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永春的个人空间

法官的主观诚信:刑法解释——规则主义还是人本主义?[1]
发布时间:2013/7/16 17:19:35 作者:王永春 点击率[494] 评论[0]

    【出处】本网首发

    【中文摘要】法官在解释刑法时必须做到主观诚信:使规则主义与人本主义有机结合。

    【中文关键字】刑法解释;主观诚信;有机结合

    【学科类别】刑法总则

    【写作时间】2013年


        规则主义即法条主义,是指以法律的确定性为法律适用的前提,力图排除法官在司法活动中的自由裁量权,强调法官严格依照法律条文的规定进行裁决的一种司法理念。而人本主义是指在进行刑法解释时倡导“以人为本”的基本价值取向,即人本主义精神的主体精神,就是把人视为评判一切的标准,把人视为价值的中心和价值的创造者,强调人的尊严高于一切。规则主义刑法解释观旨在维护社会秩序,人本主义刑法解释观主张人是目的而不是手段,其基本内涵包括:人是刑法解释的价值主体,即人的一切行动包括制定、解释和适用刑法的活动,最终都是为了人的幸福。人是刑法解释公平与否的评价者。刑事法律制度的进步是人类共同创造与行动的结果。

      不可否认,坚持规则主义的刑法解释观在我国走向法治的过程中,对于形式法治的形成确有积极和重要的意义。但严格奉行规则主义的刑法解释观也有极大的负性效应,特别是将人视为规则奴仆的观念,使法律的解释失去甚至背离了人性基础。其过分依赖法律规则的确定性,走向了解释刑法的机械主义,偏离了刑法解释的核心宗旨。拘泥于文义解释,但不能消除语义分歧。过于强调探讨法条的立法原意,但由于对刑法的每一个条文都存在不同的理解者,并且每个人都认为自已的理解是正确的,是符合立法原意的。因此,以是否符合立法原意作为刑法解释的标准并无任何实质意义。其无视权利保障,特别是忽视人权保护,背离了法治的基本精神与社会目标,产生了规制的非合理性。其严重忽视公众情感,使刑法的人文伦理基础日渐薄弱。而且因忽视对犯罪人应有的人文关怀而无法收到良好的社会效果。

      作为规则的刑法,其目的就是要保证人作一个类的生存,对危及作为人类生存基础的行为,国家将动用刑罚予以惩戒。由于刑法所规定的惩罚措施是以剥夺个人的财产、自由甚至生命为代价来维护人的整体利益的,因此,必须以剥夺个人最小利益的方式来实现对人的整体利益最大化的保护,只有这样才符合刑法的人本主义精神。“刑罚绝不能轻易适用于凡无公正之处,只能适用于维护社会利益必不可省之处”。 刑法的解释应以人的需要及有利于社会和谐和人的充分发展等为目的,以促进人的发展作为出发点和归宿。所以,刑法解释观也应当从规则主义立场“适度”转向人本主义立场,欲“适度”, 应做到:

      改变过去那种以超然中立的客观解释者的身份的规则主义刑法解释观,坚持以社会公众的身份来解释和适用刑法,实现刑法解释由垄断转向开放,使刑法的解释和适用最终取决于公众的愿望而不是法官个人的理解,使法官在解释立场上实现客观主义与建构主义的统一。

      加达默尔认为,视阈是指看视的区域,这个区域囊括了从某个立足点出发所能看到的一切。  不同的人理解同一个文本,由于其处境不同,视阈就会不同,因而基于不同的视阈就会得出不同的结论,而相互理解就是不同视阈的融合过程。对刑法的解释,实际上是对刑法文本的解读,释法主体由于其在整个社会中的地位、价值观等不同,每个人基于自已的处境对刑法文本的解读也就不同。为了合理有效地解决社会矛盾,实现社会的和谐发展,对刑法的解释必须努力实现法官视阈与社会公众视阈的融合。所以,“(1)公众与法官相互尊重对方的理解和解释,通过对话和讨论可以实现互动并达成共识;(2)刑法的解释当然应尊重包括法官在内的法律专家的理解,但这种尊重并不支持法官作出任何判决,法官的判决必须受到公众的认同,以免出现因忠于法律而背离公众意愿的情形;(3)刑法的解释在技术上更倾向于尊重法官及专家的理解,但在目标与结果上更应当尊重公众的认同,以免出现因为适用法律而背离刑法人本目标的结果。”

