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望所归:美国《商业秘密保护法》正式生效
2021/5/27 13:38:17  点击率[3711]  评论[0]
【法宝引证码】
    【学科类别】国际知识产权法
    【出处】《科技与法律》2016年第3期
    【写作时间】2016年
    【中文摘要】当今经济发展环境下,商业秘密作为知识产权的一种重要形式,对于企业获得市场竞争力越发重要。随着科技水平的快速发展,尤其是互联网的频繁使用,商业秘密的监控与保护变得日益困难。因此,美国、欧盟等地区试图通过专门立法加强对于商业秘密持有者及其经济利益的保护。2016年5月11日,美国总统奥巴马签署《商业秘密保护法》(2016),该法正式生效,本法体现出众多工业联盟维护自身利益的考量以及美国国会对于经济发展与合法商业利益的重视。
    【中文关键字】商业秘密;立法进程;实践意义;合理性
    【全文】

      一、引言
     
      商业秘密往往是具有较高经济价值的信息,其涵盖金融、科学、技术等众多领域。在当今工业化和信息化大发展、大繁荣的时代中,商业秘密已然成为工商企业在激烈的商业竞争中获得竞争优势的秘密武器。[1]作为知识产权的一种重要形式,商业秘密在美国与专利权、商标权、著作权等知识产权的保护形式互为补充。但是与这些权利不同的是,商业秘密并不遵从公示公信的原则,而是采取多种保密措施进行保护。因此,商业秘密的保护成本很高,一旦被泄露或是为他人利用就会给权利人造成不可估量的损失。在世界各国,侵害商业秘密的案件频频发生,经济发展和技术创新都受到极大阻碍。在立法中给予商业秘密所有者诉权以及获得救济的权利对于维护合法商业利益尤为重要。美国近期正式生效的《商业秘密保护法》(Defend Trade Secrets Act,以下简称“DTSA”),就体现出美国对于保护商业秘密的重视。
     
      二、DTSA的提出及背景
     
      在DTSA提出之前,美国公司的商业秘密主要是通过《统一商业秘密法》和《经济间谍法》获得保护。1979年,美国统一州法委员会发布了《统一商业秘密法》(Uniform Trade Secrets Act,以下简称为“UTSA”),试图作为各州保护商业秘密立法的示范。此后,美国的哥伦比亚特区及47个州均采用了UTSA及其修改版本,作为保护商业秘密的法律依据。[2]但各州在商业秘密保护立法的内容上存在差异,这些差异虽然细微,但对于案件来讲可能是具有决定性作用的,如举证责任的承担、无过错获取商业秘密行为的性质认定、商业秘密保护的信息范围等。同时,UTSA在应对州际及跨国公司的商业秘密保护问题上也存在局限性。
     
      随着商业秘密法律保护问题日期突出,1996年,克林顿总统签署《经济间谍法》(Economic Espionage Act),首次将侵犯商业秘密列为联邦刑事犯罪行为进行规制。[3]在打击经济间谍犯罪的过程中,商业秘密的窃取是联邦执法环节的重中之重。但刑事立法对于商业秘密保护仅能提供有限的解决方法,《经济间谍法》并没有赋予商业秘密的所有者单独向联邦法院起诉的权利,其仅能作为刑事诉讼的附带请求提出,限制了商业秘密所有者获得民事救济的途径。
     
      由于上述两部法案在保护商业秘密方面具有局限性,DTSA希望通过对于美国《经济间谍法》的修改,为起诉侵害商业秘密案件、获取民事救济提供统一的联邦法律依据。[4]同时DTSA将建立起商业秘密保护的统一标准,使得商业秘密保护能够与《统一商业秘密法》的规定保持一致。
     
      三、DTSA的主要内容及立法进展
     
      (一)DTSA的主要内容
     
      DTSA由7条规定组成,首先明确了本法名称为《商业秘密保护法》,之后依次对于商业秘密窃取案件的联邦管辖权、案件执行、境外案件报告、国会相关共识以及行为规范、责任豁免等进行详细规定。其主要包括以下内容:
     
      1.单方民事扣押
     
      DTSA规定的单方民事扣押制度使得在侵害商业秘密的民事诉讼中,原告有权单方申请对被告涉及商业秘密的财物或信息进行民事扣押,使得商业秘密的所有者在诉讼程序获得进展及丧失商业秘密之前能够预先牵制对方。[5]本法还明确,只有在“特定情况下”才能采取单方民事扣押的行动,且对于扣押的范围进行限缩。同时,本法还包含着国会就单方民事扣押达成的共识,强调申请人、被申请人以及第三人之间利益平衡的重要性。最后,该法为扣押令的执行提供行为规范,对于行政部门进行权力约束,确保扣押在合理范围内以合理方式执行。同时,DTSA对执法人员执行扣押令的行为也进行限制,比如执行的具体时间、采取的执行方式、是否有权进入密闭领域等都进行规定,要求将扣押造成的不利影响最小化。在法院允许的情况下,州或当地的权力部门、技术专家可“参与”扣押过程,但绝对禁止申请人及其代理人参与扣押过程。因错误或者过度的扣押行为受损的当事方亦可提起民事诉讼。
     
