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明的个人空间

连环诈——读《敦厚的诈骗犯》
发布时间:2014/6/15 15:16:54 作者:左明 点击率[1694] 评论[0]

    【出处】本网首发

    【中文关键字】敲诈;诈骗

    【学科类别】法律教育

    【写作时间】2014年


        读闲书,是我的爱好之一。通常只是走马观花,一掠而过。精读的极少,原因很简单:没有让我精读的理由。该文例外,构思精巧、引人入胜,值得反复玩味。我是一个酷爱思索的人,因此也酷爱阅读充满智识挑战的作品。只有这样的作品(原创而非汇编),才值得我的尊重!

        我不太喜欢读文学作品,尤其不喜欢读长篇小说(章回体例外)。原因:文学作品的属性是感性而非理性,是叙述而非论理。例如:以金庸先生为代表创作的武侠小说和以琼瑶女士为代表创作的言情小说,是对大脑的“摧残”和“蹂躏”,我是避之犹恐不及,誓死拒绝阅读。唯有中短篇(由短篇汇集而成的长篇也可,例如福尔摩斯系列)推理小说是例外。

        《敦厚的诈骗犯》,作者:西村京太郎(日本)。这是一则短小精悍的推理小说(约万余字)。我阅读的版本是:《世界经典推理故事》,主编:王少毅,延边人民出版社、三辰影库音像出版社,2012年10月第二次印刷。全新品相,在地摊儿上以十元购得(定价三十八元)。因文中有一些明显的错别字(至少十处以上),疑似盗版书。

        读罢,拍案惊奇、击节叫好。相比于该书其他一些入选作品(涵盖欧美),堪称上品。

        必须承认:在该文作者在作品中解开谜底之前,我没有猜到答案。该文的主线索是成立的,但尚有诸多可推敲之处:

        一、“三个月之前,你驾驶的那辆轻便汽车,曾经撞倒过一个从幼儿园回家的小女孩。”幼儿园年龄的女孩(一般3至6岁),似有不妥。在一个工业化的城市(日本东京)环境里,汽车是寻常之物,家长怎么可能放任如此低龄的幼儿独自行走在城市的街道上呢?即使日本人强调独立自主,哪怕是改为小学生,也会更加合情合理。

        二、“当时,没有人在场,看来,警察也找不到肇祸人。其实呀,有一个人亲眼目睹了,只有一个!这个人就是我。”1、在发生车祸时,驾驶者(即被敲诈者,名叫晋吉,是理发师)经过快速巡视,很有可能未发现其他人,因此有理由认为无人知晓,进而驾车逃逸;2、目击者(即敲诈者,名叫五十岚)即使看到并记住了肇事车辆的车牌号,要想在城市里找到这个陌生人,还是需要铺垫合理情节的。而且也没有交代肇事地点与理发馆的距离。从二人互不相识可以推断,二人的生活环境应该有一定的距离;3、在那个环境里,应该没有摄像装置,竟然连专业的刑事侦查专家——警察也一筹莫展?

        三、“哪里有什么犯人只敲诈一次就洗手不干的事呢?”如此表达好像不合情理:反复敲诈完全有可能,但反复敲诈同一个人,则可能不大,因为风险太大。本案的特点是:敲诈的对象也是一个违法犯罪嫌疑人(交通肇事者),而不是通常情况下的无辜者。因而具备了反复敲诈的可能性。

        关键问题:本案敲诈犯是以“挤牙膏”的方式反复多次、逐次数额翻番进行敲诈,而不是痛痛快快一次就索要一个大到被敲诈者根本无力承担的数额。既然最终的目的都是为了激怒被敲诈者,此二者有何区别吗?也许仅仅是为了“引人入胜”?

        四、“由于心有所动而让我‘咔嚓’吃一剃刀这种事,大概不至于发生吧。”正常人的正常思维:这绝对不是暗示什么,而是典型的有恃无恐,是公然挑衅。

        五、“晋吉脑子里飞快闪过一个念头:他想用手里的剃刀杀死这个男子。”如果是念头也就罢了,可在本案最后关头偏偏就付诸行动了,实在不合情理:1、故意杀人的罪过,世人皆知;2、如此罪过与倾家荡产(因不敢报案而财产被敲诈穷尽)或远遁他乡,特别是主动(无奈之下的“自首”)承担交通肇事的法律责任相比,都是明显不对等进而不可替换的。选择杀人灭口而放弃投案自首,很难令人信服呀?

