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明的个人空间

左氏解读《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议事规则》
发布时间:2012/12/12 9:54:40 作者:左明 点击率[348] 评论[0]

    【出处】本网首发

    【中文关键字】解读;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议事规则

    【学科类别】国家机构组织法

    【写作时间】2012年


      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议事规则

      (1987年11月24日第六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三次会议通过,根据2009年4月24日第十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八次会议《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议事规则〉的决定》修正)

      第一章 总  则

      第一条 根据宪法、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组织法和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工作的实践经验,制定本规则。

      解读:

      请问:本规则是不是法律?愚以为——是!

      按照道理、情理和法理,本规则显然不应该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自己来制定,显然应该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以基本法律的形式来制定。

      此外,还要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以基本法律的形式来统一制定《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议事法》。

      立法目的缺失。

      第二条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审议议案、决定问题,应当充分发扬民主,实行民主集中制的原则。

      解读:

      许多重大问题都是先由委员长会议过滤筛选,然后才能轮到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审议决定。

      敢情:凡是可以充分民主的,人家早已经集中过了。

      先集中、后民主,实在是——高!高!高!真的是——“润物细无声”呀。

      第二章 会议的召开

      第三条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会议一般每两个月举行一次;有特殊需要的时候,可以临时召集会议。

      常务委员会会议由委员长召集并主持。委员长可以委托副委员长主持会议。

      解读:

      在什么情况下,委员长可以委托副委员长主持会议?

      第四条 常务委员会会议必须有常务委员会全体组成人员的过半数出席,才能举行。

      解读:

      这一点,尽可以放心。凡是能够混到这个圈子里的人,还是比较珍视这样的机会的。

      第五条 委员长会议拟订常务委员会会议议程草案,提请常务委员会全体会议决定。

      常务委员会举行会议期间,需要调整议程的,由委员长会议提出,经常务委员会全体会议同意。

      解读:

      抱歉,无话可说。

      第六条 常务委员会举行会议,应当在会议举行七日以前,将开会日期、建议会议讨论的主要事项,通知常务委员会组成人员和列席会议的人员;临时召集的会议,可以临时通知。

      解读:

      提前通知开会日期,这很重要。因为我们的常委会组成人员都是大忙人,可以避免各种活动撞车。

      提前通知会议讨论的主要事项,则无关紧要。因为常委会组成人员的人可能来了,至于心是否也来了,就不得而知了。

      在中国的高校里,盛行上课点名制。学生出勤效果奇佳,黑压压一大片,基本都到了。开始上课了,教师语重心长的说道:如果坐在中间聊天的同学们,能够像坐在前面玩儿手机的同学们那样安静的话,就不会打扰坐在后面睡觉的同学们好好休息了。

      第七条 常务委员会举行会议的时候,国务院、中央军事委员会、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的负责人列席会议。

      不是常务委员会组成人员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专门委员会主任委员、副主任委员、委员,常务委员会副秘书长、工作委员会主任、副主任,有关部门负责人,列席会议。

      解读: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专门委员会主任委员、副主任委员、委员”,应表述为: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专门委员会成员。

      这可真是名符其实的——扩大会议,各路诸侯齐聚一堂,就差“大哥大”——国家主席了。抱歉,我怎么给忘了:中央军事委员会的负责人在目前的情形下来看同时兼任国家主席。

      公开倒是蛮公开(也仅限于上述各主体范围内),只是人家各路人马都还有自己的本职工作,一年里三番五次(至少六次)的要求人家“陪太子读书”(列席者是没有表决权的),是不是有点儿强人所难呀?到底是谁在开会呀?

      第八条 常务委员会举行会议的时候,各省、自治区、直辖市的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主任或者副主任一人列席会议,并可以邀请有关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列席会议。

      解读:

      如此兴师动众,是否劳民伤财?

      如果实在是需要在特定范围内公开会议内容,是否可以考虑更为便捷的方式呢?至少可以减少一些“三公经费”,也更有利于低碳减排。

      第九条 常务委员会举行会议的时候,召开全体会议,并召开分组会议和联组会议。

      常务委员会分组会议由委员长会议确定若干名召集人,轮流主持会议。分组名单由常务委员会办事机构拟订,报秘书长审定,并定期调整。

      常务委员会举行联组会议,由委员长主持。委员长可以委托副委员长主持会议。

      解读:

      轮流主持——十分费解。那还确定召集人干什么呀,还不如由全体组员轮流坐庄呢。这多民主呀,这多过瘾呀!

