页。

    12.抵押人未经抵押权人同意转让抵押物的,抵押物受让人对抵押权人的债权不承担直接偿还责任。

    《物权法》第一百九十一条第二款规定:“抵押期间,抵押人未经抵押权人同意,不得转让抵押财产,但受让人代为清偿债务消灭抵押权的除外。”这里的“受让人代为清偿债务消灭抵押权”,意味着抵押权人行使权利时也只是依据其对抵押财产享有的物权,要求受让人代债务人以该抵押财产折价或者以拍卖、变卖的相应价款来受偿,而不是由受让人在受让抵押财产金额及其利息范围内直接承担被担保债权的偿还责任。这是由物权担保的法律属性决定的。抵押权人要求受让人在受让抵押财产金额本息范围内直接承担偿还责任的,不属于行使抵押权的内容,若无证据证明抵押权人与受让人之间存在事实上的债权债务关系,对抵押权人的该诉请不应支持。

    规则索引:最高人民法院〔2003〕民二终字第196号“中国华融资产管理公司哈尔滨办事处与牡丹江市无线电六厂、牡丹江欧地希焊接机有限公司、牡丹江无线电厂、牡丹江电站辅机总厂借款合同纠纷上诉案”,见刘敏:《抵押物转让后抵押权人权利的行使——中国华融资产管理公司哈尔滨办事处与牡丹江市无线电六厂、牡丹江欧地希焊接机有限公司、牡丹江无线电厂、牡丹江电站辅机总厂借款合同纠纷上诉案》,载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第二庭编:《民商事审判指导》2006年第2辑(总第10辑),人民法院出版社2007年版,第217页。

    13.企业改制过程中部分抵押物被投入到改制后的企业,抵押权的实现不应受到影响。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与企业改制相关的民事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六条规定: “企业以其部分财产和相应债务与他人组建新公司,对所转移的债务债权人认可的,由新组建的公司承担民事责任;对所转移的债务未通知债权人或者虽通知债权人,而债权人不予认可的,由原企业承担民事责任。原企业无力偿还债务,债权人就此向新设公司主张债权的,新设公司在所接收的财产范围内与原企业承担连带民事责任。”该规定与抵押权的物权性质相一致,即使在企业改制过程中部分抵押物被投入到改制后的企业,抵押权的实现也不应受到影响。根据该规定,债权人可以依接受资产的状况判定债务是由新公司承担抑或由改制前的企业承担。债权人要求该企业的出资人承担相应的偿还责任没有依据。

    规则索引:最高人民法院〔2006〕民二终字第169号“枣庄市峄城区国有资产经营有限公司与中国信达资产管理公司济南办事处、山东东方玩具有限公司、山东东方工艺品股份有限公司、枣庄东方服装绣品有限公司借款担保合同纠纷案”,载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第二庭编:《最高人民法院商事审判指导案例·借款担保卷(下)》,中国法制出版社2011年版,第583—594页。

    14.抵押权有效设立后,抵押物被确权给他人但抵押权人无过错的,抵押权人仍可对抵押物追及行使抵押权。

    抵押物的产权确认行为发生在抵押合同签订之后,根据法律事实发生的前后顺序,抵押登记行为在先,有权部门出具的产权确认文书行为在后,若抵押行为无瑕疵,抵押权人无过错的,可以参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六十七条关于“抵押权存续期间,抵押人转让抵押物未通知抵押权人或者未告知受让人的,如果抵押物已经登记的,抵押权人仍可以行使抵押权”之规定,即使抵押物已确权为他人所有,抵押权人仍可就转让后的抵押物追及行使抵押权。

    规则索引:最高人民法院〔2004〕民二终字第70号“中国农业银行大连市友好支行与大连中大集团公司借款合同抵押担保纠纷案”,见《产权确认行为发生在抵押合同签订之后的抵押权的认定》,载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第二庭编:《最高人民法院商事审判指导案例·借款担保卷(下)》,中国法制出版社2011年版,第623—633页。

阅读(2035 评论(0
我要评论
欢迎您

最新评论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隐私政策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