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明的个人空间

左氏评析《钱碧芳、华宁公司与祝长春、华宇公司、祝明安及汪贤琛 股东权纠纷案》
发布时间:2016/12/23 13:56:31 作者:左明 点击率[384] 评论[0]

    【出处】本网首发

    【中文关键字】案例评析

    【学科类别】行政法学

    【写作时间】2016年


      案例来源:《最高人民法院公报》2006年第7期
     
      一、当事人基本情况
     
      1、角色转换。
     
      一审第三人能否摇身一变而成为二审被上诉人?一审过程中的第三人,肯定既不是原告,也不是被告,那又如何能够成为被上诉人呢?
     
      原本是来看热闹的,没成想却挨了一顿臭揍。您说:冤不冤?
     
      2、自然人当事人的住址
     
      钱碧芳,住江苏省南京市白下区海福巷1号51幢203室。
     
      祝长春,住湖北省鄂州市鄂城区莲花村祝家湾。
     
      结合本案实际情况(纠纷发生地是江苏省南京市),钱碧芳的住址似乎应该与事实吻合,而祝长春的住址则很可能与事实相去甚远。如果没有猜错的话,上述祝长春的住址仅仅是其户籍所在地的地址,而非实际住址。
     
      在撰写裁判文书之时,还是应该清晰区分实际住址与户籍所在地为妥。否则,送达司法文书将会发生困难。
     
      二、时间要素
     
      1、“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于 2004年11月15日作出(2004)苏民二初字第6号民事判决。”
     
      在二审的裁判文书中,当然应该交代一审裁判的做出时间。
     
      2、“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05年4月26日进行了开庭审理。”
     
      除了应该交代上诉人的上诉时间和二审的受理时间之外,当然还应该交代开庭审理的时间(如果是多次开庭审理,自然应该分别交代)。
     
      三、关于反诉
     
      反诉,不是问题。成为问题的是:本诉与反诉的合并审理而非分别审理。
     
      审理可以合并,案号可以合并吗?裁判文书可以合并吗?到底是一个诉讼,还是两个诉讼?
     
      四、当事人出庭情况
     
      当然应该在裁判文书中完整、清晰交代。
     
      五、一审法院查明
     
      1、克隆兄弟
     
      2001年1月3日,祝长春和钱碧芳设立华宇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注册资本1000万元,其中祝长春出资750万元,占注册资本 75%;钱碧芳出资250万元,占注册资本 25%.而在此后不久,2001年 3月27日,华宁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1999年3月9日设立)的股权结构(注册资本1000万元)变更为:钱碧芳300万元,祝长春700万元。
     
      请看,在前后不到三个月的时间内,两家同业(均为房地产开发行业)公司,由相同的两位自然人股东所把持。何必叠床架屋、多此一举呢?其中必然有缘故。
     
      2、《华宁决议》
     
      “因祝长春与钱碧芳在共同经营公司过程中产生矛盾,双方于2002年11月12日达成《江苏华宁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股东大会决议》(以下简称《华宁决议》)”。
     
      内容之一为:“祝长春将其在华宁公司的股权折合人民币若干万元,一次性转让给汪贤琛(即钱碧芳之母——笔者注)”。
     
      由此可见,祝长春从华宁公司全身而退。但是,令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是:既然是祝长春与钱碧芳在共同经营公司过程中产生矛盾,双方本应该彻底了断彼此之间的恩恩怨怨,如果是一方从一家公司全身而退,那么另一方就应该从另一家公司也胜利逃亡。而该决议中却没有钱碧芳从华宇公司退出的内容。换言之,双方还在一个锅里搅勺——共同作为华宇公司的股东。
     
      内容之二为:“双方同意华宁公司碧水湾项目与华宇公司碧水湾西苑项目在征得两家物业公司与业主意见后进行对调管理”。
     
      “征得两家物业公司与业主意见”,征得意见,不符合汉语的语词搭配习惯:要么是征得同意,要么是征求意见。
     
      碧水湾项目与碧水湾西苑项目,这有可能是两个房地产开发项目。“对调管理”,不知是何含义,是对项目的权利义务的处分、安排吗?
     
      关键的问题是:在华宁公司的决议中,能否越俎代庖、伸手过长去处分、安排华宇公司的事务?
     
