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明的个人空间

瞻仰超人 ——读《爱因斯坦文集》(第三卷)之七十七
发布时间:2021/3/27 10:00:05 作者:左明 点击率[61] 评论[0]

    【出处】本网首发

    【中文关键字】超人;爱因斯坦;《爱因斯坦文集》

    【学科类别】其他

    【写作时间】2021年


      《保卫言论自由》
     
      (1936年)
     
      “我们今天来到这里,是为了保卫美国宪法所保证的言论自由,也是为了保卫教学的自由。同时我们希望引起脑力劳动者注意现在威胁着这些自由的巨大危险。”
     
      十分尴尬的问题:宪法宣称保证言论自由,可是又由谁、如何去保卫宪法的实施呢?如果这个问题得不到妥善解决的话,那么宪法里的所有内容就只不过是逗你玩儿的瞎扯淡。
     
      教学(主要指内容而非形式)自由,当然应该算是言论自由的组成部分了。言论自由,其实也只是表达自由的组成部分。言论只是表达的诸多形式之一。
     
      表达只是思想的外化。真正应该受到特别保护、保卫、保证的,当然是思想了。
     
      思想,必须是自由的!绝对自由的!!!
     
      行为,应该受到必要且合理的约束。所以,作为行为方式之一的言论,只能是相对自由的。
     
      凡是不直接关乎特定主体利益(包括物质利益和精神利益)的言论,都应该享有绝对自由。而那些直接关乎特定主体利益(包括物质利益和精神利益)的言论,则应该受到既定规则的限制、甚至禁止。当然,这样的规则的内容也一定不会是一成不变的,而注定会因时而异、与时俱进。
     
      脑力劳动者,就是产生思想者、需要表达者。
     
      中国古诗句:春江水暖鸭先知。是否存在着威胁言论自由的巨大危险,脑力劳动者们自己最应知道、最该注意。当然,也不应该排斥他人(也包括其他的脑力劳动者)的善意提醒。
     
      之所以会有现实的因言获罪者,通常是如下两种可能:要么是低估危险,要么是不惧危险。
     
      “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事呢?为什么这种危险的威胁会比过去更大呢?生产的集中使得生产资本集中到这个国家的少数人手里。这一小撮人以压倒一切的力量控制着对我们青年进行教育的机构,也控制着这个国家的大型报纸。同时,它还左右着政府。这本身就足已构成一种对这个国家知识分子的自由的严重威胁。但还有另一事实。这种经济的集中过程产生了一个以前所不知道的问题——一部分能够工作的人永远失业。为解决这个问题,联邦政府力图对经济过程加以系统的控制——也就是说,对供求这两种基本经济力量的所谓自由相互作用加以限制。”
     
      威胁言论自由的巨大危险,怎么可能不会有这样的事呢?难道这样的事不是一直都有、从未消失吗?
     
      至于这种巨大危险在特定区域内到底是否确实比过去更大,这倒是一个需要具体分析的问题。
     
      自从人类进入到了农耕文明之后,生产的集中便使得生产资本(典型表现:土地)集中到了任何国家的少数人(典型表现:地主)手里。这种现象古已有之、绵延不绝,绝对不是在爱因斯坦撰写该文之前不久刚刚出现的。
     
      在本质上,这些少数人(自己或者自己的密切利益关系人)既拥有巨大的财富,也掌握强大的权力。他们就是社会上的强者、国家里的统治者。他们“以压倒一切的力量控制着”整个社会和全部国家,自然就包括“对我们青年进行教育的机构,也控制着这个国家的大型报纸”。
     
      前文已述,政府不是他们由自己、就是由他们的密切利益关系人组建的。
     
      众所周知:国家的本质就是一个阶级压迫另一个阶级的工具。顺理成章:政府的本质就是强者、统治者牟取私利的工具。
     
      权力和财富,就是全民公敌!它们足以构成对社会、国家的一切的最严重的威胁。至于对“知识分子的自由的严重威胁”,那只不过就是微不足道的小菜一碟。
     
      利益,就是权力者和财富者所追求的唯一目标。升官和发财,就是典型的穷人思维、贱人逻辑,他们不仅跟钱最亲、而且总狠钱少。永无餍足的追求利益,非穷鬼、贱命莫属。
     
      而真正的知识分子而非知道分子的人生追求则是真理。
     
      利益与真理,此二者之间的矛盾和冲突是势不两立、不可调和的。换言之:此二者彼此之间相互构成严重威胁。
     
      只有用死板、僵化的眼光看待问题,才会得出“一部分能够工作的人永远失业”的结论。长期以来的事实已经反复、充分证明了这样一句民谚:此地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在消失、消灭了一些旧的工作岗位的同时,一定还会产生、诞生出一些新的工作岗位。只要真心想就业,就不可能不就业。即便是越来越多的人少就业、不就业,那也绝对不是被迫失业的表现,而是社会保障日益健全、个人财富趋于自由的结果。
     
