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剑文的个人空间

个人所得税工薪所得费用扣除标准的确定——人权保障与实证分析
发布时间:2006/2/5 8:00:00 作者:刘剑文 点击率[3099] 评论[0]

    【出处】本网首发

    【学科类别】财税法

    【写作时间】2006年


    我的观点是将个人所得税工薪所得费用扣除标准提高到1600元。费用扣除标准应该从正当性与合理性两方面来进行分析。即要在人权保障的层次上把握其正当性;在此基础上,通过一定的实证分析,论证其合理性。
      
      
      
      国家税收存在的根本目的在于保障公民的基本人权。近现代人权的发展特别强调平等权、生存权和发展权等权利的保障。财政学大师马斯格雷夫概括了财政的三大职能,即配置、稳定和再分配。平等权、生存权和发展权等权利的保障与国家一定的再分配职能密切相关。而在所有的税种中,个人所得税是具有再分配调节功能的重要税种。因此,对个人所得税工薪所得费用扣除标准的确定,首先要在人权保障的层次上予以把握;其次,通过一定的实证分析,综合其他因素予以确定。
      
      
      
      一、从人权保障角度思考费用扣除标准的确定
      
      费用扣除标准是个人所得税法的一项重要内容,这一标准的确定与公民的平等权、生存权和发展权等基本人权具有密切关系。(1)从平等权角度而言,个人所得税的功能主要在于通过调节不同收入阶层之间的收入,从而缩小社会民众之间的收入差距,促进平等权的实现。基于这一思路,如果费用扣除标准订得过低,将使得低收入阶层负担个人所得税,这与开征个人所得税的初衷相悖,也不利于公民平等权的保障。(2)从生存权角度而言,公民的最低生存条件必须要得到保障,对于属于最低生存条件范畴的收入不能征税;如果扣除标准订得过低,势必会损及公民生存权的保障。(3)从发展权角度而言,发展权是所有个人和全体人类应该享有的自主促进其经济、社会、文化和政治全面发展并享受这一发展成果的人权。有些国家的宪法已经明确规定了发展权,在构建和谐社会的宏观背景下,对发展权的倡导和保障也应提上议事日程。就扣除标准而言,除了对公民的最低生存条件予以保障外,还应该考虑到公民促进社会全面发展并享受相应发展成果所需要的费用。如果费用扣除标准订得过低,显然不利于发展权的保障与实现。
      
      这里还需要明确的是,对于费用扣除标准,发达国家税法多采用专项扣除与基本扣除相结合的方式,考虑到了各种特殊情况,从而最大限度地保障公民的基本人权;而在广大发展中国家,由于统计、征管手段等方面的落后,只好选择一个统一的扣除标准,我国也不例外。这一现实给扣除标准的确定带来了许多难题,也不利于公民基本人权的保障与实现。尽管如此,费用扣除标准的确定仍然不能脱离对公民基本人权保障的考虑。
      
      
      
      二、费用扣除标准的确定——实证分析
      
      以上从人权保障角度思考费用扣除标准,为我们提供了一个理论参照;而要确定具体的标准,还需要在理论的指导下通过一定的数据计算来最终确定。下面通过几个数据来源来对扣除标准作一实证分析。
      
      (一)有研究人员] 对北京、上海、天津、沈阳、西安、武汉和成都等7个城市居民的平均基本生活水平进行了调查分析。我认为他们选取的城市在区域上具有代表性,既有东部的上海,西部的成都、西安,中部的武汉,也有北部的北京、天津以及东北的沈阳。因此下面以相关数据进行分析。
      
      该课题研究的统计数据表明,将包括食品、衣着、医疗、文化、交通、居住、日用杂品等7类18项的日常消费支出相加,得到月人均开支377.20元。这意味着,一个三口之家一个月的日常消费是1131.60元。
      
      如果加上5项被调查对象选中的耐用消费品的人均月消费金额,即把购买商品的金额按使用年限平摊到每人每月。按这个标准计算,一个三口之家一个月的基本生活消费是1484.94元。
      
      如果家中子女正在上学,那么这个家庭的支出中还要加上子女教育费用月均224.24元;这里没有区分大、中、小学,但包括学杂费、课外活动费用和校外培训辅导费用,将一个学期的费用平摊到一年中6个月。
      
