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明的个人空间

答疑解惑
发布时间:2016/12/22 17:26:02 作者:左明 点击率[187] 评论[0]

    【出处】本网首发

    【中文关键字】行政监察法;行政诉讼法;行政复议法

    【学科类别】其他

    【写作时间】2016年


      ZH经理:
     
      您好!
     
      闲话少叙,直奔主题。一孔之见,仅供参考。
     
      “要求监察局对涉案的相关公职责任人进行行政问责”,请问:这是谁的要求?要求是以什么方式体现的?要求的内容是什么?您能否向我披露、转录要求的相关具体细节?
     
      “监察局推诿不予查处,也不予书面回复”,请问:回复谁?是贵公司吗?贵公司是否曾经向监察局书面提出过启动监察程序的申请?
     
      《行政监察法》第六条第一款规定:“监察工作应当依靠群众。监察机关建立举报制度,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对于任何国家行政机关及其公务员和国家行政机关任命的其他人员的违反行政纪律行为,有权向监察机关提出控告或者检举。监察机关应当受理举报并依法调查处理;对实名举报的,应当将处理结果等情况予以回复。”贵公司至少可以以控告人或者检举人的身份对已经被法院确认违法的行政机关及其工作人员提出“控告或者检举”。受理举报并依法调查处理是监察机关的法定义务。如果贵公司实名举报,监察机关将处理结果等情况予以回复贵公司,也是其法定义务。
     
      关于“内部监督的行政行为不属于人民法院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的问题。《行政诉讼法》第十二条规定“行政机关对行政机关工作人员的奖惩、任免等决定”不可诉(即不予受理),按照学理,也应该包括与之对应的不作为(贵公司的案件即属于不作为)。这种情况也被称为内部行政行为,在学理上不属于标准的具体行政行为(现行的行政诉讼制度的起诉对象仅针对部分具体行政行为)。该项规定既排斥了受到或可能受到决定作用的行政机关工作人员的诉权,也排斥了与该决定(或不作为)有利害关系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诉权(例如贵公司)。该项规定绝对排斥了内部行政行为的可诉性,没有任何的回旋余地。
     
      “我们认为,任何权力都应当置于法律的监督之下,监察权也不应例外。”愚以为:您的见解很高明,也很正确!但是,这只是应然,而不是实然。至少目前,监察权是不能通过司法诉讼被置于法律的监督之下的。
     
      很遗憾,《行政监察法》与《行政诉讼法》之间是没有交集的。您说的很对,《行政监察法》的第三十八条、第三十九条和第四十条的规定之间“有着必然的联系”、“并不是孤立的”,这三个条款均是关于对主管行政机关作出行政处分不服的行政机关工作人员向行政监察机关提起申诉的规定。申诉主体并不能被称为“被监察对象”,因为,申诉的本质是对申诉主体的权利救济。申诉主体想请监察机关为自己主持公道,由监察机关居中裁判原行政处分是否合法。而且上述规定均与行政诉讼无关。
     
      贵公司的案件,与《行政监察法》的关于申诉的情形并不吻合。应该受到行政处分但却未受到行政处分的行政机关工作人员当然不会提起申诉,也就当然不存在对监察决定不服的情况了。贵公司是对监察机关应该履行其监察职责的不作为而不服,并不是对监察机关对申诉处理结果不当而不服,这是两码事儿。
     
      在贵公司的案件中,“法院将此理解为是指向监察部门进行举报的当事人”,愚以为:法院应该不会糊涂到认为该案件与《行政监察法》关于申诉的规定有关的程度。贵公司当然可以被认为是“向监察部门进行举报的当事人”,之所以各级法院“裁定不符合《行政诉讼法》的受案范围”,不是因为《行政监察法》关于申诉的规定,而是根据《行政诉讼法》第十二条的规定,也就是上文我所说到的:该项规定既排斥了受到或可能受到决定作用的行政机关工作人员的诉权,也排斥了与该决定(或不作为)有利害关系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诉权(例如贵公司)。
     
