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建胜的个人空间

一宗涉毒案的辩护实录
发布时间:2014/12/17 23:56:49 作者:王建胜 点击率[242] 评论[0]

    【出处】本网首发

    【中文关键字】贩卖毒品;容留他人吸毒;非法持有毒品;无罪辩护;冤假错案;

    【学科类别】刑法分则

    【写作时间】2014年


        这一天,王正律师创造了三个当地律师记录。第一个签名进入看守所会见被告人的律师,第一个结束会见从看守所最后离开的律师,第一个上下午整天接连会见的律师。王律师年老体衰创记录不是他的风格,只因案件时间迫然,没有一丁点从容支配的时间了。昨天下午用了三个小时完成了接待委托人和办理辩护的工作,紧接着到刑庭复印卷宗,晚上装订、研究证据、推敲通过会见需要求证的问题,今天会见所涉及的辩护内容还的连夜整理成文,一切备战为明天9时的庭审。

        立秋后首个周三,九点前的太阳不算大,看守所院里的绿地上有一层湿漉漉的潮气,一号律师会见室窗笼铁锈斑驳,玻璃上的胶贴纸胀开着,黄黄的光线刚刚射进来。靠墙的铁座椅上的年轻被告人在不断回答,坐在王正律师旁边的小助手忙碌记录着,小桌台上高筒宽径玻璃杯绿茶正浓,一股淡淡的香从冒着热气杯口向四周散开,给人一种猛吸几口的诱惑。

        我对不起我二爷爷,我二爷爷最痛我,我二爷爷常提到你,我二爷爷常借你的嘴教育我,我也见到过你,我后悔没有走向前和您说话,我后悔没有和您多聊聊,不然也不会到今天,也不会到这里来。年轻被告人的二爷爷的确与王正律师很熟,昨天也是这个二爷爷领着他的父母来办的手续,至于后悔药里有没有律师这一说,可以看做纯属客套,真正的后悔不在当初。

        年轻被告人石油大学毕业后干得不错,小家庭美满幸福,涉毒被拘那一天,全家几十口子人为了保住他的大好前程和温馨家庭,与缉毒大队介绍的女律师的捞人计划不谋而合,几十万元人民币开始燃烧了。失望来的一次比一次猛烈,年轻被告人的父母已经挺不住啦,光听说因病赤贫的,还没有亲身经历过因罪获贫的。老两口为解困暂停了所有治病的药品,一个唯独保留了安眠药,一个唯独保留了止痛片。

        程序随着期望和失望在一天一天、一步一步向前滚动着,终于领到了起诉书,年轻被告人敏感的觉察到大事不好,起诉意见书上的一项罪名变成了起诉书上的三项罪名,判一缓二与七、八年徒刑大相径庭呀。

        还有活下去的必要吗?年轻被告人的精神接近崩溃,浪漫的大学生活、惬意的工作、娇妻幼子的天伦之乐等等回忆都是挖心的痛苦。失去自由是多么的可怕,再也不能利用业余时间倒卖高档手机挣外快了,不能与三两知己喝点小酒、谈天说地、唱歌跳舞了,多想什么都没有发生过,要是虚幻、可以重来多好,多想无罪出狱、尽快恢复平静。

        拜托了王律师,求求您,求求您好好给我辩护吧!我不想坐牢,我不想失去多么美好的一切。我要远离毒品,我能重新开始吗?

        这一刻,王正脑子里马上闪现出一个“花钱买罪”的概念来。

        助手新冲泡了第二杯信阳毛尖茶,王正律师押了一大口,流进嘴里的几个茶尖被槽牙研磨的细碎,片刻的沉寂……小助理明白老师在思维。过了一会儿,助理低声问老师还需要再问吸毒感觉的问题吗?我已经记了好几百字了。不用了,老师好像又有了什么灵感,继续向年轻被告人发问。新的一问一答让助理感到案件开始玄妙起来,可怀疑的人和事渐渐有了些许蛛丝马迹。

        起诉书指控的贩卖毒品、容留他人吸毒、非法持有毒品三宗罪,它们之间内在关系的纽带是毒品,围绕毒品需要查清的疑问诸多,毒品化学名称、毒品来源、毒品交易方式、毒品品质、毒品数量等。充分了解案情才能准确确定辩护,此后才能编排辩护策略和准备有力证据。可惜时间太短了,不容你往深处想,往深处问,往深处挖了,只有特事特办,留着疑点到法庭解决吧。

        下面是助理提供的耐人寻味的部分谈话内容记录。

        :贩卖毒品的名称、来源、颜色和物理状态、包装、重量、交易价格、购买者情况等?

        :冰毒、自己吸食剩下的残渣、黑色粉末、小塑料袋、0.03克、不要钱、他欠我手机款4000元(当时给我的400元钱是其中的一部分,而且不是同一天给的)。

        :在家容留情况?

        :我俩在家是事实,只不过他吸食的时候我不在场,我在卫生间方便呢,是他自己用我的吸食工具偷吸了我剩余的一点点冰毒。

        :在飞龙宾馆容留情况?

        :这一次肯定没有,他在讯问时交待我在飞龙宾馆容留他吸毒的一些事实。在讯问我时,因为我刚吸食了大剂量的冰毒,还不到一小时就被抓进来了,取证时脑子很混乱,当时的情况都是按警察的说法随便应允签字了。应该说我们俩有过一次在宾馆共同吸毒的经过,当时不止我们两个人,他吸的毒品也不是我的,开房间的人也不是我。办案人员问在几楼、在哪个房间,我肯定说不出来。

        :在家吸的毒品哪来的?

