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忠兴的个人空间

合同纠纷案件诉讼时效裁判规则集成(含71部相关法规、40个参考案例、173个实务要点)第六部分
发布时间:2018/5/23 14:04:24 作者:徐忠兴 点击率[342] 评论[0]

    【出处】法学45度〔ID:xzx-lawyer〕首发

    【中文摘要】时效,是指一定的事实状态经过一定的时间导致一定的民事法律后果的法律制度。诉讼时效,是指民事权利受到侵害的权利人在法定的时效期间内不行使权利,当时效期间届满时,即丧失了请求人民法院依诉讼程序强制义务人履行义务权利的制度。本文共计11万余字,集成了与合同纠纷案件有关的绝大部分诉讼时效裁判规则,包括71部相关法规、40个参考案例和173个实务要点。鉴于法规百度既得,故略去具体法规内容,仅列法规名称及其条目,同时限于篇幅,在参考案例部分略去相关案情,请各位读者自行按照索引查阅。

    【中文关键字】合同纠纷;诉讼时效;裁判规则

    【学科类别】合同法

    【写作时间】2018年


      26.在缺席判决情形下,法院不应主动适用诉讼时效的规定进行裁判,但当事人在书面答辩意见中提出诉讼时效抗辩的除外。
     
      适用解析:民事诉讼法理论认为,缺席视为缺席方承认相对方相关事实和诉讼主张,可以作出缺席判决。正因为此,就诉讼时效抗辩权的行使而言,在缺席判决的情形下,应视为缺席方不行使该抗辩权,故法院不应主动适用诉讼时效的规定进行裁判。需要注意的是,虽然当事人未到庭或者在退庭之前未当庭提山诉讼时效抗辩,但如果其提交的书面答辩意见中提出诉讼时效抗辩的,则应认定其提出诉论时效抗辩,法院应对诉讼时效问题进行审理。
     
      要点索引:见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第二庭编著:《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案件诉讼时效司法解释理解与适用》,人民法院出版社2008年版,第84页。
     
      27.当事人一方下落不明的,法院不应主动审查诉讼时效,但当事人所提交的书面意见中提出诉讼时效抗辩的除外。
     
      适用解析:在当事人下落不明的情形下,人民法院穷尽其他方式无法送达的,应当采用公告送达方式,如果当事人仍不到庭的,人民法院可依据《民事诉讼法》的相关规定进行缺席判决。缺席判决的理论认为,之所以可以作出缺席判决,是基于缺席视为缺席方承认相对方主张的相关事实和诉讼请求,就诉讼时效抗辩权行使而言,在缺席判决的情形下,应视为缺席方不行使该抗辩权,人民法院在处理时不应主动适用诉讼时效的规则进行裁判。需要注意的是,法律规定可缺席判决的情形较多,并不能因为当事人未出庭就对其提出的诉讼时效抗辩不予审理,如果当事人所提交的书面意见中提出诉讼时效抗辩的,则应当认定其已提出诉讼时效抗辩,人民法院应当对其抗辩事由是否成立予以审理。
     
      要点索引:见本书研究组:《当事人一方下落不明,法院能否主动审查诉讼时效》,载江必新主编、最高人民法院审判监督庭编:《审判监督指导》2012年第2辑(总第40辑),人民法院出版社2012年版,第245页。
     
      28.对于公告通知开庭的案件,法院一般不应主动援引诉讼时效的规定进行审理。
     
      适用解析:公告送达,是指法院以公告的方式,将需要送达的诉讼文书的有关内容告知受送达人的送达方式。公告送达是在受送达人下落不明或者用其他方式无法送达的情况下所使用的一种送达方式,其法律依据是《民事诉讼法》第九十二条的规定。公告是一种法律拟制方式,推定在一定期间经过后受公告人知晓公告内容。但在司法实务中,由于采公告送达的情形多为难以直接送达的情形,故义务人多未实质到庭参加庭审,也未提出相关抗辩。因此,法院一般不应主动援用诉讼时效的规定进行审理。
     
      要点索引:见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第二庭编著:《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案件诉讼时效司法解释理解与适用》,人民法院出版社2008年版,第84页。
     
      29.当事人一方在一审期间已明确表示放弃诉讼时效抗辩权或者以其行为表明放弃诉讼时效抗辩权,其在二审期间提出诉讼时效抗辩的,不论是否有新的证据证明诉讼时效期间已经经过,人民法院均不予支持。
     
