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飞龙的个人空间

博客

我们时代可怜的自由?!——对网络“关键词”拦截制度的一些看法

做某个网站的学术编辑已有近半年,从生到熟,一路撑下来,倒也感觉良好。只是有一事极为不爽,终于郁闷至极不得不吐。上个学期在做编辑的过程中曾遇到几次因文章中有“胡锦涛”或“温家宝”字样而被网络管理拦截的现象,其实有两次是从别处转载来到,记得还有来源于新华社的。于是值得“曲线自由”,将二老分别改作“主席”和“总理”而且去掉姓才“蒙混过关”。真不知道网络管理者是怎么想的,或者更上层是怎么想的?难道公民对中国最重要的两个人物进行评论甚至“歌德”的权利都要被剥夺吗?如此怎样贯彻党的“密切联系群众”的一贯正确的政策?“政府上网”包括主席和总理上网又是为了什么?此荒谬一也。
  
  荒谬二者在刚刚几天发现:在编辑过程中曾涉及“北大法学院XX教授”字样,在提交之后被告知内容非法,拦截个关键词是“大法”——啥叫“大法”呀?这个问题难倒了我这个平时有些自命不凡的研究生足有40秒,但还是得以破解——原来是“大法本无罪,法轮来祸殃”!这样的拦截简直是历史上最大的弱智,根本不懂什么叫汉语的词义机构——这不由得使我想起文革前后的光景,单位里只要是一男一女在一起经常走并且不是夫妻肯定会被叫到“办公室”交待问题,写检查!记得王小波的小说里的男女主人公就这样被“审查过”!于是现在的场景也“数字化”,与时俱进了——不管“大”的丈夫是谁,“法”的妻子是谁,只要“大”敢和“法”在一起,它们就立即“变性”,立即“非法”,立即无师自通,转成了“法轮”!看来汉语至少在这个局部已经被阉割,十三亿人敢用“法”(比如“依法治国”或者“依法”随便治什么东西都可以,只要依的不是“大法”,更不能是“法轮”)但却不敢用“法轮”!我真想下次试试写一句“宪法是我们国家的根本大法”,看看会不会被拦截?!哎,认了,再次“曲线自由”,该作“北京大学法学院xx教授”字样,再次“蒙混过关”!但好景不长,几天后编辑时涉及“北大法律信息网”字样,是在信息来源部分引用的,但同样被拦截了,网站仍然告诉我内容违法,而且拦截的关键词仍然是“大法”——这次“黔驴技穷”了,因为“北大法律信息网”不能改成“北京大学法律信息网”啊!万分惆怅,空余!
  
  因专业是宪法与行政法,我就更加的不服气:我们时代的自由怎么如此脆弱?如此可怜?这里就至少存在下列问题:网络管理者凭什么设置所望的过滤性“关键词”?如果有规范依据,那么是什么?拿到阳光下能不能看见?还有一个涉及违宪主体的问题,就是网络管理者可以是私营主体,那么他们设置“关键词”侵犯公民网络上的言论自由的行为是什么性质的行为?民事侵权还是违宪?按法益标准,所侵犯的并非民事权利,因此很难将其解释为民事侵权,那么违宪呢?可它并非国家公权力主体呀!而且网络管理者对公民言论自由的侵犯显然是与更上层的权力的一种合作行为,因此侵权主体就具有的身份上的二元性。笔者曾受到刑法中“混合身份共犯”概念的启发,生造了一个“混合身份违宪主体”的概念用来指称上述这种复杂的违宪情形,至于具体责任的承担不影响行为的法律性质。
  
  再一个问题就是“关键词”的设定权,谁有权选择并设定“关键词”然后再强行要求网络服务提供商执行?这种权力和不合法?而且我还看到对于这类“关键词”的一个冠冕堂皇的辩护:就是在网络用户协议里含糊的强制缔结守法条款——要求用户“不得发表违法国家法律法规的言论”——这其实真可称得上“脱了xx放xx”,守法是法定义务,根本不用在这里将其转化为“契约义务”,如果言论真的达到了违法的标准,那么直接按照相关的法律制裁就可以了,何劳网站多此一举?不过我估计这也是上面的要求,而网站只是遵照执行,并且这样似乎可以为网站本身排除法律责任。但是这样做的后果是什么呢?社会代价是什么呢?言论自由,一个民族无数颗心灵之间真诚交流所依赖的言论自由!我们1982年《宪法》上明明写着“言论自由”啊,而且排在了公民政治自由的第一位——看看我们时代的“第一位自由”吧!
  
  我还想到了“参与”!无论是政治还是政治学,共和主义都呈现出一种复归的趋势,在民主所代表的形式理性法统治下数百年后,人类重新认识到参与的重要性,重新认识到文明社会依赖于对权力公共性的正当要求!参与分为政治领域的“公民参与”和行政领域的“公众参与”,这些年在国内外搞得红红火火,但似乎在中国的推进并不那么顺畅。但经过这次的“亲身经历”,我觉得我们社会不能简单的提倡参与,还是要关注整体,关注中国制度的最关键的症结——宪政及宪政保护下的基本权利和自由。在中国的情形,我认为最需要参与和最需要提供正式的听证程序的就是隐藏在网络广泛空间的“关键词”拦截制度,一种不成文并且本身就缺乏根本的合法性的制度。我们可以启动一个测试性的听证程序:由广方面提出几个关键词设定方案,公众选择代表(真正的代表,而且不许是人大代表)参加,多方提出意见并进行充分的举证和辩论,然后由决策机关严格按照听证记录做出决定——这个程序的初始输入值是关键词的数量,假定为10,程序的最终输出值是听证所同意的关键次数量,假定为N,我们可以用N/10这个比率来衡量“关键词”设定行为的合法性。如果N=0,则整个“关键词”设定及拦截制度就都是不合法的。我觉得这会是一个良好的测试程序,体现了民主和参与的价值,提供了令人信服的合法化过程——如果经过了这样一个有效的程序运作,不管N的值是几,不管网络管理要拦截我多少次,我都心服口服——可是我们时代有这样的“乌托邦式的程序”吗?凉!
  
  这就是我们时代的自由,多么可怜!“熊猫烧香案”的侦破与此相比的意义是微不足道的,我们需要什么样的稳定?我们需要什么样的安全?如果连最基本的言论自由都没有,其他的富有意义的自由如何去争得,我们个体的人格尊严如何去获得?中国人如何成长为具有完整人格的人?
  
  不全是牢骚,因为我感觉到写到这儿我的自由的失落感才有了些补偿——或者叫“自慰”!上面的这些文字就算我的“聊以自慰”吧!
  
  然而我却坚信:自由在我们时代不应处于这样一个与其他方面即不相称的尴尬境地,自由不应像空气般飘忽,或者如每个夜晚的幽灵来到梦中自慰,自由应该是我们日常行走的坚实的大地以及大地氤氲中的畅快!
  (愤于近日,草于宿舍,聊以自慰!)
  
  补充:刚刚上网试了一下,我仅在编辑框里写上“宪法是我们国家的根本大法”,试着按正常程序提交,仍然被判定为内容非法,而且所拦截的关键词赫然印目——“打法”!呜呼,宪法还有什么效力和尊严?!!!!!!我想不仅仅是临近两会的原因,背后的机制是日常的,并且其实是不需要任何理由就可以伸缩松紧的!
  

阅读(1626 评论(0
我要评论
欢迎您

最新评论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隐私政策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