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剑文的个人空间

理性看待个人所得税工薪所得费用扣除标准(一)
发布时间:2008/11/27 9:50:00 作者:刘剑文 点击率[1981] 评论[0]

    【出处】本网首发

    【学科类别】税收法

    【写作时间】2008年


    个人所得税工薪所得费用扣除标准一直以来都是个人所得税法改革关注的重点。2005年10月27日,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决议,将个人所得税工资薪金所得费用减除标准从800元调整到1600元,于2006年1月1日起施行。2007年12月29日,全国人大常委会表决通过了关于修改个人所得税法的决定。个人所得税工资薪金费用扣除标准自2008年3月1日起由1600元提高到2000元。而日前,针对此标准的调高呼声不断,3000、5000的标准建议频频被提及。那么,2000元的扣除标准是否合适?是否还有上调的必要?从人权保障的角度如何看待个人所得税及其费用扣除标准的设定?一系列问题不仅关系着国民个人的生活质量,同样关系着国家税收法治的构建和完善。因此,本文将以人权保障为视角对上述问题进行探讨和分析。 

      一、个人所得税纳税义务的法理分析 

      国家财政收入一般可以分为强制性收入和非强制性收入,前者以税收为主要代表,而后者以国有财产收益为主要代表。而以税收国家的标准衡量,要求税收收入占一国财政收入95%以上,只有如此国家才可以实现和完善其提供公共服务的基本职能。而从我国的现实情况来看也是如此,随着公共财政的推进,在支出层面上,国家的经济职能弱化,而公共服务职能不断强化;在收入层面上,税收收入比例占我国财政收入的90%以上。可以说税收是实现国家职能的重要物质基础。 

      个人之所以对国家有纳税义务,或者是基于个人具有可以处分的财产,或者是基于个人具有职业、营业能力;而这些都归结于个人具有税收负担能力。个人财产(包括所得)的形成不仅仅是个人劳心劳力,同时也是市场交易的结果。在市场的形成,尤其是市场的顺利运作,离不开国家提供法律秩序以及相关服务设施;个人所得的形成可以认为是个人利用社会所提供的营利可能性,致使个人财产有所增益。因此,国家与个人在所得课税问题上的关系可以理解如下:国家保障个人的财产权,并为个人实现财产的增益提供保障;而对财产权所产生的收益或所得,国家通过课征所得税参与分享。这也是如何解释“个人所得”的可税性问题。 

      二、个人所得税在税收体系的地位分析 

      在宪政国家的理念及其支配下,现代国家的公共服务职能日益被强化,基于此种职能,国家对公民课征税赋,在满足财政收入需求的目的外,也将更多的通过实物、服务或者金钱给付的方式进行社会再分配,从而实现实质正义。 

      在整个税种体系中,“没有任何税比所得税更为民主、更富有人性及社会性”,德国学者Neumark在《现代所得税理论与实务》一书的扉页引用了此标语。同时我国税法改革的趋势也是逐步从增值税为单一主体税种向增值税与所得税并重的双主体税种体系转变,可见所得税在一国税收体系中的重要地位。所得税之所以有如此地位,一方面是基于所得税具有税源丰富的特性,能适应现代高度发展的国家财政需求;另一方面,所得税的所得归属以人为中心,能够斟酌、衡量纳税人的个人负担,因此被认为是最符合量能课税原则。个人所得税通过基础扣除等有关人的相应扣除以及通过与累进税率相结合,在调节收入分配、实现社会的实质公平正义方面更是承担了不可忽视的作用。 

      个人所得税区分不同性质的所得,如积极所得、消极所得等等,不同的所得计算标准和最后的税赋都不相同,这是因为所得因其性质和产生的情况不同导致该所得的税收负担能力不同,如工薪所得、劳务所得都有费用扣除标准,而偶然所得则无;又如工薪所得和个体工商户的生产、经营所得虽然都是超额累进税率,但级距和对应的税率都有差别。由此可见,完善的个人所得税费用扣除制度是实现所得税调节功能的重要前提。 

      三、从人权保障角度思考个人所得税工薪所得费用扣除标准的确定 

      费用扣除标准是个人所得税法的一项重要内容,这一标准的确定与公民的平等权、生存权和发展权等基本人权具有密切关系。(1)从平等权角度而言,个人所得税的功能主要在于通过调节不同收入阶层之间的收入,从而缩小社会民众之间的收入差距,促进平等权的实现。基于这一思路,如果费用扣除标准订得过低,将使得低收入阶层负担个人所得税,这与开征个人所得税的初衷相悖,也不利于公民平等权的保障。(2)从生存权角度而言,公民的最低生存条件必须要得到保障,对于属于最低生存条件范畴的收入不能征税;如果扣除标准订得过低,势必会损及公民生存权的保障。(3)从发展权角度而言,发展权是所有个人和全体人类应该享有的自主促进其经济、社会、文化和政治全面发展并享受这一发展成果的人权。有些国家的宪法已经明确规定了发展权,在构建和谐社会的宏观背景下,对发展权的倡导和保障也应提上议事日程。就扣除标准而言,除了对公民的最低生存条件予以保障外,还应该考虑到公民促进社会全面发展并享受相应发展成果所需要的费用。如果费用扣除标准订得过低,显然不利于发展权的保障与实现。 

      这里还需要明确的是,对于费用扣除标准,发达国家税法多采用专项扣除与基本扣除相结合的方式,考虑到了各种特殊情况,从而最大限度地保障公民的基本人权;而在广大发展中国家,由于统计、征管手段等方面的落后,只好选择一个统一的扣除标准,我国也不例外。这一现实给扣除标准的确定带来了许多难题,也不利于公民基本人权的充分保障与实现。尽管如此,费用扣除标准的确定仍然不能脱离对公民基本人权保障的考虑。

    【注释】
    作者简介:刘剑文,男,湖北省武汉市人。法学博士、法学博士后。现任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0
分享到:
阅读(1981)评论(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隐私政策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