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明的个人空间

左氏解读《北京市村民委员会选举办法》
发布时间:2013/9/11 14:36:49 作者:左明 点击率[764] 评论[0]

    【出处】本网首发

    【中文关键字】左氏;解读;《北京市村民委员会选举办法》

    【学科类别】宪法学

    【写作时间】2013年


      北京市村民委员会选举办法

      (2000年9月22日北京市第十一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21次会议通过 ,2012年9月28日北京市第十三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35次会议修订)

      目  录

      第一章 总 则

      第二章 选举工作机构

      第三章 参加选举村民的登记

      第四章 候选人的产生

      第五章 投票选举

      第六章 罢免、辞职和补选

      第七章 监督管理

      第八章 附 则

      第一章 总 则

      第一条 为规范村民委员会选举,保障村民依法行使民主权利,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 <http://baike.baidu.com/view/27973.htm>?》,结合本市实际,制定本办法。

      解读:

      看来,本办法的制定者还真不含糊,毅然决然将自己的本作品直接定位于--法。说是法,倒也沾边,业界将本办法官称为--地方性法规,其中的确有一个“法”字。但是,此法又的确不是彼法--法律,差着级别、差着辈分呢。说到底,这样的差异对老百姓而言,是没有任何意义的,都是只有老老实实遵守的份儿。爱叫什么就叫什么去吧!

      您就念佛吧,至少本办法还不至于是由北京市政府制定的地方规章。

      第二条 村民委员会主任、副主任和委员,由本村有选举权的村民直接选举产生。任何组织或者个人不得指定、委派或者撤换村民委员会成员。

      解读:

      应该先明确交代一下:村民委员会成员由主任、副主任和委员组成。

      直接指定村民委员会成员,那也太露骨了,太说不过去了。可是,村民委员会成员候选人呢?到底是不是指定的呢?恐怕就很难说了。

      第三条 村民委员会由主任、副主任和委员共三至七人组成,至少有一名妇女成员。村民委员会成员的具体人数和妇女成员所担任的职位由村民会议或者村民代表会议决定。

      解读:

      单数,还是双数,也应交代清楚。这一点在民主决策的时候至关重要。

      如果“妇女成员所担任的职位”都已经“由村民会议或者村民代表会议决定”了的话(例如:主任),那么选民们谁还敢去选男性作主任呢?这不是滑天下之大稽吗!

      第四条 村民委员会每届任期三年,届满应当举行换届选举。村民委员会成员可以连选连任。

      解读:

      看来,中国人还是很喜欢单数的。

      连选连任,如果没有次数限制,就可能产生--终身制。这与民主政治(村民自治可不是过家家),好像是背道而驰。

      第五条 村民委员会的换届选举工作由市人民政府统一部署。区、县和乡、民族乡、镇人民政府负责组织和指导选举工作的具体实施。

      解读:

      三级政府堂而皇之的出现在基层群众性自治组织的最为重要的自治活动的现场,且各司其职、各把关口--部署、组织、指导。看你小子还能闹翻了天不成。

      也不知道,这到底是自治,还是他治?

      第六条 中国共产党在农村的基层组织,按照《中国共产党章程》,在村民委员会选举工作中发挥领导核心作用,依照宪法和有关法律、法规,支持和保障村民直接行使民主权利。

      解读:

      “发挥领导核心作用”,这是哪儿跟哪儿呀?党到底要领导谁呀?除了党员之外,党还能领导谁呀?

      把党贬低为“宪法和有关法律、法规”的执行者,这样的定位,似乎不妥吧?

      第七条 村民委员会的选举经费由村自行解决,确有困难的,乡、民族乡、镇人民政府应当给予适当补助。

      各级人民政府组织指导村民委员会选举工作所需经费由同级财政安排。

      解读:

      假如连选举经费都有困难,那还选举个屁呀?都快揭不开锅了,还玩儿什么民主政治呀?这不整个儿一个瞎胡闹吗!

      其他组织或个人,能不能也来赞助一把呢?州官可以放火,百姓能不能点灯呢?

