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明的个人空间

博客

左氏解读《中华人民共和国职业教育法》

    中华人民共和国职业教育法
 
    (1996年5月15日第八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九次会议通过,1996年5月15日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令第六十九号公布,自1996年9月1日起施行)
 
    目  录
 
    第一章 总则
 
    第二章 职业教育体系
 
    第三章 职业教育的实施
 
    第四章 职业教育的保障条件
 
    第五章 附则
 
    第一章 总 则
 
    第一条 为了实施科教兴国战略,发展职业教育,提高劳动者素质,促进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根据教育法和劳动法,制定本法。
 
    解读:
 
    “根据教育法和劳动法,制定本法。”实在意外。《教育法》由全国人大制定,是基本法律;而《劳动法》则由全国人大常委会制定,是非基本法律(或曰:一般法律),与本法“平级”、“平辈儿”。根据《教育法》制定本法,合情合理;而根据《劳动法》制定本法,则不论从内容属性还是从相互关系来看,恐怕都说不过去吧?
 
    第二条 本法适用于各级各类职业学校教育和各种形式的职业培训。国家机关实施的对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的专门培训由法律、行政法规另行规定。
 
    解读:
 
    “各级各类职业学校教育”与“各种形式的职业培训”,显然无法并列:前者针对办学主体,而后者则针对办学内容。而且,二者显然具有交叉关系,在职业学校教育中难道没有某种形式的职业培训吗?
 
    本法根本就没有能够抓住职业教育的灵魂:以培养和提高职业技能为目的的教育。
 
    “国家机关实施的对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的专门培训”,明显与事实不符,在现实中,实施培训的基本都是非国家机关的教育、培训机构。再说了,国家机关自己也没有能力实施培训。因此,“国家机关实施的”,明显多余,应删去。
 
    第三条 职业教育是国家教育事业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促进经济、社会发展和劳动就业的重要途径。
 
    国家发展职业教育,推进职业教育改革,提高职业教育质量,建立、健全适应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和社会进步需要的职业教育制度。
 
    解读:
 
    “国家教育事业”,没有必要张口国家、闭口国家吧?难道别的主体就没有教育事业了吗?
 
    很清楚,职业教育并非是劳动事业的重要组成部分。
 
    第四条 实施职业教育必须贯彻国家教育方针,对受教育者进行思想政治教育和职业道德教育,传授职业知识,培养职业技能,进行职业指导,全面提高受教育者的素质。
 
    解读:
 
    “思想政治教育”,不知所云;“职业道德教育”,十分必要;“传授职业知识”,光说不练;“培养职业技能”,重心所在;“进行职业指导”,参考意见。
 
    “全面提高受教育者的素质”,言不由衷。职业教育如果能够全面的话,置其他教育于何地呢?
 
    技能是核心,其他是陪衬。
 
    法律行文,要力戒——假、大、空!
 
    第五条 公民有依法接受职业教育的权利。
 
    解读:
 
    废话!
 
    第六条 各级人民政府应当将发展职业教育纳入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规划。
 
    行业组织和企业、事业组织应当依法履行实施职业教育的义务。
 
    解读:
 
    第一款规定所提出的要求对于乡镇政府而言,可能有点儿强人所难。
 
    困惑:实施职业教育为什么就成为了行业组织和企业、事业组织应当履行的义务?还要“依法”,依什么法呀?
 
    第七条 国家采取措施,发展农村职业教育,扶持少数民族地区、边远贫困地区职业教育的发展。
 
    国家采取措施,帮助妇女接受职业教育,组织失业人员接受各种形式的职业教育,扶持残疾人职业教育的发展。
 
    解读:
 
    政策宣讲。
 
    第八条 实施职业教育应当根据实际需要,同国家制定的职业分类和职业等级标准相适应,实行学历证书、培训证书和职业资格证书制度。
 
    国家实行劳动者在就业前或者上岗前接受必要的职业教育的制度。
 
    解读:
 
    “学历证书”,有哪些层次呀?
 
    “培训证书”,但愿不要等同于开玩笑。
 
    大家来说一说,律师、医师、注册会计师等等,是由什么职业学校培养出来的?
 
