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事诉讼中程序惯性的反思与规制
2021/7/13 8:42:02  点击率[1559]  评论[0]
【法宝引证码】
    【学科类别】刑事诉讼法
    【出处】《中国法学》2021年第3期
    【写作时间】2021年
    【中文摘要】刑事诉讼在程序惯性的作用下沿着追诉和定罪的方向加速发展,程序惯性阻抗着后续程序对先前程序的审查,使得欲改变程序或推翻先前结论变得十分困难。程序惯性的作用造成刑事诉讼中权力制约机制失效、权利保障措施虚置,导致刑事诉讼结构变形,甚至可能引发实体上的错案。程序惯性是由刑事诉讼的“质量”决定的,其影响因素包括刑事司法权力配置、社会控制成本考量、办案人员心理作用和刑事诉讼具体制度等。因此需从优化配置刑事司法中的权力关系、重新核算刑事案件处理的成本、引导办案人员进行心理调整、完善刑事诉讼具体制度等方面着力,规制程序惯性,从而保障刑事诉讼实现公平正义。
    【中文关键字】程序惯性;刑事诉讼质量;程序正义;实体公正
    【全文】

      一、问题的提出
     
      刑事诉讼在制度设计上往往有诉讼阶段之划分,其目的即在于试图实现后续程序对先前程序的审查,并及时纠正错误结论、改变错误程序。然而在实践中,这样的制度设计却常常失效,后续程序对先前程序的审查流于形式,先前程序却决定了后续程序的结论,从而在一些案件中导致错案。刑事诉讼中存在一个值得注意的普遍现象,即对犯罪的调查或侦查一旦启动,刑事诉讼程序就会加速向前发展,再想“刹车喊停”就十分困难。这种现象可以借用物理学上的“惯性”概念加以描述。在刑事诉讼中,程序对其发展轨迹的改变也表现出一种阻抗状态,一旦刑事追诉程序启动或某种阶段性结论作出即难以改变,呈现出一种惯性状态,因此不妨称其为刑事诉讼的“程序惯性”。
     
      二、刑事诉讼中的程序惯性释义
     
      刑事诉讼中的程序惯性,应指诉讼程序沿着立案、侦查、起诉、审判的轨迹进行追诉犯罪的状态,以及对于改变此种程序轨迹和否定先前程序结论的阻抗状态。由此可见,刑事诉讼中程序惯性的内涵包括两个层面:一是追诉程序顺向发展的状态,二是对程序改变和结论否定的阻抗状态。
     
      在实践中,程序惯性往往使得刑事诉讼表现出两方面特征:一是追诉程序改变难,刑事诉讼程序一旦启动就倾向于沿着追诉和定罪的方向发展、难以停止或改变方向;二是先前结论否定难,若先前程序中作出了某种结论特别是有罪结论,后续程序欲推翻此种结论将遭遇巨大阻力。
     
      三、程序惯性对刑事诉讼之危害
     
      (一)导致刑事诉讼中权力制约机制失效
     
      程序惯性不仅破坏刑事诉讼中公权力机关应然的监督机制,更重要的是带来一种扭曲、变异的“制约”,即先前程序、负责先前程序的机关利用这种程序惯性,将后续程序、负责后续程序的机关与自己捆绑在一起。程序惯性对刑事诉讼中的权力制约机制的破坏是两方面的,一是损害后续程序对先前程序的监督制约,即正常的逆向监督;二是导致先前程序对后续程序的捆绑束缚,即扭曲的正向“制约”。
     
      (二)造成诉讼参与人权利保障措施虚置
     
      程序惯性使得刑事诉讼程序难以被叫停或改变方向,先前程序作出的结论难以被否定,这就意味着诉讼参与人在刑事诉讼中的参与主要停留在形式层面,对案件的程序或实体产生实质性影响的可能性变得极低。参与权因程序惯性受到损害,其他相关的诉讼权利也随之被侵蚀,从而呈现出一种“空心化”的状态。
     
      (三)致使刑事诉讼的结构变形
     
      一方面,程序惯性增大了先前程序特别是侦查阶段在刑事诉讼中的“分量”。另一方面,程序惯性削减了后续程序特别是审判阶段对先前程序的审查监督力度。在程序惯性的带动下,刑事诉讼结构必然发生变形。不但“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三角结构无法实现,甚至不同诉讼阶段相对平等、用力平均、前后接力的“流水线结构”也难保。后续程序对先前程序的合法性审查沦为空文、而先前程序反过来倒对后续程序施以裹挟之力。
     