      分组有没有一定的标准?分组的目的是什么?定期调整的目的又是什么?

      联组会议,谁与谁联呀?如果是部分组,到底是哪些部分?

      第十条 常务委员会举行会议的时候,常务委员会组成人员除因病或者其他特殊原因请假的以外,应当出席会议。

      解读:

      凡是因特殊原因请假的人,都不是一般人,都是特殊人物。

      第三章 议案的提出和审议

      第十一条 委员长会议可以向常务委员会提出属于常务委员会职权范围内的议案,由常务委员会会议审议。

      国务院,中央军事委员会,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各专门委员会,可以向常务委员会提出属于常务委员会职权范围内的议案,由委员长会议决定提请常务委员会会议审议,或者先交有关的专门委员会审议、提出报告,再决定提请常务委员会会议审议。

      常务委员会组成人员十人以上联名,可以向常务委员会提出属于常务委员会职权范围内的议案,由委员长会议决定提请常务委员会会议审议,或者先交有关的专门委员会审议、提出报告,再决定是否提请常务委员会会议审议;不提请常务委员会会议审议的,应当向常务委员会会议报告或者向提案人说明。

      解读:

      “不提请常务委员会会议审议的,应当向常务委员会会议报告或者向提案人说明”,这一内容,自然也应该同时适用于本条第二款。

      第十二条 委员长会议根据工作需要,可以委托常务委员会的工作委员会、办公厅起草议案草案,并向常务委员会会议作说明。

      解读:

      委员长会议压根儿就不需要因工作需要,才可以委托常务委员会的工作委员会、办公厅起草议案草案,因为它自身根本就不是起草议案草案的适宜主体。当然,办公厅也肯定不是起草议案草案的适宜主体,而且是更加离谱儿。

      现行法律,把起草议案与提出议案的主体自然而然的混淆在一起了。

      执掌权力的主体,它所拥有的仅仅就是——权力。起草议案(也包括起草法律草案)这项活动与权力——无缘,而与智力倒是密切相关。

      物尽其用、人尽其才,就是最佳的解放生产力的途径。

      第十三条 对列入常务委员会会议议程的议案,提议案的机关、有关的专门委员会、常务委员会有关工作部门应当提供有关的资料。

      任免案应当附有拟任免人员的基本情况和任免理由;必要的时候,有关负责人应当到会回答询问。

      解读:

      提议案的机关,提供有关的资料,自然理所应当。而要求有关的专门委员会和常务委员会有关工作部门也提供有关的资料,理由何在?关键是,常务委员会有关工作部门根本就不是可以提出议案的主体。

      “提供有关的资料”,从字面来看,根本就没有表明该行为的目的性,进而无法锁定该行为的主体。

      请问:由常务委员会组成人员联名提出的议案,是否也需要联名的常务委员会组成人员提供有关的资料?

      第十四条 常务委员会全体会议听取关于议案的说明。

      常务委员会全体会议听取议案说明后,由分组会议进行审议,并由有关的专门委员会进行审议。

      解读:

      是否所有的议案都必须要有说明?是否所有的说明都必须要由常务委员会全体会议听取?

      中国的法律,还是应该表达的再明白一点。

      两种审议的法律效果有何不同?

      第十五条 列入会议议程的法律草案,常务委员会听取说明并初步审议后,交有关专门委员会审议和法律委员会统一审议,由法律委员会向下次或者以后的常务委员会会议提出审议结果的报告,并将其他有关专门委员会的审议意见印发常务委员会会议。

      有关法律问题的决定的议案和修改法律的议案,法律委员会审议后,可以向本次常务委员会会议提出审议结果的报告,也可以向下次或者以后的常务委员会会议提出审议结果的报告。

      解读:

      “列入会议议程”,这里的会议,到底是哪个会议呀?千万别怪我嘴碎,因为实在是会议太多了(参看本法第十三条第一款的规定和本法第十九条的规定,就表达得很清楚)。

      初步审议,将产生什么法律效果?

