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明的个人空间

个人与历史 ——读《论个人在历史上的作用问题》(九之四)
发布时间:2019/5/22 11:18:26 作者:左明 点击率[112] 评论[0]

    【出处】本网首发

    【中文关键字】个人;历史

    【学科类别】其他

    【写作时间】2019年


      “我们早就对这个课题感兴趣了,我们也早就想请读者跟我们一道着手解决它。然而某些顾虑使我们克制住了:我们以为,也许我们的读者自己已经解决了,因而我们的建议为时已晚。现在我们已经没有这样的顾虑了。德国历史学家们已经使我们打消了顾虑。我们说这个话是严肃的。原来最近一段时期,德国历史学家中间进行了一场关于历史上伟大人物的相当热烈的争论。一些人倾向于认为伟人的政治活动是历史发展的主要动力,而且几乎是唯一的动力,另一些人则断言,这种观点是片面的,历史科学应当注意的并不仅仅是伟大人物的活动,也不仅仅是政治史,而是整个来说全部历史生活的总和(das Ganze desgeschichtlichen Lebens)。后面这一派的代表之一就是卡尔·拉姆普雷希特、《德国史》的作者,此书由普·尼古拉也夫先生译成了俄文。反对者们指责拉姆普雷希特是‘集体主义’,是唯物主义,甚至把他——horibile dictu![说来可怕!]——同‘社会民主主义的无神论者’混为一谈,如他自己在争论结语中所说的那样。当我们了解了他的观点时,我们才看出,对这位不幸的学者提出的种种责备都是完全没有根据的。同时我们确信现代德国历史学家们没有能力解决个人在历史上的作用问题。于是我们自认为有权假定这个问题迄今为止对于某些俄国读者来说也仍然是没有解决的,因而关于这个问题现在也还可以说一点并非完全没有理论意义和实践价值的话。”
     
      对于该书的论题,鄙人没有任何的犹豫和顾虑:至少该书所给出的结论是不能令人信服的,还远未接近正确的答案。同样,作为意欲解决该问题的本文所展示的一孔之见,也一定只是探寻相关真理的一种尝试,而远非终极的答案。
     
      毫无疑问:伟大人物及其作用一直都是也都应该是热烈讨论甚至激烈争论的对象。除非出现了盖棺定论的圆满结论。
     
      当时德国的历史学家们实在是目光短浅、孤陋寡闻!必须澄清的基本事实就是:伟大人物与政治活动,此二者之间显然没有必然关系。伟大人物,当然不必然是政治人物。
     
      力量强大,又可以分为——表面的力量强大与实质的力量强大、物理的力量强大与精神的力量强大。
     
      政治权力(其中包括了军事权力)的本质是——合法化、制度化的暴力。政治人物的个人力量通常都是十分渺小的,一个国王的个人力量很有可能还不及一个国民的个人力量,一个元帅的个人力量很有可能还不如一个士兵的个人力量。可是,国王或元帅为什么会力量强大呢?很显然,那根本就不是他们个人力量强大,而是他们手中的权力十分强大。其实,那根本就不是个人力量,而是集体力量。这就是政治人物貌似强大的真正原因,这也是使人误将伟大人物混同于政治人物的原因所在。
     
      权力,根本就不是伟大,而是强大。同理,政治人物也根本就不是伟大,而是强大。支撑权力和政治人物强大的依据恰恰就是人类社会的组织体系。
     
      拜托!请诸位将个人伟大与集体强大区分的清爽一些。
     
      缺德少才的政治人物,依旧可以十分强大。这样的例子绵延不绝、举不胜举。德才兼备的一般政治人物,也依旧没有资格被称为伟大人物。因为,政治本身就是肮脏的,就是攫取利益而非创造财富的工具。政治,就是“必要之恶”。因此,政治人物,就是必然的恶人!!!!!!!!!政治人物的本质就是:通过获取权力而实现满足私欲。
     
      左氏有云:所有的政治人物无一例外、或早或晚都会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政治人物根本就与伟大无缘!根本就没有资格去奢望、去企及伟大!
     
      请问:政治活动是历史发展的主要动力甚至是唯一动力吗?这简直就是梦人呓语、一派胡言!
     
