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永春的个人空间

政党诚信——克服其宗派性
发布时间:2013/6/11 17:17:02 作者:王永春 点击率[491] 评论[0]

    【出处】本网首发

    【中文摘要】政党诚信必须克服其宗派性

    【中文关键字】诚信;宗派性

    【学科类别】中国宪法

    【写作时间】2013年


        新近发生的“宪政”之争,在最高执政当局已明确追寻“宪政梦”的政治语境下,硬是还有一些党内人士美其名曰“马克思主义”,对马克思主义学说仍无反思地接受,从而获得一种绝对的意义体系和价值观,打“人民民主专政”旗号,企图重返人治老路,这体现了执政党极大的宗派性,一相情愿美妙的政治幻想,令人眼花缭乱。这恰如洛克所言:但是这种情形大部分是不可企及的,因为人们为追慕令名、冨厚和权力之故,会使他们来接受风俗中固有的意见,使他们寻找论证以求充实自已的美点,或文饰自已的丑陋……现在各个宗派的人,只是把他们的教义塞进人们的喉咽内,以使他们受自已的力量的支配,而不让他们来考察自已教义之为真为妄的……在道德科学中,我们还能期望有较大的光明么?

        前几年,重庆发生的“唱红打黑”也就是党内宗派性的明证。他们要市民跳忠字舞,唱红歌,永远跟党走……,地方党政少部分要员表面上不是维护个人利益而为其他劳苦大众,实质上利用“人们所接受的那些愿意以死相守的观念和礼节,其中的大多数是来自他们国家的风尚和人们的日常操作,而不是来自理性的确认”。在狂热的“唱红打黑”政治风暴中,违法扩张警察权,非法控制审判权,破坏了司法程序正当要求,公民基本权利成为直接被碾压的对象。

        恰如迈克尔所言“在洛克看来,宗派性联合中,少数领导者的投机性的野心与众多跟随者的被动且需要被关注的心理结合起来,形成一种专制性的结合体。”这种宗派性只能带来狂热的政治运动和不稳定的专制秩序。从根本上妨碍了理性秩序的建构。宗派性力量足以摧毁霍布斯的自然理性,消弥霍布斯以绝对服从—保护关系为基础的主权建构。其实质性危险在于它使人们无法诉诸于理性。在法院不独立、法官不独立、审判不独立的工具性司法语境中,公民权利救济疲软,成为地方政府利益的牺牲品。

        更为不幸的是,这种宗派性带来狂热政治表面上看似乎是一种“货真价实”人民政治,从而为自已披上合法的外衣。其实它是党化之下的司法,审判机关、检察机关均受党委领导,司法机关须受政治之统制,司法必须服务于政治需要,党化下的司法机关无疑已经丧失了保障公民基本权利的功效,反而充任着维护党义、政治价值甚至个人利益的暴力工具,极易发生公权力家丁化。这种司法机构完全是党政机关施行政治统治的工具,全然不具备公正司法的功能。如此一来,我国宪法规定的人权保障的司法救济便为“海市蜃楼”,虚幻的“美丽传说”。

        这种把党义效力高置于法律效力之上或等同于法律效力,使得法律、法规的配置沿着“专政”、“统治”的理念,充分发挥着“管理”、“限制”的功能,实质上变更了公民应享有的基本权利。例如,1982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规定公民有游行集会的自由,但迄至今,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大陆境内,从未发生一例公民游行集会的事件,其原因在于大陆官方不会依据《游行集会示威法》给予申请者许可,而不是申请者没有正当事由。

        而且,地方党委往往在坚持党的领导政治叫嚣口号下,控制公民的参政权的法律配置,大肆排斥政治异已。他们结派调控政治资源,操纵各级人大及其常委会。在权力本位专政的政治强势话语下,以传统的封建专制粉饰人民民主专政。地方党委控制人大,会操纵立法,支配政府,会扩张行政权,垄断司法,会形成司法割据。政党的宗派化会阻碍法治进程,侵害公民基本人权。所以,政党诚信在于克服其宗派性。


    【作者简介】王永春,单位为四川鑫中云律师事务所。

    【注释】
    〔英〕洛克:《教育片论》,熊春文译,上海人民出版社,2006年版,第103页。

0
分享到:
阅读(491)评论(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隐私政策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