      内容之三为:“祝长春同意钱碧芳在近期内可另行注册开办公司”。
     
      这话是从何说起呀?有什么资格去“同意”或不同意?“另行注册开办”什么公司?
     
      说明:以上三项,并非《华宁决议》的全部内容,只是可能存在问题的几项内容。
     
      值得特别注意的是,在这份《华宁决议》中,多次出现“审计”一词,包括但不限于:1、“祝长春将股权转让后,不再担任华宁公司任何职务,并将所保管的公司证照、印章、合同、债权债务凭证、会计凭证等,在审计报告出来当日交给钱碧芳”;2、“双方同意本决议作出后,由秦淮区审计机构对华宁公司财务资产状况立即进行审计”;3、“审计结束后立即办理股权转让与公司工商变更手续”;4、“在公司审计报告作出之前,公司的所有对外支出立即暂停,祝长春不得对外签署合同与销售房屋,不得转移银行资金与房产”;5、“双方同意审计截止日期为 2002年11月12日,由双方责成公司员工积极配合,因工作人员不如实、及时配合造成延误,由祝长春向钱碧芳承担赔偿责任”。
     
      很明显,此次股权转让的基础前提就是对华宁公司财务资产状况进行审计。“秦淮区审计机构”,这一表述,因指代不明,使人略感意外。
     
      尽人皆知的基本常识:不摸清家底儿,怎么可能公正合理的分家单过呢?
     
      3、《华宁华宇决议》
     
      “经江宁区法院调解,祝长春与钱碧芳于2003年1月23日签订《江苏华宁华宇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股东大会决议》(以下简称《华宁华宇决议》)。”
     
      说明:“因《华宁决议》未能实际履行,钱碧芳于2002年12月12日诉至江苏省南京市江宁区人民法院(以下简称江宁区法院),请求分割华宁公司、华宇公司财产。”《华宁华宇决议》就是在这次诉讼中双方在法院调解之下达成的合意,进而该决议在事实上取代了《华宁决议》。以下内容是江宁区法院查明的事实。
     
      内容之一为:“祝长春将其所持有的华宁公司股权(1400万元)一次性转让给汪贤琛,钱碧芳将其所持有的华宇公司股权(250万元)一次性转让给祝明安(即祝长春之父——笔者注)”。
     
      换言之,从此以后,华宁公司姓“钱”,而华宇公司姓“祝”。钱家与祝家,各自分别从曾经纠缠不清的两家公司中的一家公司中撤出,从此以后,彼此互不相关。这才是合情合理的一刀两断的解决方案。
     
      内容之二为:“除上述所列项目外,华宁公司、华宇公司的其他资产和负债由各公司自行享有和处理。”
     
      两家公司的各种税、费、对外欠款、维修费及质量赔偿等因素,此外还有遗留的有关债权债务、与业主之间的纠纷及与有关部门的协调工作等事项,所有这些如果不经过公正的审计,几乎是不可能妥善周到予以安排处置的。
     
      最最要命的是,在这份《华宁华宇决议》中,只字未提“审计”一词。
     
      这不是自埋祸根吗?这不是自酿苦酒吗?
     
      4、“祝长春、钱碧芳签署了转让华宁公司、华宇公司股权的相关法律文件,交钱碧芳的律师统一办理”。
     
      很是滑稽。双方的法律事务,怎么可能交给一方的律师去统一办理呢?祝长春也太会算计了吧?太会节约成本了吧?
     
      5、“2004年12月1日,钱碧芳与汪贤琛变更了华宁公司的工商登记,将华宁公司的股东由祝长春变更为汪贤琛,将公司法定代表人变更为钱久忠(系钱碧芳之父)。”
     
      双方达成《华宁华宇决议》的时间是2003年1月23日。而实际去办理公司变更登记的时间却拖延了将近两年,很是蹊跷。
     
      申请办理变更公司登记事项的主体到底应该是股东,还是公司自己?
     
      奇怪!钱久忠是否为华宁公司的股东,案例并未交代。不是股东之人,能否成为公司的法定代表人?
     
