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飞龙的个人空间

挂职一周的基层法治见闻
发布时间:2010/5/27 11:41:38 作者:田飞龙 点击率[723] 评论[0]

    【出处】本网首发

    【学科类别】其他

    【写作时间】2010年


      自5月17日来长沙县挂职之后,本来以为可以同时做些别的事情,看些书,哪知“朝九晚五”式的办公室工作也很让人劳累,与之前学校的“自由”不可同日而语。开始留恋学校的“自由”,开始更确定将来当个“教授”。呵呵。不过,既然是来做事的,既然要做到陈老师告诫的“厚德载物”,还是应该快速适应,团结协作,推进工作。在这里还跟湖南的法学界有些交往,周末就有些走动。每天晚上回到住处,冲个澡,摊看书本贪婪地阅读思考,倒也惬意。眼看一周挂职完毕,有些事还是值得记录一下:
     
      (1)我的基本任务:协助法制办制定完成开放型政府建设总体方案,从下周开始下乡讲演和培训。王老师及长沙县这边对此非常重视,这也是我此行的主要目的。上周和这周主要是搞出这样一个方案。这里的法制办领导及普通工作人员对于通过开放参与建构基层政府善治模式有着浓厚的兴趣和许多很好的想法,我主要是和他们具体讨论,将各种想法纳入一个相对严整的理论逻辑和制度框架之中。学者的想象和基层官员的思考还是有不少的差异,体会这样的差异对我而言本身就是一种收获。我尽量去理解他们的思考,包括他们实际行动上的限制,然后整理成稳妥的方案。
     
      (2)参加县委常委会:上周五有机会跟随蒋主任参加县委常委会,主要议题是听取县人大常委会关于制定重大事项决策办法的汇报。在中国,人大系统的重大决策需要向党委汇报,这是宪法性惯例。但我发现,该地县委的思考却非常具有宪法特色,反复强调要创新制度机制以实现将党的决策纳入人大程序之中的目标--这不就是所谓的“党主立宪”,所谓的中国宪政改革之“党在人大中”的题中之义吗?
     
      (3)法律如何实施?在具体的工作讨论中,我曾提出,许多工作已经有法可依,不必总是制定一个个专项制度,主任告诉我专项制度不是为了创新,主要有以下功能:作为法制办之制度建设的工作成果,未必需要多少创新成分;作为确定部门具体职责的依据,这样才能积极调动部门主动性,监督其具体工作;专项制度与政府年度工作计划密切相关,是政府实施法律的一种具体方式。我终于明白,如果没有大量的规章乃至于规范性文件确立起来的“专项制度”,中国的法律几乎无法在行政系统得到实施,这与司法过程对司法解释乃至于典型案例的需求分享着同样的制度机理,尽管可能存在合法性问题。关注政府具体实施法律的“专项制度”,就县级政府而言,主要是各种规范性文件,对于理解基层依法行政很有帮助。
     
      (4)确确实实的大政府:这里的政府机关每周都制定工作会议表,我大致统计了一下,每天平均有6-7个专题会议,每周大概有30-35个专题会议,有调研类的、决策类的、报告学习类的,大部分内容是关于经济社会发展议题的,每个专题会议责成承办单位和相关部门报告和执行。这表明对于中国基层政府而言,“发展”仍然是“硬道理”,这对于民主法治的规范化建构有着严格的约束和要求,特别是对于行政程序的要求优于司法程序的强化。
     
      (5)行政法治意识的强化:基层政府的法制办地位在普遍提升,规范性文件和政府决策一般都需要经过法制办的合法性审查,重要的政府专题会议也会邀请法制办领导参加,并正式征求意见,这显然是“依法治国”与“法治政府”的重要体现。
     
      5月25日于湖南星沙


    【作者简介】田飞龙,系北京大学法学院宪法与行政专业博士研究生,北京大学公众参与研究与支持中心研究员。

0
分享到:
阅读(723)评论(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隐私政策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