      俗语:吃人家的嘴短、拿人家的手短。乡镇政府给予补助后,自然也就理直气壮插手选举事务了。

      第二章 选举工作机构

      第八条 村民委员会选举期间,市和区、县人民政府成立负责村民委员会选举工作的机构,组织领导下级人民政府指导村民委员会选举工作。

      乡、民族乡、镇人民政府成立村民委员会选举工作指导机构,负责制定本辖区村民委员会选举工作实施方案,部署选举工作,动员村民依法参加选举,协助确认登记参加选举的村民资格等工作。

      解读:

      “市和区、县人民政府成立负责村民委员会选举工作的机构”,这一定是临时机构,而且是市和区、县两级。它们的职责是“组织领导”。

      “乡、民族乡、镇人民政府成立村民委员会选举工作指导机构”,从字面上来看(没有“村民委员会选举期间”字样),不像是临时机构。它的职责是“指导”。

      粗算一下,村民委员会的选举工作,至少有三个(市、区县、乡镇)辈分不同的--婆婆来帮闲!口口声声、美其名曰--村民自治,怎么一下子来了那么多的“高参”呀?我就纳闷了:香港和澳门特别行政区的各项选举工作,中央政府是否也会毫不含糊的伸出援助之手?

      有婆婆就是好,儿媳妇儿(就是村)多省心省力呀!制定选举工作实施方案、部署选举工作、动员村民依法参加选举,这些劳神费力的工作都不用自己上手了。

      “协助确认登记参加选举的村民资格等工作”,请问:协助谁呀?看了半天,我们只知道伴娘是各级政府,却搞不清楚新娘到底是哪一位了!应该交代清楚呀。

      有没有搞错:“登记参加选举”,就一定实际参加选举吗?很明显,登记的只能是本村有选举权的村民,而不可能是实际参加选举的村民。这样的登记工作主要表现为文字资料核实,而不是挨家挨户上门调查。

      本办法中的所有“参加选举的村民”,都应改为:本村有选举权的村民。

      如此简单的概念和术语,只要照猫画虎即可轻松借鉴。县级以下人民代表大会代表的直接选举的整套机制,难道本办法的制定者居然就熟视无睹吗?

      第九条 村民委员会的选举工作由村民选举委员会主持。村民选举委员会由主任和委员共五至九人组成,由村民会议或者村民代表会议、各村民小组会议推选产生。

      村民选举委员会成员名单应当及时向村民公告,并报乡、民族乡、镇人民政府备案。

      解读:

      村民选举委员会成员,是否需要满足“本村有选举权的村民”这样的条件?

      居然没有副主任,很是意外。

      推选,似乎与选举不同。也许,就不必也单独制定一个《北京市村民选举委员会推选办法》了。

      第十条 村民选举委员会履行下列职责:

      (一)宣传选举的目的、意义和有关法律、法规;

      (二)制定选举工作实施方案;

      (三)确定和培训选举工作人员;

      (四)审查、登记并公布参加选举的村民名单;

      (五)组织提名村民委员会成员候选人,审查候选人资格,确定并公布候选人名单,组织宣传介绍候选人;

      (六)确定并公告选举日期、投票方式、投票地点和投票时间;

      (七)主持选举大会,组织选举投票、公开计票,认定疑难选票,确认选举效力,公布选举结果,并报乡、民族乡、镇人民政府备案;

      (八)受理有关选举工作的申诉;

      (九)主持村民委员会的工作移交;

      (十)总结选举工作,整理、建立选举工作档案;

      (十一)办理其他选举工作事项。

      村民选举委员会遵循少数服从多数的议事原则。

      村民选举委员会履行职责,从组成之日起至完成村民委员会工作交接之日止。

      解读:

      “选举工作人员”,在什么范围内产生?有什么资格条件限制吗?

      “候选人资格”,到底是什么呀?也不事先说清楚了,怎么审查呀?

      “主持村民委员会的工作移交”,显然不应该成为村民选举委员会应该履行的工作职责。

      即使村民选举委员会的成员是单数,如果可以弃权的话,很可能就会出现僵局--赞成和反对的数量相等。弃权,是民主决策的大敌!

      “组成之日”,是什么时候呀?有没有准谱儿呀?

      第十一条 村民选举委员会成员不依法履行职责的,经村民会议、村民代表会议或者推选其为村民选举委员会成员的村民小组会议讨论决定,予以免职。乡、民族乡、镇村民委员会选举工作指导机构对不依法履行职责的村民选举委员会成员,可以提出免职建议。

      村民选举委员会成员被提名为村民委员会成员候选人,应当退出村民选举委员会。

      村民选举委员会因故出现缺额,按照原推选结果依次递补;没有候补人选的,也可另行推选。

      解读:

      如果村民会议、村民代表会议或者村民小组会议对乡镇政府提出的免职建议不予理睬,那可如何是好呀?