      令人惊讶的是,案例在之后又有这样的表述:“2003年12月1日,钱碧芳与汪贤琛变更了华宁公司工商登记,将华宁公司的股东由祝长春变更为汪贤琛,将公司法定代表人变更为钱久忠(系钱碧芳之父)。”
     
      忽而2004年12月1日,忽而2003年12月1日,读者们都惊呆了!
     
      6、“华宁公司和华宇公司系共同股东持股公司,两公司在资金往来、从业人员等方面存在诸多关联。”
     
      这就是本案的基本特征。更重要的一点是:两家公司系同业公司。但是,所有这些事实,都是由两家公司的两位共同股东亲手缔造的结果。
     
      7、《华宁华宇决议》的另一番表述
     
      以下内容是本案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
     
      “祝长春与钱碧芳于2003年1月23日签订《华宁华宇决议》约定:1.祝长春同意将其所持有的 70%的华宁公司股权无偿转让给汪贤琛,钱碧芳同意将其所持有的25%的华宇公司股权无偿转让给祝明安。2.华宇公司与华宁公司之间的资产进行如下调整:(1)华宁公司给付华宇公司600万元;(2)华宁公司位于南京市江宁区碧水湾的别墅(96幢、21幢、49幢、69幢、70幢、16-2幢、32-1幢、 66-2幢)无偿变更登记至华宇公司名下归其所有;(3)华宁公司享有的对江宁区建设局债权1650万元以债权转移形式归华宇公司享有;(4)华宁公司享有的对江宁区国土局债权中的70%即1400万元归华宇公司所有。”
     
      这其中的关键词是“无偿”。
     
      先来看第一项:华宁公司70%的股权是1400万元;华宇公司25%的股权是250万元。经过抵消,二者的缺口为1150万元,即华宁公司亏欠华宇公司1150万元。
     
      再来看第二项:华宁公司支付给华宇公司的资产,至少包括600万元现金、1650万元的债权和1400万元的债权,还有8幢别墅的实物资产。货币资产部分已经高达3650万元。
     
      把两项合并计算,即便是暂且忽略实物资产部分(市值不易估算),华宁公司已经净亏2500万元(3650万元- 1150万元 = 2500万元)。
     
      除非在《华宁华宇决议》中,还有对华宁公司的其他补偿内容,否则的话,这可真是名副其实的不平等条约。很显然,钱碧芳不是傻子,不可能签署明显对自己不利的决议或协议。
     
      8、“由于祝长春隐瞒经营信息,私自注册成立同业公司,存在隐匿公司资产、土地投资失误等不当行为,为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钱碧芳要求清算公司资产。”
     
      股东之间“隐瞒经营信息”,也许还不是最可怕的。如果有的股东居然能够瞒着其他股东在财务账目上做手脚或者干脆直接“隐匿公司资产”,那可就真太牛了,真没治了。
     
      “私自注册成立同业公司”,何谓“私自”?这是一项可以成立的罪名吗?
     
      “土地投资失误”,似乎不宜定性为不当行为吧?
     
      9、“在江宁区法院审理期间,江苏众兴会计师事务所对两公司进行了初步审计, 2003年1月23日,双方达成《华宁华宇决议》及《补充决议》。”
     
      何谓“初步审计”?这一表述语焉不详。关键的问题是:1、审计的结果如何?2、双方达成的《华宁华宇决议》及《补充决议》是不是建立在审计结果之上?
     
      10、“根据双方约定,祝长春应持委托书向江宁区建设局行使债权并划入华宁公司账户用于支付前述四项费用。”
     
      这一内容明显与“华宁公司享有的对江宁区建设局债权1650万元以债权转移形式归华宇公司享有”相矛盾。必有一假。
     
      由于未见《华宁华宇决议》原件,在案例中有多次对其内容的各种不同版本的转述,令人无所适从。相同事实但却前后表述不一的情况,在案例中随处可见,令我等局外读者苦不堪言。重要的是:这些不同表述,绝不仅仅只是出自当事人之口,不同法院查明事实的表述也不尽一致。
     
      11、“华宁公司的资产主要体现为华宁公司对华宇公司的应收账款”。
     
      一语道破天机。也许,这就是连环套(公司之间相互持股)的奥妙所在。一家公司只是另一家公司的替身或影子,只是为了实现另一家公司的利益而服务的。必要的时候,就去扮演挡箭牌或替罪羊的角色。另一家公司则可以金蝉脱壳、逃之夭夭。
     
