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明的个人空间

左氏解读《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议事规则》
发布时间:2012/12/12 9:56:23 作者:左明 点击率[364] 评论[0]

    【出处】本网首发

    【中文关键字】解读;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议事规则

    【学科类别】国家机构组织法

    【写作时间】2012年


      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议事规则

      (1989年4月4日第七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通过,1989年4月4日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令第十七号公布,自1989年4月4日起施行)

      目  录

      第一章 会议的举行

      第二章 议案的提出和审议

      第三章 审议工作报告、审查国家计划和国家预算

      第四章 国家机构组成人员的选举、罢免、任免和辞职

      第五章 询问和质询

      第六章 调查委员会

      第七章 发言和表决

      第一条 根据宪法、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组织法和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实践经验,制定本规则。

      解读:

      本规则,无疑属于法律。

      此外,还要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以基本法律的形式来统一制定《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议事法》。

      缺失立法目的。

      没有目的,只能是——瞎走。

      第一章 会议的举行

      第二条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会议于每年第一季度举行。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认为必要,或者有五分之一以上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提议,可以召开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临时会议。

      解读:

      “第一季度”,如此粗疏的规定,和没有规定——区别不大。

      是否应该有会期的规定?

      第三条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会议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召集。每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在本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选举完成后的两个月内,由上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召集。

      解读:

      本条的“在本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选举完成后的两个月内”与上一条的“第一季度”,是何关系?

      上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召集本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实属——驴唇强吻马嘴。

      第四条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会议有三分之二以上的代表出席,始得举行。

      解读:

      不够数,怎么办?

      第五条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在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会议举行前,进行下列准备工作:

      (一)提出会议议程草案;

      (二)提出主席团和秘书长名单草案;

      (三)决定列席会议人员名单;

      (四)会议的其他准备事项。

      解读:

      请问:应该是“进行下列准备工作”,还是:完成下列准备工作?

      我们不愿看到:各位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可真是大松心呀!带着一个空空如也的脑袋、一张言不由衷的嘴和一只身不由己的按表决器的手,就来逛京城、看热闹了。一切有实质意义的工作,都早已有人事前准备完成了。

      最好不要发生:在中国的政治舞台上,这样的代表,实际上连跑龙套的群众演员(虽然可以混上吃“盒儿饭”)都算不上,和全国人民一起都只能算是——看客。只不过他们是免票进入现场看实况,而普通国民只能是收看电视转播。

      第六条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在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会议举行的一个月前,将开会日期和建议会议讨论的主要事项通知代表,并将准备提请会议审议的法律草案发给代表。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临时会议不适用前款规定。

      解读:

      代表审议的岂止是法律草案。

      第七条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会议举行前,代表按照选举单位组成代表团。代表团全体会议推选代表团团长、副团长。团长召集并主持代表团全体会议。副团长协助团长工作。

      代表团可以分设若干代表小组。代表小组会议推选小组召集人。

      解读:

      代表团不是一个法律主体,代表团全体会议,何时、在哪儿召开?借用人家的场地,是否需要支付租金?谁来支付?

      设立代表小组的目的是什么?

      第八条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会议举行前,召开预备会议,选举主席团和秘书长,通过会议议程和关于会议其他准备事项的决定。

      预备会议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主持。每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的预备会议,由上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主持。

      各代表团审议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提出的主席团和秘书长名单草案、会议议程草案以及关于会议的其他准备事项,提出意见。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委员长会议根据各代表团提出的意见,可以对主席团和秘书长名单草案、会议议程草案以及关于会议的其他准备事项提出调整意见,提请预备会议审议。

      解读: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会议举行前,召开预备会议”,如此表述十分不妥。不难看出,此处所谓的预备会议毫无疑问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会议必要的、不可或缺的、保持完整性的重要组成部分,而绝对不是可有可无的过场。因此,必须把所谓的预备会议纳入到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会议之中,而不是所谓的“举行前”。预备会议,也可改称——序幕会议。

      第九条 主席团主持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会议。

      主席团的决定,由主席团全体成员的过半数通过。

      解读:

      主席团,才是真正的中枢核心。

      第十条 主席团第一次会议推选主席团常务主席若干人,推选主席团成员若干人分别担任每次大会全体会议的执行主席,并决定下列事项:

      (一)副秘书长的人选;

      (二)会议日程;

      (三)表决议案的办法;

      (四)代表提出议案截止日期;

      (五)其他需要由主席团第一次会议决定的事项。

      解读:

      能否预知一共召开多少次大会全体会议,进而确定“若干人”是多少吗?

