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永春的个人空间

律师的死磕精神永存!
发布时间:2014/5/23 10:40:06 作者:王永春 点击率[560] 评论[0]

    【出处】王永春律师学术网

    【中文摘要】律师死磕精神是当下推动我国法治进步的时代精神。

    【中文关键字】死磕精神;原因

    【学科类别】律师

    【写作时间】2014年


      近段时间,死磕律师屡遭不幸,一部分原因是死磕律师在抗争中解决法治问题智慧不足,例如,山东省平度陈宝成事件发生后,死磕律师空前绝后地云集参与,他们以死明志,豪情满怀,欲大有作为,但是平度事件暴露的我国农村普遍存在的集体所有权制度缺陷,决定了这一问题司法能动主义不可能有所大作为,因为象我国农村集体所有权权利中,社员缺乏最基本的法人成员权制度之类问题,只能通过立法程序进行资源再分配解决,司法根本不可能来解决由于这一基本制度的缺失引起的一系列社会问题。这即使在当今司法能动主义盛行的美国,我们也很难想象司法对解决这类问题会大有作为。可是我们的律师作为司法的辅助人员却那么踌躇满志,壮怀激情,不免显得草率、欠缺智慧。通常,这类涉及国民资源再分配的重大问题应当通过立法推动主义去解决,尽管我们立法推动解决这类问题也很难,但问题解决的方向毕竟不会南辕北辙,愿以后律师解决这类问题要慎之又慎,但这并不能否定律师的死磕精神。

      死磕律师为了推动中国法治进步,依法同违法公权抗争必然要付出的代价。

      律师死磕其实是公民死磕,我国公民、法人和其他一些社会组织,为了实现自已的正当权利,必须寻找代理人提供法律服务,律师正是在这种代理人提供法律服务的制度中获得了正当性,这是现代法治国家通行做法。律师为了忠于职守,必然要同违法的公权力作斗争,这也再次应证了耶林的那句老话——为权利而斗争。可以说,律师通过法律服务实现公民权利的程度反应了这个国家的法治化程度,表征着这个国家法治化程度的晴雨表。律师为了使我国走向法治,必然不同程度地与违法的公权力进行抗争。

      律师死磕是为了实现法的正义价值,当下中国处于社会急剧转型期,我国一方面大规模立法,为了维护法律的权威性,有必要严格执法;另一方面,由于社会剧烈变化,立法不可能完全与时代同步,必然发生法的同时性流变与共时性流变,必然会出现一些恶法。为了法律所蕴含的正义价值得以彰显,律师必须守法、护法,以免被违法的公权恣意浸淫;为了实现法的妥当性,必须对恶法矫正,这可能通过司法场域来实现,律师是这种价值诉求的社会表达主体之一,律师必然以矫正正义的价值观念进行死磕,以实现司法裁判的妥当性和可接受性,进而获取民众对司法的信赖和支持,逐步实现司法权威,使我国走向法治。

      律师死磕是新公民运动的组成部分,一提到新公民运动,我们老是挥不去“七不要”、“五不准”的阴影。新三中全会报告中鼓励社会民间人士维权,这可以说,顶层并不反对新公民运动,反对律师死磕,拙著的《论新公民运动存在的法理基础》能在北大法律信息网和中国社会科学网等官方权威网站“今日推荐”栏目上首推即属明证,最高当局是支持社会民间力量推动我国社会改革的。律师死磕是我国律师发起新公民运动在司法职场的语境表达,其行为具有法理正当性。难道我们不会想——我们为什么该做旧社会的臣民而不该做新社会、新时代的公民?律师难道就不应该抑制违法的公权力而任其放荡不羁?为什么就不该把它关进笼子?

      死磕律师与法院权威?通常,权威是指一种使人服从的力量,法官权威的正当性是现代法律职业共同体的共识基础。律师服从法官权威,其旨在追求一种正当性或公正价值,即基于法律职业共同体内心信念同意、认可或赞同的某种价值。所以,法官权威只可能来源于公正,而不可能是来自政法委强暴法院的淫威,在此意义上,死磕律师坚守法律底线,与法官较真,实际是向来自政法委的不当干预抗争,因此律师死磕不存在损害法官权威的真正动机、目的。可是,我们现在法学界的一些学者至今还没有走出书斋,到我国最广大的基层、边远地区,去看看那些基层法院受党委、政法委非法干预是多么严重,干出了多少鲁莽行为,却偏要把我国法官拟想成象西方法官那样是多么独立、多么智慧,完全忽视了我国法官似权力婢女的政治附从地方,对律师死磕发生场域背景佯装不知,难免不得出不恰当的结论;一些律师对此也视而不见。对此,笔者认为,死磕律师抵制赤裸裸的强权侵淫司法,其行为不仅合法,没有损害法官权威,而是体现了对法律的忠诚,应当大力宏扬。试想想看,如果律师不死磕,任其庭外的公权力私化后狂放司法场域,累积后的社会矛盾象火山爆发后,象法国大革命那样砍下无数高贵的头颅,那不是要坑害大批法官吗?

      近几年刑辩律师实务界已有技术派,勾兑派,艺术派与死磕派之说,新近又出现死磕派律师与温和派律师之争,笔者认为这些划分仍欠妥当。死磕派律师与温和派律师划分也只是从对违法公权力抗争的强度、力度等进行其行为特征上表述,根本无法清晰界定其内涵和外延,若用于其行为外观特征描述还免强说得过去。但其都内嵌着一种依法不屈的法治抗争精神,至于其对公权力的抗争强度、力度等可能取决于律师对于公权力抑制的目标、态度等差异,标识其智慧性程度。由于律师个人的人身经历、身处的社会阶层,社会阅历,认识社会的广度、深度、代表的利益不同,难免对其抗争对象表现为“不屈不挠” 或是“妥协”等差异,不同的律师身临其境,远近高低各不同,彰显为不同的智慧,没有定论。笔者个人认为,法治社会应当诚信、宽容,政府必须诚信,但是由于当今中国大陆一些公权力机关惰性极大,律师更多时候应是“不屈不挠地抗争”,“妥协”是“不屈不挠抗争”方式的补充和扩展。

      基于上述,我们应当认为,律师死磕精神是当下推动我国法治进步的时代精神,尽管她饱受误解,非议,但从她抑制公权力滥用的强大功能,完全有理由相信我们的死磕律师在正义女神的感号下,借智慧之翼,必将羽化而登仙;凭借对善治的向往,定能摆脱尘世私利之羁绊,使已肩负伟大的历史史命,定能让正义之光照耀神州!


    【作者简介】王永春,北京大学法学学士,司法技术专家,四川鑫中云律师事务所律师。

0
分享到:
阅读(560)评论(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隐私政策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