      “也可另行推选”,明显应改为:应另行推选。

      第三章 参加选举村民的登记

      第十二条 年满十八周岁的村民,不分民族、种族、性别、职业、家庭出身、宗教信仰、教育程度、财产状况、居住期限,都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但是,依照法律被剥夺政治权利的人除外。

      村民的年龄计算到选举日为止。

      解读:

      客观而言,村民委员会成员的选举与人民代表大会代表的直接选举,的确不应混同。选举权和被选举权,这一对儿词汇,是否仅限于特定选举(主要是针对各种国家机关而言),可以讨论。依照法律被剥夺政治权利的人除外,这一限制性条件是否适用于所有的选举,也可以商榷。

      鉴于《宪法》所确立的村民委员会的基层群众性自治组织的法律地位,在村民委员会成员的选举中,将本村有选举权的村民直接称呼为--选民,似乎也并无不妥。这样就可以用选民一词省略替代“本村有选举权的村民”这一繁复词汇。

      选举日,可是有弹性的。

      第十三条 村民委员会选举前,应当对下列人员进行登记,列入参加选举村民名单:

      (一)户籍在本村并且在本村居住的村民;

      (二)户籍在本村,不在本村居住,本人表示参加选举的村民;

      (三)原为本村农业户籍,现已转为非农业户籍,但仍在本村居住或者工作,并且未参加居民委员会选举,经村民会议或者村民代表会议同意参加选举的人员;

      (四)户籍不在本村,在本村居住或者工作一年以上,本人申请参加选举,并且经村民会议或者村民代表会议同意参加选举的公民。

      已在户籍所在地或者居住地登记参加选举的人员,不得再参加其他地方村民委员会选举。

      解读:

      如前所述,“参加选举村民名单”,明显表达错误,应改为:本村有选举权的村民名单。我们听说过“选民资格”、“选民名单”,但还从来没有听说过“参加选举选民资格”、“参加选举选民名单”。

      “本人表示参加选举”,说的可是真轻巧呀,请问:什么时间表示?什么方式表示?向谁表示?“不在本村居住”,到哪儿去找到该人呢?该人如何知道何时何地选举呢?如何知道该人是否已经在居住地参加过选举了呢?

      “未参加居民委员会选举”,如何证实?

      既然“原为本村农业户籍,现已转为非农业户籍”,那还能不能算是本村村民?如果不是本村村民,那就已经不符合本办法第二条“村民委员会主任、副主任和委员,由本村有选举权的村民直接选举产生”之规定,自然就丧失了选举权和被选举权。

      同理,“户籍不在本村”,仅仅是“ 在本村居住或者工作一年以上”,只要“本人申请参加选举”,连其户籍属性(农业户籍或非农业户籍)都无所限制,也不问是否参加过居民委员会选举,只要是“公民”,就可能“经村民会议或者村民代表会议同意参加选举”,这简直就是荒唐透顶!

      村民委员会成员的选举,一定是与特定的、唯一的农村密切联系在一起的。在目前中国户籍制度的背景之下,人口迁徙不能必然产生户籍改变,城乡二元户籍具有根本属性差异,因此,所有的跨村的或非农户籍的公民,都不具有特定农村的--村籍,因而也就自然应该被排除在该村的自治体制之外。

      本条规定与本办法第二条规定,发生--自相矛盾!而第二条规定,当属本办法总则中之基本规定,因此,本条第一款第三项和第四项之规定--无效!!!

      禁止异地重复参加选举,不易操作,很难落实。可行的办法就是:只能在户籍所在地进行选举。

      流动农村人口,绝大多数都流向了规模不等的城市,而不是另一个农村;极少数例外:要么能够安家落户(如婚姻),要么就是暂时栖身。至于流动到农村的城市人口,只是想享受田园风光,并无融入到所在农村的考虑。对于上述进入农村的非村籍人员,他们本身就没有很强的参加选举的意愿,生硬的把他们纳入到当地的自治选举之中,并无益处。

      第十四条 村民有下列情形之一,经村民选举委员会确认,不列入参加选举的村民名单:

      (一)丧失行为能力的;

