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建胜的个人空间

“祥林嫂”现象法律透视
发布时间:2007/3/19 17:22:00 作者:王建胜 点击率[1686] 评论[0]

    【中文关键字】刑事附带民事诉讼;精神赔偿

    【学科类别】刑事诉讼法

    【写作时间】2007年


    鲁迅先生笔创了祥林嫂,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制造了现实版的祥林嫂。“祥林嫂”失去了亲人又得不到精神慰抚金赔偿,双重摧残使她们变得皮包骨头、眼圈黑紫、目光呆滞、一夜白了头甚至绝食、自杀。
      律师履行杀人、强奸、抢劫、爆炸等犯罪辩护职责时,很少关注死者家属的感受,常常遭到受害家属的吵骂和围攻,被保驾出庭时往往有几分成功的喜悦。没代理过受害人的律师没有亲身感受,你会由衷赞赏鲁迅先生刻画人物的巨擘,面对“祥林嫂”让你胸口堵得难受,她们低沉的语调和喷火的眼睛让人难于入眠,不自主的陷入对那些剥夺人生命的犯罪分子无限的憎恨之中。
      为什么出现“祥林嫂”现象呢?我国的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制度究竟有没有错误,我先从两则案例谈谈自己的拙见。
      第一则案例:2005年夏天,年仅13岁的小小骑驾一辆雪豹牌小型电动自行车去上学,由东向西行驶至八一路和红旗路交叉路口处时,被一辆违反交通运输管理法规又不符合国家消防法规要求、产权隶属于某油田消防支队的消防车从后面碾过当场致死。肇事单位对无牌无照、不符合消防设备安全标准的车辆违章上路负有过错责任。肇事司机明知车辆存在隐患仍然上路,滥用法律赋予的特种车辆的权利,思想麻痹、不谨慎驾驶“霸王车”,在拐弯处不慢行,恣意挤占非机动车道,至无辜少年命归黄泉,酿成这起万劫不复的大祸。被告人是消防支队的工人,驾驶的所谓的消防车辆是消防支队的车辆,其行为是职务行为。受害人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并要求精神抚慰金,目的是参加刑事诉讼,声讨刑事犯罪,防止案件事实被歪曲。若肇事司机和肇事单位有支付精神慰抚金的诚意,受害人接受并愿意减轻对被告人的指控,否则受害人在完成指控犯罪后撤回民事赔偿诉讼,在客观上达成刑事重判结果。在刑事判决后另行在北京起诉肇事单位的上级机关中国石化集团,以过错理由要求被告支付精神慰抚金,避开制度不足的法律规定,追讨最大化的民事赔偿。
      另一个案例:刚办理了结婚证的20岁的女青年李琼,正在筹备婚礼阶段,2006年12月11日下午不幸被被入室抢劫的三名犯罪分子人杀死在家中,笔记本电脑、手机、手表及金银首饰等物被洗劫一空。几名同案犯的赔偿能力都不高,面临如何进行附带民事赔偿才能更好的慰籍受害人家属的问题。
      我国宪法明文规定公民的人格尊严不受侵犯,民法通则也规定了公民的姓名权、肖像权、名誉权、荣誉权受到侵害可以要求赔偿损失,最高人民法院2003年颁布了《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规定:因生命、健康、身体遭受侵害而起诉请求赔偿精神损害的,人民法院应予受理。民事立法对公民精神赔偿越来越明确具体,但是刑事立法却大相径庭。2002年最高人民法院先后出台了《关于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范围问题的规定》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是否受理刑事案件被害人提起精神损害赔偿民事诉讼问题的批复》都明确规定刑事案件被害人由于被告人的犯罪行为而遭受精神损失提起的附带民事诉讼,或者在该刑事案件审结以后,被害人另行提起精神损害赔偿民事诉讼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都是出自最高法院的解释民刑立法完全相悖,刑事侵害大多是故意行为,社会危害性远远超过民事侵权,所以这两种迥然不同的解释值得质疑,在国际上上是让外国法律学者批驳最多的立法之一。