    难道普通高等教育与“职业资格证书”就没有关系吗?那为什么高等教育不实行职业资格证书制度呢?
 
    职业资格证书制度,应该是与任何形式、任何内容的教育相分离的一种独立存在的制度。颁发职业资格证书的主体,肯定不是任何教育机构。
 
    请问:国家主席是否需要持证上岗?国务院总理是否需要“上岗前接受必要的职业教育”?
 
    第九条 国家鼓励并组织职业教育的科学研究。
 
    解读:
 
    “职业教育的科学研究”,主体是谁呀?
 
    不能总是高喊口号呀。
 
    第十条 国家对在职业教育中作出显著成绩的单位和个人给予奖励。
 
    解读:
 
    又是空气振动。
 
    第十一条 国务院教育行政部门负责职业教育工作的统筹规划、综合协调、宏观管理。
 
    国务院教育行政部门、劳动行政部门和其他有关部门在国务院规定的职责范围内,分别负责有关的职业教育工作。
 
    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应当加强对本行政区域内职业教育工作的领导、统筹协调和督导评估。
 
    解读:
 
    第一款分明已经以法律的形式明确规定了国务院教育行政部门的职责,而第二款却又规定由国务院规定国务院教育行政部门的职责,此二者和谐吗???
 
    第三款规定,明显不妥:1、应该将“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政府”改为: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政府教育行政部门;2、应该将“应当加强”改为:负责;而且3、“评估”工作的主体,显然不应该是行政机关。
 
    第二章 职业教育体系
 
    第十二条 国家根据不同地区的经济发展水平和教育普及程度,实施以初中后为重点的不同阶段的教育分流,建立、健全职业学校教育与职业培训并举,并与其他教育相互沟通、协调发展的职业教育体系。
 
    解读:
 
    十分幽默,国家建立、健全职业教育体系与“不同地区的经济发展水平和教育普及程度”,有何关系?后者怎么可能成为前者的“根据”呢?
 
    “教育分流”,应该名词解释。都有哪些流向呀?
 
    教育分流的本质原因:人各有志(志趣不同)、人各有才(才能有异)。读书,并非适合每一个人!就是到了所谓的共产主义社会,也一定会有很多人不喜爱学习、不愿意上学。其实,现在大学校园里的很多学生,都不应该也不适合进入大学。培养这样的大学生,纯属——自欺欺人!中国的教育水平未见增长,可是印制(当然是合法的)学历、学位证书的印刷厂和各种颁发学历、学位证书的学校绝对是生意兴隆、大发其财。
 
    滥发的钞票不值钱,滥发的文凭也同样不值钱。金条(能力)永远比现钞(文凭)——更值钱!
 
    “相互沟通”,愿闻其详。
 
    第十三条 职业学校教育分为初等、中等、高等职业学校教育。
 
    初等、中等职业学校教育分别由初等、中等职业学校实施;高等职业学校教育根据需要和条件由高等职业学校实施,或者由普通高等学校实施。其他学校按照教育行政部门的统筹规划,可以实施同层次的职业学校教育。
 
    解读:
 
    职业学校教育是否为学历教育?
 
    职业学校教育与义务教育是如何衔接的?是“初中后”(参见上一条之规定)开始吗?总不至于会是从幼儿园后或小学后开始吧?
 
    假如是“初中后” 开始的话,那么“初等”和“中等”职业教育分别对应普通教育的哪个层次?高等职业学校实施的高等职业教育,又对应普通教育的哪个层次?职业教育与普通教育的对应关系(更不要说“相互沟通”了),我已经晕菜了!
 
    “其他学校”,指代不明。其后果就是:闹了半天,敢情所有的学校都可以实施职业学校教育呀?
 
    第十四条 职业培训包括从业前培训、转业培训、学徒培训、在岗培训、转岗培训及其他职业性培训,可以根据实际情况分为初级、中级、高级职业培训。
 
    职业培训分别由相应的职业培训机构、职业学校实施。
 
    其他学校或者教育机构可以根据办学能力,开展面向社会的、多种形式的职业培训。
 
    解读:
 
    “从业前”,哪个业呀?是初始就业,还是后续就业?
 