      2.救济措施
     
      侵害商业秘密的救济措施则与美国现行联邦法中给予著作权、商标权、专利权等知识产权的救济措施相一致,包含损害赔偿金、禁令救济、律师费的赔偿等。其中,损害赔偿金包含实际损失、不当得利、合理许可费以及惩罚性赔偿四种计算方式,在侵害方存在故意或恶意的情形下,法院可判决被告方支付原告方高达两倍的损害赔偿金以及律师费用。其中禁令救济制度在法律效果方面与其他国家的制止违法行为是一样的,但禁令适用的条件范围却是详细而有针对性的,便于判决的执行和具体操作。除了规定提供给原告的救济之外,DTSA还规定,在存在恶意诉讼的情况下,以及恶意提起或反对解除禁令时,被告及其他受损害方也可针对原告起诉。原告的民事诉讼权利还受到三年诉讼时效的限制。DTSA规定的救济制度体现利益均衡的原则,有助于商业秘密获得合理与有效的保护,也有助于避免不利影响的产生。
     
      3.涉外案件报告
     
      DTSA中要求针对发生在美国境外的盗用美国公司商业秘密的案件进行追踪与报告。司法部长应向参议院与众议院的司法委员会提交报告,并在司法部门的网站上进行公布,通过其认同的途径进行传播,同时对于报告应当包含的内容也进行了详细规定,如境外案件发生的地域及范围、受外国政府、外国机构或者外国代理人赞助的程度、可能被窃取的威胁等等。报告的出具有利于美国政府了解与分析境外窃取商业秘密案件的情况,从而及时制定合理对策,减少因美国公司商业秘密被盗用而产生的不利影响。
     
      4.责任豁免
     
      DTSA对于在法院立案中或者向政府机关非公开性地披露商业秘密的行为,豁免其行为人的民事责任。因为在上述情况下,商业秘密的泄露是基于合法目的、合理且必要的,比如为了报告或调查涉嫌违法事件而泄露商业秘密。同时,本条对于雇主、雇员之间就商业秘密保护的权利义务及责任豁免的情形进行专门规定,有利于处理雇主雇员之间因商业秘密保护而产生的纠纷。在本法中,对于因立法过程或向行政部门不公开地披露商业秘密的行为提供责任豁免,在报复性诉讼中也主张对于雇员的责任进行限制。
     
      (二)立法进展
     
      在DTSA制定和发布之前,美国国会已有针对加强商业秘密保护的法案出现。2012年7月17日,参议员Kohl,Coons及Whitehouse在第112届国会会议上将编号S.3389的《2012美国商业秘密与创新法案》提交至司法委员会,就盗窃商业秘密案件设立联邦司法管辖权。2014年,参议员Coons和Hatch在第113届国会会议上提出了编号S.2267的《2014商业秘密保护法案》。2015年6月29日,基于上述两个法案,参议员Hatch和Coons向司法委员会提出编号H.R3326的《2015商业秘密保护法案》。2015年12月2日,委员会召开听证会,本次听证会以明确商业秘密对于美国公司的重要性,既存民事救济是否足够以及商业秘密盗用案件的联邦统一民事救济措施的潜在影响为主题。
     
      2016年1月28日,参议员Hatch和Coons提交了《商业秘密保护法案》的修改版本,该草案中的很多内容力求与UTSA相一致,如规定仅有商业秘密的所有者有权向侵害人提起民事诉讼、将诉讼时效从5年降低至3年等,且对于“商业秘密”和“不正当手段”的定义进行修改。2016年4月4日,美国国会参议院以87比0的投票结果,全票通过了期待已久的《商业秘密保护法案》。2016年4月27日,美国众议院以410比2通过该法案。2016年5月11日,美国总统奥巴马正式签署《商业秘密保护法》,同日,该法正式生效,[6]这是众望所归的一个结果。
     