      人类的历史确实是充满了战争、掠夺、屠杀、宰割、敲诈、盘剥……所有这些都是政治活动的表演和展现。不好意思,政治活动不仅不是历史发展的主要动力,恰恰相反,在绝大多数情况下,政治活动反倒是历史发展的主要阻力。政治活动是抑制、限制、剥夺、禁止各种才华、才能施展的力量。原因很简单:各种才华、才能的施展,会产生新的力量和利益,必然会打破既有利益格局,而这恰恰是既得利益者——政治人物所不能允许的。
     
      政治活动的本质就是反对历史向前运动,就是不折不扣的——反动。
     
      人类的历史,是远远不限于政治的历史。至少还有经济的历史和文化的历史等等。
     
      经济人物的本质就是:通过生产交换而实现满足私欲。绝大多数的经济人物也都是恶人。以谋取利益为目的的经济活动,充满了欺骗、虚假,经济领域完全就是尔虞我诈、勾心斗角的角逐战场。
     
      文化人物的本质就是:通过精神活动而实现满足私欲。文化人物不必然是恶人,尽管也会经常出现文化流氓。请务必注意的是:思想本身,是无法荼毒、贻害社会的。真正作孽的还是权力和利益,是它们强迫或诱使人们接受或排斥某种思想。至于因为自我内心认同某种思想而导致的恶果,当属咎由自取、损有应得,不能归罪于思想者及其思想。
     
      强迫,是典型的作孽;欺骗,是标准的作恶。
     
      请看清楚,真正的伟大人物的本质就是:通过创造精神产品而启发人类智识。基本特征:1.拥有卓绝超群的智慧;2.不以功利为人生目的。
     
      文化人物是最接近伟大人物的一类人群。
     
      所有的政治人物、经济人物和文化人物,不过就是真正的伟大人物的奴隶、奴仆而已!!!在每一个文明人的头脑中,难道填充的不都是真正的伟大人物的精神产品吗?
     
      人类的历史,当然应该是“全部历史生活的总和”。
     
      人类的历史,当然不等于伟大人物的历史。但是,左氏认为:人类的历史是由伟大人物决定的历史。人类的历史是由伟大人物决定的历史。人类的历史是由伟大人物决定的历史。这就是本文最核心的观点!!!!!!!!!
     
      尽管,我已经清醒的意识到:人类的历史,并不是人类孤立的历史。人类的历史,一定还是除了人类以外其他各种客观实在共同影响、相互作用的历史。但是、但是、但是,这一清醒意识并不能根本改变上述结论。请注意:我们正在讨论的核心论题是——个人在历史上的作用(或曰:个人与历史的关系)问题。正是在这一前提下,我才会得出上述结论的。
     
      我们求取的应该是在特定条件下的相对明确结论,我们不应该是在考虑包罗万象因素后的不可知论者。
     
      所谓的伟大人物,其实就是指在作用于人类社会的众多人物中的那个或那些意愿明确、能力强大的人物。恰如作用于一个物体的众多力量一样,该物体的运动状态是由那个或那些方向明确、力度强大的力量所决定的;人类社会的历史运动一定是由那个或那些意愿明确、能力强大的人物所决定的。
     
      我对自己是相当自信的,我坚信我的结论是牢不可破、颠扑不破的相对真理。
     
      西方学界好不热闹——各种主义满天飞!中国古训:物以稀为贵!泛滥成灾的各种主义,也就不值钱了。什么折中主义、无为主义、主观主义、集体主义、唯物主义、社会民主主义……凡此种种、不一而足。如果仅仅是作为标签,倒是蛮漂亮的。恐怕它们也就只能被当做标签来使用。
     
      我不得不确信:到目前为止——在本文问世之前,所有的“善于独立思考的人们”(当然包括出乎其类、拔乎其萃的普氏)也都“没有能力解决个人在历史上的作用问题”。于是,鄙人也自认为有理由假设这个问题迄今为止对于全世界的读者来说仍然是没有解决的,因此,关于这个问题现在也还可以说一些并非完全没有理论意义和实践价值的话。
     