      “分别担任”“ 执行主席”,有何必要?过官儿瘾呢?

      “表决议案的办法”,难道需要每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主席团第一次会议作出决定吗?难道不应该一以贯之吗?

      第十一条 主席团常务主席召集并主持主席团会议。主席团第一次会议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委员长召集。

      主席团常务主席可以对属于主席团职权范围内的事项向主席团提出建议,并可以对会议日程安排作必要的调整。

      解读:

      既然常务主席有若干人(也不知道到底有多少人?),那么作出任何决定,势必也要民主一下了。

      第二款中的“常务主席”,是指任意一人或几人,还是指全体?

      “主席团职权范围内的事项”,地球人都不知道。

      “提出建议”与作出调整(典型的行使职权行为),并不协调。

      第十二条 代表团审议议案和有关报告,由代表团全体会议、代表小组会议审议。

      以代表团名义提出的议案、质询案、罢免案,由代表团全体代表的过半数通过。

      解读:

      跳过代表,直接出现“代表团审议议案和有关报告”,十分唐突。

      代表团全体会议和代表小组会议,分别在何种情形之下召开?

      “议案、质询案、罢免案”,并列表述,足见:质询案和罢免案并不属于议案。在下愚钝,倒要请问:何谓议案?

      第十三条 主席团常务主席可以召开代表团团长会议,就议案和有关报告的重大问题听取各代表团的审议意见,进行讨论,并将议论的情况和意见向主席团报告。

      主席团常务主席可以就重大的专门性问题,召集代表团推选的有关代表进行讨论;国务院有关部门负责人参加会议,汇报情况,回答问题。会议讨论的情况和意见应当向主席团报告。

      解读:

      常务主席已经开始“踢开”主席团单独“闹革命”了。代表团团长也积极跟进开始甩开“团员”冲锋陷阵了。他们才是这出戏剧的领衔主演和友情客串。

      也不知道是哪一方面的“重大的专门性问题”?怎么就突然冒出来“国务院有关部门负责人参加会议”,十分唐突。为什么没有其他国家机关的身影呢?

      第十四条 主席团可以召开大会全体会议进行大会发言,就议案和有关报告发表意见。

      解读:

      注意,“可以”的真实含义就是:可以不!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在发表意见的环节,已经被切割为各代表团的小会了,各代表团的小会又被代表小组会议给肢解了。所谓的大会,但愿不仅是代表在聆听领导训话的时候——齐聚一堂。

      第十五条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会议设立秘书处。秘书处由秘书长和副秘书长组成。

      秘书处在秘书长领导下,办理主席团交付的事项和处理会议日常事务工作。副秘书长协助秘书长工作。

      解读:

      秘书长和副秘书长还要组成秘书处,有此必要吗?干活不就完了吗?一共就俩半人(如果副秘书长不是若干人的话,一共就两个人),也要挂块牌子,还嫌机构不够臃肿吗?

      第十六条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举行会议的时候,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应当出席;因病或者其他特殊原因不能出席的,必须请假。

      解读:

      既然所有的代表都是业余的,代表自然要事先把开会的时间调整为业余时间。

      第十七条 国务院的组成人员,中央军事委员会的组成人员,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和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列席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会议;其他有关机关、团体的负责人,经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决定,可以列席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会议。

      解读:

      国家主席呢?

      第十八条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会议公开举行。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会议期间,代表在各种会议上的发言,整理简报印发会议,并可以根据本人要求,将发言记录或者摘要印发会议。

      大会全体会议设旁听席。旁听办法另行规定。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会议举行新闻发布会、记者招待会。

      解读:

      如何公开?

      简报、发言记录或摘要,能否公之于众?

      旁听与收看实况转播,区别不大。

      第十九条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在必要的时候,可以举行秘密会议。举行秘密会议,经主席团征求各代表团的意见后,由有各代表团团长参加的主席团会议决定。

      解读:

      举行秘密会议的决定,是否公开?