      四、DTSA的合理性分析
     
      虽然DTSA获得了商业、政界以及学术领域的广泛支持,但是质疑和否定的声音也依然存在。首先,商业秘密实现联邦统一立法的成本较高,需要重新建立如保护著作权、商标权、专利权的体系。鉴于《经济间谍法》已经足以为商业秘密提供强有力的保护,如扩大商业秘密的定义,[7]单独制定一项民事法律来保护商业秘密似乎没有必要。第二,DTSA的执行成本也很高。由于时空差异的存在,美国公司在全球范围内打击商业秘密窃取行为存在困难。第三,很多时候商业秘密窃取是源于雇佣关系的存在,有报告显示,40%的员工会将原雇主处的商业秘密信息用于新雇主处,[8]这一点也是法律难以控制的。
     
      尽管存在着一些问题,但是不可否认的是,DTSA依然有其自身的合理性,它能够提供给商业秘密的保护也是必要而迫切的。具体分析如下:
     
      (一)加强商业秘密保护的迫切需要
     
      根据美国侵犯知识产权的国会近期报告,互联网与传统的经济间谍方式被结合起来盗窃美国最有价值的商业秘密。在过去两年中,针对美国大型公司、非营利机构和政府,已经发生了大量的网络攻击行为,并且大多数的攻击可以追溯到中国。[9]报告还显示,每年商业秘密窃取案件导致的美国经济损失高达3000多亿美元,这与美国向亚洲的年出口总额是相当的。[10]商业秘密的窃取甚至还导致了美国每年约210万人员失业。因此,给予商业秘密合理、完善的法律保护迫在眉睫。司法委员会甚至认为,一旦成功立法,DTSA为美国国家竞争力带来的提升将是其他领域不能比拟的。[11]
     
      (二)对于产业发展的重要性
     
      目前,DTSA已经获得了Adobe、汽车制造商联盟、生物技术工业组织、波音公司、飞利浦等几十家工业联盟的广泛支持。2015年12月2日,上述工业联盟在呈交给参议员Hatch、Coons和Flake的信件中写道:“商业秘密是知识产权的一种必要形式。商业秘密包含着生产流程、产品研发、工业技术、公式和消费者名单在内的广泛的信息。对于此种形式的知识产权的保护对于促进美国经济核心创新力来讲是至关重要的。”[12]美国公司正逐渐成为日益复杂的商业信息窃取案件的目标,造成了对于美国国际竞争力的损害。对此,DTSA将提供与法律体系相一致的联邦救济措施,避免因商业秘密被窃取而引发的商业损害和就业受阻。
     
      (三)现行法律制度的不完善
     
      美国已有的《统一商业秘密法》和《经济间谍法》提供给商业秘密的民事救济并不完善。第一,并非所有地区都采用了UTSA,而采用UTSA的州与州之间,也存在着法律解释与执行方面等差异。比如,在商业秘密的定义上,商业秘密的保护的信息范围以及保密措施的程度要求都各不相同。[13]第二,当侵害人逃至其他州或外国以及将证据转移到其他地区的时候,受害方在获取相关证据方面,时间成本与金钱成本都会造成诉讼障碍。[14]而DTSA则能够为商业秘密的所有者提供在联邦统一的法律救济。第三,从总体上讲,DTSA有利于统一全国保护商业秘密的立法、行政与司法程序,使得当事人对于法律行为具有可预见性,及时有效地保护商业秘密。
     
      五、结论
     
      商业秘密将在未来的知识产权乃至企业发展、创新经济中发挥关键作用。DTSA的诞生,体现出美国对于商业秘密保护重视程度的加强,具体可概括为以下几点:第一,有利于维护商业秘密所有者与被控侵权人以及第三方商业利益之间的平衡。第二,促进救济的有效落实,防止被控侵权人和第三方的合法利益受到侵害。[15]第三,在面临境内境外的双重威胁时,DTSA为美国公司提供了有效保护知识产权的工具,同时也确保美国国民经济的持续性发展和创新。第四,DTSA对于公司保护商业秘密有着巨大的借鉴作用和参考价值。对于跨州、跨国的美国公司,本法能够提供统一和确切的保护措施。[16]最后,该法对于各州的立法也有重要的示范意义,有助于各州在立法中完善关于商业秘密保护的各项规定。目前,中国企业已经成为美国商业秘密法律诉讼指控的重点对象。跟踪并研究美国商业秘密立法与司法实践,有益于我国政府与企业在规则框架内积极应对纠纷,并寻找预防措施。
     
      附录—美国《商业秘密保护法》(2016)中文译本
     
      美国《商业秘密保护法》(2016)中文译本
     
      本法为了完善美国法典第18篇第90章,规定对于窃取商业秘密案件的联邦管辖权等目的。
     
      由美利坚合众国参议院和众议院全体制定颁发,
     
      第一条 简称
     
      本法简称为《2016商业秘密保护法》。
     
      第二条 对于窃取商业秘密案件的联邦管辖权
     
      (a)一般性规定——在美国法典第18篇的第1836条中删去(b)款,并补充以下内容:
     
