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鹏的个人空间

也谈小区开放
发布时间:2016/2/29 7:41:17 作者:甄鹏 点击率[347] 评论[0]

    【出处】本网首发

    【中文关键字】小区;开放;物权;宪法

    【学科类别】物权

    【写作时间】2016年


        小区和单位大院是否开放,是近期中国最热的话题之一。开放之后,可以充分利用资源,方便国民。这是优点,符合国际潮流。但是,为何一个好的意见招致如此多的反对声音呢?主要有下面三个原因:

        第一,对私有财产可能被侵犯的忧虑。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七十三条的规定,小区内的道路、绿地、其他公共场所、公用设施和物业服务用房,属于业主共有。开放之后,会影响业主的使用,从而侵犯业主的产权。

        这些权利,不仅《物权法》有规定,《宪法》也有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十三条规定:“公民的合法的私有财产不受侵犯。国家依照法律规定保护公民的私有财产权和继承权。”

        《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进一步加强城市规划建设管理工作的若干意见》没有提到产权人的权利,也未说尊重他们的意愿。这无疑会引起人们的忧虑。最高法院发言人程新文在回答记者关于小区开放是否违反《物权法》的提问时,说:“这个意见尚处于党和国家的政策层面,国家政策上升为法律,我想这是立法机关要做的事情。”

        这个回答反而有更大的问题,因为按照现在的法律,小区开放是可以实现的。《宪法》第十三条第三款规定:“国家为了公共利益的需要,可以依照法律规定对公民的私有财产实行征收或者征用并给予补偿。”《物权法》也有类似规定。当然,对“公共利益”的界定会有很大争议。而且,与一般的征收不同,小区规划是政府同意的。政府改变规划是不是违约?公信力何在?

        既然小区开放是可以实现的,那么最高法院发言人为何说要立法呢?难道说要修改《物权法》,废除小区道路和绿地归业主共有的条款?这是相当可怕的——公权力剥夺公民的合法私有财产。它能收回小区大院,便能收回房屋。

        第二,业主的安全和安静必然受影响。拍拍屁股想一想,如果没影响,白宫和中南海为何不开放?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教授何兵说:“拆除小区院墙,资源共享,互相便利,没有受害人,哪来的赔偿?一些人只想到,自己小区被他人利用,没想到自己可利用他人小区。”他笑话别人法律学死了,他学得真活。以后借钱都不用还了,被借的也要借别人的钱。

        《齐鲁晚报》评论员沙元森写道:“历史早已证明,每个个体的幸福离不开社会文明的提升,每个人的安全也只能有赖于法治社会的建设,靠墙是靠不住的。”(《小区拆墙何至于人人自危》)那好,等法治社会实现了,再来谈拆墙吧。中国历史上还真有路不拾遗,夜不闭户的记载。不过呢,这些事情我不相信。美国是法治国家,睡觉照样得关门。

        第三,权力的傲慢和偏见。上面说了,《若干意见》没有提到尊重产权人的权利和意愿。在其它方面,也满是狡辩和推卸责任。例如,最高法院发言人称:“封闭住宅小区是农耕时代的产物。”封闭小区和单位大院是国朝的产物。国朝喜欢把丧事办成喜事,不反思自己的责任和过错。

        《若干意见》称:“已建成的住宅小区和单位大院要逐步打开,实现内部道路公共化,解决交通路网布局问题,促进土地节约利用。”把“要”换成“鼓励”,能起同样的作用,但是容易让大家接受。国朝出台政策和文件,经常说“老人老办法,新人新办法”,这次没提,是一大失误。

        开头说了,总体而言,我是支持小区和单位大院开放的。我的建议是:单位大院是否开放,怎么开放,交给单位自己决定,如果解决不了,由同级人大或政府研究;新的土地转让和小区建设,控制好规划,原则上不再建设封闭小区;已有的封闭小区,鼓励开放,可以根据情况给予补偿,最终由业主决定。


    【作者简介】甄鹏,山东大学学者。

0
分享到:
阅读(347)评论(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