      如果是需要冬季取暖的北方城市,那么这个家庭的支出中还须加上取暖费月户均90.62元,这是将冬季取暖费平摊到全年12个月得出。
      
      由上可知,两个成人带一个孩子的三口之家,每月的基本生活标准是1709.18元;如果生活在需要冬季取暖的北方,那么三口之家需要1799.80元。
      
      假设一个三口之家的夫妻俩都能够取得工资薪金收入,将其每月基本生活支出由二人平均分摊,每人就是854.59元(北方为899.9元)。须注意的是,这里尚没有考虑老人赡养的问题。
      
      (二)国家统计局的数据表明,2004年全国城镇单位在岗职工年人均消费支出为7182元。按人均负担率1.91计算,城镇职工的人均负担消费支出约为1143元/月。
      
      以上两个结果都是从全国平均水平的角度测算的人均消费支出,可以作为费用扣除标准确定的参考基础。此外,各地的特殊情况还需要考虑。在上海、北京、广东等经济发达地区,居民生活费用标准远远高于全国的人均消费水平。如果完全按照全国人均消费水平确定费用扣除标准,则这些经济发达地区纳税人的税收负担就会因此而加重,尤其对这些地区的低收入者更为不利。
      
      为保证全国范围税收负担水平的大体均衡,还应将扣除标准在全国人均水平的基础上再适度调高。
      
      同时,特别值得注意的是,深圳市和广州市实践中已经开始执行1600元标准,表明这一标准具有其现实合理性。
      
      此外,我国的经济保持高速度增长,费用扣除标准也应具有一定的超前性。
      
      同时再考虑到目前我国财政的承受能力这一标准也考虑到了目前我国财政的承受能力。据测算,将扣除标准提高到1600元,年财政收入将会减少250亿元左右。这个数额目前财政基本能够承受,改革的稳定性可以得到保证。
      
      也应考虑人们的社会心理承受能力长。
      
      我认为,应以1600元作为工薪所得费用扣除标准。
      
      
      
      三、经济落后地区财政收入缺口问题
      
      费用扣除标准由目前的800元提高到1600元,相对而言,将对经济不发达地区的财政收入有一定的影响。需要通过相应调节机制予以弥补。考虑到我国地区差异日益扩大、地区政府间财政能力严重不均衡、一般性转移支付功能有限等原因,对于费用扣除标准上升引起的经济不发达地区的财政收入缺口问题,应通过中央政府的转移支付解决。这有助于顺利推进个人所得税法的改革,同时也在一定程度上解决我国财政体制均等化程度不高的问题。
      
      
      
      四、费用扣除标准的全国统一问题
      
      目前的个人所得税与1994年刚实行分税制财政体制时的情况已经大为不同,当时个人所得税是地方税,而现在是中央与地方共享税。对于中央税、中央与地方共享税,即使在下放税收立法权的情况下,其立法权都应该集中在中央政府;更何况目前我国的税收立法权基本集中在中央。而费用扣除标准的确定在本质上是属于立法权的范畴,因此,对于作为共享税的个人所得税的工薪所得费用扣除标准的确定,其权限只能属于中央政府,地方政府无权确定,这是基本的原则问题。这样,就排除了制定一个调节区间让地方政府自由选择的问题。
      
      
      
      五、费用扣除标准的进一步调整问题
      
      前面已提到,个人所得税工薪所得的费用扣除标准和公民的平等权、生存权和发展权等基本人权密切相关,因此对于这一事项不能授予行政机关予以调整,而只能实行立法保留。这样就排除了授权国务院根据形势变化对扣除标准予以调整的问题。因经济发展、通货膨胀及居民收入变动等方面的原因,立法机关可以在若干年后对费用扣除标准继续进行调整。可以明确规定关于费用扣除标准修改或调整的权限、程序和规模,以使费用扣除标准与经济形势的发展相适应。法律的稳定性和法律的及时立、改、废并不矛盾,法律及时修正,贴近社会现实需要,恰恰是法律稳定性的本源之所在。
      
      

    【注释】
    刘剑文,北京大学财经法研究中心主任,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参见王征、唐钧、张时飞:《要重视城市居民的“基本生活需要”——中国七城市的调查》,载《中国党政干部论坛》2005年第7期。

0
分享到:
阅读(3099)评论(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隐私政策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