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明的个人空间

瞻仰超人——读《爱因斯坦文集》(第三卷)之五十五
发布时间:2020/8/29 9:02:13 作者:左明 点击率[23] 评论[0]

    【出处】本网首发

    【中文关键字】超人;爱因斯坦;《爱因斯坦文集》

    【学科类别】其他

    【写作时间】2020年


      《裁军没有渐进的道路》
     
      (1932年2月1日)
     
      “裁军的最大障碍在于大多数人不了解问题的极端严重性。目的多半是通过细小的步骤来达到的。从绝对君主制到民主制的过渡就是一个例子。但是我们这里所讲的这个目的却不可能一步一步地慢慢来达到。”
     
      请问:到底是什么“问题”?到底有多“严重”?
     
      我来给出一个问题:人类灭绝。再来加上一个“极端严重性”:人类随时面临灭绝。
     
      请问:当“大多数人”都“了解”了人类正在面临随时灭绝这个“极端严重性”的“问题”的时候,难道裁军就没有“最大障碍”了吗?
     
      开什么玩笑!“裁军的最大障碍”,既不在于“大多数人不了解问题”,也不在于“大多数人不了解问题的极端严重性”,而在于人性——人的逐利和自利本性。
     
      可以相当肯定的是:任何问题、任何极端严重的问题,都丝毫也不会动摇人的逐利和自利本性。
     
      爱因斯坦,要么就是对于普遍人性完全无知!要么就是在明知普遍人性的情况下依旧任性倔强的提出违背人性的主张!
     
      我敢打赌:人类社会即使是“从绝对君主制到民主制”再进化到更高级别的社会治理形态,也不会没有战争。
     
      战争,几乎就是人类社会的伴生物。
     
      裁军,只能是悖逆人性的梦人呓语。
     
      在现实中,人们所看到的所谓的裁军,那不过就是如孙膑所施展的“增兵减灶”一般的疑兵之计罢了。减少的是冗员,增加的可是实力。
     
      另有两种例外:完全不可能起到实质作用的武装力量,与其形同虚设,不如干脆裁撤(例如一些袖珍国家);在能够将人类毁灭N次的基础上,确实可能将武装力量削减至能够将人类毁灭一次以上(例如个别超级大国)。
     
      战争的本质:用极端的暴力手段去掠夺或者捍卫利益。
     
      请看清楚:最后两个字是——利益。
     
      消灭战争的唯一可能:人类可以无视利益。
     
      做到这一点有多难,消灭战争就有多难。
     
      不能消灭战争,而去空谈裁军,那不就是扯淡嘛!那也就只能是扯淡!!!
     
      改变人性,即使是“一步一步地慢慢来”,恐怕也是很难、极难能够达到目的的。
     
      受到人性支配的战争,以及由战争所延伸出来的裁军问题,怎么可能会是一朝一夕便可解决的问题呢?
     
      爱因斯坦已经天真烂漫到了学龄前儿童的水平!
     
      至于目的到底是否“多半是通过细小的步骤来达到的”,因为这并非是一个严谨的科学命题,因此也就没有以科学的态度进行深入探讨的必要。
     
      从君主制到民主制,这一人类社会发展历程的具体表现就是:社会成员的差距不断缩小。其核心就是:有越来越多的社会成员可以发声——公开表达自己的思想,而不会遭受残酷打击、甚至灭顶之灾。君主国家,只有一种声音;民主国家,可以有多种声音。君主国家,只是君主一个人的国家;民主国家,是很多人的国家。
     
      人与人之间,真正差距的表现,不是权力、不是金钱、不是容貌、不是身体、不是知识,而是、而是、而是、而是、而是——思想。
     
      思想,衡量、定义——一切!!!!!!!!!
     
      “只要存在着战争的可能性,各国为了保证它们在未来的战争中取得胜利,就会继续坚持要做好一切可能的军事准备,并且无可避免地要以好战的传统和狭隘民族主义的虚荣心来教育青年人。只要有理由相信会出现为了作战而需要唤起好战精神的情况,对好战精神的颂扬就不会停止。武装起来就只能意味着承认和准备战争,而不是为了和平。因此,裁军是不能用小步伐来达到的;它必须一举而就,否则就一事无成。”
     