      适用解析:《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事案件适用诉讼时效制度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四条第一款规定:“当事人在一审期间未提出诉讼时效抗辩,在二审期间提出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但其基于新的证据能够证明对方当事人的请求权已过诉讼时效期间的情形除外。”根据该条款的规定,对当事人一方在二审期间才提出的诉讼时效抗辩权予以支持的情形是其基于二审新的证据足以证明其享有诉讼时效抗辩权。但是,如果当事人一方在一审期间已明确表示放弃诉讼时效抗辩权或者以其行为可以认定其放弃诉讼时效抗辩权的,根据“禁反言”原则,其在二审期间提出诉讼时效抗辩的,即使有新的证据证明诉讼时效期间已经经过,人民法院也不应予以支持。
     
      要点索引:见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第二庭编著:《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案件诉讼时效司法解释理解与适用》,人民法院出版社2008年版,第95—96页。
     
      30.当事人一方在终审判决做出前未提出诉讼时效抗辩,以诉讼时效期间届满为由申请再审或者提出再审抗辩的,不论是否有新的证据证明诉讼时效期间已经经过,人民法院均不予支持。
     
      适用解析:诉讼时效抗辩权的行使并不以义务人有充分的证据证明其享有诉讼时效抗辩权作为要件,无论义务人是否有证据,其均可以行使该权利。而且,诉讼时效期间已过的事实无需义务人举证证明,而应由权利人举证证明诉讼时效期间未过的事实,故诉讼时效抗辩权应在生效判决做出前行使。该期间为失权期间。该期间经过,即使义务人有新的证据足以证明其享有诉讼时效抗辩权,其也不能主张诉讼时效抗辩权。因此,即使基于新证据足以证明其享有诉讼时效抗辩权并据以申请再审或者提出再审抗辩的,人民法院也不予支持。
     
      要点索引:见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第二庭编著:《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案件诉讼时效司法解释理解与适用》,人民法院出版社2008年版,第97页。
     
      31.对于义务人在诉讼过程中提出的诉讼时效抗辩,无论其合法与否,人民法院均应予以审查或审理,并在审查、审理之后依法作出裁判。
     
      适用解析:《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事案件适用诉讼时效制度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四条规定:“当事人在一审期间未提出诉讼时效抗辩,在二审期间提出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但其基于新的证据能够证明对方当事人的请求权已过诉讼时效期间的情形除外。当事人未按照前款规定提出诉讼时效抗辩,以诉讼时效期间届满为由申请再审或者提出再审抗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该条中的“不予支持”意味着,对于义务人在诉讼过程中提出的诉讼时效抗辩,无论其合法与否,人民法院均应予以审查或审理。在审查、审理之后,认为其不符合行使阶段的规定,对其抗辩理由不予支持。当然,这里的审查或者审理,也主要指先查明义务人行使诉讼时效抗辩权是否超过行使阶段,如果查明已过行使阶段,则无须查明诉讼时效期间是否已经届满的事实,而是基于该条的规定,对义务人提出的诉讼时效抗辩不予支持。
     
      要点索引:见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第二庭编著:《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案件诉讼时效司法解释理解与适用》,人民法院出版社2008年版,第95—97页。
     
      32.在反诉中,当事人一方在一审期间未提出诉讼时效抗辩,在二审期间提出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但其基于新的证据能够证明对方当事人的请求权已过诉讼时效期间的情形除外。
     
      适用解析:反诉与本诉系基于同一法律关系而引发的独立于本诉之诉,只不过其权利人与义务人与本诉相反、诉讼地位也相反。因此,在反诉中,提出诉讼时效抗辩的为本诉中的权利人。尽管反诉和本诉的诉讼时效期间的起算、中断、中止事由各不相同,但其关于诉讼时效抗辩权的行使阶段的法理基础相同,因此,反诉诉讼时效抗辩权的行使阶段也当然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事案件适用诉讼时效制度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四条的规定。即在反诉中,当事人一方在一审期间未提出诉讼时效抗辩,在二审期间提出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但其基于新的证据能够证明对方当事人的请求权已过诉讼时效期间的情形除外。
     
      要点索引:见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第二庭编著:《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案件诉讼时效司法解释理解与适用》,人民法院出版社2008年版,第98页。
     
