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拒不履行判决、裁定行为慎用刑事制裁的案例分析
2021/6/18 9:51:33  点击率[500]  评论[0]
【法宝引证码】
    【学科类别】刑法分则
    【出处】本网首发
    【写作时间】2021年
    【中文摘要】财产给付类拒执案例涉及的债务类型包括商事类债务与民事类债务,在商事类债务案件中涉及到企业债务人与自然人债务人,因此在认定情节严重的拒执行为时,应当在主客观方面有所区分。最高法院公布第71号指导案例的意图应该是,在2017年以后对类似的企业法定代表人逃债案件从严做出裁判。第71号指导案例的意图或许在于,阐释情节严重的拒执行为极端化的表现形式,从而达到“举重以明轻”的效果。但是,基于宪法所宣示的“规范公共权力行使,保障公民权利实现”的宗旨,民众仍旧不能放松对司法机关可能扩张适用《刑法》第313条的警惕。
    【中文关键字】财产给付类案例;行为给付类案例;拒绝履行判决;企业法定代表人逃债;刑法第313条
    【全文】

      基本案情(第71号指导性案例)
     
      浙江省平阳县人民法院于2012年12月11日作出(2012)温平鳌商初字第595号民事判决,判令“被告人毛建文于判决生效之日起15日内返还陈先银挂靠在其名下的温州宏源包装制品有限公司投资款20万元及利息”。该判决于2013年1月6日生效。因毛建文未自觉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陈先银于2013年2月16日向平阳县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立案后,平阳县人民法院在执行中查明,“毛建文于2013年1月17日将其名下的浙CVU661小型普通客车以15万元的价格转卖,并将所得款项用于个人开销,拒不执行生效判决”。毛建文于2013年11月30日被抓获归案后如实供述了上述事实。
     
      浙江省平阳县人民法院于2014年6月17日作出(2014)温平刑初字第314号刑事判决:“被告人毛建文犯拒不执行判决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宣判后,毛建文未提起上诉,公诉机关未提出抗诉,判决已发生法律效力。”
     
      裁判要点
     
      有能力执行而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的时间从判决、裁定发生法律效力时起算。具有执行内容的判决、裁定发生法律效力后,负有执行义务的人有隐藏、转移、故意毁损财产等拒不执行行为,致使判决、裁定无法执行,情节严重的,应当以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定罪处罚。
     
      相关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一十三条对人民法院的判决、裁定有能力执行而拒不执行,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单位犯前款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照前款的规定处罚。
     
      学理分析
     
      诉讼当事人在判决前转移财产的现象屡见不鲜。这是社会信用机制缺失的情形下,民众以家庭为本位的生活习俗与以个体为规制对象的法律制度之间张力的直观表现。客观而言,打击涉嫌拒执罪的行为,对于维护司法裁判的权威、解决申请执行人“赢了官司拿不到钱”的苦恼而言,是值得肯定的有力举措。[1]财产给付类拒执案例涉及的债务类型包括商事类债务与民事类债务,在商事类债务案件中涉及到企业债务人与自然人债务人,因此在认定情节严重的拒执行为时,应当在主客观方面有所区分。最高法院公布第71号指导案例的意图应该是,在2017年以后对类似的企业法定代表人逃债案件从严做出裁判。[2]
     
      首先,第71号指导案例对企业法定代表人拒不履行法院判决的财产给付义务的行为,做出了示范的裁判标准。由于国内不同地区之间经济发展水平差异较大,所以各地法院在适用第313条的过程中,仍旧需要结合本地民众收入水平来斟酌刑罚尺度。企业逃废债行为与个人规避履行商业债务行为,对经济秩序都会造成冲击,但行为主体的差异仍旧是评估社会影响差异时衡量的要素。对于涉及抚养费、赡养费及拖欠支付工资等关系民生问题的债务,法院在分析行为的情节严重程度时,不能单纯考虑数额情况,还需要注意债权人的生存质量受到减损的程度。由此可见,在适用第313条的过程中,应当根据构成要件与行为人主客观方面的契合程度,做出具有针对性的事实认定结论。在财产给付类与行为给付类案件中,行为人拒不配合执行措施、规避履行义务的行为,存在着主观方面的明显差异。行为人可能存在低估法律责任的严重程度、心存侥幸、恶意抗法与不服判决等心理动机,这使得其主观方面的差异必须被慎重对待。拒不配合执行措施、规避履行判决义务的行为可能由诸多原因造成,行为人既可能认为缺乏严厉制裁的先例,所以选择激烈对抗的态度;也可能期望侥幸规避法院的执行措施,以避免履行义务造成的经济损失;还有可能是看重高额的经济利益,宁愿被判刑也不肯偿还债务。对于希望通过违反法律义务来牟利的行为人,法院应当基于证据材料认定其主观恶意。但是,如果行为人对行政决定或法院判决不服,认为政府的行为不合理或者对方当事人相关行为不当而引发纠纷,这就意味着仅靠强制执行措施不能有效化解矛盾。即便采用刑事追责的方式迫使行为人履行义务,仍旧可能对政府与群众的关系、邻里关系的和谐留下隐患。因此,在认定情节严重的拒执行为时,需要慎重对待行为人的主观差异。
     