      出现战争,不是可能性,而是必然性。在这个世界上,从来就没有停止过战争——哪怕只是一天。恰如从来就没有消失过流氓、悍匪、强盗一样。
     
      保持甚至扩大军备,最多只是——想要——“在未来的战争中取得胜利”。至于到底能否取得胜利,那可就是未知数了。因为战争对象本身,还是一个未知数呢。
     
      美国,足够强大。但是,事实已经证明:即使是在面对明显弱小的国家的时候,美国也不能“保证”在战争中取得胜利。例如:“韩战”、“越战”等等。
     
      相当遗憾的是:绝大多数的各国的青年人对于“好战的传统和狭隘民族主义的虚荣心”,是没有辨别能力和抵抗意识的。
     
      没有思想的人,即使是不去作炮灰,也注定逃脱不了成为他人利用工具的命运。
     
      沾染了利益的教育,还应该被戴上高雅、圣洁的桂冠吗?
     
      其实,有太多的人根本就是没有任何精神的,完全就是精神虚无者。被灌输什么精神,他们就一定会具有什么精神(外在的而非内在的)。他们根本就不具有形成精神和鉴别精神的能力,他们永远只是他人手中可以任意揉捏的橡皮泥。
     
      强者为了达到自己的私欲目的,可以向不具有思维功能的弱者灌输任何精神。
     
      现实世界,不过就是一场又一场在极少数豪强之间所进行的利益角逐罢了。其他也可以被称为“人”的社会成员,不过就是豪强手中所掌握的或多或少的卑微筹码罢了。
     
      有这样一种誓词:准备着!时刻准备着!
     
      这到底是要准备干什么呀?为某种主义事业而奋斗。不知道这其中是否包括“准备战争”?是否就是准备着实现利益?
     
      战争,在某些人的心目中,不是糟得很,而恰恰是好得很。
     
      即使是一件不好的事情,也绝对不会因此就意味着可以被迅即消除。
     
      一蹴而就的裁军,只能是爱因斯坦头脑健全但却神志不清的一枕黄粱美梦。
     
      “为了完成国家生活中这样一种极其深刻的变化,就需要巨大的道义上的努力和慎重地抛弃那些根深蒂固的传统。谁要是不愿意在冲突发生时让他的国家命运无条件地听任国际仲裁法庭的裁决,也不准备看到他的国家无保留地参加那些对这种裁决作出规定的条约,他就不是真正有决心要消除战争。这是一个不全则无的问题。”
     
      请问:到底什么方式可以“完成国家生活中这样一种极其深刻的变化”?难道是理论吗?难道是说教吗?难道是由爱因斯坦所完成的精神灌输吗?
     
      还是赶紧醒一醒吧!千百次的呐喊,甚至亿万次的咆哮,根本就不具有“完成国家生活中这样一种极其深刻的变化”的力量。因为人类还是物质动物,而不是精神动物。
     
      由此观之:爱因斯坦居然把全部的希望都寄托在了道义之上。道义,到底是一个什么玩意儿?到底有何神奇之处?难道人类社会是按照道义之路发展前进的吗?在人类历史上,道义可曾完成过任何一次国家生活的一种极其深刻的变化?
     
      拜托!还是请先要搞搞清楚——人性与道义,到底是什么关系。道义,说一说还是可以的。普天之下又有几个人能够真正去践行道义呢?
     
      与梦中情人拜堂成亲,这不是昏话、就是梦话。如果非要把梦中情人拉来拜堂成亲的话,恐怕会未进洞房、先进班房。
     
      爱因斯坦居然就能够把挂在嘴上的玩意儿——道义,给当成真事儿了。为此,倒还真不至于会被警察约谈,但却肯定是会被传为笑柄的。
     
      不能仅仅因为有人讲道义,就自然推定大多数人都讲道义。就更不要说到底有多少人会去践行道义了。
     
      拿道义来说事儿,可能还真没问题。但是,如果依靠道义来办事儿的话,那可就真是瞎掰了。
     
      我高度怀疑:爱因斯坦是不是长期生活在幼儿园里?因为其社会经验几乎为零。
     
      抛弃传统,谈何而易!不要说一举而成、一蹴而就了,即便是“一步一步地慢慢来”,也未必能够毕其功。
     
      拜托!如果真的有了无条件支配国家命运的国际仲裁法庭的裁决的话,那么就会天下太平了吗?恰如,难道有了无条件决定当事人命运的法院的裁判,在现实中就不会出现暴力冲突了吗?仅仅依靠一纸即使是毫无保留的契约、条约,难道就能够维系这个世界的秩序与和平了吗?
     
      请问:退一万步,假设有很多普通人“真正有决心要消除战争”,又能如何?能够实现“完成国家生活中这样一种极其深刻的变化”吗?
     
