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飞龙的个人空间

历史的与现时代的——对近年来抗战影视意识形态的一个追索
发布时间:2007/6/26 20:19:00 作者:田飞龙 点击率[1664] 评论[0]

    【中文关键字】历史;现时代 ;抗战 叙事逻辑

    【学科类别】法理学

    【写作时间】2007年


    明明说好今天赶完余下的课题的,可在法图忙活了大半天以后终于决定逃离“法学”——当然是暂时的,就像孩子偶尔跑出去玩一样!可是怎么玩呢?“骑马挎枪走天下,马背上有酒有女人”——这是我昨天中午写完本学期最后一篇期末论文后对自己的奖赏,一个人闷在一个地方看完了42集的《狼毒花》!于是决定涂些文字,用文学的清新和自由来洗涤法学的理性和偏执。
      
      这是根据权延赤的同名小说改编的电视连续剧,我是偶然搜到的,吸引我的不是别的,就是剧情介绍上出现的那一句话“骑马挎枪走天下,马背上有酒有女人”——一阵莫名的激动,我敢说:那一刻,我的心动了,我打心眼里羡慕那样的游侠生活。故事便围绕男主人公常发的这样一种性格展开。常发有一个人尽皆知的外号,叫“狼毒花”!什么是“狼毒花”呢?据传说这是一种生长在沙漠和草原边缘处的一种草,毒性非常大,生命力极其顽强,它的前面象征着危险和死亡(沙漠),它的后面则是胜利和希望(草原)。片头这样的旁白让我立即猜出了权延赤的寓意:抗战中的每一个人,不都是这样的狼毒花吗?为了不让沙漠吞掉家园,他们选择了最边缘从而也是最危险的生存环境,并且逐渐磨砺出了一种坚忍无比的性格。“边缘”、“坚忍”这些字眼一下子进入了我的意识深处,引着我看下去。
      
      这是一部典型的抗战影视,但它又有些特别,我努力的从中找寻出那些特别的东西,让我能够串成一条大致的线,摸索出中国人对抗战事件的某种集体意识。有趣的是,常发在整个剧情发展中穿正式军装的机会并不多,这倒不是因为没军装穿,而是因为他始终就与正式规范的军队生活不协调。他是中国抗战系列题材中塑造出的又一个草莽式的英雄,类似的还有《历史的天空》中的姜大牙、《亮剑》中的李云龙等。当然,剧情中也有非常美丽的女主人公以及曲折动人的爱情故事,但我觉得这些都只是点缀,不是《狼毒花》的核心隐喻所在。
      