      “拉姆普雷希特汇集了许多雄才大略的杰出人物对于他们自己的活动与这个活动得以实现的那种历史环境之间的关系所持见解的一套完整的收藏品(eine artige sammlung,如他所说);不过他在自己的辩论中暂时局限于援引俾斯麦的某些演说和意见。他引证这位铁血宰相1869年4月16日在北德意志帝国国会中发表的如下一段话:‘先生们,我们既不能忽视过去的历史,也不能创造未来。我希望你们预防一种错觉,由于这个错觉人们把自己的钟表拨前一些,以为这样做他们会加速时间的流逝。通常过分夸大了我对我所凭借的那些事变的影响,不过毕竟谁也没有想到要我去创造历史。这对我说来,甚至跟你们联合在一起,也会是不可能的,虽然我们联合在一起能够跟整个世界对抗。然而我们不能创造历史;我们应当等待历史自动形成。我们把水果放在灯下是不会加速它们的成熟的;如果它们尚未成熟我们就摘下来,那只会阻止他们的生长和损害它们。’拉姆普雷希特又根据约里的记述,引证俾斯麦在普法战争时期不止一次说过的意见。它们共同的意思还是:‘我们不能造成伟大的历史事变,而应当根据事物的自然进程行事,并限于保证自己得到已经成熟的东西。’拉姆普雷希特认为这是深刻而完备的真理。在他看来,现代历史学家只要善于深入地观察事变,而不使自己的视野局限于太短的一段时间,就不会有另外的想法。俾斯麦能不能把德国拉回到自然经济去呢?对他说来,这甚至在他处于自己权势的巅峰时期也是不可能的。一般的历史条件比最有势力的人物更强大。伟大人物所处时代的一般性质,对于这位伟大人物来说是‘经验上既定的必然性’。”
     
      请看清楚:是“雄才大略的杰出人物”。才与略,当属思维能力的范畴。
     
      勇气,在很多情况下,也是成功的重要因素。胆量,其实是心理因素,而非体力因素(不是力量)。
     
      有胆有识,这就是思维能力与心理因素俱佳的表现。
     
      如果一位元帅或将军具有雄才大略的话,那么其确实可以被称为杰出人物或伟大人物。其杰出或伟大之处,不在于其能够运用权力去指挥千军万马,而在于其能够运用自己的智慧和勇气成功的去行使手中执掌的权力。
     
      最为伟大、真正伟大的永远是头颅,而不是臂膀!思想的伟大,才是终极的伟大!!!能够穿越时间、跨越空间的伟大思想,才是伟大之中的伟大!!!
     
      杰出人物也好、伟大人物也罢,几乎都是智商和情商上乘之人。完全凭借身体的生理优势而成为杰出人物或伟大人物的情况,当属少数,例如:天赋异禀的运动员、天生丽质的俊美者、天籁之音的歌唱家等等。
     
      伟大人物的所有伟大,皆源自于天然、自然!!!而绝对不是来自于人工、人为。一个人是否具有伟大的基因,那是上帝他老人家操控的事情,人类是不可预知、不可改变的,纯粹就是“不可抗力”使然。
     
      若人可造人,则人将不人。
     
      毕竟,一切皆有可能!
     
      本人对本人在本文中提出的所有结论的有效期限,完全不敢、不可、不能预判。
     
      普氏在此处引入了一个重要概念“历史环境”。拜托!请不要搞错:所谓的“历史环境”应该不同于历史本身。
     
      至少我坚持认为:我们正在讨论的问题应该是个人与历史的关系问题,而似乎不应该是个人与历史环境的关系问题。前者的核心是:不同的个人对历史进程的影响;而后者的核心则是:个人与环境对历史进程的影响。此二者,完全就是驴唇不对马嘴、风马牛不相及的两码事儿。
     
      不过,这也不算是什么多大麻烦!来者不拒、奉陪到底!本人完全可以对这两个截然不同的问题,分别进行论述。
     
      收藏,而且是完整的收藏,这可能是某些人物的爱好所在。在学术活动中,我不愿意穷尽列举,而更喜欢举一反三。智慧可不是百无一用的:当然无须把每一根火柴都划过之后才知道所有的火柴都是可以划着的。
     
      铁血宰相——俾斯麦,在此无暇细究“铁血”二字的由来,仅从其上述演讲的内容来看,此人绝非等闲之辈,其睿智的思想足以令人肃然起敬。
     
      人类能否创造未来?在这个问题上,鄙人与俾氏的观点截然相反。人类当然可以创造未来。铁证如山:人类曾经创造的近晚历史,恰恰就是更早人类的不远未来。人类发展的历史进程,当然是由人类创造的。
     
      人类发展史,就是人类创造史。
     
      俾氏所举例的“错觉”,仅仅就是一个玩笑。因为普天之下不会有任何一个人会产生如此错觉。我也会将手表“拨前一些”,不过那可绝不是想要让时间跑的快一点儿,而是想要让自己凡事都留有时间余地。
     