      (四)促使刑事案件的实体错误风险增大
     
      程序惯性会导致先前结论难以被否定,这意味着无论立法者针对先前程序设计了什么样的证明标准、也无论先前程序中办案机关是否达到了证明标准,后续程序中都很难推翻先前程序的结论,特别是事实认定和法律适用等实体内容方面的结论。因此,不同的证明标准都已经在实践中在程序惯性的作用下被同一化了,而通过递进式证明标准设置以使得后续程序对先前程序的结论进行实体审查的构想亦往往沦为泡影,于是刑事诉讼中出现错案的风险也随之增加。
     
      四、影响程序惯性的刑事诉讼“质量”因素
     
      (一)刑事司法权力配置
     
      在刑事诉讼中,程序中的公权力运用出现前移的态势,这种权力前移可以有效提前实现对犯罪的预防和控制,但在客观上也促使刑事诉讼重点前倾、增加程序惯性的强度。而在我国,作为“刀把子”的公安机关处于第一线,因此在权力资源的分配上往往受到倾斜,这也使得我国刑事诉讼中检法机关欲在后续程序中否定侦查结论、停止追诉程序变得更为困难,从而在一定程度上加剧了刑事诉讼的程序惯性。
     
      (二)社会控制成本考量
     
      刑事诉讼作为社会控制实现的重要形式,也需要考虑成本、追求效率。为此,有两个直接选项,一是将刑事诉讼的重心前移,二是尽可能地避免后续程序对先前程序的否定。然而,一方面,刑事诉讼重心前移与程序惯性互为因果,重心前移可能导致后续程序难以制约先前程序而导致程序惯性,而程序惯性又可能反过来加剧刑事诉讼的重心前移。另一方面,如果从节约成本提高效率的角度出发而限制后续程序对先前程序的否定,则正契合程序惯性的特征和要求。如此一来,这两种选项都将促成或加剧刑事诉讼的程序惯性。
     
      (三)办案人员心理作用
     
      侦诉审三机关在面对刑事案件时具有相似的追诉性思维方式,大大地减弱了负责后续程序机关否定先前程序或推翻先前程序结论的可能性,从而导致程序的发展难以被阻止,形成程序惯性。此外,办案人员对案件的认识还不可避免地受“锚定效应”的影响,在这种锚定效应的认知心理作用下,刑事诉讼的办案人员很难推翻自己已经形成的认识,后续程序也会更倾向于肯定先前程序的结论,从而导致程序惯性。除此之外,程序惯性的另一重要成因在于现行的案件考核与奖惩机制强化了办案人员“打死不认错”的心理。
     
      (四)刑事诉讼具体制度影响
     
      第一,认罪认罚从宽制度。越早获得有罪供述,程序就越可能尽快朝简化的方向推进,于是侦查的重要性愈发凸显,刑事诉讼重心向前移动。而一旦被追诉人认罪认罚后,程序惯性在许多方面都展现出其强大的作用。此外,认罪认罚从宽案件中量刑建议的采纳规则也加剧了程序惯性。
     
      第二,刑事诉讼中的案卷中心主义和案卷二元制度。在诉审高度依赖案卷的现实下,制作时具有明显封闭性和单方面性的侦查案卷,从侦查机关“直达”法院,增加了后续程序否定先前程序结论的难度。除此之外,我国的案卷制度还有“二元化”特点,副卷不但不允许辩方查阅,也不向负责后续程序的机关移送,因此负责后续程序的机关对于负责先前程序的机关作出结论的依据并不完全掌握,增加了审查和监督先前程序的难度,导致了程序惯性。
     
      第三,刑事诉讼案外干预制度。一是来自公权力机关及其工作人员以及党政领导干部对刑事案件的干预,二是当事人利用诉讼之外的手段对刑事案件造成的干预。无论是前一种还是后一种情形,只要是刑事案件遭遇来自诉讼外的力量干预,就可能导致程序惯性。
     