      33.当事人在一审期间未提出诉讼时效抗辩,在二审期间提出的,即使原判决未查明诉讼时效的事实,二审法院也不能仅以原判决对诉讼时效事实未予查明为由而发回重审。
     
      适用解析:依据人民法院不应主动援引诉讼时效的规定进行裁判的原则,当事人一方在一审中未提出诉讼时效抗辩的,人民法院并不审查诉讼时效问题,故一审法院未对诉讼时效事实进行审理,并非一审法院认定事实错误或认定事实不清。同样依据人民法院不应主动援引诉讼时效的规定进行裁判的原则,人民法院一审不审查诉讼时效问题并未违反法定程序。因此,如果二审法院仅以一审法院对诉讼时效事实未予查明而发回重审,不符合《民事诉讼法》所规定的发回重审的条件。当然,如果还有其他未予查清的事实或者认识错误的事实,则二审法院应综合整个案情决定是否应将案件发回重审。
     
      要点索引:见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第二庭编著:《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案件诉讼时效司法解释理解与适用》,人民法院出版社2008年版,第99—100页。
     
      34.当事人在一审期间未提出诉讼时效抗辩,在二审期间将一审判决作为新的证据主张对方诉讼请求已经超过诉讼时效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适用解析: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事案件适用诉讼时效制度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四条的规定,除当事人在二审期间基于新的证据能够证明对方当事人的请求权已过诉讼时效期间的以外,当事人在一审期间未提出诉讼时效抗辩,在二审期间提出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当事人因民事纠纷诉讼至法院后,人民法院经审理作出一审判决,是为解决当事人之间纠纷而进行的司法裁判活动,该一审判决本身并不是同一诉讼进入二审阶段的新的证据。关于诉讼时效问题,如果当事人一审未提及、二审时将一审判决作为新的证据据以提出对方诉讼请求已经超过诉讼时效的主张,不符合上述《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事案件适用诉讼时效制度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四条规定中的除外情形,人民法院对其请求应当依法不予支持。
     
      要点索引:见刘银春:《二审中发包方以一审判决作为新证据主张承包方起诉时已经超过诉讼时效期间的诉请应否予以支持》,载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第一庭编:《民事审判指导与参考》2014年第2辑(总第58辑),人民法院出版社2014年版,第104—111页。
     
      35.当事人约定同一债务分期履行的,给付各期债务请求权的诉讼时效期间应从最后一期履行期限届满之日起开始计算。
     
      适用解析:当事人约定同一债务分期履行的,其订立合同的目的是对同一笔债务分期履行,该债务为一个单一的整体,具有整体性和唯一性。其是在当事人签订合同之时即以确定,只不过对于债务的履行当事人约定了分期履行,而非一次性履行而已。尽管因为对整体债务分别约定了分期履行的期限和数额,使其具有一定的独立性,但该独立性不足以否定整体性,整体性和唯一性是分期给付债务的根本特征。因此,给付每一期债务请求权的诉讼时效期间从最后一期履行期限届满之日起算是同一笔债务具有唯一性和整体性的根本要求。况且,从最后一期履行期限届满之日起算诉讼时效期间更有利于保护权利人的权利,更符合诉讼时效制度的立法目的。
     
      要点索引:见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第二庭编著:《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案件诉讼时效司法解释理解与适用》,人民法院出版社2008年版,第109页。
     
      36.滚动支付合同的诉讼时效期间应从最后履行期限届满之日起计算,但当事人约定结算后给付款项的,给付款项请求权的诉讼时效期间应从结算之日起计算。
     
      适用解析:所谓滚动支付合同,是指当事人只约定总的履行期限、债务总额抑或只约定总的履行期限或者总的债务数额,而未对分期履行的期限及数额进行明确规定,在总的履行期限内随时供货、随时结账的一种合同法律关系。基于当事人双方并未约定分期履行的期限和数额,而只约定了总的履行期限或者数额,该债务具有整体性和难以分割性的特点,在实务中不易判定某一笔款项究竟是支付何期货物的价金,故从最后履行期限届满之日起算诉讼时效期间较为适宜。当然,如果当事人在合同中约定,结算后给付款项的,则给付款项请求权的诉讼时效期间应从结算之日起计算。
     
      要点索引:见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第二庭编著:《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案件诉讼时效司法解释理解与适用》,人民法院出版社2008年版,第114—115页。
     
      37.在不能确定合同履行期限的情形下,在债权人给予债务人的宽限期内,债权人第一次向债务人主张权利时,债务人即明确表示不履行义务的,诉讼时效期间仍应从宽限期届满之日起计算。
     