        :都是一个叫海滨的东北人给我的,因为我卖给他几部高档手机,他欠我几万块钱,是用毒品抵的,这几万钱的毒品都让我吸完了。

        :在你车后备箱里起获的25克冰毒是乍回事?

        :是我的同案犯的东西,当时我开车帮他搬家,他把一个旅行包放到我的后备箱里了,里面的小铁盒子以及34包毒品我真的不知道。后在半道上被缉毒支队抓获,讯问时才知道里面有毒品。

        :当时起获你的轿车后备箱的毒品时,在现场吗?

        :没有,你让我看的扣押清单、搜查笔录和起获经过以及照片肯定是后补的,因为在搬家时我没有看见铁盒子,他的旅行包里的东西我也没有机会打开过。

        在看守所呆了一天,助理还没有从案情里跳出来,忍不住问了老师一个问题,贩卖毒品、容留他人吸毒、非法持有毒品三个罪中容留他人吸毒不成立,对吗?

        对。

        开庭前,王正律师主动和另一位女辩护律师通了电话,通报自己的辩护方案,当谈到谁做第一辩护人时,王律师客气地说她介入早、案情熟,应当为第一辩护人,本想和她谦让一番,谁知木兰当将当仁不让啊。王正有点意外但没有吃醋,二十几年的历练基本成精了,为了和谐、为了当事人利益,只有在庭审中见机行事找平衡了。这不是二十年前的时代了,那时不同的律师代理同一个案件,沟通非常真诚,谁的意见好、对就听谁的,有新的不同看法,开庭前提前邀请对方边吃早餐边讨论是非,从大局出发不计个人得失,一切为庭审服务、为结果着想,这样缔结的美好友情让人终生难忘。

        开庭像一场亚洲大专辩论赛,女法官、女公诉人、女律师都二十出头,个个青春朝气、字正腔圆,与律袍外裹的老王形成鲜明对比,似要发生点什么事情,果真稀奇的一幕发生了。王律师不管质证还是辩论只要一发声,同桌的她不是唏嘘就是嘟囔:错啦,不对,乱说,瞎说。老王只有低头沉眉耳语“这是铺垫,还有后话,别打断我,别让法官看笑话,等会你就明白了”。

        铺垫有时候就是一个陷阱呀,不想陷自己人啊。下面是庭审发问环节的一小部分记录,查查一共几个坑。

        证人A,你搬家时旅行包里有什么东西?我的当事人动过你的包没有?包里的铁盒子是你的吗?盒子里有什么东西?这些东西哪来的?警察搜查你的包时你在场吗?里面有这个铁盒子吗?盒子里有34包毒品吗?

        :旅行包是我的,铁盒里也是我的,铁盒子里有几个打火机,我不知道是谁把毒品放进铁盒子的,你的当事人应该不知道这些情况,警察搜查时有没有毒品我没有看见,没有当着我们的面摄影取证。

        :证人B,你吸食毒品的包装是什么样的?给你送东西的人给你要钱了吗?你给他多少钱?你吸食的东西是什么、外观、颜色、烟雾、味道?

        :包装、外观、颜色、烟雾、味道都记不清了,来人没有要钱,我给他接触不是一次,送东西那一天与我给他400元钱肯定不是同一天。

        证人A在质证阶段、最后陈述时都坚定地认为“毒品是我放进铁盒子里的,与王律师的当事人无关系”。女公诉人暴跳如雷了,把桌子拍的“啪啪”响,还教训证人A,我就不相信找不出你们犯罪的证据!下去还要继续查!

        女律师最终的辩护意见优先发表了,三罪成立,有自首情节,请求轻判。公诉人和法官轻松点头,没有高潮的戏不算好戏。王正律师的辩护词读了45分钟,年轻被告人三罪均不成立应当庭释放,戏终于进入高潮。在飞龙宾馆容留他人吸毒到底发生在4、5月份的那一天,时间不能确定;这个城市有两个飞龙宾馆,到底是哪一家,街道、楼层、房间不确定,容留地点不确定,谁登记开房、监控录像未查明,一次容留不构成犯罪。贩卖的是毒品还是毒品吸食后的残渣物,两方面的证据有冲突,指控证据不能区分出来,吸食者本人不能正确描述吸食物的颜色、吸食后的感受等,但明确证实没有付毒资400元,指控贩毒证据不足、事实不清。另一被告人已经承认自己非法持有毒品,与年轻的被告人无关,在海滨未归案,毒源不能查清的情况下,认定二人为共犯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

        女法官在把控庭审时犯了一个小错误,二被告人共同非法持有毒品质证阶段,当出示一人的证据需要质证时,不应该让另一被告人出外候审,没有让其参与质证违反程序,严重的可能影响一审的效力。

        最终的判决:三起起诉均无罪。

        篇后独白

        涉毒罪是严重妨害社会管理秩序的重罪,在内地鲜少发生,控辩审三方都应该格外重视,初试牛刀还是有点风险的。

        该案说明有极少数的冤假错案与当事人存在不尊重法律的偏见有关。二爷爷就犯了“有事找关系,出事靠掮客”的错误,忽视了“有事要找法,出事要靠法”的正确做法,被贪婪执法者利用,掮客欺骗了。勾兑律师有意无意的错误辩护与不轨锁匠的“技术开锁”同出一撤,本该悬崖拉一把却踹一脚,成了制造冤假错案的帮凶。


    【作者简介】王建胜,山东大学法学学士,武汉大学法律硕士,河南哲维律师事务所律师,中国民主促进会会员,中国冤假错案网首席律师,高级律师,河南省仲裁员。

0
分享到:
阅读(242)评论(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隐私政策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