      (b)私人民事诉讼
     
      (1)一般性规定——若与产品或服务有关的商业秘密在州际或涉外商事中正被使用或将被使用,商业秘密所有人可按本款针对侵犯该商业秘密的行为提起民事诉讼。
     
      (2)民事扣押
     
      (A)一般性规定——
     
      (i)申请——基于符合本款规定的宣誓或确实有据的申诉,法院仅可在特定情况下,可基于单方申请发布扣押财产的命令,该命令应对于阻止涉案商业秘密的传播或散布确有必要,(ii)发布命令的要求——根据第(i)款规定,除非法院查明有如下特定情形,否则可拒绝申请:
     
      (I)根据联邦民事诉讼法第65条或者衡平法上其他救济形式发布命令后,有义务执行该命令的当事方将有规避、逃避或其他不履行该命令的行为,而导致本款目的不能实现;
     
      (II)若不发布该扣押令,会立刻造成难以弥补的损害;
     
      (III)拒绝申请对于申请方造成的损害,超过了授予申请后,被申请人因财产扣押而遭受的合法利益的损害,且本质上还超过第三方可能因该扣押行为遭受的损害。
     
      (IV)申请人在申请民事扣押时应证明:
     
      (aa)该信息是商业秘密;且
     
      (bb)被申请人——
     
      (AA)以不正当手段侵犯申请人的商业秘密;或
     
      (BB)意图使用不合理的方式侵犯申请人的商业秘密;
     
      (V)被申请人实际拥有——
     
      (aa)该商业秘密;及
     
      (bb)任何将被扣押的财产;
     
      (VI)申请人提供拟被扣押财产的合理描述,且在合理范围内能够提供拟被扣押财产的位置;
     
      (VII)如果申请人事先通知后提起诉讼,被申请人或其相关人将采取毁损、转移、藏匿或者其他措施,使该该财产不能为法庭所得;且
     
      (VIII)申请人尚未公开申请扣押的相关内容。
     
      (B)扣押令内容——若按照(A)款规定发布命令,它应当——
     
      (i)陈述与命令的有关的事实认定及法律结论;
     
      (ii)在对于实现本款目的确有必要的最低限度内,进行财产扣押,并要求该扣押以对于第三方的商业运营产生最低侵扰的方式进行,且在可能范围内,不造成对于被控侵权人合法商业运营的侵扰;
     
      (iii)(I)防止泄露被扣押财产的保护令应一同发布,禁止申请人或者被申请人获取该财产,禁止任何对于被扣押财产的全部或部分复制行为,以免造成对于被申请人或其他人的不当损害,直到涉案当事人能够出庭;且
     
      (II)若根据法院授权,申请人或者被申请人能够获取该财产,此获取行为应符合(D)项规定;
     
      (iv)引导该扣押令的执法官员明确其权力边界,包括——
     
      (I)该扣押令被执行的具体时间段;
     
      (II)是否可以采取强制力来进入密闭区域;
     
      (v)在命令发布后的7天之内,尽早确定(F)款中听证会的具体日期,除非被申请人以及其他扣押令致损方同意在其他时间组织听证会,但被申请人或其他受损方可能在任何时候,在通知申请人之后提请法院解除或修改该命令;且
     
      (vi)要求获得扣押令的申请人提供担保,担保数额由法院决定,其应当足够支付因错误或者过度的扣押行为或拟扣押行为而导致的任何人的损失。
     
      (C)防止公开的保护措施——当申请者依据本款取得扣押令或者相关禁令时,法院应采取诸合理保护措施保护,避免其信息为公众所知。
     
      (D)法院代为保管的材料——
     
      (i)一般性规定——按照本款规定而被扣押的财物应由法院代为保管。在扣押及法院代为保管的期间,法院应确保被扣押财物不会以物理方式或者电子方式获取。
     
      (ii)存储媒介——如果被扣押财物本身包含存储媒介,或当被扣押财物通过存储媒介保存,法院应当禁止在未经双方同意的情况下,该存储介质连接网络或者互联网,直到按照(B)款(v)项规定以(F)款的要求召开听证会。
     
      (iii)机密保护——法院应当采取适当措施保护与涉案商业秘密信息无关的其他被扣押材料的机密性,除非被申请人对于材料的公开表示同意。
     
      (iv)特别管理员的委派——法院可委派一名特别管理员去确定及隔绝所有被侵害的商业秘密信息,并将无关的财产和数据交回被申请人。法院委派的特殊管理员应同意接受法院批准的保密条款的约束。
     