      适用解析:《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事案件适用诉讼时效制度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六条规定:“未约定履行期限的合同,依照合同法第六十一条、第六十二条的规定,可以确定履行期限的,诉讼时效期间从履行期限届满之日起计算;不能确定履行期限的,诉讼时效期间从债权人要求债务人履行义务的宽限期届满之日起计算,但债务人在债权人第一次向其主张权利之时明确表示不履行义务的,诉讼时效期间从债务人明确表示不履行义务之日起计算。”据此,认定“诉讼时效期间从债务人明确表示不履行义务之日起计算”的前提是,债权人第一次向债务人主张权利而债务人即表明其不同意履行义务的情形,而非债权人第一次主张权利而债务人同意履行义务、权利人给予宽限期的情形。由于债权人无权要求债务人在其给予的宽限期届满前履行义务,故在债权人要求债务人履行义务的宽限期内,债权人第一次向债务人主张权利时,债务人明确表示不履行义务的,仍应从宽限期届满之日起计算诉讼时效期间。
     
      要点索引:见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第二庭编著:《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案件诉讼时效司法解释理解与适用》,人民法院出版社2008年版,第127—128页。
     
      38.在不能确定合同履行期限的情形下,债权人给予的宽限期尚未届满,债务人即明确表明不履行义务的,诉讼时效期间的起算点应视债权人的选择而定。
     
      适用解析:在不能确定合同履行期限的情形下,债权人给予的宽限期尚未届满,债务人即明确表明不履行义务的,构成预期违约。在债务人预期违约的情形下,债权人享有选择权,既可以选择提前主张权利,也可以等待履行期限届满之日主张权利。就诉讼时效制度而言,在上述情形下其起算点也应视债权人的选择而定。如果债权人认为债务人拒绝履行义务损害其权利而主张权利的,则诉讼时效期间应起算;如果其愿意等待宽限期届满再主张权利的,则应从宽限期届满之日起算诉讼时效期间。
     
      要点索引:见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第二庭编著:《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案件诉讼时效司法解释理解与适用》,人民法院出版社2008年版,第128页。
     
      39.在不能确定合同履行期限的情形下,债务人在债权人第一次向其主张权利时,既不明确表明其同意履行义务也不明确表明其拒绝履行义务的,确定诉讼时效期间的起算点应适用关于宽限期的规定。
     
      适用解析: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事案件适用诉讼时效制度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六条的规定,在不能确定合同履行期限的情形下,诉讼时效期间从债权人要求债务人履行义务的宽限期届满之日起计算,但债务人在债权人第一次向其主张权利之时明确表示不履行义务的,诉讼时效期间从债务人明确表示不履行义务之日起计算。如果债务人在债权人第一次向其主张权利时,既不明确表明其同意履行义务也不明确表明其拒绝履行义务的,通常可以认定为其默示同意履行义务,并请求给予一定的宽限期,故确定诉讼时效期间的起算点应适用上述司法解释第六条关于宽限期的规定。
     
      要点索引:见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第二庭编著:《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案件诉讼时效司法解释理解与适用》,人民法院出版社2008年版,第128—129页。
     
      40.在合同未约定履行期限且债权人未向债务人主张权利的情形下,债务人主动履行部分债务的,应当根据具体情况确定剩余债务的诉讼时效期间的起算点。
     
      适用解析:对于剩余的债务,如果债务人与债权人对履行期限达成协议的,则在履行期限届满后,债务人不履行债务的,诉讼时效期间起算;如果债权人提出履行要求并给予宽限期的,则应在宽限期届满之日起算诉讼时效期间;如果债务人表明不履行的,则应从债务人拒绝履行之日起计算诉讼时放期间;如果债权人未提出履行要求,债务人也未作出意思表示的,应认定当事人对剩余的债务未约定履行期限,应当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事案件适用诉讼时效制度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六条的规定确定诉讼时效期间的起算点。
     
      要点索引:见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第二庭编著:《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案件诉讼时效司法解释理解与适用》,人民法院出版社2008年版,第129页。
     
      41.诉讼时效期间从权利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权利被侵害时起计算,既包括权利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自己的合法权益已经受到侵害,还包括权利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具体的侵害人,两者缺一不可。
     
      适用解析:在确定诉讼时效期间的起算点时,基于公平的价值目标和诚实信用原则,应当正确理解和适用“权利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权利被侵害”。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权利被侵害的事实,是指权利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权利被侵害的事实和侵权人是谁。这里,除知道或者应当知道侵权事实外,还强调“知道或者应当知道侵权人”,是对债权人的一种保护。因为:如果在债权人不知侵权人的情形下即起算诉讼时效期间,则会因该案件不符合民事诉讼法关于起诉的条件而法院不进行受理,进而极易导致权利人因诉讼时效期间届满而失权。
     