      12、“《华宁决议》第11条约定:在公司审计报告作出之前,公司所有对外支出立即暂停,祝长春不得对外签署合同与销售房屋,不得转移银行资金与房产。但祝长春从2002年11月12日至2003年1月23日期间,擅自动用华宁公司的 7 385 582.57元资金用于支付碧水湾西苑的工程欠款,而2003年1月23日双方签订《华宁华宇决议》约定:碧水湾西苑小区未售完的部分归华宇公司所有,祝长春也不再担任华宁公司的股东。由此可见祝长春存在明显的侵权行为,祝长春及华宇公司理应返还上述款项。”
     
      前文已述,《华宁华宇决议》生效之时,即是《华宁决议》作古之日。这两份决议是前后替代关系,而不是共存共容关系。也许,在《华宁决议》生效之后,祝长春做出了有违该决议的行为,但是,在此之后达成的《华宁华宇决议》理应把这一情况考虑在内,之所以要达成该决议,就是为了要解决在此之前发生的一切纷争。而且,在该决议中也丝毫没有涉及追究之前某一方当事人可能有违《华宁决议》内容的不当行为的内容。换言之,在《华宁华宇决议》中重新安排的权利义务,已经涵盖了之前的各种纷纷扰扰。因此,在现实有效的《华宁华宇决议》的框架之下,就不应该再以《华宁决议》的内容作为主张自己权利的依据了。
     
      13、“华宁公司一直由祝长春实际控制并经营,双方谈判期间,祝长春隐匿了大量的债权债务”。
     
      既然钱碧芳一方明知如此,那为什么在达成《华宁华宇决议》时不坚持或者说放弃了在《华宁决议》中所强调的将审计作为解决一切问题的基础条件的内容呢?
     
      六、一审法院认为
     
      1、“一审法院认为,祝长春与钱碧芳于 2002年11月12日签订的《华宁决议》、于2003年1月23日在江宁区法院主持下签订的《华宁华宇决议》,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不违反国家有关法律规定,并得到汪贤琛、祝明安认可,依法应当认定为合法有效。”
     
      此结论明显偏颇。如果是孤立看待的话,《华宁决议》与《华宁华宇决议》,自然是分别合法有效。但是,在本案特定背景之下,此二者是前后相继、后取代前的关系,而不是并行不悖、和谐共处的关系。因此绝对不应该也不可能认定它们同时都合法有效。
     
      2、“钱碧芳只享受决议赋予其的权益而不承担约定义务的行为,是纠纷产生的根本原因,对此,钱碧芳应承担主要责任。”
     
      这是一起典型的违约之诉,查清哪一方有什么违约行为是关键所在。而根本就与什么“是纠纷产生的根本原因”无关,更不存在什么哪一方“应承担主要责任”的问题。
     
      3、“案件争议焦点是祝长春、华宇公司的本诉请求及钱碧芳、华宁公司的反诉请求应否支持问题。”
     
      实在是搞笑!这分明是案件审理的全部内容,怎么就成了“案件争议焦点”呢?这样的提炼、概括,可真是够有高度的。
     
      4、“《华宁华宇决议》中双方约定华宁公司分给华宇公司600万元,后在江宁区法院调解下,双方同意调整为520万元,钱碧芳亦按约定开具了银行支票。”
     
      请看:在江宁区法院调解下,双方同意调整《华宁华宇决议》的有关内容,只是不知如此调整,有何凭据?是达成补充决议,还是修改原决议?有趣的是:《华宁华宇决议》本身就是双方在江宁区法院调解下达成的合意。
     
      5、调整两公司房产“是《华宁华宇决议》明确约定内容,虽在江宁区法院主持双方调解时,要求双方就华宁公司与华宇公司的房产不再调整,祝长春和钱碧芳亦表示可以不再调整。但祝长春认为其作出不再调整两公司房产的意思表示系基于双方全面履行《华宁华宇决议》、尽快解决争议问题而作的让步。现钱碧芳不讲诚信的行为已严重侵害了祝长春作为两公司大股东的合法权益,故坚决要求按《华宁华宇决议》中约定的条款履行。一审法院认为江宁区法院对祝长春、钱碧芳不再调整两公司房产的要求,对祝长春、钱碧芳均不产生法律意义上的约束力。”
     
      很想知道:江宁区法院对双方的“要求”,到底是什么性质的要求?是否应该具有什么意义的法律效力?总该不会是相当于放屁吧?
     