      其次,第71号指导案例的意图或许在于,阐释情节严重的拒执行为极端化的表现形式,从而达到“举重以明轻”的效果。但是,基于宪法所宣示的“规范公共权力行使,保障公民权利实现”的宗旨,民众仍旧不能放松对司法机关可能扩张适用《刑法》第313条的警惕。由于在案情的描述中,未体现出对于企业法定代表人的逃债行为曾采取司法罚款或拘留的强制措施。公众在不熟悉立法与司法解释的情形下,可能将一般的拒执行为与情节严重的拒执行为、司法强制措施与刑事责任等同视之。在社会信用机制逐渐完善的形势下,若未采取必要的司法强制措施就直接追究嫌疑人的刑事责任,可能会引发关于刑法适用谦抑性的质疑和对于刑罚工具主义做法的忧虑。在农业为主的地区,房屋及土地纠纷是关涉普通民众重要生活利益的问题,因此调解处理难度大,被执行人寸土必争、抗争到底的态度显得非常坚决。特别是在被执行人不服法院判决、认为处理不公的情形下,被执行人的家人同样会坚定地对抗法院的执行措施。对于普通农民而言,追究刑事责任对其本人与家人的影响可谓巨大,因此法院在适用《刑法》第313条时需要恪守谦抑性原则。第71号指导案例中的被执行人是企业的法定代表人,其所逃避的是财产类判决义务。因此,在处理行为给付类的执行案件时,如果涉及到农民土地或房屋问题,不宜盲目参照第71号指导案例。
     
      再次,在引导申请人自诉与健全社会信用机制之间比较来看,激活自诉程序有利于解决刑事侦查部门与公诉方追责动力不足的问题,为债权人拓宽救济渠道;但司法救济程序与社会信用机制的制约效果之间存在较大差距,健全完善的社会信用机制能够达致让人不愿为、不能为的目标,司法救济程序只能靠强力威慑让人不敢为。启动自诉程序以严密法网,有利于搭建衔接顺畅的究责阶梯,抑制债务人抗拒履行判决义务的动机。由上级法院指定管辖法院的方法,可以使执行案件的法院与审判拒执罪案件的法院得以分离。尽管通过程序制度的安排可以增强对拒绝履行义务行为的追责力度,但司法成本乃至社会总成本的投入是刑事追责模式面临局限的重要表现。如果可以通过社会信用机制的构建,形成正向激励与反向约束的有效对接,显然没有必要花费过高的成本来启动刑事司法救济程序。在社会信用机制的完善尚需时日的情形下,谨慎适用第313条是法院在司法成本与司法目标之间实现有效平衡的基本要求。

    【作者简介】

    刘辉,男,法学博士,讲师。

    【注释】

    [1]《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八十八条规定: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一条第一款第六项规定的拒不履行人民法院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的行为,包括在法律文书发生法律效力后隐藏、转移、变卖、毁损财产或者无偿转让财产、以明显不合理的价格交易财产、放弃到期债权、无偿为他人提供担保等,致使人民法院无法执行的。

    [2]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对刑法第三百一十三条规定解释时指出,该条中的“人民法院的判决、裁定”,是指人民法院依法作出的具有执行内容并已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这就是说,只有具有执行内容的判决、裁定发生法律效力后,才具有法律约束力和强制执行力,义务人才有及时、积极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的责任。生效法律文书的强制执行力不是在进入强制执行程序后才产生的,而是自法律文书生效之日起即产生。

    【参考文献】

    刘辉:《对第71号指导案例的补强解释》,《北大法律评论》2018年第1辑,北京大学出版社2018年版,第2-27页。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隐私政策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