      (E)命令的执行——法院应指定由一位联邦法律执行官提供与扣押令相关的服务,如制作依据本款所发布之扣押令的复制件、申请扣押令的文件的提交。依据扣押令所为之扣押亦应由该官员执行。法院可允许州或者当地的执法官员参与扣押过程,但得允许申请人或其代理人参与。经执法人员的请求,且法院认为技术专家的参与有助于有效执行扣押命令并使得扣押产生的不利影响最小化,法院可允许一名独立于申请人的技术专家参与扣押,且该技术专家受法院批准的参与扣押过程的保密协议的约束。
     
      (F)扣押听证会——
     
      (i)日期——发布扣押令的法院应于其依(B)款(v)项确定的日期召开听证会。
     
      (ii)举证责任——按照本款规定举行的听证会,依照(A)款获取扣押令的申请方应当承担举证责任,提供事实认定及法律结论的相关证据。若其未能满足举证责任的要求,扣押令应被解除或者进行适当更改。
     
      (iii)扣押令的解除或更改——被申请人或者因扣押令受损的主体,在通知申请人后的任何时间,可向法院提议解除或更改扣押令。
     
      (iv)证据开示时限——法院可依据联邦民事诉讼法,为实现本款规定之听证会的目的,修改证据开示的时限。
     
      (G)扣押令致损的诉讼——根据本款规定,由于错误或者过度的扣押而遭受损害的一方可向申请人提起诉讼,且应有权获得《1946年商标法》第34条(d)项(11)款[15 U.S.C 1116(d)(11)]的相同救济。且第三方的损害赔偿数额不应受到本法(B)款(vi)项中申请人向法院提供的担保金额的限制。
     
      (H)加密请求——就被扣押的财物主张享有利益的一方或一人,可在任何时候提出对于已被或拟被扣押的、以存储媒介保存的内容进行加密的请求,该请求可被单方审理。此请求应包括要求采取加密措施的方式和可行的时间。
     
      (3)救济——在本款规定的与侵害商业秘密有关的民事诉讼中,法院可以
     
      (A)在下列情况下授予禁令——
     
      (i)阻止第(1)款规定中任何实际侵害或者有侵害之虞的行为,且应基于法院认为合理的条款,且该命令不得——
     
      (I)阻碍雇佣关系的建立,且此雇佣关系建立的条件应当建立在具有侵害之虞的证据上,而不仅仅是基于该人员知晓的信息,或
     
      (II)违反禁止限制合法行业、交易或经营的州法律;
     
      (ii)若商业秘密侵害行为已被认定,要求采取积极行动来保护商业秘密,且
     
      (iii)在实施禁令会导致不公平的特殊情况下,未来商业秘密使用的条件是建立在支付合理使用费的基础上的,且持续期间不超过该使用被禁止的时间;
     
      (B)作出以下判决——
     
      (i)(I)赔偿因侵害商业秘密而导致的实际损失;及
     
      (II)在不能计算实际损失的情况下,赔偿通过侵害商业秘密获取的不当得利;或
     
      (ii)通过其他方式代替损害赔偿金的计算方式,因侵害商业秘密而获取的损害赔偿金,以侵害行为导致原告丧失的许可费来计算。
     
      (C)若存在故意或恶意侵害商业秘密的情形,法院可判决被告支付不超过
     
      (B)款中损害赔偿金的两倍的惩罚性赔偿;且
     
      (D)若通过旁证能够证明原告提起的是恶意诉讼,恶意申请或反对终止禁令,或者商业秘密被故意或者恶意侵害,应判决给予胜诉方合理的律师费;
     
      (c)管辖权——美国的地区法院对于依本法提起的民事诉讼有管辖权。
     
      (d)诉讼时效——基于(b)款提起的民事诉讼应在侵害涉案商业秘密的行为被发现之日或在尽合理注意义务而应发现之日起三年内提起。为实现本款目的,持续的侵害行为构成一项单独之诉。
     
      (b)定义——美国法典第18篇第1839条修改为:
     
      (1)在第(3)节——
     
      (A)在(B)项中删去“公众”,增加“能够通过信息的泄露或使用获得经济利益的一方”;且
     
      (B)在最后删去“和”;
     
      (2)在第(4)节中,删除文末关于期间的规定,并加上一个分号;且
     
      (3)在文末补充如下内容:
     
      (5)‘侵占’一词是指——
     
      (A)明知或有理由知晓该商业秘密是通过不正当方式获得的并获取该秘密;
     
      (B)在未经他人明示或默示同意的情况下泄露或使用商业秘密,而他人——
     
      (i)使用不正当手段获取该商业秘密的内容;
     
      (ii)在披露或使用时,明知或有理由知道该商业秘密的内容——
     
      (I)源于或经过使用不正当手段获得商业秘密的获得的;
     