      重要的是“祝长春和钱碧芳亦表示可以不再调整”,这可是双方的真实意思表示。
     
      在此情况下,一方能否单独“认为”达成此项合意的基础条件是什么?并以该基础条件是否实现为理由主张该项合意是否能够生效?
     
      如果钱碧芳真的有不讲诚信的行为,且已严重侵害了祝长春作为两公司大股东的合法权益,那么祝长春完全可以通过法律途径寻求救济。但是却没有理由以此为借口而出尔反尔,自己推翻自己在江宁区法院主持双方调解时就华宁公司与华宇公司的房产不再调整的意思表示。
     
      结合上一项内容来看,既然600万元可以调整为520万元,那么为什么两公司就调整房产一事就不能进行调整呢?同样是在江宁区法院主持下双方达成的合意,为什么有的内容就有效,而有的内容就无效呢?为什么有的内容就“产生法律意义上的约束力”,而有的内容就“不产生法律意义上的约束力”呢?
     
      这个问题应该由一审法院来回答。
     
      6、“钱碧芳和华宁公司提出审计华宁公司和华宇公司财务账目,以确认两公司应缴纳的企业所得税及其他各类税费数额。”
     
      钱碧芳一方在什么时间、什么地点“提出审计华宁公司和华宇公司财务账目”的请求?案例应该就此关键问题交代清楚。进行财务审计的目的绝对不应限于“确认两公司应缴纳的企业所得税及其他各类税费数额”这一类问题。
     
      7、“只要华宁公司和华宇公司各自将其2003年度的完税凭证拿出即可解决该项争议,故无需通过审计确定。”
     
      一审法院的这一结论实在是下的过于草率了。华宁公司和华宇公司分别掌握在纠纷双方各自的手中,双方是两条心而非一条心。一审法院认为各自都能如实、完整的拿出完税凭证的想法,实在是过于天真了。
     
      8、“钱碧芳和华宁公司要求审计华宁公司账目以确认应付工程款数额。”
     
      “只要钱碧芳和华宁公司将由祝长春确认后给付的工程款凭证拿出,超出550万元部分由祝长春和华宇公司承担即可,无需通过审计确认。”
     
      这两项内容与前述第5项和第6项内容,在本质上是一致的。相同的论述恕不重复。
     
      需要审计的事项恐怕还多着呢!
     
      “由祝长春确认”,谈何容易。请不要忘了:此时双方已经是仇家,而不是“亲家”了。
     
      又是以相同的理由认定无需审计,一审法院这到底是打的什么算盘呀?
     
      9、“两公司账册等资料已封存于一审法院,判决后将全部归还双方。”
     
      在两审诉讼过程中,一审法院一直、始终封存两公司账册等资料,这唱的又是哪一出戏呀???也许是好心,也许是为了防止不轨之人可能毁灭、隐匿上述资料。资料虽然很完好,但是,真相将如何大白于天下呢?
     
      10、钱碧芳认为:“自己是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签订了《华宁华宇决议》,该5 645 450.16元款项及1 740 132.41元现金,不应属于《华宁华宇决议》约定的内容,祝长春和华宇公司应当返还7 385 582.57元。”
     
      好一个“毫不知情”。听起来确实令人深表同情,但是,证据何在?
     
      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就敢签订法律文书,这可真是:不知者无畏。除非能够证明对方欺诈、胁迫等情形,否则,自己酿造的苦酒只能是自己来喝。
     
      11、祝长春则认为:“钱碧芳作为两公司小股东,应当知道其在与两公司大股东分割两公司资产时其应得资产的比例,因此双方《华宁华宇决议》才明确约定‘华宁公司与华宇公司截至2003年1月22日相互之间的债权债务相互抵消,互不追偿’。”
     
      作为两家公司仅有的两位股东,钱碧芳应该对自己的地位、状况等等因素有一个比较清醒的判断。即使结论不是精确的,但至少也应该是大致精确的。如果对自己的判断没有把握,那就应该借助于外部力量(例如:审计)来帮助自己准确做出判断。
     