      事变(或事件)能否实现(或成功),政治人物(通常是决策人物,而不是执行人物)确实会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当然,对此作用也不应该无限放大、夸大。不必谦虚:一个重大事变(或事件)的实现(或成功),就可以认为是创造历史。如果真的“能够跟整个世界对抗”的话,那就足以创造历史。
     
      历史会自动形成吗?别的暂且不说,时间,肯定是自动流逝的,未来的某一个时点,一定会自动到来的。但是,时间、时点绝对不是人类创造的结果。
     
      历史事件,应该不是自动形成的。清末,孙中山多次领导武装暴动,均告失败。辛亥年的武昌起义,一举成功。所有这些事件都不是自动形成的。
     
      那么历史到底会不会自动形成呢?也许有人会说:辛亥革命、清帝逊位、缔造民国、颁布约法,这些不过都是不合时宜的“拔苗助长”罢了。结果如何?还不是又回到了复辟帝制、军阀割据、封建专制、强人独裁的原本的历史进程中去了嘛!此言有理——此言颇为有理。
     
      符合人类社会发展规律的后继的特定历史阶段,是会自动形成的;不符合人类社会发展规律的任意的特定历史阶段,是不会创造形成的。
     
      顺势而为,方可为。这就是为(人的行动)与势(客观环境)的恰当关系。这里的客观环境,是相对于行为人而言的。其实,在通常意义上,所谓的客观环境就是指其他大多数社会成员的状况(意愿和能力)。换言之:为与势的关系,就已经转化为个人与其他社会成员的关系。
     
      伟大人物虽然伟大,但是,其伟大的程度通常还不足以使其可以违逆、背离大多数其他社会成员的意愿的程度(极其罕见的卡斯帕罗夫式的人物除外)。一个伟大人物足以战胜一个、一些甚至很多的平凡人物,但是,一个伟大人物却很难战胜数量庞大的平凡人物。与伟大人物的意愿方向不一致的其他社会成员(包括但不限于数量庞大的平凡人物)的意愿就是伟大人物所要面对的客观环境。
     
      如果大家都坐在那里干等的话,那么除了时间,恐怕什么也等不来,就连自蹈死地的兔子也是等不来的。
     
      此处所谓的等待,其实是暗指其他社会成员的成长,曲折和缓慢的潜滋暗长。此处所谓的自动形成,其实是暗指其他社会成员的成长终究会达到一定的程度,使历史进程的阻力消失,使伟大人物的目标达成。等待和自动形成,都是相对于伟大人物而言的,而对于伟大人物以外的其他社会成员而言,他们则是万万不可等待的、他们的成长则是切切不会自动形成的。
     
      所有的理智之人都明白:拔苗,是不可能助长的。农人可以做的事情就是培育秧苗和耐心等待。农人,就是暗喻伟大人物,而秧苗,则就是暗指平凡人物。秧苗不能连根拔起,平凡人物也不可能催化成长。
     
      伟大人物,有可能会飞;而平凡人物,则很可能只会爬。自己可以飞翔,却能够引领爬行的平凡人物的伟大人物,那只是世俗的伟大人物。而能够引领世俗的伟大人物的伟大人物,才是至高无尚的精神的伟大人物。
     
      西安事变,就是伟大人物的创造性活动的结果。事实和时间证明:那些伟大人物确实是创造了历史。在当时、当地,同仇敌忾、抵御外侮,确实是已经迫在眉睫;统一战线、联合抗日,确实是已经势在必行。因此,全民抗战的历史进程就无需等待、自动形成。
     
      俾氏的精彩演讲,确实是持之有故、言之有理。但是,恐怕还没有达到“是深刻而完备的真理”的程度。毕竟,那不是学者充分论理的场合。
     
      作为一位人文社会科学工作者(绝对不限于所谓的历史学家),应该具有穿越时空的宏大历史观。实践,难以检验真理;唯有时间,才可以检验真理。时间,是衡量一切的标尺。
     
      中国古训: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那些置身于实践之中的人,怎么能够用正在进行的实践去检验该实践是否合乎真理呢?这无异于自我论证。
     
