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建胜的个人空间

《死人开车》之鉴定之惑
发布时间:2010/8/2 9:19:02 作者:王建胜 点击率[909] 评论[0]

    【出处】本网首发

    【学科类别】司法鉴定学

    【写作时间】2010年


      引子:中国司法鉴定体制存在问题,非公非私没有多大意义,离开科研院校的技术支持,离开雄厚资金的后援,司法鉴定就是形式大于内容。牺牲新技术的司法民主还不如不民主,司法鉴定机构没有装备和装备落后的现实,甚为堪忧,鉴定能力已被各级刑事侦查部门的同行远远地落在身后。现在必须承认,我国的鉴定中介很难满足日益繁琐庞杂的鉴定工作的科学水准的要求,仅靠鉴定人员的经验,谈何鉴定的科学性,谁来保证不会制造冤假错案呢?
     
      下文一起交通事故案例,谈一谈今后在司法鉴定体制中引入竞争机制,比如允许国外发达司法鉴定机构的介入等,还有司法鉴定需要加强技术装备的必要性,比如使用物理实验、动画模拟等先进方法。
     
      工作日记:
     
      非诉讼案件养成了记工作笔记的习惯,翻开2009年8月 8日,天气大雨。
     
      刚下了一天大雨,晚饭后天气放晴,心情不坏,到街心花园溜达一下,电话响起。山东济宁的来电,同学的家人出了一起交通事故,要求我咨询。二百公里的高速二个半小时的车程,不久相见于茶馆。
     
      案情有点离奇,我的非诉讼代理工作就此展开。
     
      同学夫人的哥哥小贾是这起车祸的悲剧人物,三周前与同学小顾、小史在一家小酒馆聚会,酒足饭饱,驱车前往市中心做足底按摩,中途惨祸发生,小贾死亡,小顾、小史轻伤。
     
      同学留下了一沓事故认定方面的资料,包括江苏省司法鉴定书,上面认定小贾是车辆的驾驶者,小顾、小史二人是乘坐者,还有车辆内DNA鉴定结论、死者尸体鉴定等。天色已晚,这些资料只能放到明天审阅了。
     
      工作日记:
     
      2009年8月 9日,天气晴朗,无云。
     
      看完昨天同学留下的资料,认为江苏的鉴定说服力不强,关键事实需要验证,DNA检测疑点更多。
     
      根据鉴定内容我用火柴盒当做汽车,用烟卷当做树木,模拟现场碰撞和车辆在空中翻滚的轨迹,并假想三人在车里的运动轨迹,最后大胆做出判断,认为江苏鉴定机构的鉴定内容存在多处瑕疵。收拾好资料,制订了下一步的工作计划:展开调查,包括现场勘验、事故车辆查看、走访知情人、复制交警队案卷材料等。
     
      工作日记:
     
      2009年8月 10日,多云。
     
      带齐装备驱车200公里到达目的地交警大队事故科,递交公函、委托书和证件,经副大队长审核身份后,全案卷宗材料很快送过来了,我们也很快复印下来。
     
      接着,在副大队长的安排下,有专人陪同我们到停车场仔细查看了事故车辆,我们队事故车辆的做了勘验笔录。
     
      吃过午饭,驱车到十公里之外的出事现场,实地勘验了事故现场的地貌、现状,在地面找到了一些碰撞物碎片,其中一个木质的挂坠上面有暗红色的疑似血迹,捡起放进塑料袋中。在现场丈量并在纸上标注了平面坐标位置,从多角度拍了照片。
     
      工作日记:
     
      2009年8月 11日,晴。
     
      昨夜熬了个通宵,把手头上的文字资料梳理了一遍,睡了不到二小时,马上写好了重新鉴定申请书。
     
      中午品尝了当地名吃---红烧芦花鸡。
     
      下午返程,谁是司机?让我揣测一路。
     
      案卷谜团:
     
      交警队案卷留有医院诊断小顾胸部外伤,胸壁损伤的证明。询问笔录记载小顾坐在后排,事故后被人从车里拉出来。询问笔录记载车翻后,小史斜躺在后排打了120,自己爬出来的。
     
      后排有小史碰撞时留下的大量血液,认定小史坐在后排没有任何异议。因为车辆排量是1.3的,后排空间狭小,特别是变形后不可能同时挤下两人,小史说“自己斜躺在后排打了120”,更能说明小顾说谎了。驾驶座和考驾驶室的车门上前挡风玻璃上的后视镜有小顾大量血迹,还有所谓的拉小顾从车里出来的人一直没有出现,嫌疑最大的还是小顾。
     
      勘验笔录:
     
      事故车停放在停车场西南角,外部覆盖车罩,解开后先查看外表。车右前角有柱状凹陷,右有车门变形严重,不能自由打开,后备箱和机车上顶棚中线有连续柱状深度凹陷,前后挡风玻璃破碎,前面右下部有内向外的射线状碰击纹,后面没有让人爬出来的空隙。左前后及右后门能自由打开。
     
      查验车内部,左前座位向左向侧移,右前座位左下固定螺丝栓断裂,后座翻掀严重。右后车窗玻璃窗上有明显的血液遗留,前座后椅背有血污痕迹。
     
      勘验现场得知,车驶向相反车道,倾角45度碰撞一、二十公分宽、高十五米的杨树,第一棵杨树被车体压倒,车身没有改变运动方向,在空中翻身,接着砸到远离20米开外的,在同一直线方向的一棵三十公分粗的梧桐树上,反弹落地。
     
      勘验初步结论,小贾从车体内抛出去后被车体倾轧,说明人与车辆按同一方向抛出,且在同一条直线上,可以得出死者是在第一次碰撞时,从前挡风玻璃飞出去的。说明死者坐在前排,且是正向直线被抛出,因撞击点在右侧,应该坐在副驾驶位置上。
     