      不仅很遗憾:钱碧芳对公司状况不清不楚;而且很可怕:钱碧芳居然在解决纠纷时的思路也是稀里糊涂的。
     
      七、钱碧芳和华宁公司上诉
     
      1、“一审法院拒不采纳钱碧芳对两公司进行审计的要求,以致在未审计的情况下就对公司股权和资产予以分割,造成一审判决错误,故要求二审法院对两公司进行审计,撤销一审判决并依法改判。”
     
      审计,确实是在对公司股权和资产予以分割时的极其重要的法律步骤。但是,这一步骤显然应该在双方达成公司股权和资产分割协议之前来完成,当然不应该是在之后再开展。
     
      本案诉争是针对双方已经达成的公司股权和资产分割协议在履行过程中所产生的纠纷而提起的。本案不是如何对特定公司股权和资产予以分割的纠纷案件。
     
      审计,也许是有价值的。但是,在双方达成协议之后的审计,对于在协议中的各方承诺(即已经确定的权利义务内容),就已经无能为力了。
     
      此时审计,为时晚矣!
     
      2、“祝长春及华宇公司签约后未如约履行义务,华宁公司在由祝长春控制期间遗留了严重的税务问题,在双方协商谈判过程中不如实披露华宁公司应交税款情况”。
     
      其中的“签约”,到底是指哪个约呀?似乎应该是指《华宁决议》吧?
     
      如果钱碧芳一方明知“华宁公司在由祝长春控制期间遗留了严重的税务问题”的话,那么“在双方协商谈判过程中”就应该要求其“如实披露华宁公司应交税款情况”。问题是:钱碧芳一方这样做了吗?如果这样做了,在之后达成的《华宁华宇决议》中就不可能没有相应体现。
     
      事前没做约定,事后的指责和埋怨,只能是苍白无力。
     
      3、“双方《华宁决议》关于税款问题的约定并不是单指‘2003年度企业所得税’,而是包括了华宁、华宇公司三个项目的各项税款。”
     
      先不说《华宁决议》还是否继续有效,仅从其名称(全称为:《江苏华宁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股东大会决议》)来看,该决议就无权处分华宇公司的资产。
     
      4、“该债权涉及第三人权益且处于不确定状态,不宜于本案中进行处理。”
     
      这可就纯属没辙找辙之词了。《华宁华宇决议》所涉及的诸多债权债务均涉及(注意:不是处分)案外人的权利义务,“处于不确定状态”的不是权利义务关系,而是是否能够实现债权。
     
      5、“在双方谈判期间,祝长春隐匿了大量的债权债务”。
     
      这显然又是钱碧芳一方在马后放炮,而显然不是“在双方谈判期间”的发现。
     
      “隐匿”一词,需要慎用。不披露不等于隐匿。而披露的前提是具有披露的义务。除非双方明确约定:在《华宁华宇决议》中未涉及(或曰:未披露)的所有债权债务,凡是债权都由钱碧芳或华宁公司享有,凡是债务都由祝长春或华宇公司承担。只可惜,钱碧芳没有这么精明,祝长春也不会如此愚蠢。
     
      八、祝长春和华宇公司上诉答辩
     
      1、“华宁、华宇两公司股东均为祝长春和钱碧芳,双方进行股权调整时没有约定采取按照审计结论进行财产分割的方法,而是基于两位股东对公司的了解及大致估算进行的,并在此基础上正式签订了《华宁华宇决议》等有效决议。”
     
      请看:双方早就排除了“按照审计结论进行财产分割的方法”。当然,这一合意有可能是在只有一方对公司状况心知肚明,而另一方则对公司状况稀里糊涂的情况下达成的。
     
      “基于两位股东对公司的了解及大致估算”,这是事实,但是,更大的事实则是:了解和估算的结果完全有可能会因信息不对称而大相径庭。
     
      至此,钱碧芳一方应该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了吧?
     
      我就纳闷儿了:为什么在签订之前的《华宁决议》时,双方却有关于审计的明确约定呢?
     
