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鹏的个人空间

党政分开与党政分工
发布时间:2017/3/17 7:10:50 作者:甄鹏 点击率[627] 评论[0]

    【出处】本网首发

    【中文关键字】党政分开;党政分工;政府;宪法

    【学科类别】宪法学

    【写作时间】2017年


        王岐山在与全国人大北京代表团座谈时,发表了一番讲话。他提出:“在党的领导下,只有党政分工、没有党政分开。”马上有人站在政治角度唱赞歌:“‘党政分开’在舆论场的话语体系中,已经不是简单的技术问题,异化成了意识形态之争,争论的核心就是要不要党的领导的问题。”(东郭栽树《王岐山这三句话,值得细思量》,《人民日报》海外版微信公众号“侠客岛”3月6日)
     
        邓小平说过:“效率不高同机构臃肿、人浮于事、作风拖拉有关,但更主要的是涉及党政不分,在很多事情上党代替了政府工作,党和政府很多机构重复。”(《邓选》第三卷,转引自上文)那时,一直提“党政分开”。所谓的“党政分开”,就是党政职责分开,也就是党政分工。这是毫无疑问的。邓小平那句话后面还有一句:“我们要坚持党的领导,不能放弃这一条,但是党要善于领导。”这是一个转折句。转折句强调后面,这也是毫无疑问的。
     
        “政府”的涵义有广义和狭义两种。广义的政府包括行政机构、立法机构和司法机构,例如美国。狭义的政府专指行政机构。中国《宪法》第八十五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即中央人民政府……”中国的政府是狭义上的,这是《宪法》的明文规定。
     
        王岐山说:“在中国历史传统中,‘政府’历来是广义的,承担着无限责任。党的机关、人大机关、行政机关、政协机关以及法院和检察院,在广大群众眼里都是政府。”这是抛开法律讲传统了。
     
        侠客岛还提到:“王岐山讲‘广义政府’,不是第一次。至少去年年底,在会见基辛格的时候,就讲了一次,‘完善国家监督’,就是要对包括党的机关和各类政府机关在内的广义政府进行监督。”这是真的吗?政党是西方政治的产物,可不是中国的传统。不过,西方不把政党当作政府的一部分,这倒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传统。
     
        王岐山既讲“党政分工”,又讲“广义政府”。逻辑悖论来了,党的机关既然是广义政府的一部分,党政怎么分工?那叫广义政府的内部分工好不好?所谓的“党政分开”也罢,“党政分工”也罢,都应当指的是政党和狭义政府的分开或分工。
     
        正义包括实体正义和程序正义,程序正义往往更为重要,因为它是实体正义的保障。这里做个类比:把坚持党的领导比作实体正义,那么党如何领导是程序正义。王岐山跟着习近平重提毛泽东的话:“党政军民学,东西南北中,党是领导一切的。”问题是:党怎么领导一切?直接领导还是通过国家机关来领导?
     
        我在《大部制改革的反思和对策》中提出:“虽然《宪法》规定:‘中国各族人民将继续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但是党的领导不是直接的,必须在宪法框架下通过相应的国家机关来实现,正如列宁所说‘党应当通过苏维埃机关在苏维埃宪法的范围内来贯彻自己的决定。’”
     
        年初,最高法院院长周强公开表示,要敢于对西方“司法独立”等错误思潮“亮剑”。可是,司法独立的本质是审判独立。在西方,“三权分立”里的“三权”之一的司法权,就是指法院的审判权。“司法独立”里的“司法”也仅指法院。中国《宪法》规定:“人民法院依照法律规定独立行使审判权,不受行政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的干涉。”可见,中国承认“审判独立”。这与西方的“司法独立”本质是相同的。(《审判独立就是司法独立》,北大法律信息网1月19日)
     
        他们把技术问题贴上政治标签,断绝了政治改革的可能。把公认的概念另起炉灶,是为了构建自己的话语体系。


    【作者简介】

    甄鹏,山东大学学者。

0
分享到:
阅读(627)评论(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