      (二)依照法律被剥夺政治权利的;

      (三)登记期间,经公告、电话、信函等多种方式确实无法取得联系的。

      选举日前,以上情形消失的,经村民选举委员会确认,应当列入参加选举的村民名单。

      解读:

      “参加选举的村民名单”,是一个伪概念,参加选举是只有在完成选举行为之后才能确认的,选举之前是任何人都无法预知的。必须改为:本村有选举权的村民名单。

      本条内容冒天下之大不韪,公然违反《宪法》所赋予公民的最基本的政治权利。

      1、登记并公示的仅仅是一种选举资格,与是否行使选举权利无关。无法行使权利与丧失权利,截然不同。“丧失行为能力的”人,在理论上还可以由其法定代理人代为行使选举权。

      2、请问:“公告”,是一种单向信息传递的方式,如何能够和他人取得联系?“确实无法取得联系”与能否行使选举权,更是没有必然因果关系。

      第十五条 登记参加选举的村民名单应当在选举日的二十日前由村民选举委员会张榜公布。村民对登记参加选举的村民名单有异议的,应当自名单公布之日起五日内向村民选举委员会提出申诉;村民选举委员会应当自收到申诉之日起三日内作出书面处理决定,并公布处理结果。

      对登记参加选举的村民,由村民选举委员会发给参选证。

      解读:

      “张榜公布”,是否能够达到周知的效果?对于一个普通选民而言,选举权和提出申诉权如此重要的两项权利的行使,都有赖于知情权的实现。因此应尽量确保每一个选民及时知晓本村有选举权的村民名单的具体内容。

      为什么要“公布处理结果”呢?有这个必要吗?

      还是应该明确交代一下诉权,否则有的人会误认为村民选举委员会作出的处理决定就是终局的呢。村民委员会的选举,必须纳入到司法救济之中。当然,此类纠纷肯定不应属于民事诉讼范畴。

      “参选证”,应改为:选举证,或直接改为:选民证。

      第四章 候选人的产生

      第十六条 村民委员会成员候选人,由登记参加选举的村民直接提名产生。村民选举委员会应当组织召开候选人提名会议,投票产生候选人。提名会议应当有登记参加选举的村民过半数参加。

      村民委员会主任、副主任、委员候选人数应当分别多于应选名额一至二人,按照获得提名得票多少的顺序确定。

      每个登记参加选举的村民提名的候选人人数,不得超过应选名额。

      解读:

      “候选人提名会议”,热身运动,兴师动众。

      “过半数参加”,应改为:过半数投票表决。参加,是一个不清不楚的概念。参加但是没投票,那不是瞎胡闹吗!

      第十七条 村民提名村民委员会成员候选人,应当从全体村民利益出发,推荐奉公守法、品行良好、公道正派、热心公益、具有一定文化水平和工作能力的村民为候选人。

      解读:

      这里的“应当”,是无法约束实现的。纯粹是--放空炮!

      到底候选人应该符合什么条件,如此重要的基础性问题,本办法怎么也不给一个明白话呀?哪怕仅仅是纸上谈兵呢。

      “村民为候选人”,明显应改为:本村村民为候选人。

      第十八条 具有《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十八条规定情形的,不提名为村民委员会成员候选人。

      前款规定以外的严重违反法律、法规,或者被依法限制人身自由客观上不能履行村民委员会成员职责的村民,经村民会议或者村民代表会议决定,不提名为村民委员会成员候选人。

      解读:

      各位请看:《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十八条规定:“村民委员会成员丧失行为能力或者被判处刑罚的,其职务自行终止。”这条规定内容明明是针对村民委员会成员而言的,本办法怎么可以胡乱拿来作为提名村民委员会成员候选人的限制性条件呢?真是乱弹琴!

      如果想明示限制性条件,就应该明确列示,而不是如此这般--投机取巧。狐狸没打着,反惹一身骚。

      “不提名”,应改为:不得提名。

      “严重违反法律、法规”,何谓严重?那还不是随便说呀!

      “被依法限制人身自由”,这到底是什么玩意儿呀?是刑罚,还是行政处罚呀?

      “客观上不能履行村民委员会成员职责”,那潜台词是不是:主观上完全具备履行村民委员会成员职责的意愿和能力。说这些没用的干啥呀?