      2、“现祝长春及华宇公司已经全部履行了自己应尽的义务,对方却又提出要重新通过审计分割公司财产,明显不公。”
     
      这不是公平不公平的问题,而是守信不守信的问题。约定应该履行,承诺本该兑现,这是最最基本的为人处事之道。约定或者承诺的内容,有可能会因各种原因而不尽公平,但是,只要没有重大瑕疵,就不应该否定这样的约定或者承诺的效力。
     
      一般的不公平(尤其是归因于自身的理由),不是推翻约定或者承诺的正当理由!!!
     
      3、“而且,将要求审计作为二审中一项独立的诉讼请求,也不合适。”
     
      此言差矣!在庭审之时要求审计,这怎么能够算是诉讼请求呢?这分明是查清案件事实的一种手段或方式。而且,这一做法也只有通过向法院提出申请的方式才能实现。
     
      3、“至于所谓对超出部分‘保留诉权问题’,充分说明对方到目前为止仍无法明确自己的诉请究竟是什么,其上诉所提诉请都是其凭空假想的,对这样的诉讼请求只能驳回。”
     
      此言谬矣!之所以预见可能会有“超出部分”,是因为对案件的事实真相并未完全掌握,而不一定就“充分说明对方到目前为止仍无法明确自己的诉请究竟是什么”,也未必就得出“其上诉所提诉请都是其凭空假想的”的结论。
     
      奇怪的是:既然是“两公司账册等资料已封存于一审法院”,那为什么不能在审理时当庭出示呢?这样不就会真相大白了吗?换言之:为什么在开庭审理之时还要“封存”呢?
     
      4、“双方达成协议后,钱碧芳出具‘空头支票520万元’、办理华宁公司变更工商登记手续、将祝长春拥有的华宁公司70%股权办至汪贤琛名下,在其已经享有双方约定内容中全部权利的情况下,还提起上诉,足见其缺乏基本的诚信。”
     
      钱碧芳出具空头支票,当然属于失信行为。钱碧芳无偿获得对方更大数额的股权,但却要求对方有偿获得自己较少数额的股权,这不是失信,而是缺德,也是对约定内容的歪曲。
     
      但是请不要搞错:“提起上诉”却与“缺乏基本的诚信”没有半毛钱关系。
     
      九、二审法院查明
     
      1、“为落实《华宁华宇决议》内容,2003年1月23日,钱碧芳、华宁公司与祝长春及华宇公司签订了《关于碧水湾28亩土地使用权问题的处理协议》、《关于城北路460亩地块的处理协议》。”
     
      看来,与《华宁华宇决议》密切相关的还有一系列附属法律文件(它们其实都是在同一天签署的)。它们对当事人都有约束力,也都应该适用于本案。
     
      2、“关于祝长春支取约 27020427.4元钱一事,钱碧芳于《华宁华宇决议》签订之前就已经明确知道。”
     
      证明这一点也许并不困难。果真如此的话,钱碧芳佯装不知、明知故问,实在是自讨没趣、自取其辱。
     
      十、二审法院认为
     
      1、“一审法院认为仅根据双方已有的约定,就可以断明双方之间税收等纠纷应如何解决,故未支持其审计要求,该处理并无不当。”
     
      一审法院这显然是所答非所问的节奏。该结论和理由均明显不当。
     
      前文已述,审计能够解决的是如何进行股权转让和资产分割的问题,但却不能解决如何履行已经达成的股权转让和资产分割协议的问题。
     
      2、“钱碧芳二审重提审计要求,但并无新的、更充足的理由。”
     
      这算什么逻辑。
     
      钱碧芳重提审计要求,目的就是要查清案件事实真相,难道这还不是充足的理由吗?难道还需要什么新的理由吗?
     
      3、“祝长春一方主张祝、钱二人同为两公司股东,一直参与经营,对公司基本情况都很了解,双方围绕股权分割问题签订的所有协议,都是建立在不审计、由双方协商基础之上的,且祝长春及华宇公司已经全部履行了自己应尽的义务,故不同意审计。”
     
      实在是强词夺理!!!1、“祝、钱二人同为两公司股东,一直参与经营”,此言不假。但是,“参与经营”与主导经营却远远不可同日而语;2、“对公司基本情况都很了解”,这只是一种模糊事实。本案的争执焦点恰恰不是“公司基本情况”,而是公司的核心甚至绝密情况;3、“都是建立在不审计、由双方协商基础之上的”,请注意:绝不是“不审计”,而应该是——未审计;4、“祝长春及华宇公司已经全部履行了自己应尽的义务”,这根本就不是可以否定采用审计的恰当理由。
     