      只有置身事外、世外,方能看清事件、世界。价值无涉的立场,是科学工作的基本要素。
     
      树叶,根本就无法障目。真正遮蔽双眼的,是利益。对于那些利益至上的人而言,利益可以优于一切。
     
      开倒车,这是违背人类社会的发展规律;开快车,这也是违背人类社会的发展规律。请千万不要搞错:今日的中国,妄图进入共产主义社会肯定是白日做梦;而意欲倒回封建主义社会,也同样是痴心妄想。
     
      历史条件与伟大人物,在一般情况下,不宜进行相互比较(特别是比较大小)。因为此二者的性质毕竟有所不同。前文已述,我所理解、定义的历史条件,其实就是指除了特定的伟大人物以外的其他社会成员(既有数量不多的其他伟大人物,也有数量极其庞大的平凡人物)的意愿和能力的集合。当其他社会成员的意愿与特定的伟大人物的意愿存在明显不一致的时候,此二者之间确实会出现比较能力大小的问题。最后的结果肯定是:力大者胜。
     
      时代的性质,是包括伟大人物在内的每一个置身其中的社会成员所无法选择的“必然性”。然而,所谓的时代的性质,其实就是由全体社会成员的意愿和能力所决定的客观结果。
     
      时代的性质,无疑会随着社会成员的变化而产生变化。伟大人物的意愿和能力也是完全可以作用于时代的性质的。因此,时代的性质只是一种并非必然的必然性。
     
      “拉姆普雷希特是这样议论的,他把自己的观点称为通用的。不难看出他的‘通用’观的弱点。他所援引的俾斯麦的意见,作为心理学文献是很有意思的。可以不同情以前这位德国宰相的活动,但不能说他的活动微不足道,说俾斯麦的特点是‘无为主义’。据说拉萨尔关于他这样说过:‘反动派的仆人们并不是夸夸其谈的人,但愿进步势力有更多这样的仆人。’请看,正是这个有时表现出真正钢铁般意志的人,认为自己在事物自然进程面前是完全无能为力的,他显然把自己看成是历史发展的简单工具;这再一次表明,可以用必然性的眼光看现象,同时又成为很有毅力的活动家。不过只有在这方面俾斯麦的意见才是很有意思的;认为这些意见是对个人在历史上的作用问题的回答则不可能。用俾斯麦的话说,事变是自行造成的,我们只能保证自己得到事变所准备的东西。然而每一次‘保证’行动也都是历史事变:这样的事变同自行造成的事变究竟有何区别呢?实际上几乎每一个历史事变都同时既是‘保证’某人得到先前发展已经成熟的果实,又是为未来果实作准备的那个事变链条的一个环节。怎么能把‘保证’的行动跟事物的自然进程对立起来呢?看来俾斯麦是想说,历史上起作用的个人和集团从来不是而且任何时候都不会是万能的。这自然毫无疑义。但我们还是想知道,他们的——当然远非万能的——力量以什么为转移,这种力量在什么情况下会增长,又在什么情况下会消减。对于这些问题,无论俾斯麦还是援引其言论的那位博学的‘通用’史观拥护者都未作回答。”
     
      铁血宰相——俾斯麦,以若干不同的标准、在众多公众的心中,都可以被认为、称得上是——伟大人物。其身份和地位就决定了他当然是实践意义、行动意义上的伟大人物。因此,既不能说他的活动是微不足道的,也不能说他本人是“无为主义”者。
     
      毫无疑问:俾氏既能夸夸其谈,也会真抓实干。不论在任何领域、还是朝任何方向,这都是不可多得的人才。
     
      钢铁般的毅力,这是伟大人物的重要特质(心理而非生理)之一。如此强大的俾氏,居然还能够清醒的意识到自己的有限性和局限性,这就使俾氏显得更加强大。这显然是一个善于自我反思、勤于自我省悟之人。
     
      发现无可奈何、明了无能为力,这不应该是悲哀的理由,而恰恰相反,应该是庆幸的原因。
     
      知其不可为,此乃智慧也!知其不可为,而不为。此乃大智慧也!!!
     