      (II)在负有保密义务或限制使用义务时获取的;
     
      (III)源于或者经过对已寻求司法救济的主体负有保密或限制使用义务的人获得;
     
      (iii)在该主体的身份产生实质改变之前,已知或者有理由知道——
     
      (I)该商业秘密的商业秘密;且
     
      (II)商业秘密的内容是由于意外或者错误而获得的;
     
      (6)‘不正当方式’——
     
      (A)包括盗窃、贿赂、虚假陈述、违反或诱使违反保密义务,或通过电子或其他手段进行间谍活动;且
     
      (B)不包含反向工程、独立研发、或者任何其他合法的获取方式;且
     
      (7)“1946商标法”是指“规定商用商标的注册与保护,为了贯彻特定国际条约的要求等目的,在1946年批准通过的法律(15 U.S.C.1051及以下)(通常被称为“1946年商标法”或者“兰哈姆法”)。”
     
      (c)禁止的例外——美国法典第18篇第1833条第(1)款的“禁止”之后增加
     
      “或创制出一个私人的诉讼权利”。
     
      (d)关于一致性的修改——
     
      (1)将美国法典第18篇第1836条修改为:
     
      “§1836.民事诉讼程序”
     
      (2)美国法典第18篇第90章的条款目录中,删去1836条有关的条款并补充如下内容:“1836.民事诉讼程序”
     
      (e)有效期间——本条修改的内容适用于自本法实施之日起及之后所有侵害商业秘密的行为(与被修改的美国法典第18篇第1839条的定义相同)。
     
      (f)解释规则——本节进行修改的内容,都不得被解释为对美国法典第18篇第1838条或者其他任何法律的修正。
     
      (g)其他法律的适用——本条规定及其修改条款不应适用于知识产权的其他相关国会立法。
     
      第三条 窃取商业秘密案件的执行
     
      (a)一般性条款——美国法典第18篇第90章修改为——
     
      (1)在1832条(b)款中,删除“5000000美元”并增加“5000000美元或被侵害的商业秘密的三倍价值中较大的数额,该商业秘密的价值包括研发机构为避免商业秘密被检索、研发以及其他复制行为所产生的成本”;且
     
      (2)在1835条——
     
      (A)删除“在任何指控中”并增加如下内容:
     
      “(a)一般性规定——在任何指控中;”且
     
      (B)在文末增加:
     
      “(b)商业秘密所有者的权利——若法院未给予商业秘密持有者提交关于保持信息秘密性对其的利益的印有公章之申请书的机会,则不得批准或要求所有者公开披露其声称为商业秘密的信息。按照本款规定提交的密封意见不可用于本款规定或法律要求之外的其他目的。按本款规定向美国或与指控有关的法院的提交的信息中,若包含与商业秘密有关的内容,不应当构成商业秘密保护的放弃,且与本章规定的诉讼过程中,涉及商业秘密信息的泄露不应构成对于商业秘密保护的放弃,除非商业秘密的所有者明确同意放弃。”
     
      (b)《反诈骗腐败组织集团犯罪法》的上游犯罪——美国法典第18篇第1961条(1)款中,将“第1831与1832条(与经济间谍和商业秘密侵害有关的内容)”补充至“1951条”之前。
     
      第四条 境外窃取商业秘密案件的报告
     
      (a)定义——本条规定中:
     
      (1)主管——“主管”是指知识产权商业部门副国务卿及美国专利商标局的主管。
     
      (2)外交手段等——“外交手段”、“外国代理人”以及“商业秘密”的含义由美国法典第18篇第1839条规定。
     
      (3)州——“州”是指包含哥伦比亚特区及美国境内的联邦、领域和领土。
     
      (4)美国公司——“美国公司”是指根据美国或者州、政治分区的法律设立的公司。
     
      (b)报告——自本法施行一年内及之后每隔半年,经与知识产权执法协调部门、主管及其他有关机构的磋商,司法部长应向参议院与众议院的司法委员会提交报告,并在司法部门的网站上进行公布,通过其认同的途径进行传播,报告应包含以下内容:
     
      (1)美国境外发生的美国公司商业秘密被盗案件的地域及范围。
     
      (2)美国境外发生的窃取商业秘密案件受外国政府、外国机构或者外国代理人资助的程度。
     
      (3)美国境外商业秘密有被窃取的威胁。
     
      (4)在阻止境外商业秘密被窃取、执行窃取商业秘密案件判决以及阻止通过窃取商业秘密的进口行为方面,商业秘密所有者能力和限制。
     
      (5)由美国贸易伙伴国提供给美国公司的商业秘密保护的破坏以及该国家已采取和预采取的执法工作,包含确定商业秘密窃取案件发生国的清单、相关法律或执法活动,对于美国公司十分重要。
     
