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休引发的法学革命——拜读《看不懂的梁慧星:大师还是大佬》的体会
reform of China's legal system, by Dr. Yanliang Wei
2007/8/22 6:44:00  点击率[1667]  评论[0]
【法宝引证码】
    【学科类别】法理学
    【写作时间】2007年
    【中文摘要】第一,梁老师观点正确,有继续在法学界掌舵的必要;第二,学术大家更要搞政治,更要带头搞政治;第三,“退休制度”引发中国法学研究和法律教育的大革命。
    【中文关键字】法学;搞政治;法学研究;法律教育;大革命
    【全文】

       拜读张老师大作《看不懂的梁慧星:大师还是大佬?》,我有几点体会:  
      
     第一,梁老师观点正确,有继续在法学界掌舵的必要  
     梁老师对于我国仲裁法发展方向、发展原则的观点完全正确。对这种方向性、原则性的大问题,阅历丰富、理论功底深厚的法学家自然会有一个好的判断。这种判断很难从学理上论述清楚,更不值得争论。张老师用几个立论的方向试图批驳上述判断,这是很苍白的一种尝试。从张老师支持国家设立主管机关,用行政手段领导、管理、促进仲裁工作的立论方向看,我觉得张老师还缺乏社会阅历,理论功底还很浅薄。仲裁事业没有发展起来,其原因很多,怎么能归咎到没有采用行政手段上?就我们的感觉看,张老师还没有资格和梁老师讨论仲裁法问题,更不要说方向性、原则性的大问题。  
     另则,很多法学界的大问题,很难讨论清楚,实际上也不值得研究、辩论。对法律生活体验多的人,法律研究功底深厚的人,就是所谓的法学家,他们对这些大问题自然会有一个恰当的判断。他们通过控制学术方向,影响官方舆论自然可以用“恰当判断”影响法治变革的路径。一些为研究而研究,为批评而批评的鸿篇大论看似有理,实际上不值一驳。我们这个社会究竟按照一些法学家的几句主张走,还是按照一些小孩的鸿篇大论走,这也许是一个大问题。从我们的主张看,全天下小孩都在写法律文章,胡编乱造法律论文的格局该改一改了。小孩嘛!搞点营生的技能就行了,不需要整天瞪着大眼关注穿衣吃饭之外的国计民生、法律制度、社会变革等大问题。这些大问题,有几个法学家关注一下足矣。  
      
     第二,学术大家更要搞政治,更要带头搞政治  
     学术大家就应该低调,就应该戴着小眼睛,说话文质彬彬,容易接近,笑容可掬,说话严密讲逻辑,仅仅关注学术问题?我看未必啊!学术大家也是人,也需要出风头,说大话,也需要骂人,甚至需要胡言乱语,作一些自由探索。很多大学问家,有时非常感性,生活混乱不堪,讲话更是前言不搭后语,甚至非常幼稚可笑,但是人家一上实验室,一趴到桌子上搞数学计算,就非常严谨、细致了。即使在自己研究的领域,学术大师还是经常需要一些胡乱思考,需要一些胡言乱语。哈佛大学一个教授就曾主张按照人的生物学特性、血统、基因条件,把人分成不同的阶层,分配不同的社会权利。这个主张就跟傻子、狂人的梦话差不多。看看国内外的学术大家,发表类似梦话的人多如牛毛。但是,如果我们可以否定这些梦话,但是我们不能否定那些说梦话的学术大家。毕竟,他们也是人,在他们纷繁复杂的个人生活中,有一两个闪光点能够照耀后人学术探索的进程,这就够了。为什么我们自身龌龊、卑微,反而要求学术大家们像上帝一样完美无暇?  
     从搞政治的角度看,学术大家搞政治,不应更少,而应更多。政治不是什么大不可及、遥不可及的东西,它就像穿衣吃饭那样是我们日常生活的一部分。我们要控制物业公司,不能让保安擅权,搜查进入小区的人员和车辆,甚至侵入我们的私生活;更不能让物业公司的经理们拿着我们的钱花天酒地,炒股票,炒楼盘。我们要大声说话,要有痛就喊,有冤就闹,有仇就报,否则邻居、警察、黑社会,甚至亲戚朋友都会有意或者无意地对我们构成损害。政治是什么,它就是我们作上述事情的非诉讼式、社会关系式解决方案,更是合法秩序中最经济、有效的秩序之一。  
     如果我们的社会合理规划,大家搞的政治会很多,就会经常以和平谈判、和平妥协解决。如果我们的社会、文化、法律给与我们搞政治的空间很狭小,那么这个社会就会经常搞天翻地覆的大政治,就会经常搞非理性的破坏性政治。  
     就我国的情况看,学术大家搞政治的应该大量增加。我国有数以万计的法学家、哲学家、社会学家,他们人品好,学问好,完全胜任人大代表、政府官员、法官、检察官的工作。如果他们大量地参与我国各级政府的“官方政治”,而不只是在民间搞点小政治,我国的社会进步就会更加稳定、有效。  
      
     第三,“退休制度”引发中国法学研究和法律教育的大革命  
     针对张老师对法学前辈的一番溢美之词,我们要保持清醒。在公立机构主导我国法律研究和法律教育的格局下,中国法学家的任何成就都不可能存活100年,他们所有的学术成果和立法成果都是身在其位的权宜之计,不可能有传世之作。  
     可是中国法治社会的建设进程需要那些传世之作。为此,中国的法律研究和法学教育,必须破除被公立机构垄断的旧格局。这个旧格局没有前途,会造就一些垃圾刊物、垃圾学科、垃圾教材、垃圾学生,会让学术腐败像苍蝇一样快速繁殖。相反,随着大部分优秀的法学家进入退休队伍,我国法学研究和法律教育必将发生一场大革命。这场革命的结果是什么?  
     首先,法律教育要向全民开放。任何专业的大学生、研究生、博士、在职人员都可以免试进入法学院,攻读法律学位。为了防止公立大学挡了私立大学的路,我国立法机关应当禁止任何公立机构开展类似的法律教育。因此,公立机构的现有招生体制不能发生实质性改变。开放式、社会性、全免试入学的办学权利只能配置给私立机构。  
     其次,法律教育要由私立机构主导。哈佛大学、耶鲁大学、斯坦福大学都是私立大学,办得很好。哈佛大学办学基金年度余额有二三百亿美元。这样的大学才能搞高科技,才能培养好的法律学生。中国公立大学发展一万年,也不会出现一个这么财大气粗的好大学,更不会建立一个好体制。今后,中国大部分优秀的法学家将都是退休人员,都是无职无权的民间人士。他们将通过私立学校、民间协会、民间研究机构等主导中国的法律教育工作。第三,法律研究要由民间主导。这个发展格局可能会更早、更容易地实现。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隐私政策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