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建胜的个人空间

骗人,还是被人骗
发布时间:2015/12/28 13:30:39 作者:王建胜 点击率[423] 评论[0]

    【出处】本网首发

    【中文关键字】合同诈骗罪;无罪释放

    【学科类别】刑法分则

    【写作时间】2015年


        2015年春天受理了一起本地公安局经侦支队侦查的宝马轿车合同诈骗案,涉案犯罪嫌疑人秦铭刑事拘留后未被批捕,现取保候审期即将届临。本辩护人向嫌疑人询问的案件事实与向办案单位了解的案情基本一致,最终的辩护结论是秦铭无罪,即他没有骗人的事实,只有被人骗的事实,所以,它不仅不是犯罪嫌疑人,而是一个十足的受害人。

        第一, 案件事实

        2013年年初,退伍在家的秦铭自谋职业开了一家小型公司,为经营需要购进一台商用轿车,自筹了十几万元正欲购车之际,经别人介绍认识了一名叫田乐的“车倒爷”。他声称交低价款可购豪车,还可以通过关系在郑州某公司按揭购买市场价格四、五十万元以上的宝马车。秦铭有所心动,按照田的说法分两次各5万元交给他。在焦急等待和多次催促下,田乐在半年后开来一辆崭新的宝马525型低配改高配的车,出售价格为54万元。秦铭因拿不出首付的另外的20万元现钱,经协商由田乐垫付,当场由秦铭给其打了一张20万元的欠条,并约定每月月供11900元。自秦铭提车后,办理了车辆落户手续,以后按月交了6个月的按揭款。当时还按照中介的要求向其提交了户名为秦铭姐姐的假房产证和与其未婚妻的一张假结婚证,作为办理抵押手续的文件。不久,秦铭用其姐姐的一本真房产证换回了那本假的。

        2014年年初,秦铭无能力还田乐20万欠钱,口头约定用车抵欠款,基本内容:车交田开走,月供有田负责还,等秦铭筹够了20万元再把车开走。没多久,田乐将车交与担保公司卖掉了,田乐告知秦铭20万借款不用再还了。后来,郑州昊达公司一直向秦铭催要按揭款,当提到田乐把车抵押出售的事情,这家公司旋即报案而事发,秦铭按合同诈骗罪被办案机关刑事拘留了。

        秦铭与田乐之间没有签订书面合同,该车的购车合同也没有给秦铭一份,但是车手续和行驶证已办在秦铭名字,购车发票没有见到,购车金额不详。中间,秦铭除了车款之外还分两次,一次2万、一次3万给田乐好处费5万元,这些钱有在场证明人韩兆旭、老张可以证明,因为他俩同样因为购车也交了几万不等的好处费。

        第二,案情分析

        该起合同诈骗罪的受害人是郑州昊达车辆销售有限公司,当其工作人员向秦铭催要第七个月之后的按揭款时发现车辆已经易手他人,认为秦铭涉嫌合同诈骗而控告其犯罪。郑州昊达车辆销售有限公司作为被诈骗的宝马525车的财产受害人,在车辆交付以及以后的六个月分期付款期内没有报案,说明合同签订和生效以及六个月的还款履行期内没有诈骗事实,合同诈骗发生在车辆易手且合同付款义务人违约之际,这个时间节点说明本案只能是合同履行行为的诈骗。厘清案中涉嫌合同诈骗罪嫌疑人和销售车辆损失的受害人郑州昊达车辆销售有限公司各自的刑法法律地位,才有可能继续分析犯罪事实的成立与否的问题。

        秦铭虽然在签订合同过程中使用了虚假的购车手续,包括假结婚证、假房产证等用于办理按揭贷款抵押手续的材料,秦铭虚构事实显然不是为了非法占有车辆之目的,只是为了蒙混签约的一些作弊手段而已。至于销售单位未按银行标准按揭贷款合同执行,又对合同资料审查把关不严,造成车辆抵押权和按揭债权双难实现的后果,不能一概推向外部而消除自身责任。

        也就是因为车辆销售的随意性,合同风险加剧,才可能有秦铭将车辆交给他的债权人实现占有,继而出现车辆多次转手他人。这其中不完全是秦铭独自行为所能造成的后果,换言之,有多个主体的行为造成车辆不知所踪,至今无人继续还贷款的局面。如果不能认定秦铭同田乐具有非法占有的共谋或具有共同实施的合同诈骗行为,即二者为共犯,基本无法认定秦铭构成合同诈骗犯罪。

        田乐作为该宝马525车的销售中介人,同时还是秦铭20万元的债权人,这部车辆的抵债债权人,出售或抵押某担保公司的经办人,他的具体行为以及主观目的对于本案的定性尤为重要,特别是如何代表秦铭同郑州昊达车辆销售有限公司交涉签订合同,交付相关资料等具体行为事实方面。

        还有一个不能回避的事实是这辆宝马525车第二次被郑州某担保公司处置,具体处置方式如何?有关经办者是否存在虚构事实对外销售的事实,如果有挫改大驾号、发动机号、伪造车辆手续等行为,将涉嫌新的犯罪事实了。

        第三,秦铭行为性质

        秦铭购买车辆是自己需要,开始准备购买20万左右的商务车,后遇到“豪车倒爷”,出于虚荣心发生计划改变,又因为无法及时还巨额欠款而不得已将车交于债权人处置,在整个购车合同的履行中不存在非法占有为目的的明显行为。

        在车辆失去控制后的几次碾转过程,秦铭几乎没有任何控车权力和实际上的单方还款义务。田乐收回车辆准备自己还贷的承诺应当提前告知郑州的车辆销售单位,以便变更合同,同时双方将秦铭的10万元预付款以及六个月的按揭款有个了断,当然,如果秦铭提前告知合同的甲方,很有可能引发一场民事诉讼,这可能是案件的正常处理途径和方法。

        秦铭购买这部价值54万元的车辆,实际首付了10万元车款,至于交给田乐的5万元只能算作因为自身手续不齐的中间费,不能算作车款的组成部分,再加上六个月的按揭还款金额71400元,合计171400元。被刑事拘留之时,秦铭预付款和缴纳的按揭款171400元减去六个月的车辆折旧费用约3元,再减去20万元的六个月的利息2.4万元,秦铭实际损失是117400元左右。所以,秦铭不仅不是合同诈骗罪的嫌疑人,的的确确还是一个因车被骗的受害人。

        综上所述,建议侦查行为即刻应当终止,无罪释放秦铭。


    【作者简介】王建胜,山东大学法学学士,武汉大学法律硕士,河南哲维律师事务所律师,中国民主促进会会员,中国冤假错案网首席律师,高级律师,河南省仲裁员。

0
分享到:
阅读(423)评论(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隐私政策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