    “转业”,哪个业呀?与军人有关吗?
 
    “学徒”,应该名词解释。
 
    如何划分“初级、中级、高级职业培训”?这种划分有何实际意义?
 
    第二款,“分别”和“相应”,均属不当、多余的修饰限定词汇,应删去。
 
    敢情,所有具备相应办学能力的学校都可以开展“多种形式的职业培训”呀?难道不需要相应的行政许可吗?于是,第二款的规定,顿感无趣!
 
    职业培训,是一个无所不包的大筐,任何与职业相关的培训都可以往里装,而且任何教育机构都可以分一杯羹。职业培训,更像是市场行为,很有可能以营利为目的。面对如此混乱不堪的局面,立法者的态度就是——听之任之。
 
    第十五条 残疾人职业教育除由残疾人教育机构实施外,各级各类职业学校和职业培训机构及其他教育机构应当按照国家有关规定接纳残疾学生。
 
    解读:
 
    对于一般的普通的“残疾人教育机构”而言,具有“残疾人职业教育”的资质和能力吗?是否任何教育机构都可以承担职业教育的任务呢?
 
    第十六条 普通中学可以因地制宜地开设职业教育的课程,或者根据实际需要适当增加职业教育的教学内容。
 
    解读:
 
    为什么只是“普通中学”?而不同时也包括普通小学和普通大学呢?
 
    一个“可以”,就足以使本条规定等同于——放屁。
 
    “因地制宜”和“实际需要”,都使人困惑不解。既然是“普通中学”,能有什么特殊情况?能有什么特殊需要?
 
    这一条款的立法目的,值得追问——这是为什么呢?
 
    第三章 职业教育的实施
 
    第十七条 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应当举办发挥骨干和示范作用的职业学校、职业培训机构,对农村、企业、事业组织、社会团体、其他社会组织及公民个人依法举办的职业学校和职业培训机构给予指导和扶持。
 
    解读:
 
    举办职业学校、职业培训机构,是政府的义务。
 
    “农村”,不是一种法律主体,不应与其他各种法律主体相提并论。
 
    既然已经明示了“企业、事业组织、社会团体”,那么也就不可能再有什么“其他社会组织”(肯定不会是机关)。
 
    第十八条 县级人民政府应当适应农村经济、科学技术、教育统筹发展的需要,举办多种形式的职业教育,开展实用技术的培训,促进农村职业教育的发展。
 
    解读:
 
    职业教育,都有哪些“多种形式”呀?
 
    为什么不提促进城市职业教育的发展呀?为什么不提其他各级地方政府呀?
 
    第十九条 政府主管部门、行业组织应当举办或者联合举办职业学校、职业培训机构,组织、协调、指导本行业的企业、事业组织举办职业学校、职业培训机构。
 
    国家鼓励运用现代化教学手段,发展职业教育。
 
    解读:
 
    “政府主管部门”,是指谁呀?主管什么呀?主管谁呀?应该交代清楚。
 
    看来,除了政府之外,政府主管部门和行业组织也有举办职业学校、职业培训机构的义务。
 
    如果“联合举办”,那么职业学校、职业培训机构的性质是什么呀?算公办呀,还是算民办呀?再不就是算——混合办?
 
    “企业、事业组织举办职业学校、职业培训机构”,应该是权利,而非义务吧?
 
    “企业”和“事业组织”,能否被纳入到同一个行业之中,进而共同构成“本行业”?
 
    第二款内容,放在此处,极不协调、实在突兀!而且内容也完全多余。
 
    第二十条 企业应当根据本单位的实际,有计划地对本单位的职工和准备录用的人员实施职业教育。
 
    企业可以单独举办或者联合举办职业学校、职业培训机构,也可以委托学校、职业培训机构对本单位的职工和准备录用的人员实施职业教育。
 
    从事技术工种的职工,上岗前必须经过培训;从事特种作业的职工必须经过培训,并取得特种作业资格。
 
    解读:
 
    “准备录用的人员”,措辞含混,表达欠妥。如果属于尚未录用,则该人员与企业之间没有劳动法律关系,进而不因此产生相应的权利义务关系,职业教育自然也就无从谈起。似应改为:新近录用的人员。但是,新近录用的人员又从属于“本单位的职工”。因此,这一表达实属画蛇添足,应该取消。
 
    从第一款规定来看,难道“企业”自己也有义务(“应当”)并有能力“实施职业教育”吗?那么能否认为每一个企业自身都是一个职业学校或一个职业培训机构?真是创意无极限呀!
 