      同样是无所作为,其背后的原因可能大有不同。绝对不能因此而混淆了伟大人物与平凡人物,更不能因此而抹杀了他们彼此之间的本质差异。
     
      对必然性的认识,无碍于成为刚毅的活动家。
     
      俾氏的观点——个人臣服于自行展开、自行发展的历史进程,这当然可以被认为是对个人在历史上的作用问题的一种答案。甚至还颇有几分道理。
     
      毫无疑问:一个宏大的历史事变,是由无数细小的具体事变串接、连缀在一起而形成、促成的。一只蚂蚁不可能撼动堤坝,但是,无数只蚂蚁的无数次行动,便可使千里之堤毁于无形之间。
     
      再弱小的平凡人物,都可以把握其可以把握的细小事变。那么伟大人物呢?答案可想而知:伟大人物当然也可以把握其可以把握的相应事变。所有的人都不能把握其不能把握的事变。
     
      一个人最可以把握、最应该把握的,就是自己。把握自己,应该成为每一个人的天职。
     
      绝大多数事变之间,都不是环环相扣的链条关系,而是极其错综复杂的相互影响、互为因果的关系。
     
      俾氏根本就没有认为:伟大人物不是万能的;恰恰相反,他的意思是:即使是伟大人物,也是万万不能的。对此,当然可以产生异议。
     
      伟大人物的力量“以什么为转移”?这是一个有趣的设问。每一个人的力量都一定会以自己的意志为转移。然而,一个人的意志又是以什么为转移的呢?这才是一个绝妙的设问。因为,恐怕很难找到一个完美的答案。对于这一问题,聪慧如普氏这般的伟大人物也是回答不出来的吧。
     
      “诚然,在拉姆普雷希特那里也发现有比较浅近易懂的引文。比方他引用法国现代历史科学最著名的代表之一莫诺如下一段话:‘史学家们太习惯于一味注重人类活动那些光辉灿烂、显赫一时然而转瞬即逝的表现,注重伟大事变和伟大人物,却不去描绘构成人类发展真正有价值而非暂时的部分(这个部分在一定范围内可以归结为规律和相当程度上可以进行精确分析)的那些经济条件和社会设施的伟大而缓慢的运动。实际上,重要的事变和人物正是作为人类发展不同时期的符号和象征才是重要的。被称为历史事变的绝大多数事变之于当今的历史,就像波涛之于潮水涨落的深厚而经常的运动一样,波涛在海面上产生,一时由于灿烂的阳光而绚丽夺目,随之碎散在沙岸上,身后什么也没有留下。’拉姆普雷希特宣称,他准备对莫诺这段话中的每一句话都表示赞同。大家知道,德国学者不爱赞同法国学者,法国学者也不爱赞同德国学者。因此比利时历史学家皮雷纳在《Revue historique》[《历史评论》]上特别愉快地强调了莫诺历史观点和拉姆普雷希特观点的这种吻合。他指出:‘这种一致意义十分重大,它看来证明,未来属于新的历史观。’”
     
      在人类发展的历史长河中,确实有无法计数的光辉灿烂的活动。其中有太多都只是显赫一时、转瞬即逝的,但是,其中也另有很多都是穿越时空、历久弥新的。
     
      伟大人物的伟大表现,各有不同。政治人物与经济人物,通常都是以自己的行动或役使他人按照自己意志的行动作用于这个世界。行动——这样的表现方式,注定是即时的、短暂的。皇帝的谕旨、宰相的命令、老板的决策、东家的拍板,都有可能取得巨大的成就和辉煌的业绩。但是,这些行动的影响往往难以持久。往长了说,最多不过几年、几十年。中国古训:人亡政息。即使是、就算是最伟大的政治人物或经济人物,其对世界的现实影响也都会止于生命的终结。之后,他们也就统统都成为了——故事——过去的往事。
     
      然而,文化人物则大有不同。他们不是依凭权力和仰仗金钱作用于这个世界,而是以思想产品影响这个世界。他们的思想以有形的载体留存于这个世界。文化人物也必然会离开这个世界,但是,其思想产品却并没有同时离开这个世界。绝大多数思想产品都可归于平庸甚至糟粕之列。然而,精彩华章也是数不胜数的。有很多思想产品确实具有时空局限性,然而,另有一些思想产品则可以突破时空的束缚,无期限、无疆域的照耀、指引人类前行的道路,温暖、滋润人类好奇的心田。几百年、几千年过去了,人们依旧在拜读、瞻仰那些经典文献,依旧在学习、利用那些先贤哲思。就是这些思想产品,使人类成为了人类,使人类一步步进化。就是这些思想产品的缔造者,他们或她们,也只有他们或她们,才堪称这个世界最伟大的人物!!!
     