      第二十条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举行会议的时候,秘书处和有关的代表团应当为少数民族代表准备必要的翻译。

      解读:

      代表团,又不是一个实体,何来翻译?如果提供翻译,谁来支付工资?

      第二章 议案的提出和审议

      第二十一条 主席团,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各专门委员会,国务院,中央军事委员会,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可以向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提出属于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职权范围内的议案,由主席团决定列入会议议程。

      一个代表团或者三十名以上的代表联名,可以向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提出属于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职权范围内的议案,由主席团决定是否列入会议议程,或者先交有关的专门委员会审议、提出是否列入会议议程的意见,再决定是否列入会议议程,并将主席团, 通过的关于议案处理意见的报告印发会议。专门委员会审议的时候,可以邀请提案人列席会议、发表意见。

      代表联名或者代表团提出的议案,可以在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会议举行前提出。

      解读:

      第一款中的“由主席团决定列入会议议程”与第二款中的“由主席团决定是否列入会议议程”,是否存在区别?如果“由主席团决定列入会议议程”就意味着肯定列入会议议程,那么“由主席团决定”,岂不是多此一举?

      从第三款的表述中是否可以推论:主席团、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各专门委员会、国务院、中央军事委员会、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检察院提出的议案,不可以在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会议举行前提出?

      第二十二条 列入会议议程的议案,提案人和有关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专门委员会、有关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工作部门应当提供有关的资料。

      解读:

      提案人提供与议案有关的资料,理所应当。而作为审议者和服务者的专门委员会和工作部门,应当提供什么资料呢?即使也应该提供有关资料,至少也要和提案人划清界限呀,哪儿能稀里糊涂一勺儿烩呀。

      第二十三条 列入会议议程的议案,提案人应当向会议提出关于议案的说明。议案由各代表团进行审议,主席团可以并交有关的专门委员会进行审议、提出报告,由主席团审议决定提请大会全体会议表决。

      解读:

      关于议案的说明,应该成为议案的必要组成部分,与议案形影不离、同生共死。没有说明的议案——无效!

      说明理由,必须成为所有的公法行为必须遵守的基本原则。目前,在部分行政行为和司法行为中已经得到了体现,但还很不彻底。而在立法行为领域,根本就是空白。每一部法律(也包括其他法律规范),都必须要有与之匹配的详尽(精确到每一条每一款,甚至每一个字)的说明理由。

      没有理由的立法,与暴政无异!

      各代表团进行审议的结果和效力,是什么?

      主席团,把所有的不可能——都过滤掉了!

      第二十四条 列入会议议程的法律案,大会全体会议听取关于该法律案的说明后,由各代表团审议,并由法律委员会和有关的专门委员会审议。

      法律委员会根据各代表团和有关的专门委员会的审议意见,对法律案进行统一审议,向主席团提出审议结果报告和草案修改稿,对重要的不同意见应当在审议结果报告中予以说明,主席团审议通过后,印发会议,并将修改后的法律案提请大会全体会议表决。

      有关的专门委员会的审议意见应当及时印发会议。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决定成立的特定的法律起草委员会拟订并提出的法律案的审议程序和表决办法,另行规定。

      解读:

      法律案与议案的提出,有何区别?

      法律案的说明,由谁陈述?

      看来,各代表团的审议意见就不必印发会议了。

      即使是在中国的议会里,也是体现为等级森严的金字塔形结构,具体表现为“会里有会”、“一个会套着一个会”等等。下级绝对服从上级,最高权力始终掌握在塔尖上为数不多的几个人手中。

      什么是“特定的法律”?

      第二十五条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会议举行前,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对准备提请会议审议的重要的基本法律案,可以将草案公布,广泛征求意见,并将意见整理印发会议。

      解读:

      公布草案的对象,仅限于“重要的基本法律案”,这就必然排除了:不重要的基本法律案(制定者也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这样限制,合适吗?

      左氏撰写并发表的一系列解读中国法律的文章,当属“马后炮”,不知能否成为完善中国法律的一种意见?

      第二十六条 专门委员会审议议案和有关报告,涉及专门性问题的时候,可以邀请有关方面的代表和专家列席会议,发表意见。

      专门委员会可以决定举行秘密会议。

      解读:

      还有谁可以决定举行秘密会议?