    “联合举办”,企业和谁联合呀?
 
    “委托学校”,似应改为:委托职业学校。
 
    企业单独举办或者与其他组织、个人联合举办的职业学校、职业培训机构,是为自己(如“本单位的职工和准备录用的人员”)服务,还是面向社会提供公共职业教育服务呀?
 
    请问:目前中国有几家企业有自己单独举办的职业学校、职业培训机构?企业自己单独举办的专门为自己服务的职业学校、职业培训机构似乎应该与普通的面向社会提供公共职业教育服务的职业学校、职业培训机构划清界限。
 
    岗前“培训”,太模糊了吧?与职业教育有什么关系吗?
 
    “取得特种作业资格”,也与职业教育无关吧?
 
    只要是与工作有关的任何学习方式,不论时间、地点、人物、场景、环境等等限制因素,是否都可以统统被称为——职业教育?这样空泛的职业教育与职业学校、职业培训机构也就没有必然的联系了。
 
    第二十一条 国家鼓励事业组织、社会团体、其他社会组织及公民个人按照国家有关规定举办职业学校、职业培训机构。
 
    境外的组织和个人在中国境内举办职业学校、职业培训机构的办法,由国务院规定。
 
    解读:
 
    “事业组织、社会团体、其他社会组织及公民个人”举办职业学校、职业培训机构,是权利,而非义务。应该不是仅仅为自己服务吧?
 
    第二款内容,不宜放置于本条之中。可置于本法附则之中。
 
    第二十二条 联合举办职业学校、职业培训机构,举办者应当签订联合办学合同。
 
    政府主管部门、行业组织、企业、事业组织委托学校、职业培训机构实施职业教育的,应当签订委托合同。
 
    解读:
 
    “签订联合办学合同”,有没有搞错,这都什么年代了,怎么还保留着上个世纪关于联营企业(早已作古了)的思想遗毒呢?共同出资办学,司空见惯,章程是干什么吃的?
 
    “行业组织、企业、事业组织”委托职业学校、职业培训机构实施职业教育,似乎说得通,很有可能是为了自己培养、壮大队伍而为之。而“政府主管部门”委托职业学校、职业培训机构实施职业教育,这又是为哪般呢?为谁做嫁衣呢?别忘了,委托可是要付费的!
 
    第二十三条 职业学校、职业培训机构实施职业教育应当实行产教结合,为本地区经济建设服务,与企业密切联系,培养实用人才和熟练劳动者。
 
    职业学校、职业培训机构可以举办与职业教育有关的企业或者实习场所。
 
    解读:
 
    “职业学校”与“职业培训机构”分别实施职业教育,二者在方式、方法、内容、目的等方面是否有所不同?
 
    “产教结合”,应该名词解释。
 
    为什么要强调“为本地区经济建设服务”?难道学生没有长腿吗?难道学生不能自由流动吗?
 
    “与企业密切联系”,可别是一厢情愿,人家企业要是不愿意呢?为什么不提与事业单位和社会团体密切联系呢?难道职业教育仅限于为企业培养人才吗?
 
    “培养实用人才和熟练劳动者”,这是否就是职业教育真正的目的和目标?
 
    “实习场所”,难道这不是职业学校、职业培训机构原本就应该具有的最基础、最基本的附属设施吗?
 