      语用学解释方法以科学历史主义和实用主义为理论基础,否定以逻辑实证为基础的语义学所坚持的精确的形式化,并创立了“语境论”理论。它既强调解释对“语境论”的依赖性,又强调主体的能动作用,而否定解释的客观性和真理性,承认解释的相对合理性,它是人文社会科学常用的解释理论。当代的解释学已明显从语义学转向了语用学。“法官所受的约束,不仅包括某些立法者明确视作有效的特定规则,而且还包括一个规则系统的内在要求。当然,这个规则系统作为一个整体,并不是某个人刻意设计的产物,而且这个系统中的某些部分甚至还从未得到过明确的阐释。——社会生活中确实存在着这样一种规则系统:尽管它的存在不仅独立于立法者的意志,甚至还独立于立法者的知识,但是它却得到了人们的普遍遵守,而且立法者也常常让法官去发现或适用这些规则。” 所以在刑法解释方法上应努力实现语义学方法与语用学方法的统一,使其回归到刑法的基础——人本——上来。

      “司法判决震惊公共舆论并与一般预期相背离的大多数情势,都是因为法官认为他不得不墨守成文法的条文且不敢背离(以法律的明确陈述作为前提的)三段论推论的结果所致”。 这主要是过于强调规则正义而忽略了个案结果的正义性。“一个法治国家的观念包含着,法官的判决绝不是产生于某个任意的无预见的决定,而是产生于对整个情况的公正权衡。任何一个深入到全部具体情况里的人都能够承担这种公正的权衡”。 法官在适用规则时,不能机械地适用规则,而应根据维系人类社会有序运行的、人们普遍遵循的、最基本的道理、情感对规则进行合理解释,对个案作出普通公众所认同的判决。要使规则正义与个案正义融恰,释法主体与公众之间必须就两种正义的关系达成共识或者无限接近共识,如果释法主体与公众之间在规则正义与个案正义不能达成共识或者无限接近共识,则刑法的适用将不可能很好地转化为事实,更不能取得良好的社会效果。释法主体必须以公众所认同的常识、常理、常情为基础来解释法律。为此,必须遵循以下两个原则才能满足民众基本的正义诉求:一是适用刑法平等原则。如果违反此原则,虽然个案是正义的,但民众将会强烈地感受到法院判决的非正义性。二是罪刑相适应的原则。罪刑相适应是实现正义的基本要求,违反此原则的重罪轻罚,轻罪重罚,都会使民众认为所处的刑罚具有非正义性。


    【作者简介】王永春,四川鑫中云律师事务所律师。

    【注释】
    本文内容参考了袁林:《刑法解释观应从规则主义适度转向人本主义》载《中国人民大学复印报刊资料》刑事法学2009年3期。
    〔德〕汉斯·海因里希·耶赛克、托马斯·魏根特:《德国刑法教科书(总论)》,徐久生译,中国法制出版社2001年版,第194页。
    〔德〕汉斯一格奧尔格·加达默尔:《真理与方法》(上卷),洪汉鼎译,上海译文出版社2004年版,第391页。
    袁林:《刑法解释观应从规则主义适度转向人本主义》载《中国人民大学复印报刊资料》刑事法学2009年3期,35页。
    〔英〕弗里德利希·冯·哈耶克:《法律、立法与自由》第—卷。邓正来等译,中国大百科出版社2000年版,第77页。
    英〕弗里德利希·冯·哈耶克:《法律、立法与自由》第—卷。邓正来等译,中国大百科出版社2000年版,第183页。
    〔德〕汉斯一格奧尔格·加达默尔:《真理与方法》(上卷),洪汉鼎译,上海译文出版社2004年版,第426页。
    袁林:《刑法解释观应从规则主义适度转向人本主义》载《中国人民大学复印报刊资料》刑事法学2009年3期,36页。

0
分享到:
阅读(494)评论(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隐私政策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