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建胜的个人空间

法律和艺术
发布时间:2009/2/18 14:18:17 作者:王建胜 点击率[1250] 评论[0]

    【出处】本网首发

    【学科类别】其他

    【写作时间】2009年


      一天二十四小时在神经上弹奏法律琴符未免太枯燥了,长年累月的弹下去势必会使神经变成一根筋,好比泡在咸菜缸里,咸了滋味淡了酸甜苦辣。俗话说缺什么补什么,没有一点艺术细胞的人喜欢用艺术来装点一下门面,好像穿一身黑色西服,戴上一条鲜亮的领带一样,虽然没有什么效果,总是一种刻意装扮行为,自我感觉会神清气爽一些。这种情致移植到狭小的书房和嘈杂的办公室里,最吸引眼球的是那条慢条斯理、来回浮动的银龙鱼了,这种既不喜庆且丑陋无比的东西没有太多让人感兴趣的地方,在夜深人静时,在蓝色鱼缸灯的照射下,小小鱼缸里这条大大的鱼成了我的“伴读生”,陪我看书、上网、写字,天天看刺激脑神经多了,反而非常牵挂了,几天不见一定叮嘱家人好生相待,家人受感染太深尤比我甚爱之;办公室文件柜旁边还有一棵无需肥料、见风疯长的雪松,那是一棵样子太奇形怪状,被别人淘汰下来的雪松,它喜欢风和光,这一点和我一样,只要外面骄阳在头,无论多么寒冷也要打开推拉窗向外远眺的。
     
      由于工作的原因,我几乎去过中国所有的省份和许多城市,每到一处无论时间是否宽裕,第一要去的地方就是博物馆。好像要和这个城市来一个最热烈的拥抱之前先深情的一个吻一样过瘾,马上探寻了她过去的一些文化上的蛛丝马迹和现在的体温,很陶醉、很满足。出发在外不是开庭就是办理与案件有关的调查或者商业谈判等,一般和当事人单位的经营或财务人员同往。
     
      每到一个新地方,尤其是西藏高原那洁白的云朵、圣洁的布达拉宫,可可西里厚厚的草甸子以及上面奔跑的藏羚羊,东乌沁旗无垠的草原风光,让照相机的快门响了又响,闪光灯闪了又闪。影集里合影照片相对景色少得可怜,除非盛意难却才合影一张二张的,呵呵现在翻开了老照片,凝神瞩目最多的还是朋友间的合影,想啊,人是寄山水而抒情意的感情动物呀。以前用的光学照相机有几次曝了光让我懊恼不已,现在的照相机样子越来越漂亮,机壳越来越精致,但还是恋旧,喜欢能变焦的高倍摄像头,把人像照的很专业。现在全家我的照相技术最差,我的小女儿常常嘲笑我,还用她的“杰作”现场指导我一番,叫我下不了台。
     
      每一次出发总是留心选一些当地的工艺品,捎回来送与我身边的小辈们,鼓励他们不畏艰险,努力拼搏,不知道在名牌大学就读的孩子们现在明白我的良苦用心了吗?日积月累家里摆满了来自各地的工艺品,天津的泥人张、贵州六盘水的漆器、北京的景泰蓝、周口的泥塑、东海南海的名螺贝类、三大瓷都的瓷器和宜兴陶器等,琳琅满目,异彩纷呈。大多成了吾家小女盘摹文化的实物教具,东西多了有很多送人了,还有的堆积在储存室里,只在搬家时才得一见。
     