      这是一个空说无效的问题。
     
      “应当强调指出,以前许多保证和平的企图之所以失败,只是因为它们所寻求的是妥协的解决办法,而妥协是无法适应这项任务的。裁军和安全是不可分割的;它们必须同时到来。只有当一切国家都愿意服从国际权威的决定时,才能得到安全。”
     
      请问:和平,是可以被任何人所“保证”的吗?可曾有哪一个被保证的和平是不能被打破的呢?
     
      难道爱因斯坦是要给出一个绝不妥协的解决办法吗?请问:到底是谁与谁绝不妥协呢?
     
      难道仅仅裁军就可以带来安全吗?这到底是什么诡异逻辑?
     
      好一个“都愿意”!请问:如何以绝不妥协的方式才能够使“一切国家都愿意服从国际权威的决定”?
     
      必须承认:爱因斯坦所画出的大饼确实很诱人,所指示的梅子的确极盈润。
     
      画饼充饥、望梅止渴,这不还是扯淡嘛!
     
      “我们现在已到了历史上一个具有决定意义的十字路口。等待着我们作出决定的是,我们究竟应当寻求通向和平的道路,还是让人们继续走那条同我们的文明完全不相称的武力老路。如果我们选择和平的道路,那末个人的自由和社会的安全就会在等待着我们;如果我们不这样做,那末,个人的奴役和社会的毁灭就会威胁着我们。我们将得到我们所应得的命运。”
     
      人类每时每刻、无时无刻不都处于“历史上一个具有决定意义的十字路口”吗?
     
      请问:“我们”,这到底是指谁呀?该不会是只有爱因斯坦一个人吧。
     
      请问:“人们”,这到底是指谁呀?该不会是除了爱因斯坦以外的其他人吧。
     
      爱因斯坦把指代不明给表现的淋漓尽致。其实,他根本就不可能把这些主体给交代清楚。因为在他自己的脑子里,这还是一笔糊涂账呢!
     
      不论是选择什么(包括走哪一条道路),都首先要搞搞清楚的是:到底是谁在进行选择。
     
      实在是不好意思!爱因斯坦先生,您极有可能仅仅只是被选择的对象。您在该文中所表述的内容,也就仅仅具有思想表达的效果和意义。
     
      其实,不论是和平、还是战争,不论什么人作出什么选择,“个人的自由和社会的安全”都是小概率事件,而“个人的奴役和社会的毁灭”则都是大概率事件。
     
      在纯粹扯淡的意义上,人类也许并不拒绝和平,可能也不酷爱战争。但是,在利益的面前,不论是有和平、还是无战争,就都统统见鬼去了!
     
      该文通篇,只有最后一句话是靠谱儿的。
     
      人类全体和人类个体,都将也必将得到其所应得的命运。
     
      在该文的题注中,有如下内容需要特别引述:“据《爱因斯坦论和平》编者按,关于这次讲话,爱因斯坦在当天的日记上这样写着:‘我也讲了话,可是天哪!简直没有一个共鸣的听众。这里的有产阶级总是把无论什么东西都当作解愁消闲的手段。人们决不可弄错这些人所以对严肃事业感兴趣的真正动机。这是一个可悲的世界,在这个世界里居然让这样一批人当一把手。’——编译者”
     
      请看,爱因斯坦也不是一个毫无社会经验的“全盲”。但是,他又的的确确讲了上述一番完全不靠谱儿的胡话。
     
      并不是这番讲话所追求的目的是荒诞不经的,而是这番讲话的内容、对象、场合等等都是不着边际的。
     
      对牛弹琴,怎么可能会有“一个共鸣的听众”呢?应该感到悲哀的不是牛,而是弹琴者。
     
      只有那些能够“总是把无论什么东西都当作解愁消闲的手段”的人,恐怕才是、才有资格是——真正的有产阶级的成员。如果只是有了一大把钱,恐怕与有产阶级还有相当的距离。
     
      没有思想和精神的有产阶级,大概也就只能把对严肃事业的兴趣转化为解愁消闲。
     
      这千真万确是一个可悲的世界!但是,可悲的真正原因却远远不是——居然让有产阶级当了“一把手”,而也许是——无论是有产阶级、还是无产阶级,都对爱因斯坦的论调不感兴趣。
     
      2020-08-03于幸福艺居寓所


    【作者简介】

    左明,北农讲师。

0
分享到:
阅读(23)评论(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隐私政策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