      为什么没有分组会议的审议(参看本法第十四条第二款的规定)?

      “有关专门委员会审议”与“ 法律委员会统一审议”, 法律效果有何不同?法律委员会提出的审议结果的报告与其他有关专门委员会的审议意见,法律效果有何不同?

      审议,还是不要太多呦,弄得我们的立法者自己都晕头转向了。

      “向以后的常务委员会会议提出审议结果的报告”,这里的“以后”,到底是哪一次呀?有没有时间限制呀?换届之后,还好使吗?

      第十六条 提请批准决算和预算调整方案的议案,交财政经济委员会审议,也可以同时交其他有关专门委员会审议,由财政经济委员会向常务委员会会议提出审查结果的报告。

      提请批准条约和协定的议案,交外事委员会审议,也可以同时交其他有关专门委员会审议,由外事委员会向常务委员会会议提出审核结果的报告。

      解读:

      忽而“审查”,忽而“审核”,真是词汇丰富,力戒重复。

      一个专门委员会,区区“十几个人、七八条枪”,就在实质意义上掌控着国家的命运!

      第十七条 常务委员会联组会议可以听取和审议专门委员会对议案审议意见的汇报,对会议议题进行讨论。

      解读:

      在什么情况下,召开联组会议?不会是在“我愿意”、“我高兴”的时候召开吧?

      对审议(意见)进行审议,会产生什么法律效果?

      讨论,又是个什么东西?又会产生什么法律效果?

      第十八条 提议案的机关的负责人可以在常务委员会全体会议、联组会议上对议案作补充说明。

      解读:

      请问:由常务委员会组成人员联名提出的议案,能否作补充说明?如果可以的话,由谁说明?如果不可以的话,为什么?

      第十九条 列入常务委员会会议议程的议案,在交付表决前,提案人要求撤回的,经委员长会议同意,对该议案的审议即行终止。

      解读:

      抱歉,无话可说。

      第二十条 拟提请常务委员会全体会议表决的议案,在审议中有重大问题需要进一步研究的,经委员长或者委员长会议提出,联组会议或者全体会议同意,可以暂不付表决,交有关专门委员会进一步审议,提出审议报告。

      解读:

      符合什么条件的议案,才可以“拟提请常务委员会全体会议表决”?“在审议中”,到底是五花八门中的哪一种审议?“拟提请”,到底是应该在此种审议之前,还是审议之后?如果尚存在“重大问题需要进一步研究”,是否具备了拟提请表决的条件?请立法者不要含糊其辞。

      与其说“有重大问题需要进一步研究”,倒不如说“有重大分歧需要进一步协调”。分歧,是不可以用“进一步审议”的方法来解决的。

      议会,原本就是讨价还价的地方嘛。法律,不创造利益,但却可以分配利益。

      第二十一条 常务委员会认为必要的时候,可以组织关于特定问题的调查委员会,并且根据调查委员会的报告,作出相应的决议。

      解读:

      抱歉,无话可说。

      第四章 听取和审议工作报告

      第二十二条 常务委员会全体会议听取国务院、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的专项工作报告,听取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预算执行情况报告,听取决算报告和审计工作报告,听取常务委员会执法检查组提出的执法检查报告,听取其他报告。

      解读:

      中央军事委员会有没有专项工作报告?

      “听取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预算执行情况报告,听取决算报告和审计工作报告”,均未明示报告人。

      常务委员会执法检查组,何许人也?

      第二十三条 常务委员会全体会议听取工作报告后,可以由分组会议和联组会议进行审议。

      委员长会议可以决定将工作报告交有关的专门委员会审议,提出意见。

      解读:

      不同主体的审议之间,是“并联”还是“串联”?

      第二十四条 常务委员会认为必要的时候,可以对工作报告作出决议。

      解读:

      如果可以没有决议,那么听取和审议工作报告——为哪般?解闷儿吗?

