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建胜的个人空间

法院执行权的限制
发布时间:2008/11/24 15:55:00 作者:王建胜 点击率[1062] 评论[0]

    【学科类别】民事诉讼法

    【写作时间】2008年


    1998年5月12日国务院下发《组建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和中国石油化工集团公司》的通知,之后全国各地开始落实,同年7月21日河南省政府与中国石油化工集团公司签订了《关于河南省石油公司系统整体划转协议书》,在此期间,各地法院对“上划”中企的久拖不能执结的被执行人采用了追加中企作为被执行人的做法,执行难虽迎刃而解,但出现值得深思的执行取代审判功能的现象。 

      这是一件某家私企购买长城资产管理公司在执行阶段的一个资产包在当地中级法院执行局强制执行中发生的一件真实案例。据以执行的法律依据是当地三家国有企业在1998年初到1998年年底在中级法院通过诉讼判决的方式确认的债权,长达八年苦苦等待几千万元执行到帐,无奈被执行早已负债数亿元之多,破产立案因这三家国有企业的阻隔而迟迟未果,这座冰山随着长城资产公司的介入,随着长城资产公司打包外卖,还有在数次倒手转让中积累的法律成果,终于在被执行人上划给国企的事实环节上发挥了关键作用,让世界五百强资产几千亿美元的中企承担连带责任而给本该寿终正寝的空壳企业借了尸还了魂还巧妙完成最后一跃给执行画上了完美无缺的句号。 

      几个月来我们省地两级法律顾问在总部总法律顾问的指导下展开了规模空前的不惜动用大量人力、物力收集证据、陈诉意见、听证、申诉等,结果还是没有撤销执行局下发的追加被执行人的裁定而导致几千万元被划走的惨痛结局,作为本案几位中企代理人的一位我有必要也有义务把我们一致的看法和对法律的理解说出来。 

      本执行案件的执行依据河法经一初字第7130、第3801和第9031判决时间均在1999年12月份内,三家国有银行作为原债权人在审理与被执行人的债权债务纠纷时正在进行国有企业改革,三位债权人均没有在审判程序中请求人民法院追加新的被告即中企参与诉讼,审判组织也没有依据职权通知本案这一家新的被执行人到庭参与诉讼,依据民事诉讼法的规定属于程序权利放弃或者称之为程序闲置。这在诉讼法中还有诸多连带主体追加的规定而通纳之为同一个制度体系,比如民事诉讼法规定诉讼当事人申请变更被告主体、追加新的诉讼当事人只能在一审阶段提出,对此规定还相当详细,二审阶段原审当事人作为上诉人不能以没有申请追加或缺少当事人为名要求重新追加等,在申请再审阶段申请再审人还是不能依此理由要求再审。制定这样的制度的立法原意大家都使明白的,争诉双方的实体权利和程序权利是相当的,这是良法标准也是规则公正原则得体现,否则将侵害申辩人的适时抗辩权利以及其他程序权利的行使。以上论述似乎完全可以得出“执行申请人均没有程序权利申请追加申辩人承担法律义务”的结论啦,但是法院的执行权能不能取代判决权,而不适用诉讼法的规定的确是另外一个命题啦,还是缺乏法律明文规定,没有强有力的法律监督和纠错纠偏机制,法院内部上至法院院长、审判委员会、审判庭合议庭几乎不可能,检察院民行部门抗诉也缺乏法律依据,靠律师向执行人员宣讲即缺乏权威又带有偏见的“法律精髓”的办法被对方称为班门弄斧。 

      申请执行的时间在国务院上划令之后,当案件债权保护时据此理由追加新的被执行人时,正确的处理方法是可以裁定追加,但是只要新的被执行人提供实质答辩而拒不同意执行意见的,执行局应当制作意见依据法律规定启动再审程序,等待审判结果决定恢复执行或者终止执行。 

      作为本案被告参与诉讼来保证债权实现即便如需新的诉讼当事人承担法律后果的情况之下,以新事实新证据之由有审判组织予以改判。众所周知,程序不当必然触及实体处分上的有失偏颇,诸如本案就存在上划时刻(1998年8月31日)到裁定生效时刻(2006年5月20日)中间接近八年迟延支付的利息担负责任如何定性的问题,这样必然还会遇到更为复杂的实体问题,到底中企是连带还是代位被执行人的地位在执行阶段无法查清况且执行机构也没有这个审判职权。 

      执行取代审判危害性很大,就本案来说,近十年的执行工作,光裁定不下几十份,三家国有企业将债权转移给中国信达、长城等资产管理公司,再转移给英国某投资公司,最后转移给一家私营公司。以上三次转让均没有向中企通知,依据合同法规定债权转移无效,当然法院执行局也就无权裁定中企承担偿付责任,这在程序上是违法的,所以,从这一点就足可以判断执行取代审判的不足和弊端了。 

      正确的方法应该是将每一次债权转移按照法律规定依次有原债权人分别履行通知各债务人,通知内容不局限于转让的事实,更为重要的是履行标的,否则对债务人不产生法律效力,尤其是中间两次时间跨度长达近6年之久的两次,这段时间内一般可以视为申请人没有主张权利,法院的执行行为因申请人不明而处于不作为状态,被执行人没有可为履行的对象,由此产生的利息无效的法律后果应有申请人自负。按照债权转移的相关法学理论,在裁定里应该认定这个事实,执行法院亦根据申请人转移债权的事实分别变更执行申请人和债权转移的金额向被执行人送达裁定书。 

      这是一个忽容忽视的问题,裁定主体内容显示2006年5月20日前申请人仍是原债权人某家国有银行,形成在这期间实际债权人没有向中企主张债权的事实,况且债权转移三次而裁定只有一次,更叫人不能容忍的是最后一次债权人不是倒数第二次英国公司却是原债权人国有银行,违反法律规定不单是程序上的了,在实体上或者说在形式上(工作失误)存在重大问题。 

      被执行人损失了比本金还要高的利息,让一家在审判阶段就严重资不抵债的在申请之前就没有人财物的企业的上划主体承担如此大的民事责任,造使大量国有资产流失让代理人心痛,责任在于法律执行层次出了一点差错。 

      

    【注释】
    作者简介:王建胜,男,1990年山东大学法律本科毕业,1997年至今专业律师,1991年获得山东省新闻写作一等奖,长期在企业从事管理工作。

0
分享到:
阅读(1062)评论(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隐私政策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