      五、契合刑事诉讼理念的程序惯性规制路径
     
      (一)刑事司法权力的优化配置
     
      一方面,遵照刑事诉讼基本原理,应重新解读“分工负责、互相配合、互相制约”原则。在分工负责的要求下确定各自权责后,在侦诉审三机关的关系上,“制约”应是实质性的,而“配合”则应是技术性的。
     
      另一方面,根据“以审判为中心”的刑事司法改革要求,强化法院的最终审查判断权。按照“以审判为中心”的改革思路,审判特别是庭审,要起到审查先前程序、震慑侦诉违法行为的作用。
     
      (二)刑事诉讼成本的重新核算
     
      应对刑事诉讼重新进行完整周全的成本核算,以审视程序惯性是否“合算”。第一,需要同等关注刑事诉讼的直接成本与间接成本。第二,应当兼顾刑事诉讼的公共成本与个人成本。第三,还需统筹考虑刑事诉讼的常规成本与错案成本。对于程序惯性在成本核算角度的准确认识,有助于促使公安司法机关加强后续程序对先前程序的审查监督,从而避免程序惯性导致的间接成本、个人成本和错案成本。
     
      (三)办案人员心理的积极引导
     
      第一,在思维观念层面,应当积极倡导转变刑事诉讼原有之斗争主导观念。第二,在认知心理层面,应通过教育和制度手段帮助办案人员认识、理解和突破在案件认识上的锚定效应。一方面,公检法等机关需重视针对办案人员认知心理方面的教育与培训,令办案人员认识到锚定效应的客观存在并理解此种效应的作用机制。另一方面,可以运用制度手段倒逼办案人员突破案件认识上的锚定效应。第三,在考核制度层面,可以通过设计科学的办案考核机制,消除办案人员对后续程序审查或否定先前程序的抵触和抗拒心理。
     
      (四)刑事诉讼具体制度的改革完善
     
      1.在认罪认罚案件中处理好被追诉人权利保护和法院审判权保障的问题
     
      第一,要加强对被追诉人认罪认罚自愿性的审查。第二,应当明确即便在认罪认罚从宽案件中,“反悔”也是一种天然的权利,允许和保护被告人的上诉权。在一审裁判无误的情况下,应禁止检察院将抗诉权作为威胁被告人认罪认罚的手段。第三,应当充分保障法院的独立审判权,特别是量刑权。检察机关在认罪认罚从宽案件中仍应以幅度刑的方式提出量刑建议,若不属于法定例外情形,则由法院在建议的量刑幅度内确定刑罚。
     
      2.在普通案件中降低案卷依赖、废除副卷制度
     
      第一,一审适用或将适用普通程序的案件,由于案件往往较为复杂,为避免错案或程序违法,应对程序惯性抱有最高警惕,在案件的办理上应适用最完整的程序规范,诉讼的后续程序应对先前程序进行最严格的审查。
     
      第二,应当改变案卷二元体制,废除副卷。应有两步走的改革方案。第一步,对副卷中的材料作三类处理:将副卷中根据刑事诉讼原理不应成为秘密的材料或内容“脱密”,随案卷移送至负责后续程序的机关,并允许辩方阅卷;对副卷中确实具有秘密性的材料仍保留于副卷中,但需向负责后续程序的机关移送;对于不应进入诉讼案卷的材料,从诉讼中禁绝,更不得进入案卷。第二步,彻底废除副卷,阻止案卷二元主义带来的程序惯性。
     
      3.完善司法责任制与干预案件追责制以震慑案外干预
     
      一方面,判断错案不应仅看实体上定罪是否正确,而应尊重办理案件的客观规律,考虑案件实际情况,追究“故意”或“重大过失”;另一方面,在后续程序结论与先前程序一致但最终发现是错案时,对后续程序办案人员的追责应遵循客观标准,按照“一般理性人”准则,主要考虑其是否履行勤勉义务而对先前程序进行实质性审查。
     
      而针对案外干预,应分三种情形进行预防和规范。第一,对于来自公权力机关及其工作人员特别是党政领导干部对具体案件的干预,应通过落实干预司法的记录、通报和责任追究制度,严厉追责以震慑此种违法干预。第二,对于诉讼类信访,应逐步纳入诉讼内轨道。第三,对于来自舆论媒体包括自媒体的案外影响,应予以适当规范。

    【作者简介】
    郑曦,北京外国语大学法学院。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隐私政策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