      要点索引:见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第二庭编著:《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案件诉讼时效司法解释理解与适用》,人民法院出版社2008年版,第130页、第136页。
     
      42.债务人向债权人出具欠条的行为是否具有导致诉讼时效起算或者中断的效力,应当根据不同情况具体分析。
     
      适用解析:一般而言,欠条是对双方经济往来的一种结算,是一种表明债权债务的凭据。但欠条的出具有不同的情形:一种情形是在债务已届清偿期的情形下出具欠条,此时,欠条是对已发生的债权债务关系的确认;另一种情形是当事人之间虽签订了合同,或一方已履行合同义务,但另一方履行义务的期限并未届满,为证明该交易关系的存在,债务人出具了欠条,此时,欠条是对当事人之间存在某种法律关系的证明,并不表明债务已届履行期限。在上述两种情形下,对诉讼时效起算点的认定也不同:在第一种情形下,债务人出具欠条的事实表明,债权人已向债务人主张了权利,故应适用诉讼时效中断的法律规定;在第二种情形下,因债务未届履行期限,故诉讼时效尚未起算,债务人出具欠条的行为不具有导致诉讼时效起算或者中断的效力。
     
      要点索引:见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第二庭编著:《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案件诉讼时效司法解释理解与适用》,人民法院出版社2008年版,第141—142页。
     
      43.合同未约定履行期限,在出卖人交付货物的同时,买受人出具没有还款日期的欠款条的,应当根据不同情形确定诉讼时效期间的起算点。
     
      适用解析:合同未约定履行期限,在出卖人交付货物的同时,买受人出具没有还款日期的欠款条的诉讼时效期间起算问题,应区分三种情形进行分析:第一,能够确定买受人应在出卖人交货的同时支付货款的情形。该情形下,如果根据《合同法》第六十一条的规定,当事人补充约定或根据交易习惯可以认定在出卖人交货的同时买受人支付货款,或者根据《合同法》第一百六十一条的规定,买受人应在收货的同时支付货款,则在交货当时,应出卖人的要求,买受人出具没有还款日期的欠款条,应认定诉讼时效中断,如果出卖人在诉讼时效中断后一直未主张权利,诉讼时效期间则应从出卖人收到买受人所写欠款条之日的第二天开始重新计算。第二,能够确定买受人支付货款期限(第一种情形除外)的情形。该情形下,如果根据《合同法》第六十一条的规定,当事人补充约定或根据交易习惯可以确定支付货款期限的,则在该期限届满前(包括出卖人交货的同时),买受人未支付货款而出具没有还款日期的欠款条,则不存在诉讼时效期间的起算和中断问题。在该期限届满后,买受人未支付货款而出具没有还款日期的欠款条,应认定诉讼时效中断,如果出卖人在诉讼时效中断后一直未主张权利,诉讼时效期间则应从出卖人收到买受人所写欠款条之日的第二天开始重新计算。第三,不能确认确定的履行期限的情形。如果根据《合同法》第六十一条的规定,不能确定明确的履行期限,则应根据《合同法》第六十二条的规定,债务人可随时履行义务,债权人也可随时主张权利,但应给予对方一定的宽限期。此时,在出卖人交付货物的同时,买受人出具没有还款日期的欠款条的行为,不存在诉讼时效期间的起算和中断问题。
     
      要点索引:见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第二庭编著:《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案件诉讼时效司法解释理解与适用》,人民法院出版社2008年版,第142—143页。
     
      44.只要不是由权利人主观上能够决定的,而是客观上使权利人无法行使请求权的情况,均可认定为引起诉讼时效中止的障碍。
     
      适用解析:在诉讼时效期间的最后六个月内,因一定障碍,不能行使请求权的,诉讼时效中止。阻碍诉讼时效进行并引起诉讼时效中止的事由,一般由民法直接规定,称为法定事由,通常包括:(1)不可抗力;(2)无民事行为能力人或者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没有法定代理人,或者法定代理人死亡、丧失民事行为能力、丧失代理权;(3)继承开始后未确定继承人或者遗产管理人;(4)权利人被义务人或者其他人控制。其他导致权利人不能行使请求权的障碍,只要不是由权利人主观上能够决定的,而是客观上使权利人无法行使请求权的情况,均可认定为引起诉讼时效中止的障碍。
     