    立法者认为:“职业学校、职业培训机构可以举办与职业教育有关的企业”,这句话说反了吧?学校办企业,绝对本末倒置。恰恰应该是:企业可以举办与自身员工职业教育有关的职业学校、职业培训机构。
 
    第二十四条 职业学校的设立,必须符合下列基本条件:
 
    (一)有组织机构和章程;
 
    (二)有合格的教师;
 
    (三)有符合规定标准的教学场所、与职业教育相适应的设施、设备;
 
    (四)有必备的办学资金和稳定的经费来源。
 
    职业培训机构的设立,必须符合下列基本条件:
 
    (一)有组织机构和管理制度;
 
    (二)有与培训任务相适应的教师和管理人员;
 
    (三)有与进行培训相适应的场所、设施、设备;
 
    (四)有相应的经费。
 
    职业学校和职业培训机构的设立、变更和终止,应当按照国家有关规定执行。
 
    解读:
 
    有没有搞错,难道职业培训机构可以没有章程吗?试问:在当代社会里,哪一个依法成立的法人组织(各种组织法就是相应国家机关的章程)可以没有章程?
 
    实在幽默!难道“职业学校和职业培训机构的设立、变更和终止”,不恰恰就应该由本法来规范吗?为什么居然还要“按照国家有关规定执行”呢?
 
    第二十五条 接受职业学校教育的学生,经学校考核合格,按照国家有关规定,发给学历证书。接受职业培训的学生,经培训的职业学校或者职业培训机构考核合格,按照国家有关规定,发给培训证书。
 
    学历证书、培训证书按照国家有关规定,作为职业学校、职业培训机构的毕业生、结业生从业的凭证。
 
    解读:
 
    职业教育的学历证书,是否也有层次区分?
 
    “从业的凭证”,这就是——门票啊!
 
    第四章 职业教育的保障条件
 
    第二十六条 国家鼓励通过多种渠道依法筹集发展职业教育的资金。
 
    解读:
 
    鼓励对象是谁呀?
 
    第二十七条 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应当制定本地区职业学校学生人数平均经费标准;国务院有关部门应当会同国务院财政部门制定本部门职业学校学生人数平均经费标准。职业学校举办者应当按照学生人数平均经费标准足额拨付职业教育经费。
 
    各级人民政府、国务院有关部门用于举办职业学校和职业培训机构的财政性经费应当逐步增长。
 
    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挪用、克扣职业教育的经费。
 
    解读:
 
    “地区”与“部门”之间,是否必然存在交集?难道所有的部门职业学校不都必然处于某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的辖区内吗?到底以哪个标准为标准呀?
 
    请问:职业教育是否收费?所收学费与所需经费,是何比例关系?职业学校举办者“足额拨付”职业教育经费,是一次性,还是持续不断(例如每年)?
 
    “各级人民政府”(自然包括国务院,共有五级:国家、省、市、县、乡)与“国务院有关部门”(省部级),此二者怎么可以处于并列地位?真是乱弹琴!
 
    第二十八条 企业应当承担对本单位的职工和准备录用的人员进行职业教育的费用,具体办法由国务院有关部门会同国务院财政部门或者由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依法规定。
 
    解读:
 
    由企业统一安排部署的在职职工的职业教育的费用,自然应该由企业承担。其他所有用工单位均应照此办理。现在高校中的所谓的继续教育,学校绝对不应放手不管,把教师的职业教育的责任和费用都强加于教师身上,而应该由学校统一安排部署,并承担相应费用。对此,国家应该作出相应规定。
 
    第二十九条 企业未按本法第二十条的规定实施职业教育的,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应当责令改正;拒不改正的,可以收取企业应当承担的职业教育经费,用于本地区的职业教育。
 
    解读:
 
    企业有义务统一安排部署在职职工开展职业教育并承担相应的费用,但这与“实施职业教育”不是一回事,此二者切切不可混为一谈。
 
    如果立法者确实有意统一规范所有在职人员的职业教育,理应全社会、各单位无差别对待——一视同仁,而不应专捏企业这个——“软柿子”。
 
    目前的职业教育形式和内容过于混乱,至少要清晰界定:有无学历?哪些学历?是否脱产?是否在职?谁来举办?面向何人?谁来付费?
 