      英美法系没设立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制度,惩罚犯罪的刑事程序和追偿犯罪带来的民事程序都是独立的。象美国网球运动员辛普森杀妻案,刑事依据无任何合理怀疑程度的刑事证据规则判决辛普森无罪,民事诉讼受害者家属依据优势证据规则判决辛普森赔偿所有损失。在亚洲日本刑诉法通过修改废除了附带民事赔偿的程序。在设立刑事附带民事赔偿的国家之间也有分歧,比如法国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完全适用民事救济的所有规定,即适用民法也适用民诉法;德国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允许当事人有选择权,对单纯轻微刑事案件或者只有财产损失的刑事案件提起附带,对发生死亡后果等重大刑事案件被害人往往在刑事诉讼结束后再提起独立的民事诉讼。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制度优点是减少惩罚犯罪的时间和费用,国外没有杜绝赔偿精神慰抚金的规定。我国采用的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制度和国外相比有明显的制度缺失:比如所附带的民事诉讼程序失去了独立性,而刑诉程序恰恰没有规定具体适用的民事程序,比如受害人如何申请保全被告人财产,先予执行以及阅卷、制作起诉书、变更诉请、撤诉等规定;没有明文规定受害人有不附带赔偿的选择权,但是也没有具体规定另行起诉的程序规定,造成受害人立案难,甚至有些法院直接不给立案,有些法院以管辖权、诉讼时效等理由不予立案,使受害人索赔无门;另外一个不同点就是刑事赔偿的范围窄,最明显的就是不赔偿精神慰抚金,最高法院的解释连要求赔偿精神慰抚金的诉权都没有。
      我在办理女青年李琼被杀一案,问办案人如何理解刑案不赔精神慰抚金时,得到的是最多的解释管辖权观念。依法惩罚犯罪分子甚至剥夺其生命是最好的抚慰方式,但是代替不了金钱赔偿的作用。再有的理由是附带民事诉讼不收取诉讼费可适当减少被害人的支出,当然也无须聘请律师,这种说法更荒谬,前两项支出对于适度的精神慰抚金相比显然要低得多;还有一种理由是怕判决高昂的慰抚金让被告人赔不起,这种说法也是没有说服力的,就拿第一则案例来说,附带民事赔偿的被告人单位是世界五百强企业中石化,在其过错明显、严重情况下,判决20万精神慰抚金执行不存在任何问题。
      不赔偿精神慰抚金的源头是《刑事诉讼法》第七十七条:“被害人由于被告人的犯罪行为而遭受物质损失的,在刑事诉讼过程中,有权提起附带民事诉讼。” 这一条规定提起附带民事诉讼的前提是因犯罪遭受物质损失,因为没有涉及精神损失,所以在以后的司法解释中明文禁止精神赔偿。刑事附带民事诉讼毕竟是个特殊的诉讼程序,最高院通过解释刑事诉讼法第77条把犯罪行为造成的物质损失只作字面解释,事实上受害人家属最大的损失往往处于精神方面。当然最高法没有立法解释权,立法法规定不能超出法律规定解释范围,况且解释法律的是最高法的刑事审判人员,目的是解决此法条在适用中的争议。
      现在国家对待严重刑事犯罪采取“慎杀少杀”原则,在这种形势下尤其要关注受害人的赔偿制度 ,使其健全到位。修改刑法第77条刻不容缓,把刑事赔偿范围扩大到精神赔偿,尽快和我国的民事法律制度相一致。可以依据刑事案件被告人的过错责任、造成的后果、手段、残忍程度等具体的侵害情节以及受害人的痛苦程度和加害人的赔偿能力等因素来确定精神赔偿金额的幅度与范围。
      第一步建议在没有启动修改程序前,立即暂缓适用最高人民法院的司法解释和意见,不要让更多的受害人又流血又流泪,减少新时代的祥林嫂数量。第二步才是制定受害人国家补偿法的问题,如果没有第一步的基础工作,把本来可以由过错人承担的责任让国家承担是极不公平的事情。
      欣闻国家正在修订国家赔偿法,要增加赔偿精神慰抚金的规定,相信我家立法机关会尽可能快的改变这一立法缺陷,我在此再次紧急呼吁尽快立法。
      

0
分享到:
阅读(1686)评论(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隐私政策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