      我无意去追究具体的情节,或者某个具体人物的命运。当我将《狼毒花》中的常发和其他影视中的姜大牙,李云龙联系起来看时,我逐渐的感觉到有一种连贯的历史叙事逻辑在里面。我试着去搜寻这样的历史叙事逻辑,看看抗战这一重大的历史事件给中国人的意识深处到底留下了什么?我发现这样的历史叙事逻辑大致可以描述为:我们是以草根英雄的意志和力量战胜了装备精良和无比狡猾的日本侵略军,我们以“小米+步枪”战胜了“飞机+大炮”——我把这种意识概括为“草根崇拜”!进而,我发现,这种“草根崇拜”不仅是抗战的历史叙事逻辑,也是中国现代革命的一般叙事逻辑。你看看我们是如何评价战胜国民党的,你就知道其实二者的历史叙事逻辑在深层次上是一致的。而且我认为正是这样的历史叙事逻辑和该逻辑所支持的革命浪漫主义与意志至上主义,后来酿成了建国后国家生活中的“运动”性格以及集体无意识的民粹主义。我非常敬佩《狼毒花》中的常发所表现出来的野性、坚忍、智慧和对同志的友爱,我认为这是我们民族非常优秀的品德,而且我也承认正是在这样的品德基础上,我们的抗战才可能坚持住并寻觅到胜利的曙光!我也充分理解这本身确实在某种程度上代表了我们民族的意志和精神。因此,在个体审美的意义上,我非常的惊喜于发现这样的坚忍之美和粗犷之美。但当我试图将这种个体之美推及到整个中华民族层次时,我便发现同样的惊喜已经减弱很多——我感觉到如果我们整个民族都集体的崇尚这样的坚忍美和粗犷美的话,都这样的相信大刀和酒胜过相信坚船利炮的话,那么我们就是在过分的留恋某种前现代的生活方式和民族辉煌,而忘记了我们已经生活在21世纪,以及不可逆转的被抛入了现代性的进程之中。每个民族都有自己的集体留恋,或神话,或传说,或某种生活方式的记忆,而且会以一种傲慢甚至偏狭的心理来处理现代社会中新的事物和体系,坚持原有的封闭价值。我想这也是为何常发很少穿正式的八路军军装,而且显然无法协调的融入八路军的正常生活秩序中去——因为八路军已经是一支现代战争秩序下的军队,有着现代的意识形态和严明的工作与生活秩序,尽管为了统战而吸纳了很多草莽英雄。当我意识到这样一种历史叙事逻辑时,每一次在我为常发的个人英雄主义喝彩,在又一次领略“狼毒花”的坚忍时,我常常又一阵的揪心——我们整个民族的意识还是这样的吗?
      
      我总是愿意相信我们的民族经过100多年的战争洗礼,以及时断时续的现代启蒙,已经逐步走出了那样一种单纯崇尚草根意识的时代,而认识到文明的建构和社会的进步需要更多符合现代性的生活与思考方式。我不是为了批评这种战争意识以及由此而熏陶出的中国人的集体性格,我只是想指出:曾经导致我们成功的因素也许正逐渐的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而我们由于长久的依赖和浸泡,竟还没有意识到因而也不可能寻找到支持我们新的生活的精神资源。我们仍然那么的留恋我们曾经依赖过的东西,而且在审美上赋予其接近永恒的价值。这不能不说是我们民族在后革命时代的价值迷失。
      
      因此,无论是《狼毒花》,还是《历史的天空》以及被高度赞扬的《亮剑》,实际上都处于同一的价值高度,都是一种“草根恋旧”的意蒂牢结,都是一种革命逻辑和战争意识的长期延伸,都是一种历史的回声。我相信中国人民百年屈辱史和百年奋斗史是中国人现时代集体意识的双重背景,我们今天全部的屈辱记忆和尊严记忆都源出于一处!但是,也许我们在新的世纪应该思考,那种坚忍和粗犷的边缘审美,那种必然具有时间性和有限性的历史过程,我们当代人应该如何确定与它们的关系,是一脉相承?还是别开生面?历史从来不是完全的继承,否则就没有发展,历史总是以一定的断裂和跳跃而迈步向前的。
      
      狼毒花有其坚忍之处,而这种坚忍将永远成为我们民族的精神构成,但它也有不足,它的过分恋旧和向后看的深层意识应该得到抑制,这需要我们以现时代的文明思维和价值体系来处理历史审美的意识形态留存——既不要抹杀它的必要位置,又不要过分拔高而渐成一种畸形审美!
      
      “骑马挎枪走天下,马背上有酒有女人”,多么美妙而快意的图景与生活,它会诱我入梦——然而我却清醒的知道,我已经离不开了,离不开我所处于的现代生活基点,以及由此而型构的现代价值体系!梦是历史的,未必是未来的;清醒时的意识是现时代的,是我们实际生活的意义世界。每个时代都是有局限的,每个时代都是有任务的,因此我们不能混淆历史的价值和现时代的价值——关联而不替代,记忆而不过分忧伤,前行而不过频回头——我们应该有这样的现代生活心态!
      
      (2007年6月26晚于福缘门友人处)
      

0
分享到:
阅读(1664)评论(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隐私政策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