      用“看得见的手”去理性干预“看不见的手”,只要方法得当、力度适当,还是可以取得良好效果的。其目的显然远不限于为了解决“一部分能够工作的人永远失业”的问题。
     
      “但形势比人还强。这些统制经济的少数人,至今还自行其事,不对任何人负责,他们反对限制他们的自由行动,而这种限制却为全体人民的利益所需要。这一小撮人使用了各种已知的合法手段对这种限制进行抗拒。因此,我们用不着奇怪,他们对学校和报纸正使用他们那种压倒一切的影响,阻挠青年人搞清楚这个问题,而这个问题对于这个国家里生活的健全的、和平的发展是生死攸关的。”
     
      我晕!敢问:什么“形势”比什么“人”强?
     
      少数强者的基本特征和行为方式就是自行其是、权利与义务不对等(在强者们彼此之间,还是需要相互“负责”的)。说白了就是:少数强者所获得的利益是建立在多数弱者的不利益和丧失利益的基础之上的。
     
      自由与枷锁,是一对矛盾。追求自由、逃避枷锁,此乃人之本性也。
     
      到底是获取自由、还是得到枷锁?那可不是由人的意志、愿望、需要所决定的。
     
      自由的尺度,是由实力来丈量的。
     
      那人们就别再废话了,还是让实力来发言吧。
     
      有没有搞错!少数强者所使用的居然都是“合法手段”!其实,少数强者完全可以将立法——制定法律置于掌股之间,从而使自己的不合法行为都转化为合法行为。
     
      强者必霸!对此,人们“用不着奇怪”。而且,即便是奇怪,也注定是无效的。
     
      多数弱者所能够看到、听到的,都是少数强者希望多数弱者看到、听到的。
     
      真相,通常只属于少数强者。
     
      社会和国家,从来也不曾停止过发展。至于人们的生活是否“健全的、和平的发展”,那可就是相当说不清楚的事情了。这与多数弱者是否能够知道点滴、部分真相是毫无关系的。
     
      实力,决定一切。这就是牛顿力学定律所揭示的同样适用于自然界和人类社会的基本规律。
     
      爱因斯坦对物理学专业前辈的伟大成就的理解,过于肤浅和片面了。
     
      “就是这个缘故,我们近来经常看到不顾同事们的反对而解聘称职的大学教师的事。这种做法在报上虽然有过报道,但报道得并不恰当。也是由于控制经济的这小撮人的压力,才有教师宣誓这种讨厌的制度,这也就意味着对教学自由的削弱。用不着我多说,教学自由以及书报上的言论自由是任何民族的健全和自然发展的基础。在这一点上,历史的教训——特别是最近的历史教训——实在是太清楚了。为维护和加强这些自由献出每一分力量,并且运用一切可能的影响,使舆论意识到现存的危险,这是每一个人应负的责任。”
     
      在今日之中国,不知是何缘故,人们也经常可以看到不顾一些人的反对而“解聘称职的大学教师的事”发生,而且,“这种做法在报上虽然有过报道,但报道得并不恰当”。真是令人不胜唏嘘、无限感慨!
     
      万幸的是——迄今为止,中国尚没有实施“教师宣誓这种讨厌的制度”!但不幸的是——“对教学自由的削弱”的情况却层出不穷、风起云涌。
     
      即便我再多说,“教学自由以及书报上的言论自由是任何民族的健全和自然发展的基础”这一结论,也还、也都远远没有能够成为中国社会精英阶层的普遍共识和基本常识。在这一点上,历史的教训——特别是最近的历史教训——实在是太“不”清楚了。
     
      中国社会一直以来所“维护和加强”的只是那些少数高官和富豪的各种自由。公众舆论并没有意识到这是危险的,也没有意识到箝制、扼杀言论自由是危险的。自从当代以来,敢于为民请命者,偶有所见;而捍卫言论自由者,则闻所未闻。
     
      古人云: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左氏曰:民不欲自由,如何以自由导之!
     
