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鹏的个人空间

聊城辱母杀人案分析
发布时间:2017/3/26 19:55:39 作者:甄鹏 点击率[1228] 评论[0]

    【出处】本网首发

    【中文关键字】聊城;辱母;刑法;正当防卫

    【学科类别】刑法学

    【写作时间】2017年


        任何案件,都必须以事实为基础。在聊城辱母杀人案中,最重要的细节是被害人对被告母亲的侮辱行为。《南方周末》的文章《刺死辱母者》提到:“杜志浩脱下裤子,用极端手段污辱苏银霞——当着苏银霞儿子于欢的面。”
     
        随后,编导张洲称:“那帮歹徒当着儿子的面,掏出生殖器抽母亲的脸……”(其新浪微博3月25日)还有网友透露:“由于媒体行为的特殊要求,报道此事的记者只说杜志浩脱下裤子,用极端手段污辱苏银霞,并没有通过细节让读者知道杜志浩是如何污辱的。据向采写此稿的南方周末记者王瑞峰老师求证,得到的答案是:杜志浩当着苏银霞儿子于欢和另十名涉黑男子的面,脱下裤子掏出阴茎,在苏银霞脸上蹭、往她嘴里塞!”(“自由是美丽的”新浪微博3月25日)这些消息被广泛传播。
     
        颇有影响力的微博用户陆群(网名“御史在途”)发表评论:“士可杀不可辱。当众用下三滥手段侮辱妇女,按刑法规定,涉嫌强制猥亵、侮辱罪。当着男人的面故意猥亵侮辱其母亲,在男人眼里,应该是死罪,可以立即执行。男人在这种情况下如果选择隐忍,枉为男人。一个国家,如果充满这种男人,绝对是没落之邦。山东聊城那几个法官中,肯定没有真正的男人。”(其新浪微博3月25日)
     
        网络流出该案判决书。在判决书中,被告的母亲苏银霞说:“(杜志浩)脱裤子、裤头露出下身对着我们几个”;被告于欢称:“(杜志浩)脱掉裤子,露着下体”。还有其他证人的证言。没提到用生殖器蹭苏银霞的脸,更没提到把生殖器塞到嘴里,甚至连被害人裸露生殖器靠近苏银霞都没有!
     
        律师林波称:“把阴茎往女性嘴里塞,在我国只能构成侮辱妇女罪。我研究了美国的刑事法律,却不是这样规定的。在美国,任何试图将阴茎插入女性孔状物的行为,都被视为强奸。上次刑事修正案8,我向全国人大书面提出修改强奸罪和增设鸡奸罪,可惜人微言轻,没有被采访。”(其新浪微博3月26日)
     
        我在《联合国两法庭关于战争强奸的认定和判决剖析》一文中提到,国际上有一种趋势,将强制口交列为强奸的一种。但是,我认为口交的危害性不足以与阴道性交和肛交相提并论。我在文章最后的建议是:“将强奸的对象扩大包括男性和将肛交纳入强奸的形式。”(北大法律信息网2011年6月14日)
     
        《刑法》规定:“对正在进行行凶、杀人、抢劫、强奸、绑架以及其他严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采取防卫行为,造成不法侵害人伤亡的,不属于防卫过当,不负刑事责任。”显然,本案不属于“严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
     
        我在《谈被害人过错责任——以夏俊峰、李天一、朱令三案为例》一文中提到:“正当防卫是被害人过错责任中的一种特殊状态。在没有过当的情况下,加害人不承担任何责任。夏俊峰案最关键、最有争议的点是被害人的过错有多大?是否足以导致夏俊峰随后的用刀捅人?最高法院的死刑复核裁定书理应重点阐述此问题,但是它仅提到:‘对发生的冲突,被害人申凯、张旭东负有一定责任,夏俊峰也负有责任,夏俊峰的罪行特别严重,不足以从轻处罚。’被害人的过错和责任到底是什么?裁定书没有说清,不能让人信服。”(北大法律信息网2013年9月27日)
     
        夏俊峰没有被认定为正当防卫,是有疑问的。于欢没有被认定为正当防卫,也是有疑问的。本案不存在法律和道德的冲突问题。所谓的民意沸腾,如同徐纯合案一样,是建立在虚假的情节之上。徐纯合案故意编造了上访被截,于欢案严重夸大了侮辱行为。


    【作者简介】甄鹏,山东大学学者。

0
分享到:
阅读(1228)评论(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