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飞龙的个人空间

奥运与国运
发布时间:2008/8/27 15:39:00 作者:田飞龙 点击率[1104] 评论[0]

    【学科类别】法律社会学

    【写作时间】2008年


    奥运会开幕式时,我感动了,因为我看到国人的心态处于近代以来最健康的状态——由于一个较长时期的物质与精神准备,国人逐渐超越了延续百年的“自卑—自尊”的极端化心理结构,开始对于自身的传统文化、对于中国和世界的本质关系有了自信而平衡的把握。有友人说老谋子导的并不好,甚至想拿出许多证据,但我觉得那只是细枝末节的追究——开幕式的大气与自豪,一种敢于重新承认历史与文化的心态,这才是要旨。有文化的整体意识,才有一个民族完整的人格。仅仅因为这个开幕式,我就断定这一届奥运会中国一定会有惊人的表现。 

      果不其然,尽管有程菲失误、刘翔退赛的不利事件发生,但这没有影响中国军团主场作战的豪迈。截至昨晚,中国已经锁定金牌榜第一。这想,今晚的闭幕式将是中国的奥运梦的巅峰时刻——从1932年的“一人代表团”(刘长春)到今年,更早地,从张伯苓提出中国与奥运的命题开始,百年之间,奥运与国运基本处于一个同进共退的关系之中。其实,刘长春当年飘扬过海出赛,很难理解成个人荣誉的追求,他分明代表了一个民族自强不信的历史性格。今天,已经成为奥运强国的中国仍然在延续着中国奥运的“刘长春情结”。在这里,个人与国家又重新紧密地连接起来了。奥运的世纪梦圆,如同1949年建国一样,里面包含着一个民族重新站立的历史姿态和大国固有的荣誉感。 

      今晚的闭幕式将是这个历史逻辑的极点,我们都将亲眼见证!国运昌胜,奥运巅峰,二者互释互证! 

      然而事情并不如此简单!我们看到奥运筹备过程是“全民皆兵”,北京最隐蔽的社区小巷的任何一个拐角都有三五成群的“首都治安志愿者”——其年龄平均在60以上。至于首都内部及外围的安保就更不用说了。真是“人民奥运”,所以我能想象“恐怖分子”面对这一情形是否也会感到恐怖?托克维尔说大国有固有的荣誉感,这是大国与小国在体制与性格上相区别的重要原因。所以,为了奥运的巅峰时可,奥运前后中国的“军事化”程度是最高的,相当于所谓的“紧急状态”,由此也可理解奥运对公民权利的某些限制了。 

      我并非要质疑“人民奥运”的模式,而是想指出:奥运这样的“紧急状态”是短暂的,我们如何在平时保持公众对国家生活的参与热情?这种保持如何在制度上与公民的具体权益保护相连接?公民如何理解在日常生活中爱国和增进荣誉的方式和途径?另一方面,所谓“人民奥运”是否除了制造冠军和争取金牌榜第一位之外,还应包括毛泽东造就提出的“发展体育运动,增强人民体质”的目标?人数及其有限的奥运代表团乃至整个专业运动员之外的中国人不能都是“看客”?所以,国家不应只追求金牌榜的荣耀,还应注意到体育的民生层面,多投资建设一些体育公共设施,并以低价格向公众开放。看台上的民众只是旁观者和喝彩者,与金牌所代表的国家荣誉也只是一种模糊不确定的联系,但日常体育运动中的民众则是国运兴盛的常态展示者。再者,如此紧张的安保也可能反映了国内常态政治中的某些重要缺陷,这也值得深思。 

      总之,我们在看到奥运与国运相互辉映的时候,在聚焦于金牌榜并享受百年奥运的巅峰时刻的时候,也应思考“人民奥运”的完整含义,以及国运保持的久长之策!我想,越是在一个民族的巅峰时刻,越是要保持谦抑和反思,以便保持我们的奥运和国运优势,但最主要的还是让这样的光荣具体化到每一个人的心理分享和福利改进上! 

      (2008年8月24日中午于北京大学畅春新园宿舍) 

      

    【注释】
    作者简介:田飞龙,北京大学法学院宪法与行政法专业2008级博士研究生。

0
分享到:
阅读(1104)评论(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隐私政策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