      关于“行政机关最终裁决”。其含义是:由行政机关作为行政裁决的最后、最高裁决者,排斥对行政裁决不服的司法救济。您的理解完全正确:《行政监察法》第四十二条的“最终决定”与《行政诉讼法》第十二条的“行政机关最终裁决”,“两者的法律地位、意义和意思都不一样,即两者不是同一码事”。
     
      《行政监察法》约束、规范的主要是被监察者,而不是监察者。监督监察权,缺少抓手、支点。剩下的就只能是“病急了乱投医”:向该监察机关的同级政府或上级监察机关控告或者检举该监察机关违法不作为。
     
      还有一种奇葩的思路。《行政监察法》第四十九条规定:“监察机关和监察人员违法行使职权,侵犯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的合法权益,造成损害的,应当依法赔偿。”其中的“违法行使职权”,在学理上就应该包括不作为。也不知道贵公司能不能在这一条款上做一做文章?进而考虑是否能够提起行政赔偿诉讼?
     
      由于时间仓促,错漏在所难免,请见谅。如果您愿意的话,可以反复交流。
     
      祝安好!
     
      左明
     
      2016.4.14.
     
      ZH经理:
     
      您好!
     
      您的论述言之有理。但是,现实总是没有愿望那样令人满意。现在的关键问题不是行政机关(结合贵公司案件就是监察机关)任性的问题,而是立法机关也很任性的问题。具体说就是《行政诉讼法》第十二条“行政机关对行政机关工作人员的奖惩、任免等决定”不可诉之规定,是一个无法逾越的屏障。
     
      奖惩,就包括奖和惩。惩就是追惩、惩处的意思。结合贵公司的案件,就是追究相关责任人的违纪责任。追究是作为,不追究就是不作为。作为不可诉,与之对应的不作为,当然也就不可诉。直接相对人(被追责之人)不可诉,间接相对人(例如贵公司)也不可诉。即使是应该受理的理由再充分、再合理,也是无法对抗法律的明确规定的。恶法亦法——邪恶的法律在修改、废止之前,是有效的。法律已经将人事处理等事项预先“保护”起来了。有了法律的“保护”,他们再耍流氓,您也只能是无可奈何。
     
      您的关于监察机关具有受理举报等外部职能的论述,是完全说得通的。但是,受理举报只是表象,其实质是“行政机关对行政机关工作人员的奖惩、任免等决定”,请看:还是绕不过《行政诉讼法》的禁止性规定。请想一想,退一万步,即使是法院受理并审理了监察机关不作为的行政诉讼案件,甚至做出了贵公司胜诉的判决:责令监察机关履行法定职责,那结果又会怎样呢?如果监察机关最终做出了不予追究相关工作人员责任的决定,贵公司又能如何呢?再次起诉吗?这一次可就不折不扣吻合《行政诉讼法》的禁止性规定了。贵公司打赢了一场程序性诉讼,又有什么实际意义呢?
     
      我曾经多次在拙作中论述,《行政诉讼法》是一只没有牙齿的“老虎”,理由是:除了赔偿责任之外,违法的行政主体(就更不要说不是行政诉讼主体的行政机关工作人员了)是不需要承担任何其他法律责任的。没有责任的诉讼,与扯淡无异。
     
      除了对行政诉讼被告需要设置法律责任之外,我还曾经多次在拙作中论述,凡是败诉(即被确认违法)的行政诉讼被告,必须要有一个或多个工作人员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很遗憾,上述两点,可能也就是我这个草民无力的呐喊。在业界没有任何的呼应。
     
      如果您感兴趣的话,可以登陆“北大法律信息网”,去浏览一下本人解读《行政诉讼法》及其“修正案”的文章。
     
      关于“‘因执行上级的命令或决定’即可免于处分”,这个问题应该全面理解。这里的免于处分的对象应该仅限于工作人员,而不包括行政机关。此外,免除执行命令之人的责任,当然不意味着也免除下达命令之人的责任。所有的被确认违法的行政行为,都必须要有至少一个工作人员来承担相应的责任。
     