    “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应当责令改正”,明显不妥。由堂堂一级政府亲自直接去执法,于理不通。
 
    “可以收取”,明显不当。怎么能够随意自由裁量呢?而应改为:强制征收。
 
    “应当承担的职业教育经费”,十分幽默。如何计算?依据何在?
 
    征收费用与实施教育,毕竟不同,二者怎可替代?否则的话,企业在交了费用之后,便可完事大吉,那将如何实现组织开展职业教育的目的呀?
 
    第三十条 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按照教育法的有关规定决定开征的用于教育的地方附加费,可以专项或者安排一定比例用于职业教育。
 
    解读:
 
    决定开征用于教育的地方附加费,如此重大事项,作为行政机关(即执行法律机关)的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有何资格作出决定?
 
    “可以”,必须改为:应该。
 
    第三十一条 各级人民政府可以将农村科学技术开发、技术推广的经费,适当用于农村职业培训。
 
    解读:
 
    挪用专款,这合适吗?这合法吗?不能允许以法律的名义违反法律精神、法律原则。
 
    “农村职业培训”,语意含混、表达不清。
 
    第三十二条 职业学校、职业培训机构可以对接受中等、高等职业学校教育和职业培训的学生适当收取学费,对经济困难的学生和残疾学生应当酌情减免。收费办法由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规定。
 
    国家支持企业、事业组织、社会团体、其他社会组织及公民个人按照国家有关规定设立职业教育奖学金、贷学金,奖励学习成绩优秀的学生或者资助经济困难的学生。
 
    解读:
 
    本法第十三条规定:“职业学校教育分为初等、中等、高等职业学校教育。”本法第十四条又规定:“可以根据实际情况分为初级、中级、高级职业培训。”而本条却规定:“中等、高等职业学校教育和职业培训。”忽而“等”,忽而“级”,非要把驴唇和马嘴对到一起,这都哪儿跟哪儿呀?
 
    “收费办法”,如此重大事项,事关广大学生的重大切身经济利益,区区“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有什么资格予以“规定”?
 
    贷学金,是否具有融资性质?普通组织或个人能否设立?不宜被认为是“资助”吧?否则的话,所有贷款买房的人就都得到了银行的资助。
 
    第三十三条 职业学校、职业培训机构举办企业和从事社会服务的收入应当主要用于发展职业教育。
 
    解读:
 
    笑话,“举办企业”的收入,自然归企业自己所有和支配,与举办者关系不大。
 
    “从事社会服务”的收入,不知所云,该不会是指——无照经营吧?
 
    第三十四条 国家鼓励金融机构运用信贷手段,扶持发展职业教育。
 
    解读:
 
    信贷的对象,是举办者?还是学校?还是学生?
 
    立法者,您也太惜墨如金了吧?
 
    第三十五条 国家鼓励企业、事业组织、社会团体、其他社会组织及公民个人对职业教育捐资助学,鼓励境外的组织和个人对职业教育提供资助和捐赠。提供的资助和捐赠,必须用于职业教育。
 
    解读:
 
    “鼓励”,具体表现是什么?为什么连税收优惠也舍不得写一下呢?
 
    能否拿财政资金进行捐赠?
 
    本条经合并完全可以简化表达如下:国家鼓励境内外的组织和个人对职业教育提供资助和捐赠。
 
    用捐款给校长装修办公用房、购买豪华轿车、聘请美女秘书、报销吃喝玩乐,算不算是“用于职业教育”?
 
    第三十六条 县级以上各级人民政府和有关部门应当将职业教育教师的培养和培训工作纳入教师队伍建设规划,保证职业教育教师队伍适应职业教育发展的需要。
 
    职业学校和职业培训机构可以聘请专业技术人员、有特殊技能的人员和其他教育机构的教师担任兼职教师。有关部门和单位应当提供方便。
 
    解读:
 
    “县级以上各级人民政府和有关部门”,其中的“和”字,明显不当。似应改为:县级以上各级人民政府及其有关部门。一定要把“和”字,改为:及其——和它的。否则,“有关部门”无法定级,致使“和”字前后二者无法连接。
 
    “职业教育教师的培养和培训工作”,是否也需要以职业教育的方式来实现呢?能否以职业教育的方式来教育从事职业教育的教师?
 
