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明的个人空间

答复求助者
发布时间:2013/8/27 22:16:13 作者:左明 点击率[289] 评论[0]

    【出处】本网首发

    【中文关键字】答复;求助者

    【学科类别】行政法学

    【写作时间】2013年


      L女士:

      您好!

      来信及所附材料均已阅。下面谈一下个人浅见,仅供参考。

      第一部分--民事诉讼

      一、一审

      原告(就是您这一方)提供的证据1、2、3三份证人证言,证明效力都不够充分。特别是张秀英(与本案有利害关系)的证词,其证明效力更要大打折扣。

      原告提供的证据4,没有提供给我。但从名称上来看,其证明效力也很微弱(与张秀英的证词相当)。

      原告提供的证据5“平遥县南政乡司法所处理意见”,内容明显对原告不利,不知您这一方为什么会提供这一证据?

      反观,被告所提供的证据1,具有较强的直接的证明效力。证据2和原告提供的证人证言,具有同等的证明效力。

      法院自行调查获取的两份证据,明显对原告不利(其效力也就相当于证人证言)。

      总之,民事诉讼的证据规则是:比较优势原则。在现有双方提供的证据(也包括法院获取的证据)的情况下,被告的证据的确具有相对优势(就是被告所提供的证据1)。被告胜诉,应该在情理之中。

      除非,您能证明被告的证据1是伪证。

      二、二审

      上诉人的第三项诉讼请求(共5小项具体内容),实在是不着边际、离题万里。您所提出的这些要求,已经远远超出了本案诉讼所能够解决的范围。

      上诉人的第四项诉讼请求中的“误工费、精神损失、廉政费”,对于本案而言,也是没有法律依据的,不可能得到法院支持。

      由于您这一方未能在上诉过程中,提出新的证据和理由,因此败诉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第二部分--黑恶势力

      下面按照时间先后顺序对您提供的材料逐一回复。

      一、2010年2月23日

      在法律界有一句谚语:打官司,就是打证据。

      您的反映材料如果仅仅只是您个人的主观陈述,那是远远不够的。

      需要搜集的证据至少要有:

      您家耕地的证据:所有权或者使用权的证书

      殴打的证据:诊断证明书

      行政拘留并罚款的证据:《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书》

      申请复议的证据:复议申请书、受理决定书

      二、2010年7月26日

      伪证的证据

      三、2011年1月14日

      录音资料

      四、2012年3月29日

      您没有鉴定录音真伪的义务

      五、2012年8月6日

      受理复议的证据呢?

      历次反应问题,各级纪检委是否受理?有何凭证?

      六、2013年1月11日

      派出所“判决不公”,证据何在?

      5000余元损失清单及证据

      您所转述、描述的某些工作人员的言论以及他们的行为,都无法锁定证据,因而很难被认定是事实。

      七、2013年2月25日

      县纪检委受理案件不予办理,受理的证据何在?

      此外,四份上访资料,只是将事情经过叙述的更详细一些。

      综上:

      我作为一个局外人,无法仅仅根据您的陈述材料就相信您所说的都是事实。尽管在内心深处,我更愿意相信您所说的都是事实!

      按照正规的法律程序,当您在提出复议申请之后,如果复议机关不受理或受理之后不予办理(一般是超过两个月),您是可以就此提出行政诉讼的。但是您没有这样做。时过境迁,随着时间流逝,您现在早就超过了诉讼时效,根本无法提起行政诉讼了。

      从您的表述中可以看出,在现实中,各级各类国家机关在接待您反映问题的时候,都是没有严格的法律程序的。例如:最起码的立案受理程序都没有,都是空口说白话,没有形成任何文字材料。他们玩的就是--踢皮球。把麻烦和纠纷统统踢出去。他们回避直接就纠纷本身作出裁断,进而逃避枉法或不公的罪名。他们的这种“太极拳”,也是很好的自我保护,保证不会出大事,不会引火烧身。这样的问题,就是万一上面追查下来,也没什么大不了,最多就是办事拖拉、效率低下。

      这就是现有体制的问题。申诉、上访,遇到的都是和稀泥。就算您当时提起行政诉讼,恐怕结果也不乐观。

      至于您的遭遇,其实还远远算不上灾难深重。就算您所说的句句是真,村里的某些干部以及各级机关里的某些工作人员,也很难算是黑恶势力及其保护伞。如果对您的人身伤害仅仅是造成轻微伤,肇事者都无需承担刑事责任。

      更何况,至关重要的是,在民事诉讼中,您还败诉了!这对您是极大的不利!!!

      关于黑恶势力的问题,已经不是一个严格意义上的法律问题了,而是一个社会问题。仅仅依靠法律、司法机关和法律程序,是很难解决的。

      您所遇到的问题,没有灵丹妙药,特别是在现有的法律和制度背景之下。不论您准备请哪位高人出山,都将一筹莫展。除非,您能请动“青天大老爷”。在人治的社会,只能将解决问题的希望寄托在清正的高官身上。但是,不是我给您泼冷水,这种可能的概率--极低!