      第二十七条 列入会议议程的议案,在交付表决前,提案人要求撤回的,经主席团同意,会议对该议案的审议即行终止。

      解读:

      抱歉,无话可说。

      相近法律的雷同条款——过多!

      第二十八条 列入会议议程的议案,在审议中有重大问题需要进一步研究的,经主席团提出,由大会全体会议决定,可以授权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审议决定,并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下次会议备案或者提请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下次会议审议。

      解读:

      与其说“有重大问题需要进一步研究”,倒不如说:有重大分歧需要进一步协调。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不能解决的议案,居然授权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审议决定,实在是幽默的可以。

      第二十九条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向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提出的对各方面工作的建议、批评和意见,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办事机构交由有关机关、组织研究处理,并负责在大会闭会之日起三个月内,至迟不超过六个月,予以答复。代表对答复不满意的,可以提出意见,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办事机构交由有关机关、组织或者其上级机关、组织再作研究处理,并负责答复。

      解读:

      “再作研究处理”,怎么就没有时间限制了呢?

      第三章 审议工作报告、审查国家计划和国家预算

      第三十条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每年举行会议的时候,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国务院、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向会议提出的工作报告,经各代表团审议后,会议可以作出相应的决议。

      解读:

      怎么能说是“可以”呢?当然应该是“应该”了。

      第三十一条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会议举行的一个月前,国务院有关主管部门应当就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及计划执行情况、国家预算及预算执行情况的主要内容,向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财政经济委员会和有关的专门委员会汇报,由财政经济委员会进行初步审查。

      解读:

      抱歉,无话可说。

      第三十二条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每年举行会议的时候,国务院应当向会议提出关于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及计划执行情况的报告、关于国家预算及预算执行情况的报告,并将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主要指标(草案)、国家预算收支表(草案)和国家预算执行情况表(草案)一并印发会议,由各代表团进行审查,并由财政经济委员会和有关的专门委员会审查。

      财政经济委员会根据各代表团和有关的专门委员会的审查意见,对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及计划执行情况的报告、关于国家预算及预算执行情况的报告进行审查,向主席团提出审查结果报告,主席团审议通过后,印发会议,并将关于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的决议草案、关于国家预算和预算执行情况的决议草案提请大会全体会议表决。

      有关的专门委员会的审查意见应当及时印发会议。

      解读:

      “三公经费”的公开,是远远不够的。“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主要指标、国家预算收支表和国家预算执行情况表”,必须及时向全体国民——公示!

      上市公司尚且公开披露财务信息,国家自不待言。

      第三十三条 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国家预算经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批准后,在执行过程中必须作部分调整的,国务院应当将调整方案提请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审查和批准。

      解读:

      个中原由,自然是心照不宣,他们之间配合的那是——相当默契!

      第四章 国家机构组成人员的选举、罢免、任免和辞职

      第三十四条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委员长、副委员长、秘书长、委员的人选,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副主席的人选,中央军事委员会主席的人选,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和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的人选,由主席团提名,经各代表团酝酿协商后,再由主席团根据多数代表的意见,确定正式候选人名单。

      国务院总理和国务院其他组成人员的人选,中央军事委员会除主席以外的其他组成人员的人选,依照宪法的有关规定提名。

      各专门委员会主任委员、副主任委员和委员的人选,由主席团在代表中提名。

      解读:

      国家机构组成人员的产生程序,十分混乱。

      1、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组成人员的产生:缺失了副秘书长;缺失了组成人员的来源;

      2、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各专门委员会组成人员的产生:其程序应该与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组成人员的产生程序完全相同,而不应另起炉灶;

      3、中央军事委员会组成人员的产生:主席与其他组成人员的产生程序应该完全相同,而不应有所区别;

      4、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检察院组成人员的产生:必须同时包括正职和副职;

      5、国务院组成人员的产生:当然应该和其他国家机构组成人员的产生程序相同,而不应单独处理。

      所有上述人员的产生,都必须要经过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的表决,而且都必须是差额选举。

      当然,《宪法》中的相应条款,也必须作出相应修改。

      第三十五条 候选人的提名人应当向会议介绍候选人的基本情况,并对代表提出的问题作必要的说明。

      解读:

      什么人可以成为提名人?