      第五章 询问和质询

      第二十五条 常务委员会分组会议对议案或者有关的工作报告进行审议的时候,应当通知有关部门派人到会,听取意见,回答询问。

      常务委员会联组会议对议案或者有关的工作报告进行审议的时候,应当通知有关负责人到会,听取意见,回答询问。

      解读:

      既然是分组,就一定会有若干组。想必各组开会也是在同一时间。请问:“有关部门派人到会”,是不是也要按照分组的数量派出若干人分别到会呀?

      第二十六条 在常务委员会会议期间,常务委员会组成人员十人以上联名,可以向常务委员会书面提出对国务院及国务院各部门和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的质询案。

      解读:

      自然也应包括上述各机关所属工作人员。

      在提出质询案的时候,委员长会议和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各专门委员会——溜到哪里去了?在提出议案的时候,他们可都是争相恐后的呀。是不是手足情深,不忍相残呀?

      由此不难猜想:真正冒傻气、不识趣而提出质询案的常务委员会组成人员也不会有很多。

      第二十七条 质询案必须写明质询对象、质询的问题和内容。

      解读:

      抱歉,无话可说。

      第二十八条 质询案由委员长会议决定交由有关的专门委员会审议或者提请常务委员会会议审议。

      解读:

      抱歉,无话可说。

      第二十九条 质询案由委员长会议决定,由受质询机关的负责人在常务委员会会议上或者有关的专门委员会会议上口头答复,或者由受质询机关书面答复。在专门委员会会议上答复的,专门委员会应当向常务委员会或者委员长会议提出报告。

      质询案以书面答复的,应当由被质询机关负责人签署,并印发常务委员会组成人员和有关的专门委员会。

      专门委员会审议质询案的时候,提质询案的常务委员会组成人员可以出席会议,发表意见。

      解读:

      第三款中,应该是“出席”,还是“列席”?

      第六章 发言和表决

      第三十条 常务委员会组成人员在全体会议、联组会议和分组会议上发言,应当围绕会议确定的议题进行。

      常务委员会全体会议或者联组会议安排对有关议题进行审议的时候,常务委员会组成人员要求发言的,应当在会前由本人向常务委员会办事机构提出,由会议主持人安排,按顺序发言。在全体会议和联组会议上临时要求发言的,经会议主持人同意,始得发言。在分组会议上要求发言的,经会议主持人同意,即可发言。

      列席会议的人员的发言,适用本章有关规定。

      解读:

      如何排序?

      始得发言与即可发言,一个是“只有……才”,另一个是“只要……就”,只可惜,此二者在此处没有区分的必要,因此也就没有措辞差异的必要。

      第三十一条 在全体会议上的发言,不超过十分钟;在联组会议和分组会议上,第一次发言不超过十五分钟,第二次对同一问题的发言不超过十分钟。事先提出要求,经会议主持人同意的,可以延长发言时间。

      在常务委员会会议上的发言,由常务委员会办事机构工作人员记录,经发言人核对签字后,编印会议简报和存档。

      解读:

      “第二次对同一问题的发言”,明显表达错误,应改为:对同一问题的第二次发言。

      有没有第三次及以上呢?

      所有的发言都是“署名的”。因此,有没有人发言,遂成为问题。当然,事先安排、演练好了的“托儿”,不在此列。

      没有辩论的议会,还能否被称为议会,这的确是一个——天大的问题。

      第三十二条 表决议案由常务委员会全体组成人员的过半数通过。

      表决结果由会议主持人当场宣布。

      解读:

      抱歉,无话可说。

      第三十三条 交付表决的议案,有修正案的,先表决修正案。

      解读:

      抱歉,不知所云。

      第三十四条 任免案逐人表决,根据情况也可以合并表决。

      解读:

      任免案多人合并表决,就不怕滥竽充数?严肃点儿,不要开玩笑。

      第三十五条 常务委员会表决议案,采用无记名方式、举手方式或者其他方式。

      解读:

      不同方式的适用条件?

      第七章 附  则

      第三十六条 本规则自公布之日起施行。

      解读:

      抱歉,无话可说。

      2012.12.7.于幸福艺居寓所


    【作者简介】左明,单位为北京农学院人文社科学院法学系。

0
分享到:
阅读(348)评论(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隐私政策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