      您也不想一想,在今日之中国,比您更悲惨的冤情还不知道有多少没有解决呢!就是排队,也且轮不到您呢。

      还有一种新思路:借助媒体。如果能通过传统媒体(报纸、杂志、广播、电视等,影响大,但是门槛太高)更好,实在不行,就考虑新兴媒体--互联网(门槛很低,影响也不小)。您没发现吗,近几年有多少贪官落马,都是从网络曝光引发的。如果您有充足的证据(这才是决定成败的关键),如果您问心无愧(小心不要伤到自己),不妨可以试一试。

      遥祝您有好运!

                                                       左  明

                                                     2013.4.25.

      L女士:

      你好!

      来信收悉。现就有关问题答复如下。

      第一部分:民事诉讼

      一、你方出具的证据5 ,看来是在对方和法官的恶意串通之下,诱使你方作出错误判断而为之。这是卑鄙的诉讼技巧问题,你因为不具有这方面的经验而受骗。这是无法挽回的。

      二、被告证据的合法性

      1、“村长的证明没让我看过”,如何证明这一点?你当时为何不提出异议?

      2、“村支书的证明让我看的与下判的不一致”, 如何证明这一点?你二审时为何不提出异议?

      三、“村长的证明与支书的证明相矛盾”,在法庭质证的时候,你为什么不提出异议?

      四、五两项,仅仅是证人证言,证据效力十分微弱。

      六、“承包这地没有经过会议研究就签了名。”这一结论应该有新的证据。

      “这件事对方在法庭上也承认。”这一点应该在判决中有所体现。

      关于法律和司法解释的相关规定,你方应该在一审或者二审中明确提出。

      二审中,你方提出的录音证据,为什么没有在判决中体现出来?

      综上,所有这些问题,都应该在一审或二审时当庭提出,而不是“事后诸葛亮”。实不相瞒:由于你对法律的不熟悉,犯了很多低级错误而无法挽回。到目前为止,二审判决早已生效,除非启动再审程序,否则其结论不容置疑。

      如果你真的打算启动再审程序,应该请法律专业人士在实际操作过程中助你一臂之力。我自然可以做你的幕后参谋。

      此外,我想向你请教一个问题:农村村民承包的土地,其使用权的取得,难道没有相应的程序和法律文件吗?这也太随便、太不严肃了吧?

      第二部分:行政案件

      你笔误了,在中国并没有《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法实施条例》,而应该是《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实施条例》。

      一、你的书面申请,到底是递上去了,还是扔了?

      “复议机构只说我当时没带身份证,公安局的处罚决定他才没有受理”,看来你已经很清楚的知道,你的复议申请并未受理。那你为什么又说“所以我认为他受理了”?

      你所说的复议机构,到底是县法制办,还是市公安局?

      所谓的受理决定书,就是受理复议申请的书面凭证。买东西还要开发票呢,否则,是否受理,双方各执一词,空口说白话,那不就成了一笔糊涂账了吗?那将严重侵害申请人的法律权利(可能因超过诉讼时效而丧失胜诉机会)。当然,在这一点上,法律的规定是有疏漏的。当事人自己必须要有这样的意识才行。

      二、向纪委反映问题,已经超出了严格意义上的法律问题,已经没有法律的实体和程序性规定来规范了。

      三、填表,什么问题也解决不了。仅仅是对付像你这样的人而作的表面文章。

      四、任何的赔偿,都必须要有相应的证据和理由来支撑。照片和笔录,都只是间接证据,不能单独定案。

      综上,行政案件(如果有行政处罚决定书的话,也就仅此而已)其实根本就从来也没有进入过任何正规的法律程序,既没有行政复议,也没有行政诉讼。连案都没有立,何来结果呢?从时效的角度来看,黄花儿菜都凉了,再想要重启相关的法律救济程序,根本就不可能了。

      因此,行政处罚决定书,就不必寄了(白白浪费邮资)。

      你现在的局面太艰难了。1、民事诉讼,除非经过再审程序,而且还要翻案,否则连土地都不是你的,与此相关的赔偿也就无从谈起了;2、行政案件,岁月已逝,救济无门,人身损害赔偿也只能是不了了之。

      就剩下你认定的黑恶势力及其保护伞这一问题,是不受民事诉讼和行政诉讼的法律规定的限制的。但这也只是你的一厢情愿,解决这一问题,根本就没有相应的法律制度和法律规定,完全依赖高层领导人的意志。而且,我再给你泼一瓢凉水:即使你不辞千辛万苦、耗尽人力财力,最终打掉了黑恶势力及其保护伞,你所受到的财产和人身损害(还没算你为此付出的其他开支)也是得不到法律赔偿的。

      以上意见,请你慎重思考。如果你非要坚持,也一定不能感情用事,至少我所提出的问题,你都能一一化解。

      祝安康!

                                                左  明

                                               2013.4.29


    【作者简介】左明,男,1969年出生,北京市人,北京大学法学硕士,北京农学院政法系讲师。

0
分享到:
阅读(289)评论(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隐私政策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