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明的个人空间

读《国家转型背景下的事业单位改革》后有感
发布时间:2007/9/11 12:09:00 作者:左明 点击率[1093] 评论[0]

    【中文关键字】事业单位

    【学科类别】行政管理法

    【写作时间】2007年


    《国家转型背景下的事业单位改革》 

      作者:张吕好  

      载于:《中国行政法的崛起》北京大学出版社2005年版 

      事业组织与企业组织的根本区别不在于:事业组织提供的是非物质产品而企业组织提供的是物质产品,而在于:事业组织实现公益目的而企业组织实现私益目的。事业组织体现国家意志,而企业组织体现投资人意志。 

      民间资金进入(或者说是“瓜分”)的是非物质产品领域,而不是事业组织本身。 

      非营利性,也将事业组织与企业组织区别开来。但民间资本所从事的非营利性事业,不宜被纳入到事业组织之中来。 

      综上,事业组织的特征:1、体现国家意志和利益;2、非营利性;3、提供非物质产品。 

      民间也可产生“类似”的组织。其特征:1、体现组织成员的意志和利益;2、非营利性;3、提供非物质产品。但不以事业组织称呼之。 

      两相对比,唯一的区别:体现谁的意志和利益。核心问题:国家权力的边界。 

      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向社会提供的是间接的公共产品,而事业组织工作人员向社会提供的却是直接的服务产品。只是这些服务产品是免费的或价格低廉的,其成本(或主要成本)由国家负担罢了。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和事业组织工作人员都是“真实”的劳动者,劳动是一种交换关系,不存在谁供养(不劳而获)谁的问题。 

      不错,国家的触角不当延伸至公民的私有领域,理应逐步退出。即使在恰当的服务空间内,国家也不应毫无理由的扮演垄断者的角色。垄断是需要最合理、最充分的的理由的。不当的垄断只能带来灾难。 

      公益服务的本质:“费力讨好”、“得不偿失”。通常而言,除了国家这样的“傻瓜”之外,是不会有人愿意去做的。公益服务是国家的义务,而不是权利。垄断义务,恐怕大家是不会有意见的。国家以外的主体肯于从事公益服务,着实令人“费解”。殊不知,随着社会的进步,承担责任已经成为文明人的——文明之举。这样的责任不是法定或约定的,而是发自文明人的内心深处,是自愿的、由衷的。普通公民也可成为公益服务的承担者。 

      公益事业本身是永远也不可能市场化的,能够市场化的部分一定不是公益事业。同理,公益事业也是不存在竞争的。假如国家垄断的是以公益之名掩盖私益之实的权利行为,这倒是应该好好的清算一下了。 

      国家的真实使命:在于济困,而不在于扶优!公益事业的出发点和归宿,在于那些不能通过市场价格购买相应服务的“弱者”。国家要为这些“弱者”接受的服务——买单。同样是学校和医院,公立和私立可以并行,公益与营利可以并举。教育和医疗本身并不排斥竞争和逐利,需要保护的不是学校和医院,而是那些上不起学和看不起病的人们。只要还有一个“弱者”(相对而非绝对,应该有较为客观的判断标准),国家举办公益事业的理由就十分充分。 

      “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可能会是国民的意愿,其实并不是国家的职责。效率来自市场,国家产出公平。 

      事业组织的规模和人员不是简单的精简的问题,而是是否与其需求相协调的问题。事业组织所从事的事业领域应该向全社会开放,非国家主体,既可以以公益目的也可以以私益目的进入这些事业领域。或举办私人公益事业,或兴办私营企业。当它们良性发展之后,国家公益事业在整合之后必然会处于一种恰当的规模。 

      给私人“松绑”,就是给国家“减负”。减少一些“禁区”,国家与国民可能都会舒服一些。当然,设置禁区的人可能会不高兴。我们看到的世界,是一个理性条件下的充分博弈的产物。 

      以义务教育为例。义务教育的主体是国家,而非受教育者或其监护人。国家举办公立学校是履行国家职责的要求。但万万不可误读为:国家垄断义务教育阶段的教育机构的举办权,不允许其他主体举办中小学。其他主体不仅可以举办中小学,甚至可能举办得更加出色。私立中小学不仅可以不把教育当作公益事业来对待,还可以收费,甚至可以收取与其提供的服务相适应的高额费用。现行的禁止私立学校营利的规定,当属——削足适履、庸人自扰。国家自己举办学校教育毫无疑问是以公益为目的,但不可强加于人、强人所难。 

      看来,国家是没有搞清楚自己的恰当位置,没有能够搞清楚公益事业的本质。公益事业本身是不容市场化的,但原先曾经作为公益事业对待的领域确实有可能市场化。教育可以市场化,但公立学校却不可以市场化。 

      公益性就是保障性的代称。公益性必须满足最低限度和最小范围原则。并非公益越多的社会就是越文明的社会。公益事业往往由于缺乏竞争而显露出“非最优”状态。在开放的事业领域,公益服务的质量通常不是最优的。但凡具有支付市场价格能力的人通常都不会选择公益服务。“白吃果子还嫌酸”,接受公益服务的人也只好“忍气吞声”。提高公益服务的质量成为了难题。尽可能缩小公益服务的范围,可能就是最好的解决之道。 

      假如公益服务真的公益了,恐怕就没有那么多人——趋之若鹜了。事业组织庞大臃肿的状况也就不复存在了。 

      2007.5.21.于幸福艺居寓所 

      

0
分享到:
阅读(1093)评论(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