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卫方的个人空间

第三课堂的风采(序文一篇)
发布时间:2004/10/12 13:42:00 作者:贺卫方 点击率[4070] 评论[0]

    【中文关键字】无

    【学科类别】法理学

    【写作时间】2001年


    卫方按:钱钟书先生曾戏言(大意):写不出论文的学者就开始给别人写序,到序也写不出的时候,就题写书名。我也开始写序了,呵呵。姑妄贴之,聊博城邦中诸高人一笑。
      
      “第三课堂”的魅力
      通常是在法学楼的模拟法庭――北大法学院的这个最大的活动空间多少有些名不副实;每年至多有一两次真正的模拟法庭在这里举行,其他时间这里就是一个会议室或报告厅。
      通常是在晚上七点钟开始。这时,热闹了一天的校园开始逐渐安静下来。窗外的夜色将灯火通明的会场包裹起来,营造出一种特别适宜讨论的气息。
      通常是一个很吸引人的题目,一个或几个很吸引人的人物。论题超越了教科书又与教科书有关,而且经常沟通了学术与实务,理论与实践;台上的人——有时压根儿就没有讲台,大家围坐一圈,不分彼此——阐述观点,其他人参与讨论……
      近年来,在北大法学院举办的这类被称为“学术沙龙”的活动愈来愈频繁,参与的师生愈来愈踊跃,讨论的气氛愈来愈热烈。我已经记不清自己多少次参加不同类型的学术沙龙了。有时是作为主题发言人,有时是作为评论人,有几次甚至既不发言,又不评论,只是带着耳朵去倾听人们的发言和讨论。
      学术沙龙之于大学教育究竟有怎样的意义呢?我们知道,一个人进入大学学习,无论是在哪个科系,总离不开在教室里听老师的课堂讲授。合理的课程设置标志着掌握一门专业知识并成为这个领域中专门人才所要迈过的一级级台阶:从大一到大四,从硕士生到博士生,循序渐进,由约到博,又由博返约,从而达到学问乃至人生的更高境界。为了实现大学教育的这个目标,教师在授课尤其是为较低年级的学生授课的时候,需要对相关课程进行系统而相对完整的解说,而不能只拣那些自己有研究或有兴趣的东西讲。所谓必修课大致上也反映了这样的教育哲学。
      当然,必修课以及教师系统的讲授也会带来某些问题,其中最突出者,一是教学内容的平铺直叙,二是课堂气氛的沉闷乏味。填鸭式的教学压抑了学生的参与和思考热情,同时也让教师不把教学当作一件有乐趣的事情,反而成为驴子拉磨一般周而复始、原地打转的劳役。其实,很早的时候人们便意识到这个问题,并试图通过某种方式加以解决。例如,在“教学自由”口号下,19世纪末到20世纪初,美国的一些大学曾倡导教授自由地决定其课程及内容。学生这边呢,当然也可以自主地决定他们要学的课程。然而,学生们终于发现,他们成了这种双向自由选择的牺牲品。“每位教授都有自己的兴趣,每位教授都希望获得开设自己的独特课程的地位,每位教授都开设自己的课……不管怎样,学生选课的自由变成了教授发明创造的自由;教授们对专业化的偏爱变成了学生们对课程支离破碎的怨恨。”(克尔:《大学的功用》,页9-10)
      看来这种冲突几乎是与生俱来的。缓和它的办法也可以在课堂之外寻找。我们很容易想到号称第二课堂的图书馆。课余时间学生们在图书馆静谧的气氛里博览群书是大学的典型场景之一,也是学生以及教师充实知识、陶冶性情的最重要的场所之一。但是,图书馆里的学习仍然是单向度的,而缺乏教师与学生、学生与学生乃至教师与教师之间的相互切磋。
      在这里,我们终于可以发现,能够既专题化地探讨某些问题,又具有足够的互动性,既有严肃执着的研究,又有轻松活泼的讨论,学术沙龙这个第三课堂最适合营造这样的气氛。我们看到,在那样的特殊气氛下,人们似乎能够把所有的积累和灵感都释放出来,不同观点的交锋又会碰撞出令人意想不到的思想火花,让所有的人都获得收益。许多次,当主持人不得不宣布沙龙结束时,人们总要流露出恋恋不舍的神情,激励着更多的沙龙的举办。
      不仅如此,由于网络技术的发展,信息的传播变得更加便捷。到外地时,经常听到一些喜欢浏览“北大法律信息网”的朋友告诉我,他们从网上读到北大法学院的学术讲座和学术沙龙的报道,尤其是几次学术沙龙,报道之详细,几乎是全程记录,让他们仿佛亲临其境。加之学术沙龙本身也不限制校外人士参与,这样的活动连同相关报道,真正有助于大学完成其传播知识与观念于社会的使命。
      在我的印象中,本书主编李富成君担任主席的那一届法学院研究生会特别热心组织各种学术沙龙,这不仅改变了从前研究生会陈旧的“官式”面孔,而且更强化了法学院的学术气息,推进了法学理论以及法律教育的发展。现在,承法律出版社支持,记载这些学术沙龙活动的《北大法治之路论坛》一书即将付梓印行,更多的读者将通过本书领略第三课堂的风采,当然是很令人欣庆的好事情。富成又索序于我,嘴上虽然推辞,但心中不免跃跃欲试,因为作为他所主持沙龙上的常客,我还是想说几句话,于是就写了这篇序。
      贺卫方2001年9月13日
      