      (6)在涉及窃取商业秘密案件中,联邦政府与外国合作调查、逮捕和起诉美国境外的组织和个人的情形。
     
      (7)在交易合同和条约中达成的具体进展,包含任何外国提供的新型救济措施,以防止美国境外的美国公司的商业秘密被窃取的情形。
     
      (8)相关立法建议以及行政部门的行动会在被用来——
     
      (A)降低因美国境外发的美国公司商业秘密被窃取而产生的威胁和经济影响;
     
      (B)对于美国境外的商业秘密安全存在威胁的美国公司发挥教育作用;
     
      (C)当案件发生在美国境外时,帮助美国公司降低因商业秘密被侵害产生损失的风险;
     
      (D)建立举报机制,美国公司可秘密举报或匿名举报美国境外的商业秘密侵害案件。
     
      第五条 国会的共识
     
      国会达成如下共识——
     
      (1)商业秘密侵害案件包含美国境国内及世界范围内的案件;
     
      (2)商业秘密侵害无论在何处发生,都造成了商业秘密所有者和该公司雇员的损害;
     
      (3)美国法典第18篇第90章(俗称《1996经济间谍法》)广泛适用于防止商业秘密被侵害的情形;且
     
      (4)在扣押信息的过程中,利益平衡十分重要,即在对于侵害行为的预防和救济与避免造成对于下述主体的侵扰之间的平衡——
     
      (A)第三方的商业运作;及
     
      (B)被诉侵权方的合法利益。
     
      第六条 行为规范
     
      (a)一般性规定——在本法实施后3年内,联邦司法中心应利用既有资源制定以下行为规范建议——
     
      (1)信息和储存信息的媒介的扣押;以及
     
      (2)信息和媒介被扣押之后即提供担保。
     
      (b)更新——联邦司法中心应不定期地更新上述(a)款的行为规范建议。
     
      (c)国会提案——联邦司法中心应提供上述按照(a)款制定以及按照(b)款更新的行为规范建议给——
     
      (1)参议院司法委员会;及
     
      (2)众议院司法委员会。
     
      第七条 在法院立案中或者向政府机关非公开性地披露商业秘密责任的豁免
     
      (a)修正——美国法典第18篇第1833条被修改为——
     
      (1)删去“本章”,增加
     
      (a)一般性规定——本章”;
     
      (2)在第(1)条(a)款(2)项中,删除“在政府部门、州、或者州的行政分区的政府机构对违法行为享有合法权利的情况下,项该机构提交的涉嫌违法的报告”并增加“符合(b)款规定的商业秘密泄露”且
     
      (3)在文末增加如下内容:
     
      (b)在法院立案中或者向政府机关非公开性地披露商业秘密责任的豁免
     
      (1)免责——当商业秘密在如下情况下被泄漏时,根据联邦或州的商业秘密法,个人不应当承担刑事责任或民事责任——
     
      (A)泄露是——
     
      (i)以直接或者非直接的方式,将秘密提交给联邦、州,或当地政府官员、律师;且
     
      (ii)仅为报告或调查涉嫌违法事件的目的;或
     
      (B)在申诉或者提交其他法律诉讼及其他程序的公印文书中泄露商业秘密。
     
      (2)在反报复诉讼中商业秘密的使用——因雇主报复而提起诉讼的个人为报告涉嫌违法的行为,向己方律师泄露商业秘密且在庭审过程中使用该商业秘密信息的可免责,其需满足以下要求——
     
      (A)提交法院公文中包含商业秘密;
     
      (B)除依法院命令,未泄露商业秘密
     
      (3)通知——
     
      (A)一般性规定——当雇员掌控商业秘密或者其他保密信息的使用时,雇主在与该雇员达成的任何合同或协议中,应当提供本款规定的免责通知。
     
      (B)政策文件——若雇主在提供给雇员的政策文件中,陈述对于涉嫌违法行为的报告政策时提供了相互参照,应当认为雇主遵从了(A)款规定的通知要求。
     
      (C)违反要求——若雇主未能遵守(A)款规定的通知要求,在雇员起诉未收到通知时,法院不得依1836条(b)款第(3)项(C)或(D)的规定,判决惩罚性赔偿或者律师费给该雇主。
     
      (D)适用性——本条应适用于在本法实施后签订或者更新的合同或协议。
     
      (4)雇员的定义——基于本款的目的,“雇员”这一用语包含任何作为合同主体或者雇主的顾问等任何完成工作任务的个体。
     
      (5)解释规则——除本款所明确规定之内容外,本款中的任何规定皆不得被解释为,针对一项为联邦法律所禁止之行为进行授权或者责任限制,例如通过未经授权之手段非法获取有关材料的行为。
     