        让我百思不得其解但又不得不客观面对的是:在现实生活中,大量明显弱智的犯罪行为,居然罪犯们都不是弱智。电视里每天都要播报(例如北京电视台的“法治进行时”栏目)若干起真实的违法犯罪案件,我就纳闷:这些人的智商都到哪里去了?整个儿一个掩耳盗铃!犯罪,并不令我讶异;如此犯罪,我不得不讶异。相比之下,晋吉的选择,也许还不算太离谱。

        六、“晋吉被恶梦所惊吓”,这显然是指在受到敲诈之后。但请设想,三个月前开车把小女孩给撞死而潜逃,那时更应该做恶梦,更应该反复经常做恶梦,而他的妻子居然没有发觉(晋吉不敢告诉妻子),反倒对现在的丈夫有所体察并安慰:“不要过分勉强自已呀。”不合情理。

        七、“是那孩子突然冲过来引起的,我踩了刹车,可已经来不及了。”这一细节,使晋吉的过错大幅度降低(可能只需承担轻微责任,甚至无需承担任何责任),也使敲诈的理由更加脆弱,进而使本文的合理性受到进一步的质疑。

        另外,如果晋吉去自首,那么五十岚作为唯一目击证人的意义和作用也就不大了。

        八、“既然他来敲诈我,那末,他从前至少也作过案,理应有过见不得人的事,我就抓住这一点来干。”晋吉的这一想法明显荒谬。五十岚既然不怕这次敲诈被举报到警局(大不了同归于尽),你去寻找他之前的违法犯罪事实,就能制约他了吗?除非是非官方而又能制服五十岚的人物,例如:假如能够查明五十岚偷情,但又不愿意离婚,其妻子倒是一个可以利用的对象。但也不行,假如五十岚抱定了同归于尽的想法,晋吉的任何反要挟的方法都将是徒劳的。不一定是五十岚不怕被揭发,而是他料定晋吉比自己更怕被揭发。

        乞丐与亿万富翁能单挑吗?那要看比什么,比财富,乞丐死定了;可是要比冒险,光脚的可是不怕穿鞋的。实力可以不如对方,但是只要抓准了对方的弱点在心理上战胜对方,也完全有可能在结果上战胜对方。空城计,就是最佳例证。

        九、晋吉搬家至东京郊外(之前应该是在东京市里),五十岚如何能够找到,应该有所交代(小小的个体理发店,是没有钱去做任何形式的广告的)。否则,先后两次准确捕捉到猎物,五十岚可能就是日本最伟大的业余刑侦专家了!

        十、死在剃刀下的顾客(割喉),理发师从犯罪嫌疑人转变为“业务上的严重过失”,是需要合理过度的,“因为警察找不到杀人的动机”,这实在是幽东京警方一默。

        从此以后,但愿公众不会认为:修面,不是高度危险的职业,而是高度危险的“享受”。

        十一、五十岚事先写给晋吉的遗书,这个可以有(主要是为了归还“敲诈”款)。但是,“你什么时候杀死我,我不知道。”这话说的就不尽合理了。五十岚要是在舍身救人的时候牺牲了呢?要是在其他情境下归西了呢?五十岚可以料定晋吉不敢将敲诈之事报官,但凭什么可以赌定晋吉会杀死自己呢?作者的雕饰痕迹太明显了。

        十二、失业不是无法继续生存的充分合理理由。失业的人大有人在,极少有人因此而去寻死觅活。更何况,五十岚在就业状态下,其收入也一定不如人意。有趣的是,杀人案发后,晋吉在被判缓刑的同时也被勒令不得继续从事理发业——也失业了。但是晋吉一定不会去步五十岚的后尘。

        多问一句:日本的社会保障体系是什么情况?没有工作、没有退休、没有技能者,除了去死之外,当然还应该能够活下去。

        以还算健康之命去换取人寿保险金,不合情理和逻辑。病入膏肓,则相对合理。因此,应该更改五十岚的健康状况或构建另一个合理的求死的理由。

        五十岚的敲诈行为过程,很难被认为是高明、甚至精彩的。这一敲诈是“真实”的,而非虚假的,无所谓“扮演”敲诈者,也无所谓“被识破”,更无所谓是否“演技拙劣”或“演技成功”,至于“卓越表演”就更不沾边儿了。

        作者笔下的故事结束了,甚至是以“圆满”的方式结束的:五十岚如愿得到了伍佰万元的巨额保险金(实际获益人是他的妻和子),而且杀人者晋吉也未被追究应该被追究的法律责任。看来,诈骗犯还真是很敦厚的:不仅全额退还了敲诈的钱款,更重要的是在自己临死前还主动提醒杀人者:“就说是因为我自己动了。”很多读者读罢都会像我一样报以叹息。