      您提到了若干起相关案例,抱歉,我均不知悉相关内容。请问:这些案例与贵公司的案件的情况是否完全一样呢?如果完全一样的话,其实解释起来也很简单:中国的司法机关也很任性,同(相同而非同一)案不同审,想咋审就咋审,完全置法律于不顾。
     
      中国是一个典型的权力型社会,权力至高无上。要想制约一个权力,最好的办法就是去寻求一个更大、更高的权力的帮助。而且,显然不能通过法律的思路和道路去寻求帮助。
     
      网络反腐,颇有成效。另一个制约权力的力量,可能会来自于舆论。在这一方面,贵公司似乎很有一些办法。
     
      我有一个并无恶意的困惑:贵公司为什么会如此看重于本案呢?即使是将涉案工作人员绳之以法的话,与贵公司的实际利益又有多大关系呢?“到目前,由于政府部门的违法行政已经造成我公司数以亿计的经济损失,造成的精神损害等隐形损失则无法估量。”请问:贵公司是否已经通过司法途径对如此巨大的经济损失问题予以全部解决呢?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也许那些已经受理并审理的案件,同样会令贵公司唏嘘不已。
     
      今日中国之司法,还远远不是良性的纠纷解决之道。
     
      希望通过反复交流,可以让我们更清晰的相互理解。
     
      祝安好!
     
      左  明
     
      2016/4/16
     
      ZH经理:
     
      您好!
     
      我曾经多次撰文论述,中国社会目前最大的不和谐、最大的现实问题、最突出的社会矛盾就是:公权力不适当的强大。经过多年的风风雨雨,想必您也已经比较清晰的意识到:行政权、司法权和立法权都很任性!都很霸道!尽管它们之间还是比较和谐的。
     
      我想借用一句古话:好男不和女斗,对您以及贵公司进一言:好民不与官争。
     
      整个社会的改变是缓慢的,是多数人分别改变并汇聚在一起之后才会发生的。我并不主张庸庸碌碌、无所作为,但是,每个人都会有自己努力的限度、都会有自己付出的底线。我是一介书生,我为了与我所不认可的现实进行抗争,付出了许多许多。但是,我还是会守住自己付出的底线,我还会保留住让自己继续前进的最基本的条件。您以及贵公司不屈的抗争精神令在下钦敬之至!可是,贵公司毕竟是一家企业,毕竟要以营利为目的,为了抒发怨气、弘扬正气,贵公司的巨大付出是否值得?
     
      君子之道、法治思维,都是不可能解决现实中国公权任性的问题的。因为绝大多数公职人员都还不是君子、都没有法治思维。我作为一个理论工作者,研究未来目标,但不制定行动方案,我的文字可能不朽、可能会影响后世,因此我还有可能会成为人生赢家;但是,贵公司作为一个企业组织,就是赌上自己全部的身家性命,与公权力开战的结果也只能是粉身碎骨,最多也就是在中国社会发展史上留下一个悲壮、惨痛的案例。
     
      您以及贵公司应该对未来有一个理性的正确的预期。您以及贵公司的坚持,到底值与不值、妥与不妥,请您三思!
     
      也许后会有期。
     
      祝您身体健康!事业顺利!
     
      左  明
     
      2016/4/17
     
      ZH经理:
     
      您好!
     