      第十九条 村民选举委员会应当在选举日前组织村民委员会成员候选人与村民见面,向登记参加选举的村民介绍候选人情况,由候选人介绍履行职责的设想,回答村民提出的问题。

      解读:

      组织见面,说得多轻巧呀,溜猴玩儿呐?拿我们老百姓开涮呐?能不能提高一点儿效率呀?能不能少折腾我们几次呀?我们请假,谁发误工工资呀?

      第二十条 村民委员会成员候选人名单应当在选举日的五日前,按照获得提名票数多少的顺序张榜公布。

      解读:

      本条与上一条,应该调换顺序。

      “按照获得提名票数多少的顺序”,为什么呀?按照您的意思,那还选举干什么呀,多费事呀,干脆就 “按照获得提名票数多少的顺序”直接当选不就完了吗。这不明摆着:此地无银三百两,隔壁阿二不曾偷吗!

      对于正式候选人,选民可以提出异议吗?异议的效果就是:不仅我不会投他的票,就是大家也不应投他的票。

      哦,我忘了,根本就没有一个客观标准,何来异议呢?

      第五章 投票选举

      第二十一条 村民选举委员会应当在选举日前做好以下准备工作:

      (一)制定投票办法,公布投票选举的具体时间和地点;

      (二)准备选票和票箱,布置选举大会会场和投票站,设立发票处和秘密写票处;

      (三)确定和培训监票人、唱票人、计票人、代书人及其他选举工作人员;

      (四)其他选举事务工作。

      村民委员会成员候选人及其配偶、直系亲属不得担任监票人、唱票人、计票人、代书人和其他选举工作人员。

      解读:

      到底什么样的人可以担任监票人、唱票人、计票人?

      “代书人”,又不是打官司写状子,只要在选票上画圈或者打叉就行了,何来代书人?

      第二十二条 选举村民委员会,可以采取一次投票选举主任、副主任和委员的方式;也可以采取分次投票选举主任、副主任和委员的方式。具体选举方式,由村民选举委员会根据多数登记参加选举村民的意见在选举方案中确定。

      解读:

      这两种选举方式等值、等价吗?

      俗语:傻子过年看邻居。应该先“调研”一下:国家主席和国家副主席,是一次投票选举还是分次投票选举?

      在合并投票选举时,选票中只要有一项内容不合乎要求,即可成为废票,必然牵连其他合乎要求的内容。部分无效导致全部无效,不合情理。

      请问:“多数登记参加选举村民的意见”,如何形成?何时形成?

      第二十三条 投票选举时,应当由村民选举委员会主持召开选举大会。村民选举委员会应当根据村民居住状况和便于组织选举的原则,设立中心投票会场和若干投票站。对老年人、残疾人等因行动困难不便到会场或者投票站投票的,可以设立流动票箱。每个投票站或者流动票箱必须有三名以上监票人负责。

      解读:

      中心投票会场,需要几名监票人负责呢?

      “选举大会”,如果仅仅是投票一项内容的话,则枉称大会。因为大家到会的时间根本就是各行其是。

      第二十四条 选举现场应当设立代书处。

      投票时,村民自己不能填写选票的,可以委托代书人代写。代书人不得违背委托人的意愿。

      任何人不得强制村民委托代书人填写选票。

      村民及代书人填写选票,其他人不得围观和干预。

      解读:

      如果仅仅是不能填写选票的倒还可以用代写的方式来变通,怕就怕投票人连代写人所写的内容都没有能力予以识别的情况,那可就崴泥了!

      肢体障碍可以克服,要是智能出了问题,那可就麻烦了。

      第二十五条 登记参加选举的村民,选举期间外出不能参加投票的,可以书面委托本村具有选举权的近亲属代为投票,委托投票手续应当在投票选举日前办理。

      每一村民接受委托投票不得超过三人。受委托人应当按照委托人的意愿填写选票和投票。村民委员会成员候选人不得接受他人委托代为投票。

      村民选举委员会应当公布委托人和受委托人的名单,并在发票时查验委托书。

      解读:

      受委托人,为什么一定要限定为“近亲属”呢?如果人家全家倾巢出动,到“新、马、泰”去观光旅游,那可怎么办呀?实在是画蛇添足。

      “受委托人应当按照委托人的意愿填写选票和投票”,委托人不在场,选票又是匿名的,如何确保不扭曲意愿?