      要点索引:见唐德华、孙秀君主编:《合同法及司法解释条文释义(上)》,人民法院出版社2004年版,第875页。
     
      45.诉讼时效的延长,只适用于诉讼时效期间已经完成的情形。
     
      适用解析:诉讼时效的延长,是指在诉讼时效期间届满以后,权利人因有正当理由,人民法院可以将法定时效期间予以延长。由于时效中止和中断的法定事由不可能包罗使权利人不能及时行使权利的一切可能原因,因而法律特设诉讼时效延长制度予以衡平,并由法官行使自由裁量权而非法定,以拓展权利救济空间,弥补列举式规定的不足。可见,诉讼时效的延长,是对诉讼时效中止和中断的补充,只能适用于诉讼时效期间已经完成的情形。
     
      要点索引:见唐德华、孙秀君主编:《合同法及司法解释条文释义(上)》,人民法院出版社2004年版,第877—878页。
     
      46.诉讼时效的中止、中断和延长的规定,并不适用于全部诉讼时效。
     
      适用解析:诉讼时效的中止、中断,只适用于普通诉讼时效和特殊诉讼时效,而不适用于20 年的最长诉讼时效,因为权利人在尚不知道自己权利被侵害的情况下,不可能主张权利,自然也就不发生中止和中断的问题。同时,诉讼时效的延长仅适用于20 年的最长诉讼时效,而不适用于普通诉讼时效和特殊诉讼时效。因为既然已经规定了普通诉讼时效和特殊诉讼时效可以适用中止、中断,则完全可以用以解决特殊情况下不能主张权利的问题,而无须再求助于诉讼时效的延长。
     
      要点索引:见唐德华、孙秀君主编:《合同法及司法解释条文释义(上)》,人民法院出版社2004年版,第878页。
     
      47.因履行不存在的债务所引起的不当得利请求权,诉讼时效期间应从当事人一方知道或者应当知道不当得利事实及对方当事人之日起计算。
     
      适用解析:所谓履行不存在的债务,既包括履行根本就不曾存在过的债务,也包括履行已经消灭了的债务,还包括履行超过应该给付的债务。因履行不存在的债务导致标的物已被消费或由第三人善意取得的,就构成不当得利。另外,履行不存在的债务系属提供劳务时,也构成不当得利。当履行不存在的债务成立不当得利时,其诉讼时效的起算点应当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事案件适用诉讼时效制度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八条的规定予以适用,即诉讼时效期间应从当事人一方知道或者应当知道不当得利事实及对方当事人之日起计算。
     
      要点索引:见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第二庭编著:《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案件诉讼时效司法解释理解与适用》,人民法院出版社2008年版,第164页。
     
      48.因义务人所留邮寄地址错误而导致邮件确未到达义务人的,仍应认定权利人按照错误邮寄地址邮寄催收债务文书的行为具有诉讼时效中断的效力。
     
      适用解析:《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事案件适用诉讼时效制度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条第一款第(二)项规定,当事人一方以发送信件或者数据电文方式主张权利,信件或者数据电文到达或者应当到达对方当事人的,应当认定为《民法通则》第一百四十条规定的“当事人一方提出要求”,产生诉讼时效中断的效力。在义务人所留邮寄地址错误的情形下,由于权利人对邮寄错误并无过错,而义务人对邮寄地址错误具有过错,权利人基于对义务人所留的错误的邮寄地址的合理信赖,认为根据该地址其主张权利的意思表示应当到达义务人,故应视同权利人主张权利的意思表示到达义务人,并导致诉讼时效中断。
     
      要点索引:见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第二庭编著:《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案件诉讼时效司法解释理解与适用》,人民法院出版社2008年版,第196—197页。
     
      49.义务人所留邮寄地址并无错误而因义务人变更地址未及时通知债权人导致邮件确未到达义务人的,应当认定权利人按照原邮寄地址邮寄催收债务文书的行为具有诉讼时效中断的效力。
     
      适用解析:义务人所留邮寄地址原并无错误,但后由于义务人变更地址未及时通知债权人,权利人仍依以往邮寄惯例,按义务人提供的地址发送债务催收通知书而导致该邮件未实际到达债务人的,由于对于邮寄地址变更,义务人未及时告知权利人,权利人对邮寄的地址错误并无过错,故仍可认定权利人主张权利的意思表示到达义务人。依当然解释,在该情形下,应当认定权利人主张权利的意思表示应当到达义务人,并导致诉讼时效中断。
     
      要点索引:见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第二庭编著:《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案件诉讼时效司法解释理解与适用》,人民法院出版社2008年版,第197页。
     