    “有特殊技能的人员”,太抽象了吧?
 
    兼职教师,是否都需要拥有教师资格?
 
    能否全部聘请兼职教师而不设专职教师?那多省心、省力、省事、省钱呀?
 
    有关部门和单位为什么有义务为本部门和单位的工作人员兼职从事职业教育教师工作提供方便?这明显是——吃里爬外呀!这明显是强人所难呀?
 
    第三十七条 国务院有关部门、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政府以及举办职业学校、职业培训机构的组织、公民个人,应当加强职业教育生产实习基地的建设。
 
    企业、事业组织应当接纳职业学校和职业培训机构的学生和教师实习;对上岗实习的,应当给予适当的劳动报酬。
 
    解读:
 
    “国务院有关部门、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政府”与“举办职业学校、职业培训机构的组织、公民个人”,风马牛不相及,怎么可以相提并论呢?前者是国家行政机关,履行的是国家对职业教育的职责;而后者则是普通社会主体,履行的是举办者对职业教育的义务。
 
    建设职业教育生产实习基地,到底是由谁来出钱呀?国家(行政机关),还是举办者?还是都出钱呀?产权算谁的呀?不会是共有吧?
 
    职业学校和职业培训机构的“教师”,也需要实习吗?我有点儿晕?
 
    “上岗实习”,难不成还有下岗实习吗?
 
    第三十八条 县级以上各级人民政府和有关部门应当建立、健全职业教育服务体系,加强职业教育教材的编辑、出版和发行工作。
 
    解读:
 
    “建立、健全职业教育服务体系”,这明明应该是市场行为,怎么能够成为“县级以上各级人民政府和有关部门”应尽的义务呢?
 
    “职业教育教材的编辑、出版和发行工作”,这就更不可能由“县级以上各级人民政府和有关部门”来完成了。
 
    嘿,立法者,醒一醒,到终点站了!
 
    第五章 附 则
 
    第三十九条 在职业教育活动中违反教育法规定的,应当依照教育法的有关规定给予处罚。
 
    解读:
 
    谁违法呀?谁处罚呀?
 
    如果违反其他法律的规定呢?就没事儿了,是吗?
 
    这算什么法律条文呀?
 
    第四十条 本法自1996年9月1日起施行。
 
    解读:
 
    抱歉,无话可说。
 
    结语:
 
    职业教育既是满足现实需求的产物,更是某些人实现自身价值的途径。
 
    到底什么是职业教育?职业教育突出实际应用能力的掌握,而非理论知识的把握。具体要求就是,针对某一特定的操作性质的事务而言,做到能干、会干,并争取干好。技能性和实用性,是职业教育的核心要义。教学内容虽然应该具有职业性,但对于具体的学员而言,则不必苛求。例如:学游泳。虽然很多人是为了成为职业运动员、游泳教练或救生员,有职业诉求,但毕竟也有的人只是为了健身或娱乐,也无不可。
 
    狭义的职业教育应该是:以培养和提高职业技能为目的的学校学历教育。与普通学校的以掌握理论知识为目的的通识或专业教育相区别。
 
    广义的职业教育也可以包括非学校学历教育,虽然具体的教育内容、时间和方式可以不同,但与狭义的职业教育的本质相同。
 
    职业教育必须与继续教育划清界限。职业教育突出获得性,而继续教育则突出提高性。而且,针对很多职业岗位的继续教育也不必然体现出技能性和实用性,而仅仅就是“洗脑”——观念更新而已。
 
    本法的确是说了很多,但都没有说清楚、都没有说到位。欲言又止、闪烁其词,很难被理解,更难被操作。好在,也没有谁会把本法放在眼里、真当回事。
 
    一看到本法,我就自然而然的联想到一部电影,名曰《被爱情遗忘的角落》(沈丹萍女士主演)。唉,很凄婉呀!
 
    过了季的电影拷贝可以扔进仓库,现行有效的法律总不好意思被束之高阁吧?
 
    2014.12.9.于幸福艺居寓所

阅读(770 评论(0
我要评论
欢迎您

最新评论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