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飞龙的个人空间

一次思想的旅游:余光中——贺卫方——苏力
发布时间:2006/10/21 0:32:00 作者:田飞龙 点击率[2245] 评论[0]

    【中文关键字】法学;社会

    【学科类别】法理学

    【写作时间】2006年


    今晚是第一次见贺卫方!本来是不该见他的,因为今晚余光中就在他讲座的隔壁开讲——我本来是决意舍卫方而就光中的——但是,当我提前大约一个小时来到余光中讲座现场时,已经人山人海,根本就没有办法进去。说实话,我不喜欢这样多的人来听诗,我觉得那根本不是在听诗,而是在看明星,就像专程去听某个人的个唱一样。但这样说也许有些酸葡萄心态,我的意思是:诗首先是心灵的安静,在安静的前提下追求丰富,就像周国平总结的良好的生活状态“丰富的安静”。又热又吵,站的位置又不好,肯定不会听出什么诗意——我想这样的环境里余先生肯定也发挥不出诗意来。看来名声太大也不好,因为那会遭致更多的包围,是否会迟钝进而迟滞诗意的心灵?呵呵
      于是转向贺卫方,发现人气明显的比不上余先生,尽管贺的名气在中国绝对唱响——看来,法学之魅力与诗歌相比还是不对称的。挤不进余先生的讲堂,却在贺先生的讲堂找了个座。但是时间逼近讲座开始时,贺大使的风采还是得到了证明——座无虚席,站无虚空!
      最终我并没有遗憾,甚至可能有些庆幸,因为这次讲座让我很有感染——一个行动着的思想者,一个坚强的理想主义者。他给我们讲的主题是“法学方法的困惑”,就如同他上课一样,任何题目都难以局限他的思维——他知道的太多了,他想说的太多了,而他的思路太清晰了——他是如此的忠实甚至迷恋于自己对法律、法学、社会、人心的经验和判断。因此,我这个习惯作讲座概述的人竟难以完成这一次的“作业”——如果忠实于所谓的讲题,则贺老师的思想的丰富肯定会被牺牲很多,如果只是追踪贺老师的思路,则我又不大敢写出所谓的讲题。在这里,也许具体的知识和答案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思想,是价值上的稳妥的判断,是对中国当下问题的深切思考和关怀。贺老师太不喜欢关起门来做学术了,他的性格里有浓重的启蒙因子——但又不是那种高傲的启蒙者,他对于中国普通人的命运是那么的忧思,于其改变又是那么的热心和关切。当然,他也必然是高傲的,只是他的高傲是对着当权者的,对着他认为的扼住自由学术的喉咙和人民权利诉求的喉咙的人。这是一个非常聪明以至于可以用智慧来概称的学者,在启蒙与大众之间,在思想与学术之间,在书斋与社会之间,他的态度和他的分寸是符合于他的理想的。这不是一种庸俗的分寸,而是一种智慧的分寸,甚至是一种道义担当的分寸。同时,这也是一种注定孤独和没有归宿的姿态!
      不是谁都可以拥有这样一种姿态,因为如果没有严格的学术训练,没有厚实的社会阅历,没有坚定的普遍主义追求,没有一种道德责任的担当,没有张弛有度的思想分寸,他是不可能拥有这样一种姿态的。他于是超出了一般学者的范畴,因为他并不乐意于制作大量所谓规范性的学术产品;他也不是“红色法学家”,对自己的学术乃至人格作某种根本性的交换;他同时不是一般的社会行动者,因为他想人们所传达的仍然属于现代意识和现代文化的范畴,仍然的具有知识上的整体性和价值上的和洽性,所以也不可简单的以社会活动家的标准衡量之。因此,在我面前的贺卫方也许不是一个贺卫方,而是多个贺卫方;他的人生也许不是一生,而是多个人生。因为他太不规矩,他不好归类,因而也不好管理。他在讲座中反复强调的法学的主体性(因而不可迷信所谓的法律的社会科学研究)、在普通人意义上法律意识相对于法律知识的优位性以及知识分子担当社会责任的合理姿态。
      也因这个讲座,我对贺卫方的印象有所改变——不再苛责于他所谓的学术上的少产,作为一个法律人,他同时做了许多著名法学家无法也无意识做的事——而所谓的著名法学家,其制作的大量作品,也许影响期难以超过五年,便消散零落。
      也因此,他是一个思想型而非学术型的学者,他是一个启蒙而不自傲、入世而不媚俗的人,他是一个复杂到不能以单一的学术标准或社会标准来定论的人。
      与他形成鲜明对照的就是苏力,一个同样极富魅力和个性的学者——但我宁愿赞赏贺卫方,因为贺卫方更加的贴近“大地”,中国真正的大地,而苏力虽然以“本土资源”著称,但我却渐渐的发现他对于底层合理性的关注也许渐渐的不再是他的目的,而只是一个视角或一种通道,由此进入对于政治秩序合理性的关注和正当化论证。也许苏力确实是认真的在讨论学术问题,却没有认真的考虑理论可能的社会实践后果。特别是最近看他在其主编的《法律与社会科学》一书中的一篇“中国司法中的政党”,我发现其对于所谓合理性的过分关注的,已经逐渐的可能完成对于中国当下政治秩序合法性的精当论证。这种以合理性代替合法性作论证的方法,我感觉有些剑走偏锋了。也许他是不自觉的。
      也许好好的听余先生的诗就不会有这许多的遐想,因而是苦恼了。诗性的王国是以将现实苦恼抽象化的形式完成精神逃逸的,而所谓的法学诉诸理性,因为所谓“法学的方法”也许正是制造现实烦恼的方法。故妄言之,作为法学人,还是要有法学的操守和阵地,虽然这并不排除偶尔的逃逸。
      (2006年10月15日晚于畅春新园)
      

0
分享到:
阅读(2245)评论(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隐私政策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