      小史应该坐在后排右侧,碰撞时身体猛烈冲击驾驶座,至驾驶座左移,后反弹,至头面部撞在后窗玻璃上,因不是第一着力点,故没有撞碎玻璃窗。
     
      提出异议:
     
      最初的异议属于怀疑的内容。认为小贾酒醉后不驾驶自己的车辆,而去驾驶一辆性能、空间、安全系数均差的又不熟悉性能的车辆,以及小顾不坐在空间大的前排,却与小史挤坐在后排不合常理。
     
      比较专业的异议内容包括:DNA鉴定和指纹鉴定应当提交鉴定机关。伤者的病情诊断报告不作为鉴材会影响鉴定结论,小顾头部、面部外伤以及胸腔内部损伤是如何形成的,如果坐在后排,没有胸腔内伤的致使原因,而且后排没有小顾的血迹,也没有同小史肢体碰撞的痕迹。相反,小顾的血液遗留在驾驶座的最近处,需要合理解释。
     
      方向盘下部护板需要解体,提取碰撞时所夹杂的人体皮肤和衣物细屑。车辆第一碰撞点没有找到,没有提及四个被撞击树木和车辆、尸体在同一方向,与车辆、尸体在空中翻转、飞行的轨迹。
     
      死者“先是惯性左移后是重力作用掉出车外”,没有相应证据支持,惯性左移应该留下首次碰撞的痕迹或血液,掉出车外的出口没有死者皮屑、血液。副驾驶座下面的右侧螺丝没有明显固定痕迹,是否是事故前的状态也未作分析。
     
      建议对刮碰部位做理化实验分析,模拟车体和人体碰撞轨迹,制作三维动画。
     
      工作日记:
     
      2009年9月 13日,小雨。
     
      第二次驱车赶往目的地,要陪同国家顶级鉴定机构的鉴定人员现场鉴定。陪同的小真律师第一次出省办案,一路上说笑不断,无累的感觉。
     
      小真律师第一次看见中国顶尖的鉴定师,第一次和尸体零距离接触。
     
      对第二次鉴定的质疑:
     
      小贾尸体前胸部有疑似外伤,因先前尸表勘验无记录,故不排除是尸变因素,如若得出重力碰撞所致,需要做尸体解剖,查验内部组织破坏程度,因此工作没有进行,故结论不能成立。尸体前胸疑似位置在颈下稍低位置,在勘验中经现场试验,同死者身高182公分相仿的马某坐于驾驶座上,致伤部位高出方向盘外凸下圈平切线二、三十公分,再根据车辆碰撞后车上乘坐人因惯性作用产生向上的力量,身体由下自上运动的趋势,无与方向盘碰撞损伤的可能,应予排除。
     
      未对胸壁内伤检验,自然不会得出辛培峰胸部同方向盘因碰撞致胸壁损伤的结论,也不会排除没有同方向盘因碰撞致胸壁损伤的可能。
     
      三项血样检材中编号1(储物箱左侧)和编号2(前顶灯座)是小史的血型与原DNA鉴定所在同处位置存在小顾的血样有交叉现象,在此情况下势必要勘验继而描述遗留血液痕迹的形成原因,根据溅射、擦拭、触碰还是流淌等不同的所致原因来推断三人的运动方向和轨迹,所析鉴定书没有做细致勘验,经验取代科学检验,减弱了结论的说服力。
     
      编号3(左遮阳板下悬晨钟挂坠)依法不能作为检材。因为此检材是小贾亲属在事发一周后,在尸体被车体砸压所沁出的血迹边捡的,有可能是二次沾染所致,已失去了综合判断的前提。检材应当是办案机关在现场依据法定程序合法取得,显然不是委托方勘验所得,不应当作为检材使用。况且上面亦可能存在多人血迹的可能,即便检验也需当着当事人面封存,说明来源并重新检验。
     
      本鉴定虽没有明示小顾的座置,根据推演应坐在后座左侧,这与二人在事发后的笔录矛盾。鉴定意见书未说明后排二人是谁碰的驾驶座椅背,自然不会考虑到二人在后排所分配的空间体积概念,假如小顾坐在驾驶室左后侧,无法解释驾驶室左侧车门下侧和驾驶员正前侧有大量多处小顾血液的原因,而作为被鉴定为驾驶员的小贾的血液却唯独没有,似乎难于找到合适的解释理由了。
     
      根据前排中间档杆上部的储物箱左侧下部是小史的血液的事实,足可以判断是小史的身体将驾驶员的座椅碰撞到向左前方倾斜的位置,被卡在中间头部血液流淌下落到所制位置。
     
      副驾驶前舱没有碰撞痕迹不能排除当时的小贾从正前以极快的车辆碰撞速度鱼贯而出,这种可能性与左前挡风玻璃上人的贯出点勘验结论----没有留下皮屑、血迹的事实非常吻合,不能依此得出副驾驶座无人的结论。
     
      结语:
     
      本案还未结束,本该权威的司法鉴定意见书毫无权威之言,仅凭经验,不辅助高科技的物理实验,没有充分的说理和直观的三维动画演示,只为结论而结论的鉴定还有什么意义?
     
      司法鉴定需要投入大量的资金来改变现状还是另谋出路,世界先进的鉴定机构能否洋为中用,大学和科研机构与鉴定机构搞一搞联合,刑事侦查机关和鉴定机构搞一搞交流,值得探究探究。


    【作者简介】王建胜,男,1990年山东大学法律本科毕业,1991年获得山东省新闻写作一等奖,1997年至今为河南哲维律师事务所(www.zheweilawyer.com)专业律师。

0
分享到:
阅读(909)评论(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隐私政策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