      “公布委托人和受委托人的名单”,其前提是:村民选举委员会事先知道存在委托情形。看来,当事人必须事先登记报告。自己不嫌麻烦,也不能总给别人添麻烦呀。公布名单是建立在“查验委托书”的基础之上的,二者顺序不应颠倒。

      第二十六条 村民委员会选举采取无记名投票方式。登记参加选举的村民对候选人可以投赞成票、反对票或者另选他人,也可以弃权。

      解读:

      如果可以“另选他人”,那么费了半天劲确定候选人,不就是瞎折腾吗?

      第二十七条 投票选举前,村民选举委员会应当核实参加选举的人数;投票结束后,所有投票箱应当立即集中到选举大会会场,当众开箱,公开唱票、计票,当场公布选举结果。

      解读:

      如果回到真实的现实之中,我们几乎可以肯定:1、实际参加选举的人数与“登记参加选举的村民”,几乎肯定不一致;2、实际参加选举的人数与实际的有效票数(难免会出现废票),也几乎肯定不一致。

      请问:如果投票没有结束,“投票选举前”,如何“核实参加选举的人数”?没有完成投票动作而仅仅是来到投票现场的人,能被当然的认定为实际参加选举的人吗?

      第二十八条 选举村民委员会,有登记参加选举的村民过半数投票,选举有效。

      1

      解读:

      如果置无效票(含废票,下同)和弃权票于不顾,单纯统计投票数就认定选举有效,实在是--自欺欺人呀!最滑稽的可能就是:无效票和弃权票之和等于投票数。

      请问:“所投的票数”怎么可能“少于投票人数”呢?一人一票,这不可能呀!“所投的票数”倒是有可能少于来到现场的人数。

      如果从“多于投票人数的无效”的规定中可以推测出一定是有人在搞鬼的话,那么如果“少于投票人数”也必定可以推测出是有人在搞鬼(或因工作失误而丢失选票),自然也就同样应该归于无效。

      第二十九条 候选人获得参加投票的村民过半数的选票,始得当选。获得过半数选票的候选人人数多于应选名额时,以得票多者当选。如遇票数相同,无法确定当选人时,应当就得票相同的候选人再次投票,以得票多者当选。

      解读:

      最低当选得票率仅为大于本村有选举权的村民的四分之一。

      再次投票时,如果得票多者的票数没有达到过半数,能当选吗?

      第三十条 当选的村民委员会成员人数少于应选名额时,应当在十五日内就不足的名额另行选举。

      另行选举时,根据第一次投票时得票多少的顺序,差额确定候选人。候选人以得票多者当选,但得票数不得少于已投选票总数的三分之一。

      另行选举后,当选人数超过三人并已选出村民委员会主任,但仍不足应选名额时,经村民会议或者村民代表会议决定,可以不再另行选举。

      解读:

      另行选举时,当选者的最低得票率为什么可以下降至大于本村有选举权的村民的六分之一?同为村民委员会成员,为什么可以按照不同的标准选举产生?

      难产,终究还是能够生产。怕只怕,永远(经过N次选举)也凑不够三个人,甚至没有一个候选人能够达到最低的当选得票率而当选。嗨,选不出来--就不选了,还能怎么办呢?没有村民委员会,村民也照样该干嘛干嘛。

      如果副主任一职空缺,也可草草收场吗?

      第三十一条 村民选举委员会确认选举有效后,当场公布选举结果,并报乡、民族乡、镇人民政府备案。

      解读:

      “当场公布选举结果”,在本办法第二十七条已经表述过一次了。真啰嗦!

      第三十二条 村民委员会应当自新一届村民委员会产生之日起十日内,向新一届村民委员会完成公共财物、集体财务账目、债权债务凭证、档案资料、印章等工作移交。工作移交由村民选举委员会主持,由乡、民族乡、镇人民政府监督。

      解读:

      “村民委员会”,应改为:本届村民委员会。

      “完成公共财物、集体财务账目、债权债务凭证、档案资料、印章等工作移交”,其中的“工作”二字多余。

      第六章 罢免、辞职和补选

      第三十三条 村民委员会成员受村民监督。

      本村五分之一以上有选举权的村民或者三分之一以上的村民代表联名,可以提出罢免村民委员会成员的要求。罢免要求和理由应当以书面形式同时向村民委员会和村务监督委员会提出。村民委员会应当在接到罢免要求之日起三十日内,就罢免理由和联名情况进行调查核实,并依法召集登记参加选举的村民进行无记名投票表决。村务监督委员会应当对村民委员会成员的罢免工作进行监督。