      如果不能按照审计结果进行股权转让和资产分配的话,那就只能按照双方默认的事实为依据了。而残酷的现实则是:祝长春一方对事实了解的很清楚,而钱碧芳一方对事实的了解则很不清楚。毫无疑问,是否审计,就是能否公正合理的进行股权转让和资产分割的分水岭。
     
      但是,这却不是本案应该由法院启动审计程序的正当理由。钱碧芳一方早在签署《华宁华宇决议》之时,就在签字的一刹那,就已经输定了!!!
     
      昭示世人:自己的姓名,可不是那么容易就签下的。当然,鸡毛蒜皮的小事,则另当别论。
     
      风险意识何其重要。交易风险,通常来自于缺乏信息或信息不对称。
     
      4、“《华宁华宇决议》仅约定了两公司就2003年度企业所得税的分担比例,对企业所得税以外其他税种并无具体、明确约定。”
     
      这也许就是事实。这也足以说明钱碧芳一方是涉世尚浅,而祝长春一方则是老谋深算。小日本鬼子与老游击队员打交道,哪有不吃亏的道理。
     
      双方另有“除上述所列项目外,华宁公司、华宇公司的其他资产和负债由各公司自行享有和处理”的约定,在如此约定的前提下,即使是进行审计,又能怎样?审计无法改变约定。
     
      5、“一审法院认为,相关房产不再调整只是江宁区法院调查过程中双方作出的表示,非正式达成的协议,对当事人没有强行约束力。加之考虑双方实际履约状况,一审法院支持祝长春该项请求判令双方按照《华宁华宇决议》内容履行,并无不可。”
     
      在法院调查过程中双方作出的表示,确实不能等同于正式达成的协议,但是,却不能因此就得出“对当事人没有强行约束力”的结论。在法庭之上的陈述,岂是玩笑、岂能儿戏?岂是轻易可以说了不算的?
     
      “考虑双方实际履约状况”,敢问:双方实际履约状况到底是什么情况呀?这纯粹是“无厘头”式的借口、遁词。纯属打官腔,说了等于没说——无味之屁。
     
      结语:
     
      该案例全文长达二万二千余字。有很多车轱辘话说了很多遍,而且居然能够前后不尽一致。本案中的《华宁华宇决议》及相关决议,其本质就是协议。是决议的内容最终决定了当事人的权利义务。在决议签字生效之后,钱碧芳一方方才又发现了许多新的完全出乎自己想象的事实,但是,为时晚矣!
     
      当初,祝长春一方明显占有股权优势(在两家公司的占股均超七成),可是为什么会弃大——华宁公司(注册资本2000万元)而取小——华宇公司(注册资本1000万元)呢?不能不说是似拙实巧、深谋远虑呀!
     
      在达成协议之后,再去试图指摘协议内容不尽合理,为时已晚矣!!!
     
      签订合同须知:
     
      一、合同文本
     
      1、上策:合同文本最好是由双方共同拟定;2、中策:采用国家机关拟定的格式文本;3、下策:万不得已,才采用对方单独拟定的文本。在司法实践中,应该慎重考虑这三种不同情况并酌情有所区别对待。
     
      请千万不要简单的认为:合同绝对、必须、肯定、无疑是双方当事人合意的产物。
     
      二、文本表述
     
      当事人应该确信自己明知合同文本中的每一个专业术语的确切含义。否则,就有可能会发生重大误解的情况。
     
      三、约定事项
     
      当事人应该确信自己确切了解、掌握合同约定事项的基本常识和相关信息。两眼一抹黑,只能是被别人牵着鼻子走。
     
      这就是一场机灵鬼与大傻瓜之间的较量。已经傻出去(其实就是稀里糊涂让出去)的权利,即使是在公正司法的条件下,也是要不回来的。
     
      本案给世人最大的启示就是:分家单过(也包括夫妻离婚),别以为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如果连家底都没有摸清、摸透,那就?等着吃亏吧!
     
      2016.8.22.于幸福艺居寓所


    【作者简介】左明,北农教师。

0
分享到:
阅读(384)评论(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隐私政策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