      “只有当我们巨大的经济问题通过民主方式解决了,这些困难才能得到解决;但是这种解决办法的基础必须由维护言论自由来作准备。而且这也是能够防止最严重的损害的唯一方法。”
     
      拜托!“巨大的经济问题”能够“通过民主方式解决”吗?怎么民主?谁的民主?谁来民主?该不会是全民公决吧?
     
      言论自由与经济发展有关系吗?套用一种“政治正确”的观点来回答就是:生产关系既可以推动生产力的发展,也可以阻碍生产力的发展。
     
      只有精神文明的进步,才能够解决物质文明的问题。
     
      言论到底有多大威力?言论自由到底能够产生什么神奇效果?这是每一个曾经享受言论自由的人都心知肚明的。
     
      言论自由,不一定是为了利益;而言论不自由,则一定是因为利益。
     
      我所追求的言论自由,均与利益毫无关系。即便如此,可能也是不被允许的,也是不能完全实现的。
     
      人类社会一直是在言论不自由或者言论不太自由的状态之下不断发展的。
     
      言论自由,一定不是人类进步的原因,而只可能是人类进步的结果。
     
      “因此,让我们大家动员我们的力量。让我们不屈不挠地坚守着自己的岗位,免得以后这个国家的优秀知识分子会说:他们胆小怕死,不经过斗争就放弃了他们祖先传给他们的遗产——他们实在不配享有这份遗产。”
     
      爱因斯坦惯用的表达方式:“让我们……”。不知道爱因斯坦在论述完毕相对论或者其他的自然科学问题之后,是不是也会说:“让我们……”。
     
      我在自己的作品中,在分析、论证之后,一定不会振臂高呼:兄弟们,跟我上或者给我冲!别人怎么行动,与我毫无关系;别人怎么思想,可能会受到我的思想的影响。我永远只做一个思想者,坚决拒做行动者。这不仅是我的风格,而且也是我的信念。
     
      说错话,不等于忽悠。
     
      忽悠(或者是:蛊惑、煽动等等)的本质,一定是利益追求。没有利益追求,就一定没有忽悠。
     
      我肯定而不是可能会说错话,但却一定不会去忽悠。
     
      我自己都不会去行动,也就更不可能会招呼大家去干什么了。因此,我肯定不会去说:“让我们……”。
     
      请看清楚,我所追求的言论自由的内容,可绝对不包括去说:“让我们……”。
     
      愚以为:人类社会应该不是按照某个人或者某些人的意志去发展变化的,而不论这个人或者这些人是否拥有强大的权力或者巨额的财富。
     
      真正的智者,也只能去解释这个世界,而根本就不可能去改变这个世界。
     
      我晕!难道“这个国家”在当时就没有“优秀知识分子”会说出那样的鄙夷之语吗?
     
      试问天下:凡是能够正常生活的人,在死亡的面前,有几个不害怕的?那些生不如死、痛不欲生的人,当然会不害怕死,甚至会——视死如归。
     
      请问:何谓“斗争”?都有哪些形式呀?该不会只有玩儿刀子——白刀子进、红刀子出这一种形式吧?请问:滴水,算不算是斗争?可别忘了:滴水可以穿石。请问:筑巢,算不算是斗争?可别忘了:千里之堤,毁于蚁穴。
     
      请问:言论自由到底是谁的祖先传给谁的遗产呀?敢情他们的言论自由是得而复失呀!
     
      爱因斯坦倒是很愿意让大家去干点儿什么,可是,结果呢?
     
      君不见:就连上帝他老人家,都已经放弃去领导世界了。
     
      当人类一直都只是物欲的奴隶的时候,那么这个社会除了物欲之外,也就没有别的什么了。
     
      当社会出现了我不满意、不认同的现象的时候,我一定会首先扪心自问:我是那个样子吗?
     
      除了改变自己之外,请不要再去奢望改变别人。这就是我为什么总是说:拯救自己,就是拯救世界。
     
      2021-01-24于幸福艺居寓所


    【作者简介】

    北农讲师

0
分享到:
阅读(61)评论(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隐私政策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