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鹏的个人空间

与华炳啸争论的一点补充
发布时间:2017/6/20 15:16:56 作者:甄鹏 点击率[543] 评论[0]

    【出处】本网首发

    【中文关键字】宪政;法治;争论;华炳啸

    【学科类别】法理学

    【写作时间】2017年


      今天,看了网友华炳啸先生的长文《用什么来化解你十四年的怨毒?》,知道他被一个前学生骚扰、威胁。我对此深表同情,希望那个怨恨华先生的人文斗(写文章批评)、法斗(到法院起诉)或者举报,谴责暴力或者暴力威胁。
     
      从这篇文章里,我第一次知道他的真名。他以西北大学新闻传播学院行政副院长黄昀博的身份工作,以政治传播研究所所长华炳啸的身份科研。2014年的时候,华炳啸先生与我有一次学术争论。
     
      8月21日,我在《联合早报》发表《中国需要宪政还是法治?》,指出:“宪政是民主、人权、法治的糅合体。‘宪政’概念模糊,争议很大。无论从理论上还是从实践上,都可以直接提民主、人权和法治,而不提宪政。”
     
      9月30日,华炳啸在其新浪博客发表《依法治国视域下对宪政概念存废问题的思考》,说:“甄鹏的这种立论逻辑,令人诧异。”他用一个比喻批驳和讽刺我的观点:“承认红、绿、蓝,就无法不承认白色光。”他又说:“民主、法治、人权作为宪政的三要素,已经在党章和宪法中均获得认同。吸纳了宪政三要素,却仍然要排斥‘宪政’这个词,实在令人不解。正如同我们已经吸纳了红、绿、蓝光学三原色,却对红、绿、蓝混合自然形成的白色光不予承认一样,愚昧得可笑。”
     
      10月3日,我在共识网发表《对宪政之争的一点总结》,指出:“在社宪派眼中,法治的因素多一些;在泛宪派眼中,民主、人权的因素多一些。不同的人糅合民主、人权和法治,会糅出不同的宪政。红、绿、蓝三原色,可以混合出白色,也可以混合出其它颜色。白光是明确而具体的,宪政是模糊而抽象的,二者没有可比性。”“华先生难道不明白:我党承认民主和人权这两个词,并不等于承认这两个词的普世标准。事实上,中共和西方对二者的理解有巨大差异。在这种情况下,怎么指望认可他们的合成品——‘宪政’呢?宪政是个政治性极强的概念——这是谁都无法否认的,以宪政为基础,很难取得共识。华炳啸先生等人对‘宪政’概念的偏爱,是典型的重形式轻内容,清谈误国。到了放弃宪政这个模糊的政治概念的时候了!”
     
      今天,我终于知道,就在2014年的10月,华炳啸先生接受了我的观点,放弃了“宪政”说。他在《用什么来化解你十四年的怨毒?(三)》中写道:“为了对海外宣传四中全会精神,中国新闻社(由刘少奇命名)安排记者对我做了专访,访谈文章主要在海外传播(国内现在能查到香港中国通讯社的采访文章《四中全会启‘宪治元年’將成变革开端》,2014年10月29日),在访谈中我承认鉴于‘宪Z’概念本身具有模糊性、争议性,又被各方高度政治化,所以采用‘依宪治国’或‘宪法治理’‘宪治’之类的概念可能对学术发展更为适宜,并提出可以用‘宪治社会主义’替代‘宪Z社会主义’的表述。”
     
      不过,他提“宪治”而不提“法治”,是玩弄概念、故弄玄虚。在那篇访谈的最后,“这位宪法学者亦认为,四中全会给包括‘宪治社会主义’学派在内的学界带来了深化研究的学术春天。‘未来三十年,必将是宪法学者、法学者发挥更大作用的时代,也必将是‘法律人共同体’引领时代进步的伟大历史时期。’”官员搞学术,离不开唱赞歌、拍马屁。


    【作者简介】甄鹏,山东大学学者。

0
分享到:
阅读(543)评论(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