      50.债权人在自己的网站发布催收债务公告的,除法律另有特殊规定或者当事人另有特殊约定外,不具有诉讼时效中断的效力。
     
      适用解析:《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事案件适用诉讼时效制度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条第一款第(四)项规定,当事人一方下落不明,对方当事人在国家级或者下落不明的当事人一方住所地的省级有影响的媒体上刊登具有主张权利内容的公告的,应当认定为《民法通则》第一百四十条规定的“当事人一方提出要求”,产生诉讼时效中断的效力。该条款限制了公告的载体,债权人自办网站显然不符合该载体的条件。因此,在没有法定或者约定的义务人应登录权利人的网站查询信息的义务的情形下,债权人只在自己的网站上公告催收债权,不具有诉讼时效中断的效力。当然,如果法律有特殊规定或者当事人有特殊约定的除外。
     
      要点索引:见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第二庭编著:《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案件诉讼时效司法解释理解与适用》,人民法院出版社2008年版,第197页。
     
      51.企业法人被吊销营业执照后,其签收债权人催收债权文书的行为仍具有诉讼时效中断的效力。
     
      适用解析:企业法人被吊销营业执照后,丧失的是民事经营能力,而非民事主体资格,因此,由于其民事主体资格仍然存在,故其仍然可以对外从事相关法律行为,包括签收催收债权文书的行为。因此,其签收催收债权文书的行为应具有诉讼时效中断的效力。
     
      要点索引:见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第二庭编著:《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案件诉讼时效司法解释理解与适用》,人民法院出版社2008年版,第200页。
     
      52.权利人向义务人的上级主管部门主张权利是否具有诉讼时效中断的效力,取决于是否符合法定情形。
     
      适用解析:《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事案件适用诉讼时效制度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五条第一款规定:“权利人向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人民法院报案或者控告,请求保护其民事权利的,诉讼时效从其报案或者控告之日起中断。”由于义务人不履行义务,权利人向义务人的上级主管部门进行反映、请求解决问题、保护自己的权利的,如果属于上述规定的情形,则应具有诉讼时效中断的效力。
     
      要点索引:见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第二庭编著:《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案件诉讼时效司法解释理解与适用》,人民法院出版社2008年版,第200页。
     
      53.权利人向与义务人为同一法定代表人的关联企业主张权利的,具有诉讼时效中断的效力。
     
      适用解析:由于关联企业与义务人的法定代表人同一,故在司法实务中,有的当事人基于对义务主体的错误认识,而向与义务人具有同一法定代表人的关联企业主张权利。在这种情况下,由于法定代表人为法人的代表机关,其行为即为法人行为,故权利人主张权利的意思表示到达法定代表人的,应当认定为到达义务人,应具有诉讼时效中断的效力。
     
      要点索引:见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第二庭编著:《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案件诉讼时效司法解释理解与适用》,人民法院出版社2008年版,第200—201页。
     
      54.债权人不知债务人的法定代表人变更,向原法定代表人主张权利,且对不知债务人法定代表人变更的事实无过错的,应视为债权人向债务人主张了权利,具有诉讼时效中断的效力。
     
      适用解析:在债务人变更法定代表人的情形下,债务人应将其变更法定代表人的事实以合法的方式告知债权人。由于企业内部关于法定代表人变更的决议系企业的内部文件,故权利人不易获知其内容,因此,企业内部文件所作的规定不能对外对抗善意债权人。一般而言,企业法定代表人变更的外部公示要件为工商登记文件中法定代表人事项的变更,如果义务人未在工商登记中对其进行变更,则权利人有理由相信原法定代表人为债务人的合法法定代表人。基于上述,在权利人对其不知义务人法定代表人变更的事实无过错的情形下,基于其对原法定代表人为合法法定代表人的合理信赖,其对变更前的法定代表人主张权利的,应视为权利人向义务人主张了权利,具有诉讼时效中断的效力。
     
      要点索引:见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第二庭编著:《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案件诉讼时效司法解释理解与适用》,人民法院出版社2008年版,第201页。
     
      55.特殊诉讼时效期间因权利人主张权利而中断后,重新起算的诉讼时效期间仍应为特殊诉讼时效期间。
     
      适用解析:诉讼时效中断是暂时中断诉讼时效的起算,而非改变诉讼时效期间的性质,故在诉讼时效中断之前适用何诉讼时效期间的,在中断之后仍应适用该诉讼时效期间。因此,特殊诉讼时效期间因权利人主张权利而中断后,重新起算的诉讼时效期间仍应为特殊诉讼时效期间。
     
