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飞龙的个人空间

素质教育重入教改的思考
发布时间:2014/12/22 14:40:54 作者:田飞龙 点击率[318] 评论[0]

    【出处】本文系《法制晚报》记者就教育部最新教改方案纳入素质教育问题进行的书面采访,主要观点已纳入张琼:“素质教育:如何从‘招分’到‘招人’?”,载《法制晚报》2014年12月19日

    【中文关键字】素质教育;教改

    【学科类别】其他

    【写作时间】2014年


        教育部为落实《国务院关于深化考试招生制度改革的实施意见》,12月16日发布了《关于普通高中学业水平考试的实施意见》和《关于加强和改进普通高中学生综合素质评价的意见》,强调素质教育。
     
        如何看待这几个意见的发布?
     
        第一,这三个政策性意见的发布标志着我国普通高中教育及高考招生考试制度的重大变革,主要改革目标为保障教育公平,优化选拔效率。
     
        第二,此次改革针对的是我国高中教育领域及高考招生多年来的积弊:(1)唯分数论,一考定终身,不利于高中阶段素质教育的开展和学生的全面发展,也不利于选拔具有创新潜质的优秀学生;(2)教育公平性严重缺失,体现在老少边穷及农村地区学生之升学机会不断缩小,严重影响社会阶层流动与社会公平;(3)高考加分和自主招生领域特权现象突出,诚信危机,腐败横生,亟需规范整顿。
     
        第三,此次改革加大了高考的“中央集权”与“宏观调控”,即通过政策性安排扩大全国统一考试范围与权威性,统一取消全国性加分项目中的“鼓励类加分”,对各省地方性加分予以控制和监督,其主要政策理由是促进教育公平。
     
        第四,加强对高校招生计划分配与招生程序的管理,抑制地方保护主义和招生地域歧视。
     
        第五,在上述政策调整条件下,热议多时的“异地高考”等棘手问题有望逐步获得制度性解决,以适应人口流动性与教育公平性的双重需要。
     
        素质教育会带来新的不公平吗?
     
        第一,从国际比较和国际惯例来看,现代大学招生录取基本采取“资格考试+自主录取”模式,比如瑞士就采取了统考性的“资格证书制度”,取得相应等级的资格证书之后,考生可结合自己的专业特长申请不同学校的相关专业,是否录取由学校综合评定,我国此轮改革有着朝向这一模式进展的趋势。
     
        第二,公平是教育的基本价值,但并非唯一价值,需要在价值平衡与动态发展中理解公平,比如公平应与特长人才选拔相平衡,比如高质量的公平应当是建立人才评价与分类的更加科学精细的指标体系,此轮改革的“综合素质评价”即服务于这一目标。素质考量固然相对复杂,但却是现代教育无可回避的重要环节,也是培养高素质人才的重要基础。如果继续坚持“唯分数论”,尽管照顾了形式上的简明操作与公平性,但结果可能只是培养了单纯的高智商学生,培养了“精致功利主义者”)(钱理群),而不是智力与人格全面发展的更优秀人才。
     
        第三,这种担心的真实焦虑在于,中国处于转型时期,特权现象和腐败横行,任何具有一定模糊性的评价方式,无论如何必要,都可能在实践中变形与异化。这种顾虑是真实的,也得到了既往实践的印证,但我们不能因噎废食,正确的方向是完善监督程序和加强信用管理。
     
        第四,“唯分数论”是改革开放一段时期内的产物,是素质教育跟不上和社会公平机制配套不足条件下的比较性公平,但随着我国教育的规模化和现代化发展,这种应试教育的弊端日益显露,需要逐步突出“素质教育”面向,此轮改革即为教育结构调整的时代风向标。
     
        综合素质纳入高考录取的难点
     
        第一,综合素质评价体现“素质教育”,最大的难点是如何实现国家标准控制与地方因地制宜的平衡;
     
        第二,综合素质评价根据教育部意见分为思想品德、学业水平、身心健康、艺术素养、社会实践五个方面,如何进一步形成科学的评价指标体系和分值结构?
     
        第三,综合素质评价中涉及重大得分的事件如何防止造假?如何进行复查复核?
     
        第四,在高考录取中,学业水平总成绩是依据,综合素质评价是参考,这里的“参考”如何具体操作和落实?在学业水平总成绩相接近的条件下,如何通过“参考”确定某个考生优于另一考生以同时体现公平和择优录取?
     
        缓释素质教育扭曲效应的进路
     
        第一,关于素质评价之国家标准与地方标准的问题,可以出台国家指导标准作为最低标准,各地结合自身教育与社会实践经验配套出台地方标准,具体考生之综合素质评价根据上述两个层次的标准进行。
     
        第二,关于综合素质评价的指标化问题,应通过科学测算和实地比较调研确定,在国家标准与地方标准层面分别配套指标体系和分值结构,在技术上建议采取“基础分+奖励分”模式。
     
        第三,关于综合素质评价中的“重大得分”问题,应确定校内公示制度和复查复核制度,防止造假与不公平。
     
        第四,录取裁量中,学业水平总成绩是基础性依据,一般不得简单根据综合素质评价轻易“颠倒”考生录取次序与机会,为此各高校可以制定高考录取裁量准则并予以公示,严格执行并接受社会监督和申诉处理;对于分数接近的考生需要通过综合素质评价决定取舍时,应给出具体的取舍理由并公示。


    【作者简介】田飞龙,北京航空航天大学人文与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讲师,北京大学法学博士,北京市人民政府行政复议委员会专家委员。

0
分享到:
阅读(318)评论(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隐私政策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