      来信收悉。
     
      以下纯属个人浅见,仅供参考。
     
      《国家赔偿法》第九条规定:“赔偿请求人要求赔偿,应当先向赔偿义务机关提出,也可以在申请行政复议或者提起行政诉讼时一并提出。”其中的“要求赔偿”,是指赔偿请求人单纯、唯一只提出赔偿要求,而不提出其他要求(例如:并不要求确认行为违法)。说白了就是:赔偿请求人眼中只有钱,除了要钱,就什么也不知道了。其实,这是绝大多数中国老百姓最真实也是最朴实的想法。但是,他们可能不知道,国家赔偿的前提条件是要先确认行为违法,之后才谈得上赔偿问题。如果赔偿义务机关自己主动认错,则赔偿问题可以讨论;如果赔偿义务机关自己不认错,那么由赔偿义务机关自己赔偿,则无从谈起。
     
      申请行政复议或者提起行政诉讼,则是以确认行为违法为主要目的的救济方式,当然,这也是最终能够获得国家赔偿的前提条件。有了这一条件,自然就可以一并提出国家赔偿的要求。
     
      总结一下:1、如果赔偿义务机关自己认错,那么赔偿请求人直接要求其赔偿即可(但是赔偿的结果有可能并不满意);2、如果赔偿义务机关自己不认错(或赔偿结果不能令人满意),那么赔偿请求人就只能通过申请行政复议或者提起行政诉讼的方式来解决赔偿问题了。
     
      结论:《国家赔偿法》第九条规定的现行做法不尽合理,赔偿请求人先向赔偿义务机关提出赔偿要求,没有什么实质意义,徒增麻烦,应该删掉,改为:赔偿请求人在申请行政复议或者提起行政诉讼时一并提出赔偿要求。
     
      回到贵公司的实际情况中,既然贵公司已经在行政诉讼中胜出,也就是说:被诉行政行为已经被生效司法裁判确认违法,那么,就已经满足了国家赔偿的前提条件,贵公司就可以两便:既可以直接向赔偿义务机关提出赔偿要求(要做好其不予理睬或赔偿不合理的思想准备,最后很可能还要进法院),也可以通过提起行政诉讼(也可以称为:行政赔偿诉讼)的方式来要求赔偿。
     
      说句后话:贵公司在当初提起行政诉讼的时候,就应该一并提出赔偿请求。下次遇到相同情况,注意改正,可以节约诉讼成本。
     
      不当之处,请您明察!
     
      左  明
     
      2016.6.6.
     
      ZH经理:
     
      您好!
     
      来信收悉。
     
      中国的行政诉讼,只能受理和审理有关被诉行政行为(或不作为)合法性的诉求,同时还可以提出行政赔偿的要求。至于其他内容,如“认定我司设施合法”,则不属于行政诉讼的范围。
     
      “法院不允许我们同时提出第二个诉求”,这确实令我震惊!也令我无话可说。
     
      您和贵公司都是不屈的抗争者!向假、恶、丑不肯低头的斗士、勇士!其实,这也是我本人的追求和行动。我们都为了抗争,受尽折磨、生活苦难、精神摧残、经济损失……尽管我们悲愤,但是,我们都是有原则、有信念之人,我们绝对不会因此而放弃、而改变。
     
      其实,我们都是不合群的特殊个体。我们反对、抗争的并不是极少数个人和组织,而是绝大多数个人和组织。我们所生存的环境就是由这绝大多数个人和组织所构成的、所塑造的。我们超越了绝大多数个人和组织,但是,他们都只能缓慢的成长,不会因我们的超越而迅速跟上我们的步伐。其实,谁也没有错,包括个人或组织、国家或法律,只是不同个体之间不一样,发展阶段不同、自身属性各异。我们会悲悯他们的落后,他们会嘲笑我们的超前,也许这是所有大家的共同悲哀。
     
      恰如我们不接受被强加于人的信念一样,我们也不应该将自己的信念强加于人。
     
      明确的目标其实可能并不那么重要,重要的是:成长和改变。首先是我们自己的成长和改变,我们更应该看重并着力于自己的成长和改变。
     
      我们只能把握自己,我们活的就是自己。喜滋滋!
     
      不好意思,感慨几句,敬请谅解!
     
      祝安好!
     
      左  明
     
      2016.6.8.


    【作者简介】左明,北农教师。

0
分享到:
阅读(187)评论(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隐私政策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