      村民委员会逾期不召集登记参加选举的村民投票表决罢免要求的,乡、民族乡、镇人民政府可以督促村民委员会召集;经督促仍不召集的,乡、民族乡、镇人民政府可以召集登记参加选举的村民投票表决。

      乡、民族乡、镇人民政府对严重违反国家法律、法规受到处罚的村民委员会成员,可以向村民委员会提出罢免建议。

      解读:

      “受村民监督”,应改为:受本村村民监督。

      “三分之一以上的村民代表”,其中的“的”多余。

      罢免要求和理由应当以书面形式向村民委员会提出,那不是与虎谋皮吗?开什么玩笑!村民委员会就罢免理由和联名情况进行调查核实,那不是自己查自己吗?逗什么咳嗽?

      村务监督委员会,是个什么东西?

      在罢免这一事务上,村民会议或村民代表会议,是干什么吃的?为什么非要劳动乡镇政府的大驾?

      如果村民委员会对罢免建议置之不理(并非我小人之心,实在是有上一款中“经督促仍不召集”的前车之鉴呀),那可怎么办呀?

      第三十四条 登记参加选举的村民讨论表决罢免要求时,被提出罢免的村民委员会成员有权出席会议并提出申辩意见。

      罢免村民委员会成员,须有登记参加选举的村民过半数投票,并须经参加投票的村民过半数通过。表决的程序和方法适用本办法规定的选举程序和方法。表决结果当日公布,并报乡、民族乡、镇人民政府备案。

      罢免未获通过的,届期内以同一事实和理由再次提出罢免要求的,村民委员会可以不再核查处理,但应当说明理由。

      解读:

      村民选举委员会早都解散了,居然让村民委员会自己来张罗罢免村民委员会成员这件事,看来,本办法的制定者,根本就没把罢免真正当做一项严肃的工作来对待。

      较为合理的制度设计是:将村民选举委员会定位为村民会议或村民代表会议下属的非常设内设机构,在需要时,分别主持选举和罢免等相关事宜。

      是否为“同一事实和理由”,绝对不应由村民委员会来认定。表达的再直接一点:有关罢免村民委员会成员的各项事宜,均与村民委员会--无关!

      第三十五条 村民委员会成员要求辞职的,应当以书面形式向村民委员会提出,由村民委员会召集村民会议或者村民代表会议讨论决定,并予以公告。

      解读:

      请问:总理要求辞职,是否应当以书面形式向国务院提出?那岂不是天大的笑话!

      是否决定接受辞职,当然要由村民会议或者村民代表会议说了算。辞职请求自然也就应该向村民会议或者村民代表会议提出。

      辞职可以不批准吗?如果可以不批准,那还公告干什么呀?

      第三十六条 村民委员会成员因罢免、辞职、职务终止等原因出现缺额,可以由村民会议或者村民代表会议进行补选。补选结果当日公布,并报乡、民族乡、镇人民政府备案。补选程序参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和本办法有关规定办理。

      补选的村民委员会成员,其任期到本届村民委员会任期届满为止。

      解读:

      职务终止,是什么意思?

      可以补选,言外之意--也可以不补选(参见本办法第三十条第三款之规定,颇有弹性呦)。必须明确,在什么情况下,应该补选。

      “可以由村民会议或者村民代表会议进行补选”,而不必再去成立什么村民选举委员会来主持补选,这就足以证明:在村内,真正拥有最高权威的机构是--村民会议或者村民代表会议。

      第七章 监督管理

      第三十七条 本市区、县、乡、民族乡、镇人民代表大会和市、区、县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对村民委员会选举进行监督、检查,保证《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和本办法在本行政区域内的贯彻实施。

      解读:

      两级人民代表大会(只可惜,都是非常设的,监督检查起来可能会比较费劲、比较尴尬)和两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共四个部门,严防死守,盯死村民委员会选举,实在是兴师动众、受宠若惊呀!

