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桂平的个人空间

博客

夫妻存续期间共同债务之辨析兼司法建议

    【案例】在处理的一宗离婚后财产纠纷中,王某(男方)与张某(女方)是2012年5月13日结婚,2013年9月2日诉讼离婚,王某在2014年1月16日起诉中要求分割离婚过程中未处理的房产,该房产是由王某与张某联名的房产,王某声称该房产购置的时间是2012年5月5日,且房产的首付款部分人民币十万元是由王某的母亲借款给王某支付,婚后房产的按揭还款部分也是由王某支付,双方婚姻关系存续期间,王某曾于2013年7月5日和8月3日分别向其朋友和亲戚借款了人民币共十二万元,王某由此提供了叁份欠条要求判令夫妻共同债务的二十二万元由张某连带承担。

    【法条链接】在分析王某的诉求是否合理以及证据的证明力之前,我们需要先了解来目前国内关于夫妻共同债务的法律规定。首先,在《婚姻》第四十一条“离婚时,原为夫妻共同生活所负的债务,应当共同偿还。共同财产不足清偿的,或财产归各自所有的,由双方协议清偿;协议不成时,由人民法院判决。”和第十九条:“夫妻可以约定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以及婚前财产归各自所有、共同所有或部分各自所有、部分共同所有。约定应当采用书面形式。没有约定或约定不明确的,适用本法第十七条、第十八条的规定。夫妻对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以及婚前财产的约定,对双方具有约束力。夫妻对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约定归各自所有的,夫或妻一方对外所负的债务,第三人知道该约定的,以夫或妻一方所有的财产清偿。”其次,略微详细的规定主要是《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三条至第二十五条,具体条文如下:“第二十三条:债权人就一方婚前所负个人债务向债务人的配偶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但债权人能够证明所负债务用于婚后家庭共同生活的除外。第二十四条:债权人就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所负债务主张权利的,应当按夫妻共同债务处理。但夫妻一方能够证明债权人与债务人明确约定为个人债务,或者能够证明属于婚姻法第十九条第三款规定情形的除外。第二十五条:当事人的离婚协议或者人民法院的判决书、裁定书、调解书已经对夫妻财产分割问题作出处理的,债权人仍有权就夫妻共同债务向男女双方主张权利。一方就共同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后,基于离婚协议或者人民法院的法律文书向另一方主张追偿的,人民法院应当支持。”

    【焦点辨析】本案的焦点除了涉案的房产分割问题外(这部分在本文中不予讨论分析,最终的判决是王某补偿张某房产价值款项的一半),另外还涉及的就是王某所主张的对外负债是否是夫妻共同债务,张某有没有义务共同偿还。作为张某的代理人,借助上述法律规定以及实务经验做如下分析:

    1、从程序及法理上讲,王某诉求分摊所谓的夫妻共同债务存在诉讼主体不适格的问题。假设王某所要证明的对外共同债务成立,就本人认为,王某也无权主张。理由是:第一,三笔借款属于民间借贷,债权人是第三人非王某本人,王某作为债务人未经债权人授权或者债权转让无权就此向张某主张债权,更别说该三笔借贷是否实际存在还存在疑惑的情况下进行此类主张;第二,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法律规定》第二十五条,当事人在离婚后向对方追偿的前提是“:离婚协议或者生效法律文书对于夫妻财产分割问题作出处理、债权人进行了主张、当事人一方承担了超过离婚协议或者生效法律文书理应承担的部分”这三个条件同时具备。显然,本案中的王某并不具备此类条件。因此,王某的该类诉求实际上在法理上走不通,也无相应的法律规定予以支持。