      可能是刚到了回忆的年龄,在太清闲的时候,时不时地和以前对比起来了,三十年弹指一挥间,心未老而人见衰了。小时候常见到的,肩挑扁担筐子走街串巷吆喝着“买面人”、“小糖人”生意人,他们捏的面人“美猴王”卖的最快,买回去插在床头上的墙缝里,几乎全部的孩子都是这种摆法,没有谁传教,孙悟空是孩子们崇拜的第一个英雄;糖稀小猴子,特别是抱着大大寿桃的那一种最受欢迎,原因是糖稀多吃的时候长。印有各种人物造型的胶泥模子,还有小风车,风吹叫玲等玩具,现在在小城市的庙会上还能见到,只是感觉很土不起眼了,是因为工艺失传还是没有了好奇的童心,不得而知。小男孩整天冲冲杀杀不消停一会,惹人烦,但收集烟盒是男孩子静的一面,见吸烟的大人的就跟着要,到垃圾箱去找,解开弄平整铺放在厚厚的一本书的书页里。有一次捡到一个香港香烟盒,上面是二三十年代穿着旗袍的上海美女图案,与几分钱、几角钱的红灯、卫河、大金鹿、大团结香烟朴素图案相比非常另类。收集烟盒的习惯一直保留到参加工作的时候,碰到新烟盒子还是要收藏下来,只不过是自己吸完的烟盒了。买一本“小人书”不知道要多艰难,本本来之不易啊,格外珍惜地保管在抽屉里,看了一遍又一遍,《杨家将》、《三国演义》等读了不知多少遍。那时候的小人书的功能好比现在的电视、电影和网络,算是孩子们的信息采集器,有时候小画书还是很好的图画教科书,自己比着画,最喜欢画夸个大军刀、带着王八盒子手枪,猪头、卫生胡子的日本鬼子军官,还比赛画军舰,看上面谁画的大炮、机关枪多。刚上初中,大哥大学里有个同学的父亲在上海小提琴厂上班,春节前哥哥来信问我要不要小提琴,我犹豫再三还是点名要了好吃的糕点。现在我一直后悔当初为什么没有要那一架小提琴呢,也许还会在音乐方面有所成就呢,最起码能粗通音律而不至于落得个音盲的名分了,要不咋这么热心让孩子在小学阶段就过了古筝水平考试呢,也算弥补了我的一些遗憾了。初三快毕业的时候,我的同学送给我一个纪念品,包装精美,玻璃盒子下面是木头底座,盒子里有两个画蛋,上面画的山水还是花鸟记不清楚了。他父亲是地区外贸局轻工公司的经理,他说画蛋的是他爸爸公司一个叫吴东魁画的,他当时还没有多大名气,只是比较勤奋,常常自己把自己关在门窗用报纸贴的严严实实的办公室。有一个礼拜天,他带着我到外贸局三楼找吴东魁,没有见到,搭着人梯隔着小窗户的玻璃往里瞧瞧,桌子上摆满了许多蛋壳,地下凌乱洒落画有图画的宣纸,还有一些半成品,显然这是他的工艺品加工室。后来听说他调到北京工作了,成了我们县城的一个大新闻。二十几年过去了,吴东魁现为体育明星李宁的国画老师,世界华人书画院院长、中国书画艺术人才研究会会长。有点后悔当初没有见上一面,但却观赏了不少他留下的墨宝。现在有财力购买高级云母子围棋了,得暇与三两朋友在茶馆作对厮杀,逍遥惬意。想高中年代和我的同桌在本子纸上画棋盘,用铅笔画空心圆和实心圆下围棋,体验着围棋的魅力;工作后有一天晚上,和南京海运交通学院毕业的一个工友在车间下围棋,突遇停电,正在缠杀兴头上,我们将报纸用手拧成绳索状点上火当火把使用,一连烧了二十几张报纸,才下完了这一局让人记忆深刻的棋。菏泽围棋小字辈慕名而来,以和我交手为荣,他们知道胜我就能挤进高手之列,得以引见与其他高手手筋的机会。记得一个比我小三、四岁,当时还是个技校学生的他来到我办公室挑战,我把他先安排到我们公司招待所一间房间等我,后与他下了两盘棋,各有胜负,我发现这个孩子棋风稳健,也很勤奋,事后棋力果然进步飞快,现在段位是业余最高段,在济南从事围棋教学工作。
     
      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年,城乡居民的生活富足起来了,很注意精神生活领域的满足了。有些律师搬进了当地别墅区,房屋装修很是讲究,家具富丽堂皇,有海南红木家私点缀其中。有的中堂悬挂了名人字画,和故宫名画临摹,案台上摆设着价值不菲的浙江鸡血石、福建田黄石和新疆和田白玉摆件等。热带鱼缸里动辄一条价值上千的热带鱼,宠物狗小的可以放进口袋,名贵花草在室内厅外蔓延。我身边有一些朋友,也有很多艺术爱好,有喜好书法的,网上书法网站尽数打进,什么启功的字体模仿得惟妙惟肖、以假乱真,收藏玉石、金银器物的常常量力而行,以淘宝自居知足常乐,极少穷尽财力纸醉金迷之徒。


    【作者简介】王建胜,男,1990年山东大学法律本科毕业,1991年获得山东省新闻写作一等奖,单位为河南濮阳司法局(河南众孚律师事务所),1997年至今专业律师。

0
分享到:
阅读(1250)评论(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隐私政策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