      要点索引:见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第二庭编著:《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案件诉讼时效司法解释理解与适用》,人民法院出版社2008年版,第202页。
     
      56.数人有同一债权,其给付可分的,各债权人对于各债务人的请求权的诉讼时效期间应分别计算,诉讼时效中断事由亦分别发生。
     
      适用解析:按照债的主体数量来分,债可分为单数主体之债和多数主体之债。多数主体之债又分为可分之债、连带之债与不可分之债。数人有同一债权,其给付可分,各债权人因而平均分享其债权的多数主体债权形态,为可分债权。原则上,可分之债中各债权、各债务均各自独立,因此,由一方当事人就分割部分产生的给付迟延、给付不能、受领迟延、免除、混同,对其他当事人均不产生影响。可分之债中各债权人对于各债务人的请求权的诉讼时效分别计算,其中断事由亦分别发生。
     
      要点索引:见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第二庭编著:《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案件诉讼时效司法解释理解与适用》,人民法院出版社2008年版,第231页。
     
      57.数人有同一债权,其给付不可分,债权人中的一人为全体债权人向债务人请求给付的,诉讼时效中断的效力及于全体债权人。
     
      适用解析:数人有同一债权,而其给付为不可分的,为不可分债权,各债权人只能请求向全体债权人为给付,债务人亦仅能向债权人全体为给付。在不可分之债中,因债的给付无法分割,当债权人中的一人为全体债权人向债务人请求给付时,则诉讼时效中断的效力及于全体债权人。
     
      要点索引:见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第二庭编著:《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案件诉讼时效司法解释理解与适用》,人民法院出版社2008年版,第231页。
     
      58.在同一笔债务分期履行的情形下,债权人只主张部分债权,且剩余债权已开始起算诉讼时效期间的,诉讼时效中断的效力应及于剩余债权,但有证据证明债权人不放弃剩余债权的除外。
     
      适用解析:在同一笔债务分期履行的情形下,由于该债权在合同订立之时即已产生,债权债务主体唯一,债务虽约定分期给付但实质为同一债务,具有唯一性,故债权人只主张某一或者某几期债权的,诉讼时效中断的效力也应及于剩余债权,但其前提条件是剩余债权已开始起算诉讼时效期间。当然,如果有证据证明债权人不放弃剩余债权的,则其部分主张债权不应对剩余债权具有诉讼时效中断的效力。
     
      要点索引:见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第二庭编著:《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案件诉讼时效司法解释理解与适用》,人民法院出版社2008年版,第232页。
     
      59.债权人只主张本金债权或者基本权利息债权的,诉讼时效中断的效力及于相对应的基本权利息债权或者本金债权。
     
      适用解析:基本权利息债权即尚未届清偿期的利息债权,这种利息债权从属于本金债权而存在,为本金债权的从权利,与本金债权同命运,在债的发生、移转、效力等方面具有从属性。本金债权消灭,基本权利息债权亦随之消灭。基本权利息债权的诉讼时效与本金债权的诉讼时效相同,在债权人只主张本金债权或者基本权利息债权的情形下,诉讼时效中断的效力及于相对应的基本权利息债权或者本金债权。当然,权利人只向义务人主张利息或者本金债权中的一种,且有证据证明权利人不主张本金债权或者利息债权的,则诉讼时效中断的效力不及于本金债权或者利息债权。
     
      要点索引:见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第二庭编著:《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案件诉讼时效司法解释理解与适用》,人民法院出版社2008年版,第232页、第234页。
     
      60.债权人只主张本金债权或者支分权利息债权的,诉讼时效中断的效力不及于相对应的支分权利息债权或者本金债权。
     
      适用解析:支分权利息债权即已届清偿期,而尚未清偿消灭的利息债权。已届清偿期的利息债权,因已与本金债权分离而独立存在,故其具有独立性。学理上认为,支分权利息债权的诉讼时效与本金债权的诉讼时效不同,由于已届清偿期的利息债权的独立性,其与本金债权的诉讼时效应分别计算。因此,债权人只主张本金债权或者支分权利息债权的,诉讼时效中断的效力不及于相对应的支分权利息债权或者本金债权。
     
      要点索引:见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第二庭编著:《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案件诉讼时效司法解释理解与适用》,人民法院出版社2008年版,第232—233页。


    【作者简介】徐忠兴,单位为吉林省法学会。

0
分享到:
阅读(342)评论(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