        但是当我们的头脑凉下来之后,可能就会有另一番感慨:1、对于五十岚而言,目击车祸却隐而不报,愧对受害者及其家人;为了达到自己诈骗保险金的目的,不惜采取敲诈的手段,致使被敲诈人受到极度伤害,于心何忍?诈骗虽得手,但面对保险公司能够心安理得吗?更重要的是五十岚应该搞搞清楚:对于妻和子,他们更需要的是伍佰万元,还是丈夫和父亲呢?如此这般“舍己为人”的前提条件恐怕也是臆想和虚幻的吧?进而煞费苦心得到的结果很可能也是事与愿违的吧?假如五十岚在天有灵,能安息吗?这出自编自导自演的活戏剧能算成功吗?2、对于晋吉而言,驾车交通肇事而逃逸,能不做噩梦吗?亲手杀死五十岚而逃脱法网,能心如止水、若无其事吗?明知五十岚是诈骗犯而不告发,能心灵宁静吗?五十岚走了,而他还活着,痛苦能不终生相伴吗?

        这是为什么呢?皆源自于人的本性——自我利益。自利,应该是一个中性词,但再往前走一步就是——损人利己。为了实现自己的利益,可以不顾、牺牲、侵害别人的利益,最终也使自己的灵魂永无宁日。

        这毕竟是小说,是虚构。但愿在真实的世界里,我们不要生活在假象里、谎言中:

        一、如果东京警方足够给力:1、交通肇事者将无处藏匿,因此之后的一系列悲剧就都不会发生;2、故意杀人者也将原形毕露,而杀人嫌犯也必将供出被害人的敲诈罪行,因犯罪而死亡,诈骗保险者的面目终将浮出水面,五十岚的惊天骗局无法得逞。

        二、如果晋吉足够清醒和理智:1、在撞人之后主动报案,自己的责任会很小;2、在受到敲诈之后,主动报案,也可以算是悬崖勒马、迷途知返,至少不会将事态进一步引入深渊。

        三、如果五十岚这个蹩脚的演员不异想天开的去客串更具挑战性的“编剧”和“导演”的工作:1、骗保,你以为是闹着玩儿呢?至少你要越过警察机关和保险公司这两座大山;2、你是法盲,但还有很多人就指着摆弄法律混饭吃呢!

        四、如果社会的保障体系再健全一些……

        如果这些如果都成为现实,该文作者所虚构的故事就永远是虚构。

        关于币值的细节。1、在当时当地,一个男子连理发带修面,一共需付四百元;2、晋吉(从某个时间起还要算上他的妻子,他们自己的孩子也已经到了上幼儿园的年龄)从业十年;3、晋吉家的积蓄一共是二十六万元;4、该文交代当时有一万元面值的钞票(也许还不一定是最大面值);5、“我们夫妇俩一起干一整天,还常常赚不了五千元呢。”结合上述事实,让我们来换算一下。在今日中国,一个普通城市,一个男子连理发带修面的花费应该在十元至四十元之间。如果是十元,则汇率是(日元比人民币元):四十比一;如果是四十元,则汇率是(日元比人民币元):十比一。也就是说,一个理发师(很有可能还要加上他的妻子)工作十年的积蓄是:人民币六千五百元至两万六千元之间。另外,假如晋吉夫妇一天就可以赚五千元的话,那么二十六万的积蓄,只需连续奋战(当然不合情理)五十二天即可完成;即使减半(劳逸结合),百日可成;即使再减半(丰歉平均),一年之内无论如何也搞定了。怎么计算也不会是十年之功呀?读者诸君,您说这合乎情理吗?但愿不是翻译或排版人员把数字给弄错了。

        撰写本文,在下绝对无意吹毛求疵、求全责备。作为一位法学学人,对于一部文学作品,在内容上“挑错”,是没有意义、也是没有意思的。我的本意只是想开发、磨练一下自己的智识,使智慧之剑不要因懈怠而生锈。该文绝对算得上是一块优秀的“磨刀石”。另外,愚以为:既然是推理小说,就很类似于猜谜,情节设计的越缜密细致、越合乎情理,就越显功力、越是上乘之作。

        我拒绝平庸的思想,我的思想也力戒平庸!再一次向该文作者——致以崇高的敬礼!

        该文作者构思并撰写该文以及本人阅读该文和撰写本文,都是要付出时间成本的。也许对这个世界上的某些人而言,缺少的不是智慧,当然更不会是金钱了,而是时间!有了足够的时间,他们可以创造出无数的奇迹!

        2014-06-02于幸福艺居寓所

        值此儿童节来临之际,谨以本文献给我挚爱的四岁女儿——左淑瓛和普天之下的小朋友们!


    【作者简介】左明,北京农学院教师。

0
分享到:
阅读(1694)评论(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隐私政策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