      

    附网友回应

      【一水寒】 2001-9-29 14:34:22
      其实写序比写正文更难,想在序里面将正文的内容恰当的反映出来,没有很高的素养是不行的,所以我看总喜欢先看序,序写的好书可能也不会差到那里去。希望贺老师写出更多的好的序来。就这篇序来说,足以引起我对这本书的兴趣,所以很到位,看来书出来后要好好读读了,毕竟北大的学子还是很有水准的。当然也希望贺老师常来学园看看,指导指导。
      
      【华琳】 2001-9-30 0:20:51
      写序言也不尽相同,法律书籍书的序言很多,很多都是导师无原则(甚至无感情)的给学生叫好,夸学生是学界新秀;然后学生在后记中夸奖导师“渊博的学识,高洁的人品”,话虽然不错,但有没有过誉,也许彼此都清楚。有的序言是认真写出来的,还有的序言也许是导师仅仅例行公事的签上大名。序言者,preface也。有着编辑情结的贺老师一定对这个问题有独到的看法。在这里随便写写,让您见笑了。
      
      【贺卫方】 2001-9-30 10:57:45
      华琳:用俗套但却是实事求是的见面语——久闻大名啊!很高兴能在雅典见到你。据我观察,序言——主要指请他人作序的情况——的讲求可能也是一个中国特色。西洋人的书里似乎很少这种序文。当年梁启超以及后来的唐德刚为别人作序却一发而不可收拾,居然写成独立的一本书,只好反过来再求被作序者作序的事例传为美谈。宗白华的著作请李泽厚作序,苏力的著作请赵晓力作序,则是不落俗套的作序实践。一水寒说得好,序要写得好并不容易。要有一定的身份要求,要显示出一定的学术识见,对相关著作的价值要有专家水准的把握,还要有一定的情趣和文采,甚至时代气候与个人际遇均在其中。1940年,陈寅恪先生为陈垣《明季滇黔佛教考》作序,内曰:“忆丁丑之秋,寅恪别先生于燕京,及抵长沙,而金陵瓦解。乃南驰苍梧瘴海,转徙于滇池洱海之区,亦将三岁矣。此三岁中,天下之变无穷。先生讲学著书于东北风尘之际,寅恪入城乞食于西南天地之间,南北相望,幸俱未树新意,以负如来。今先生是书刊印将毕,寅恪不获恭执校雠之役于景山北海之旁,仅远自万里海山之外,寄以序言,藉告并世之喜读是书者。谁实为之,孰令致之,岂非宗教与政治虽不同物,而终不能无所关涉之一例欤?”这样的序岂止美文而已!
      可惜的是,1949之后,陈垣教授终于树新意而负如来。为之一叹。
      
      【一水寒】 2001-9-30 12:49:06
      我一向很钦佩贺老师的学识和修养,看到贺老师如此旁征博引禁不住很是羡慕。陈寅恪先生写的序真的是“岂止美文而已”。要是我将来出本书什么的一定请贺老师给我做篇序,当然也可能贺老师没机会,因为我根本写不出什么书来。:)
      
      【贺卫方】 2001-10-2 14:36:00
      对话优于作序。
      几天前版上文章显示不分自然段,读起来令人喘不过气来。现在好了,很高兴。
      
      

0
分享到:
阅读(4070)评论(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隐私政策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