      如何介绍候选人的基本情况?如果就是一张印有标准头像和文字简历的A4纸,那可就太不靠谱儿了。竞选就甭想了,只剩下——相面选了。

      第三十六条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会议选举或者决定任命,采用无记名投票方式。得票数超过全体代表的半数的,始得当选或者通过。

      大会全体会议选举或者表决任命案的时候,设秘密写票处。

      选举或者表决结果,由会议主持人当场宣布。候选人的得票数,应当公布。

      解读:

      “选举或者决定”、“ 当选或者通过”、“ 选举或者表决”,如此表述,本意是想作出区分,但是实际效果却是完全一样的。明显——词不达意。

      第三十七条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会议选举和决定任命的具体办法,由大会全体会议通过。

      解读:

      选举和决定任命的具体办法,应该是一贯的,而非临时的。

      第三十八条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会议期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的组成人员,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副主席,国务院的组成人员,中央军事委员会的组成人员,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和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提出辞职的,由主席团将其辞职请求交各代表团审议后,提请大会全体会议决定;大会闭会期间提出辞职的,由委员长会议将其辞职请求提请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会议审议决定。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接受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组成人员,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副主席,国务院总理、副总理、国务委员,中央军事委员会主席,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和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辞职的,应当报请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下次会议确认。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闭会期间,国务院总理、中央军事委员会主席、最高人民法院院长、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缺位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可以分别在国务院副总理、中央军事委员会副主席、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最高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中决定代理人选。

      解读:

      不接受辞职,又能如何?

      何谓确认?之前的审议决定——是否生效?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会议期间,领导人缺位的(并非由于辞职),如何处置?

      “代理”,明显措辞不当。 应改用:临时。

      第三十九条 主席团、三个以上的代表团或者十分之一以上的代表,可以提出对于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的组成人员,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副主席,国务院的组成人员,中央军事委员会的组成人员,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和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的罢免案,由主席团交各代表团审议后,提请大会全体会议表决;或者依照本规则第六章的规定,由主席团提议,经大会全体会议决定,组织调查委员会,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下次会议根据调查委员会的报告审议决定。

      罢免案应当写明罢免理由,并提供有关的材料。

      罢免案提请大会全体会议表决前,被提出罢免的人员有权在主席团会议和大会全体会议上提出申辩意见,或者书面提出申辩意见,由主席团印发会议。

      解读:

      罢免案提出后,经调查委员会调查,历时一年才进入审议决定阶段,可真是沉得住气呀!

      第四十条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组成人员、专门委员会成员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职务被原选举单位罢免的,其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组成人员、专门委员会成员的职务相应撤销,由主席团或者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予以公告。

      解读:

      “相应撤销”,恐怕还是要履行相关的手续吧?

      第五章 询问和质询

      第四十一条 各代表团审议议案和有关报告的时候,有关部门应当派负责人员到会,听取意见,回答代表提出的询问。

      各代表团全体会议审议政府工作报告和关于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及计划执行情况的报告、关于国家预算及预算执行情况的报告的时候,国务院和国务院各部门负责人应当分别参加会议,听取意见,回答询问。

      主席团和专门委员会对议案和有关报告进行审议的时候,国务院或者有关机关负责人应当到会,听取意见,回答询问,并可以对有关议案作补充说明。

      解读:

      这不明摆着是折腾人嘛!数不清的各种大小会议,就同一议案,有关部门负责人都要分别到会,简直比明星大腕儿走穴赶场还要忙。

      第四十二条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会议期间,一个代表团或者三十名以上的代表联名,可以书面提出对国务院和国务院各部门的质询案。

      解读:

      质询对象,明显过窄!

      在提出质询案主体这一问题上,主席团怎么不见了?是不是主动回避了?不对呀,没有回避的正当理由呀!

