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明的个人空间

博客

瞻仰超人 ——读《爱因斯坦文集》(第一卷)之五十五

《约翰内斯·开普勒》
 
(1930年11月)
 
  “在象我们这个令人焦虑和动荡不定的时代,难以在人性中和在人类事务的进程中找到乐趣,在这个时候来想念起象开普勒那样高尚而淳朴的人物,就特别感到欣慰。在开普勒所生活的时代,人们还根本没有确信自然界是受着规律支配的。他在没有人支持和极少有人了解的情况下,全靠自己的努力,专心致志地以几十年艰辛的和坚忍的工作,从事于行星运动的经验研究以及这运动的数学定律的研究,使他获得这种力量的,是他对自然规律存在的信仰,这种信仰该是多么深挚呀!”
 
  人类社会已经来到了公元第二十一世纪。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时代?
 
  愚以为:完全可以借用爱因斯坦对公元第二十世纪的人类社会的描述来形容公元第二十一世纪的人类社会的样貌——“令人焦虑和动荡不定”,而且在程度上一定是有过之而无不及。我预见:这样的态势不仅会成为趋势,而且还必然会变本加厉、日益严重。
 
  在近代以前的人类社会里,人类只有强烈的物欲,但却没有改变物质世界的强大能力。当人类社会进入到以自然科学为依托而发展起来的工业文明时代之后,人类不仅依旧饱有强烈的物欲,而且居然还拥有了改变物质世界的强大能力。
 
  人类以日益强化的方式对物欲的追求和满足必然就会导致“令人焦虑和动荡不定”的结果的日趋严重的发生。
 
  相当遗憾的是:这个过程和结果,似乎是不可逆转的。
 
  人类既是快乐的,也是痛苦的,但归根结底是痛苦的——在快乐中自蹈死地。
 
  勇于并善于自娱自乐的人,在独处的过程中,还是能够在自己与众不同的人性中找到乐趣的。但是,要想在人类事务的进程中找到乐趣,那可就无法免俗了——与猪狗、禽兽之乐无异。
 
  认知世界,其中的一个重要内容就是去知晓、了解那些高尚而淳朴的人物。
 
  见贤思齐,绝非人性,至少不是普遍人性。否则的话,普天之下的所有人就都是圣贤了。
 
  我不屑于回答——王侯将相宁有种乎?但我却乐于表明——伟大人物真有种也!说白了就是:所有的伟大人物都是由自己的生物基因所决定的(除非受到强大外力的阻碍)。
 
  一个最简单的测试。试问天下:在这个世界上,到底有多少人会在想念起高尚而淳朴的人物的时候就特别感到欣慰呢?
 
  如果在自己的心中没有高尚而淳朴的种子的话,那又怎么可能会去向往、追求高尚而淳朴呢?请务必要搞搞清楚!这样的种子是在娘胎里就早已经种下了(十分抱歉,播种之人不是交合的父母,也不是万能的上帝,而是神奇的自然。这种生物基因具有非常明显的偶然性和不确定性,根本就无法人为控制),而绝对不是后天教育、培养的结果。
 
  在爱因斯坦和鄙人所生活的时代里,人类在确信自然界是受着规律支配的这一方面还是相当肤浅和幼稚的。与此同时,人类在确信人类社会是受着规律支配的这一方面也同样是相当肤浅和幼稚的。一言以蔽之:人类的智能发育和人性进化,尚处于相当不容乐观的发展阶段。
 
  请允许我模仿造句如下:
 
  我在没有人支持和极少有人了解的情况下,全靠自己的努力,专心致志的以十几年艰辛的和坚忍的工作,从事于人类社会的一般规律的经验研究。使我获得这种力量的,是我对这样的规律存在的信念,这种信念该是多么深挚呀!
 
  难道我也是、我就是传统里的、传说中的那种高尚而淳朴的人物吗?
 
  “我们在赞赏这位卓越人物的同时,又带着另一种赞赏和敬仰的感情,但这种感情的对象不是人,而是我们出生于其中的自然界的神秘的和谐。”
 
  赞赏人人都会,但是,判断卓越人物的标准却各有不同。
 
  自然是神秘的吗?谁敢说不是呢?谁能够破解那些无数的自然之谜呢?
 
  自然是和谐的吗?那就要取决于判断的标准和尺度了。所有的不和谐其实都包含在更大的和谐之中。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的实例:人的身体可能已经不能再算是神秘的了,可是,谁又能说人的身体是不和谐的呢?区区一个人的身体构造,其复杂、精巧、细密、合理的程度,可是全人类远远力所不能及的。
 
  人类可以设计出“更深的蓝”、“阿尔法狗”等人工智能软件,甚至还可以生产出具有一定生理功能的人体器官,但却绝对制造不出一个人来。
 
  人,可不是人类的精心产物,而是自然的神奇造化。
 
  其实,我们任何一个人都大可不必去羡慕、嫉妒孙悟空!因为我们每个人本身就已经是神奇的化身了,我们每个人都是自带光环降临人间的。
 
  自然能够做到的,人类实在是做不到!
 
  人类能够做到的,都应该归功于自然!
 
  面对自然,人类唯有感叹!唯有敬服!
 
  能够感叹、能够敬服,是莫大的荣耀!
 
  赞赏和敬仰自然,也许是多余的、是毫无意义的,可是,赞赏和敬仰特定判断标准之下的卓越人物,则可能很必要、很有意义。
 
  产生世所公认的趋于合理、和谐的判断卓越人物的标准,这已经是一件难比登天的事情了。
 
  不可否认:在思想的完善程度方面,有的人在地上爬,而有的人则在天上飞。
 
  “开普勒的惊人成就,是证实下面这条真理的一个特别美妙的例子,这条真理是:知识不能单从经验中得出,而只能从理智的发明同观察到的事实两者的比较中得出。”
 
  人的神奇的大脑仅仅是一个思维的工具,它自身可以完成思维活动,但却不能直接产生知识。其实,经验也是事实经过人脑思维的产物,知识则来自于经过人脑思维的事实。
 
  将“理智的发明”与“观察到的事实”进行“比较”,不知道这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神仙操作。
 
  正确翻译,十分重要。
 
  得出知识与检验知识,完全是两码事儿。
 
  实在抱歉!该文的其他内容我完全无法理解。
 
  2021.04.06.于首都师范大学本部教师公寓

阅读(66 评论(0
我要评论
欢迎您

最新评论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隐私政策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