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明的个人空间

博客

瞻仰超人 ——读《爱因斯坦文集》(第一卷)之五十四

《马赫同相对论的关系》
 
——1930年9月18日给A·魏纳的信
 
  “我同马赫之间并无特别重要的信函往来。可是,马赫的确通过他的著作对我的发展有相当大的影响。至于我这一生的工作究竟在多大程度上受到他的影响,对我来说是不可能弄明白的。马赫在晚年曾在相对论上花了一些精力,而且在他的一本著作的最后一版的序言中,甚至曾经用颇为激烈的言词表明他对于相对论的摈斥。然而,无可怀疑,这是由于年事日高而逐渐消失了接受[新思想]的能力的缘故,因为这个理论的思想的整个方向是同马赫的思想一致的,所以,可以十分正确地认为马赫是广义相对论的先驱。”
 
  也许,爱因斯坦与马赫私交一般。即便是在学术研究方面,两人的交流也很平淡。
 
  爱因斯坦是何等聪明绝顶之人!其突出表现就是:善于去攀爬巨人的肩膀。
 
  几乎没有什么有巨大价值的学术成果可以逃过爱因斯坦的如炬慧眼。实在是没有办法,这就是冠绝群伦的鉴别力、分析力、理解力、感悟力!这项神功绝技主要拜上天所赐。后天修炼,只是起到了辅助的作用。
 
  我也要有感而发。
 
  在中国当代法学学者的庞大队伍、阵营中,如果让我举出“对我的发展有相当大的影响”的人,那么排在第一位的就非北京大学的朱苏力先生莫属了。至于我迄今为止的工作究竟在多大程度上受到了他的影响,于我而言是说不清楚的。尽管在具体的观点、结论上,我与他产生了无数次的激烈碰撞。如果让我说出影响是如何表现的,我还是只能含糊其辞:可能就是世界观和方法论吧。
 
  朱先生年长我十几岁,不仅是我的授业老师,而且也差不多可以被认为是我的长辈了。极有可能到目前为止,他还不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有一个叫左明的人的存在。我是他的默默的追逐者。
 
  我自绽放,无碍他人。
 
  请看当时(距今大约一百年前)的德国,学者会在自己的学术作品中毫不掩饰的表达自己鲜明的观点,甚至包括使用颇为激烈的言词表明自己对于某种理论的摈斥。
 
  仅此一点,就足以说明中国落后德国远远不止一百年。
 
  学术研究原本就应该百花齐放、百家争鸣,见仁见智当然是理所应当、势所必然。即便是一位学者自己前后(当然需要相隔一段时间,而不是在同一时间)矛盾,也完全有可能是前进而非倒退了。爱因斯坦贸然推断(居然还是“无可怀疑”)马赫表达不同甚至相反观点的缘由,似有不妥。
 
  爱因斯坦光明磊落、胸襟坦荡的表明了——自己学术思想的传承关系。
 
  这,就是谦谦君子、大家风范!
 
  今天的中国学者,差得太远了!
 
  2021.04.02.于首都师范大学本部教师公寓

阅读(25 评论(0
我要评论
欢迎您

最新评论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隐私政策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