      第四十三条 质询案必须写明质询对象、质询的问题和内容。

      解读:

      抱歉,无话可说。

      第四十四条 质询案按照主席团的决定由受质询机关的负责人在主席团会议、有关的专门委员会会议或者有关的代表团会议上口头答复,或者由受质询机关书面答复。在主席团会议或者专门委员会会议上答复的,提质询案的代表团团长或者代表有权列席会议,发表意见。

      提质询案的代表或者代表团对答复质询不满意的,可以提出要求,经主席团决定,由受质询机关再作答复。

      在专门委员会会议或者代表团会议上答复的,有关的专门委员会或者代表团应当将答复质询案的情况向主席团报告。

      主席团认为必要的时候,可以将答复质询案的情况报告印发会议。

      质询案以书面答复的,受质询机关的负责人应当签署,由主席团决定印发会议。

      解读:

      难道“再作答复”,就可以解决“不满意”的问题吗?

      质询和询问,可是有着天渊之别的!

      如果面对质询,答复(或者再作答复)就可以顺利过关的话,那还有谁会惧怕质询呢?质询本身还有什么意义呢?

      请立法者不要以法律的形式开玩笑!逗全体国民玩儿!

      第六章 调查委员会

      第四十五条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认为必要的时候,可以组织关于特定问题的调查委员会。

      解读:

      抱歉,无话可说。

      第四十六条 主席团、三个以上的代表团或者十分之一以上的代表联名,可以提议组织关于特定问题的调查委员会,由主席团提请大会全体会议决定。

      调查委员会由主任委员、副主任委员若干人和委员若干人组成,由主席团在代表中提名,提请大会全体会议通过。调查委员会可以聘请专家参加调查工作。

      解读:

      请问:调查委员会的“寿命”几何?如果某个问题总也调查不清楚的话,调查委员会的组成人员可就不愁下岗待业了。要命的是,人家可都是各行各业里的佼佼者,有没有闲工夫总是泡在调查委员会里呀?

      第四十七条 调查委员会进行调查的时候,一切有关的国家机关、社会团体和公民都有义务如实向它提供必要的材料。提供材料的公民要求调查委员会对材料来源保密的,调查委员会应当予以保密。

      调查委员会在调查过程中,可以不公布调查的情况和材料。

      解读:

      抱歉,无话可说。

      第四十八条 调查委员会应当向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提出调查报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根据调查委员会的报告,可以作出相应的决议。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可以授权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在全国人民代表大会闭会期间,听取调查委员会的调查报告,并可以作出相应的决议,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下次会议备案。

      解读:

      成立调查委员会的目的是什么?难道是仅仅是“可以作出相应的决议”吗?

      第七章 发言和表决

      第四十九条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在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各种会议上的发言和表决,不受法律追究。

      解读:

      不再重复。

      第五十条 代表在大会全体会议上发言的,每人可以发言两次,第一次不超过十分钟,第二次不超过五分钟。

      要求在大会全体会议上发言的,应当在会前向秘书处报名,由大会执行主席安排发言顺序;在大会全体会议上临时要求发言的,经大会执行主席许可,始得发言。

      解读:

      “每人可以发言两次”,好家伙,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有近三千人,累计发言的时间可以简单计算出来。“庆幸”的是,绝大多数代表放弃了这样的机会。

      中国人开会,只有一个或少数几个人发言,其他人都是听众。这样的会还开个屁呀!看录像或者看发言稿,不就结了吗。与会者见面的唯一理由就是——交流意见。不发言或表态者,当然可以不到会!

      第五十一条 主席团成员和代表团团长或者代表团推选的代表在主席团每次会议上发言的,每人可以就同一议题发言两次,第一次不超过十五分钟,第二次不超过十分钟。经会议主持人许可,发言时间可以适当延长。

      解读:

      什么人可以参加主席团会议?您倒是交代一下呀。

      第五十二条 大会全体会议表决议案,由全体代表的过半数通过。

      宪法的修改,由全体代表的三分之二以上的多数通过。

      表决结果由会议主持人当场宣布。

      解读:

      抱歉,无话可说。

      第五十三条 会议表决议案采用投票方式、举手方式或者其他方式,由主席团决定。

      宪法的修改,采用投票方式表决。

      解读:

      可以肯定的是,采用投票方式表决的绝对不限于宪法的修改。如此表述,很不严谨。表决方式的适用对象,应当严格规范。

      第五十四条 本规则自公布之日起施行。

      解读:

      抱歉,无话可说。

      2012.12.10.于幸福艺居寓所


    【作者简介】左明,单位为北京农学院人文社科学院法学系。

0
分享到:
阅读(364)评论(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隐私政策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