      (b)技术和确定的修正案——美国法典第18篇第1838条被修改,删去了“本章”,并增加“除去1833条(b)款规定之外,本章”。
     
      众议院议长
     
      美国副总统及
     
      参议院主席

    【作者简介】
    季冬梅,北京大学法学院硕士研究生。
    【注释】
    [1]参见孙从轩:《论商业秘密的法律保护》,《法制与社会》2015年2月(中),页279。
    [2]See S. Rept. 114-220-DefenD tRaDe SecRetS act Of 2016, March 07, 2016, As Reported by the Judiciary Committee, available at https://www.congress.gov/congressional-report/114thcongress/senate-report/220/1?q=%7B%22search%22%3A%5B%22secret%22%5D%7D (last visited April 17, 2016).
    [3]参见吴艳:《美国商业秘密保护立法和政策最新进展》,资料来源:中国知识产权司法保护网,http://www.chinaiprlaw.cn/index.php?id=285;更新时间:2016年1月6日;访问时间:2016年4月15日。
    [4]See S. Rept. 114-220 - DefenD tRaDe SecRetS act Of 2016,March 07, 2016, As Reported by the Judiciary Committee, available at https://www.congress.gov/congressional-report/114thcongress/senate-report/220/1?q=%7B%22search%22%3A%5B%22secret%22%5D%7D (last visited April 17, 2016).
    [5]See S. Rept. 114-220 - DefenD tRaDe SecRetS act Of 2016, March 07, 2016, As Reported by the Judiciary Committee, available at https://www.congress.gov/congressional-report/114thcongress/senate-report/220/1?q=%7B%22search%22%3A%5B%22secret%22%5D%7D (last visited April 17, 2016).
    [6] See Bill History Congressional Record References, All Actions: S.1890-114th Congress (2015-2016), available at https://www.congress.gov/bill/114th-congress/senate-bill/1890/all-actions?q=%7B%22search%22%3A%5B%22Defend+Trade+Secrets+Act%22%5D%7D&resultIndex=1&overview=closed (last visited June 2,2016).
    [7]See Latest Updates on Federal Trade Secrets Legislation, available at http://www.tradesecretslaw. com/latest-update-on-federal-trade-secret-legislation/(last visited April 14, 2016).
    [8]See Latest Updates on Federal Trade Secrets Legislation, available at http://www.tradesecretslaw.com/latest-update-on-federal-trade-secret-legislation/(last visited April 14, 2016).
    [9]参见吴艳:《美国商业秘密保护立法和政策最新进展》,资料来源:中国知识产权司法保护网,http://www.chinaiprlaw.cn/index.php?id=285;更新时间:2016年1月6日;访问时间:2016年4月15日。
    [10]See The IP Commission, The Report of the Commission on the Theftof American Intellectual Property (May 2013), available at http://www.ipcommission.org/report/IP_Commission_Report_052213.pdf (last visited April 14, 2016).
    [11]See Fish & Richardson PC, Finally a Federal Cause of Action for Trade Secrets? Defend Trade Secrets Act of 2016 Passed by Senate Judiciary, February 1 2016, available at http://www. lexology.com/library/detail.aspx?g=892b7f79-2764-4c17-9e79-6967ec5ac977 (last visited April 12). 2016.
    [12]See S. Rept. 114-220 - DefenD tRaDe SecRetS act Of 2016,March 07, 2016, As Reported by the Judiciary Committee, available at https://www.congress.gov/congressional-report/114thcongress/senate-report/220/1?q=%7B%22search%22%3A%5B%22secret%22%5D%7D (last visited April 17, 2016).
    [13]See Latest Updates on Federal Trade Secrets Legislation, http://www.tradesecretslaw.com/latestupdate-on-federal-trade-secret-legislation/(last visited April 17, 2016).
    [14]See Latest Updates on Federal Trade Secrets Legislation, http://www.tradesecretslaw.com/latestupdate-on-federal-trade-secret-legislation/(last visited April 17, 2016).
    [15]See S. Rept. 114-220-DefenD tRaDe SecRetS act Of 2016,March 7, 2016, As Reported by the Judiciary Committee, available at https://www.congress.gov/congressional-report/114thcongress/senate-report/220/1?q=%7B%22search%22%3A%5B%22secret%22%5D%7D (last visited April 17, 2016).
    [16]See Peter R. Bulmer, Defend Trade Secrets Act Advances: Getting Closer to Law? April 7, 2016, available at https://www.jacksonlewis.com/publication/defend-trade-secrets-act-advancesgetting-closer-law (last visited April 17, 2016).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隐私政策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