    2、王某要求张某承担所谓的共同债务证据方面存在很大的问题。理由是:首先,王某提供第一份欠条即向其母亲出具的欠条,实际上属于婚前,并不属于婚后,虽然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三条似乎可以主张,但实际上由于钱属于种类物,王某很难证明首付款中的部分款项与其母亲借给他的款项属于同一,另外该份证据中,王某也没有提供其母亲的汇款单据,至于现金借款且在离婚后财产纠纷中一般作假的可能性较大,而且王某也未提供其母亲银行取款记录或者收入证明,更无提供其母亲的身份证信息,单凭一份欠条进行佐证显然不足;其次,婚内的两份欠条也存在同样的问题,比如未提供银行转款流水或者存取款证明或者款项出借人的身份证信息,而从借款的时间可以看出此时当事人双方处于感情破裂期间,作为当事人的男方此期间进行大额的借款实际上用于夫妻共同生活的可能性较低,而伪造的可能性较高。第四,如前所述,王某并非涉案债权适格的权利人,如果法院在本案中判决王某和张某如何承担该叁笔债务又未经债权人同意,则可能侵犯到债权人的诉讼权益,因此,不管从证据角度,还是从实体或者程序方面来说,法院均不可能支持王某此方面的诉求。

    【判决结果】涉案法院以“第一份欠条出具的时间是婚前不属于婚内存续期间的债务不予认可,第二份、第三份欠条双方处于诉讼离婚期间,以及张某未在欠条上签字、张某也不予认可以及债权人也未出庭作证,因此法院也不予认可”为理由,驳回了王某的诉讼请求。

    【个人点评】对于这个案件里涉及的共同债务问题,实际上王某也好,王某的代理人也好,在选择诉讼策略和证据方面均存在一定问题。首先,对于共同债务诉求请求的主体区分不清;其次,在事实的证明上存在断层;最后,对于法条的理解不到位。尤其涉及民间借贷的案外债权人,在处理此类事情上,首先要证明的是债务的存在,且该债务成立又是暗含一个民间借贷法律关系成立的证明,实际上是双重的证明责任。其次,权利的主张人并非婚姻关系的其中一方,除非满足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法律规定》第二十五条规定的条件。

    【法条点评及司法建议】从上述《婚姻法》的规定可以看出,在夫妻共同债务认定的案件中,法律条文规定的是“夫妻共同生活所负的债务”,那么按照通常意义上讲,夫妻共同生活无非就是购房、购车或者投资经营,亦或是生活的医疗、小孩教育等消费,但实务中如何把握夫妻共同生活这点是比较难的,比如许多夫妻结婚后,一方因为赌博或者个人奢侈消费亦或是婚外恋所负的债务,从实际情况上看是非用于夫妻共同生活,但在证据上,案外人有时会要求婚姻负债一方出具合法化的欠条或者借条,那么作为夫妻另一方要推翻该欠条或者借条则较难,而此时的法官自由裁量权将会比较大,如果法院认定成立,则可能对夫妻不知情一方来说是不公平的,尤其是赌博此类情况所负的债务。现实生活中,很多时候是女方在此方面较为被动,尤其是家庭经济来源是男方的情况下更是如此。因此,为了适度的保护婚姻关系中的弱势一方,法院应该在此方面把控更加严格,对于夫妻共同债务的认定上,从法律规定的立法出发点以及现实生活的合理性去把关。

    当然,对于夫妻共同债务,细心的人会发现在购房按揭上,银行基本要求提供夫妻证明,即使借款人是夫妻其中一方,也会要求另一方在连带保证人上签字,以确保夫妻任何一方均知情该负债。一旦发生借款人还款不能时,则可以夫妻共同债务为由连带起诉夫妻双方。因此,在涉及夫妻房产分割纠纷上,银行主张由夫妻连带偿还的举证较为简单,而通常夫妻房产分割纠纷存在银行按揭的,法院都会追加银行作为第三人参与诉讼,以便一并处理涉案的各方当事人可能的纠纷。

    由此,个人觉得,为了避免目前法律规定在认定夫妻共同的操作性不强,实际上法条可以略加细化夫妻共同负债的标准,比如婚内单笔或者累计某一金额以上的共同生活负债必须由夫妻双方共同确认,单笔或者累计低于某一金额的推定为夫妻共同负债,但是其中一方有反证的或者案外债权人明知是夫妻一方的债务的除外。

阅读(727 评论(0
我要评论
欢迎您

最新评论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