      第三十八条 对下列行为,村民有权向乡、民族乡、镇的人民代表大会和人民政府或者区、县的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和人民政府及其有关主管部门举报,乡、民族乡、镇或者区、县人民政府应当及时调查并依法处理;违反治安管理规定的,由公安机关依法处理;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一)以暴力、威胁、欺骗、诬告、诽谤等不正当手段,妨害村民行使选举权和被选举权,破坏村民委员会选举的;

      (二)直接或者指使他人,以财物或者其他利益贿赂登记参加选举的村民、选举工作人员或者其他有关人员的;

      (三)伪造选举文件,涂改、伪造、毁坏选票或者虚报选票数的;

      (四)擅自调整、变更村民委员会成员候选人或者指定、委派、撤换村民委员会成员的;

      (五)对控告、检举村民委员会选举中违法行为或者提出罢免村民委员会成员要求的人进行压制、打击报复的;

      (六)无正当理由拖延村民委员会换届选举的;

      (七)其他干扰、妨碍选举工作正常进行的。

      以暴力、威胁、欺骗、贿赂、伪造选票、虚报选举票数等不正当手段当选村民委员会成员的,乡、民族乡、镇或者区、县人民政府调查确认后,宣布当选无效。

      解读:

      从字面来看,好像村民不举报,有关国家机关是绝对不会主动查处的。

      “乡、民族乡、镇或者区、县人民政府应当及时调查并依法处理”,明显应改为:乡、民族乡、镇人民政府或者区、县人民政府有关主管部门应当及时调查并依法处理。在依法查处的第一线,政府不宜身先士卒。

      “暴力、威胁、欺骗、诬告、诽谤”,此五种情形,显然不宜并列出现。前三种情形与后两种情形,明显针对的对象不同:前者针对选举者,而后者针对被选举者。

      “直接或者指使他人”,应改为:本人或者指使他人。

      既然村民选举委员会可以确认选举有效(参见本办法第三十一条之规定),为什么要由乡镇政府来宣布当选无效呢?前后为什么不一致呢?

      必须声明:本条内容同样适用于罢免和补选。

      第八章 附 则

      第三十九条 辖区范围内有村的街道办事处,在村民委员会选举中履行本办法规定的应当由乡、民族乡、镇人民政府履行的职责。

      解读:

      抱歉,无话可说。

      第四十条 本办法自2012年11月1日起施行。

      解读:

      搞笑。本办法于2000年9月22日通过,于2012年9月28日修订,居然自2012年11月1日起才开始施行,实在荒唐。

      至少要加上一句:修改后的本办法,自2012年11月1日起施行。

      本办法显然是为了贯彻实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而出台的。但是丝毫也没有体现出北京市的地方特色,如果隐去标题和制定者,其内容似乎可以适用于全国任何一个省、自治区和直辖市。地方智慧已经被驯服、被阉割了。由此观之,地方性法规在很大程度上属于--劳民伤财之举。

      本办法针对的是村民委员会的选举及相关事项。选举,作为国家机关和社会组织最为常见的一种组织活动,本应历经岁月、百炼成钢,早就应该总结出一套相当成熟完备的规则体系,但遗憾的是:上至《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选举法》(参见拙作《左氏解读〈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选举法〉》,发表于北大法律信息网),下至本办法,其内容均是--一塌糊涂。

      如果连选举这么一个最基本的人类社会组织活动的规则都整不清、摆不平、搞不定的话,那么这个社会的成熟程度也就可想而知了。

      2013.5.16.于幸福艺居寓所

      后记:

      在即将到来的2013年秋季学期,我所主讲的《农村公共管理法》(北京农学院文法学院法学系法学专业之选修课)即将首次开讲。大家一看便知,这一定是一门“特色”课(估计,全国开设此课程的绝无仅有)。我特意在互联网上通过百度和谷歌对“农村公共管理法”进行搜索,结果很遗憾--查无此项。没有先例,只好摸索前进。坦白地讲,我还没有编写这门课程教科书的能力。比较仔细、认真的阅读、解读本规定以及撰写本文,都是我备课的必要组成部分。

      按照论资排辈来算的话,本办法(地方性法规)只能算是法律的--“干孙子”(毕竟北京市人民代表大会不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亲生的”),按说是没有被我纳入到解读法律系列文章的资格的,只是由于上述原因,我也就只好“搂草打兔子”,顺便眷顾一下本办法。

      不当之处,贻笑大方。


    【作者简介】左明,男,1969年出生,北京市人,北京大学法学硕士,北京农学院政法系讲师。

0
分享到:
阅读(764)评论(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