      人类生活的各个领域,都可以涌现出千姿百态、千奇百怪的杰出人物,甚至是伟大人物。歌星、影星甚至艳星,确实可以使无数人为之倾倒、痴迷甚至膜拜,那当然也可以被认为是一种伟大了。至于叱咤风云、纵横捭阖的帝王将相与富可敌国、挥金如土的富商巨贾,就更是如此了。政治人物和经济人物,当然也会有思想,甚至是高妙奇绝的思想。但是,在根本意义上来看,他们或她们主要是以权力和金钱发挥影响、产生作用的。与其说他们或她们是伟大人物,倒不如说权力和金钱具有强大的威力和无穷的魅力。
     
      文化人物,仅仅凭借自己的脑袋,就可以征服世界!就可以万古流芳!
     
      思想,也只有思想,才是这个星球上最璀璨夺目、灿烂辉煌的奇葩!!!
     
      人的本质是思想,所以,最伟大的人物也就只能是来自于——拥有思想产品的思想者!人类至高至圣的桂冠,也就只能是戴在最伟大的思想者的头上!
     
      不好意思,鄙人在十几年之前——在开始大规模写作之前,就已经有了这样的清醒认识。
     
      毫无疑问:伟大事变和伟大人物是引人注目、引人入胜的。谁会有兴趣、有心情去关注、在意那些普通事变和平凡人物呢?完全没有理由、没有道理呀!但是,作为配得上历史学家头衔的人,则不应该只顾及前者而遗失后者。背景,也是有价值的;陪衬,也是有作用的。作为背景和陪衬的经济条件和社会设施,无疑都具有无可替代、不可省略的意义。平凡的绝大多数,如果将其视为一个整体的话,那么这也必定是——伟大的!
     
      平凡人物的思维活动,注定是迟疑的、缓慢的。这是由其先天的相对落后的智商和情商所决定的。
     
      迄今为止,人类可能、可以解决的仅仅是逐步解放阻碍人的天资释放的问题,而尚没有、也很难会有直接改进、提升人的天资的神奇伟力。
     
      人类社会的进展为什么是缓慢的?就是因为绝大多数社会成员的天资都是平凡的。而那些伟大人物的脚步则可以相当矫捷迅疾。例如左明,早就已经飞奔到了千年以后。
     
      如果有人想深入研究、精确分析平凡人物,这当然可以。左氏的一孔之见:伟大人物各自具有明显不同的伟大之处,而平凡人物则都具有相当近似的平凡之处。
     
      切记:差异产生伟大;相同必会平凡。
     
      作为背景和陪衬的平凡人物,他们也确有他们发展的自身规律,但这却并不是什么高深莫测的规律,至少不比伟大人物发展的自身规律更加复杂难解。
     
      请不要神秘化、玄妙化人类社会发展的一般规律。这一一般规律,应该不是一句话可以高度概括的(例如: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生产关系应该适应生产力的发展水平,等等诸如此类的精警之语)。愚以为:应该是由一系列、一体系并行不悖的诸多规律共同构成了这一一般规律。
     
      本论题——个人与历史,恰恰就是这一一般规律中的重要组成部分。
     
      重要的事变和人物,显然不仅仅只是作为符号和象征才具有了重要的地位。他们或它们当然都具有自身的实质价值和意义。只不过对于久远的后人而言,他们或它们早已经被模糊、淡化为符号和象征了。
     
      历史事变和历史人物对于今人而言,也就只剩下凭吊和反思的功能了。但却不能说“身后什么也没有留下”。政治人物和经济人物的丰功伟绩早已成为过眼云烟,他们或她们的伟大也就定格在那样的历史时空中了。
     
      遥想当年,刘玄德不辞辛劳、三顾茅庐,不可谓不感天动地、不可谓不精诚所至。今日观之,皇叔已逝、茅庐不再,除了一段人间佳话之外,所幸之处在于我们还能够看到——《隆中对》。虽然人物的面貌模糊了、山水的灵性消散了,但是,白纸黑字的精妙作品却完好无损的流传至今。这就是后人还能亲切感知的恒久伟大!
     
      人类文明史,就是文字流传史。
     
      文字不绝,文明不息。
     
      对于学术而言,尤其应该摒弃门户、地域之狭隘偏见。当时的德国和法国的学界进化的相当不完善。
     
      2019.3.21.于首都师范大学本部教师公寓
     
      (未完待续)


    【作者简介】

    左明,北农讲师

0
分享到:
阅读(112)评论(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隐私政策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