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定代表人诉讼摘帽的可行性探究
2021/6/11 15:34:09  点击率[424]  评论[0]
【法宝引证码】
    【学科类别】公司法
    【出处】股权与金融
    【写作时间】2021年
    【中文摘要】法定代表人是公司从董事长/执行董事/经理职务中自主选择出来,并通过章程授权的方式委任的代理人,其与公司之间成立委托合同关系。当法定代表人向公司提出辞职且该等辞职不会导致公司董事人数低于法定要求时,其与公司之间的委托合同已然解除,此时公司应当积极召开股东会或董事会,选举产生新的法定代表人并完成聘任以及相应变更登记。若公司拒绝或怠于办理相应法定代表人变更登记,致使已经离职的原法定代表人既不管理公司又被套以“法定代表人”头衔的紧箍咒进而影响其正常生产生活,此时,已离职的法定代表人可诉请法院判决公司办理相应变更登记,以实现权利救济。
    【中文关键字】法定代表人;辞职;变更登记;裁判;委托;解除
    【全文】

      律师执业中,经常遇到公司法领域一个非常困惑和棘手的问题:某人已向公司辞任法定代表人职务,但是公司出于各种原因怠于为其办理法定代表人变更登记,致使其虽不再管理公司却一直挂着法定代表人的空衔,甚至因公司涉及诉讼执行而被限高,造成诸多不便。那么,在公司恶意拒绝为原法定代表人办理变更登记时,原法定代表人可否享有救济渠道?申言之,原法定代表人可否向法院起诉请求判决公司办理变更登记?
     
      这是司法实务中应当回答的问题。
     
      一、法定代表人的产生
     
      (一)法定代表人由公司在董事长、执行董事或经理职务中根据章程的具体选择而自主确定产生
     
      《公司法》第十三条规定:公司法定代表人依照公司章程的规定,由董事长、执行董事或者经理担任,并依法登记。公司法定代表人变更,应当办理变更登记。
     
      《民法典》第八十一条第一款规定:营利法人应当设执行机构。
     
      该条第三款规定:执行机构为董事会或者执行董事的,董事长、执行董事或者经理按照法人章程的规定担任法定代表人;未设董事会或者执行董事的,法人章程规定的主要负责人为其执行机构和法定代表人。
     
      (二)董事长、执行董事或经理的产生
     
      1. 董事长/执行董事的产生
     
      《公司法》第四十四条第三款规定:董事会设董事长一人,可以设副董事长。董事长、副董事长的产生办法由公司章程规定。
     
      《公司法》第五十条规定:股东人数较少或者规模较小的有限责任公司,可以设一名执行董事,不设董事会。执行董事可以兼任公司经理。
     
      执行董事的职权由公司章程规定。
     
      据此,董事长/执行董事的产生,要么①由股东会在选举董事时直接确定董事长(含副董事长)/执行董事的人选,要么②由股东会选举产生董事会,再由董事会选举产生董事长(含副董事长)。
     
      2. 经理的产生
     
      《公司法》第四十九条规定:有限责任公司可以设经理,由董事会决定聘任或者解聘。
     
      《公司法》第五十条规定:执行董事可以兼任公司经理。
     
      据此,总经理的产生,要么由:①董事会/执行董事聘任;②执行董事兼任。
     
      3. 董事长/执行董事/经理的就任
     
      根据公司登记管理的实践,公司确定董事长、执行董事或经理的人选后,需要相应人士就其任职事宜签名确认,才可向公司登记机关办理相应登记。
     
      据此,公司委任+董事长、执行董事或经理的承诺就任=董事长、执行董事或经理的产生。
     
      综上,法定代表人的产生需要经过三个环节:首先公司通过章程规定的方式产生董事长/执行董事;或通过董事会或执行董事聘任(或兼任)的方式产生经理;然后根据章程的具体指向,由董事长/执行董事或经理担任法定代表人;最后,必须由相应人士签名承诺同意任职(董事长/执行董事/经理或法定代表人),方为就任。
     
      二、公司与法定代表人之间的法律关系
     
      (一)法定代表人的职责
     
      《民法典》第六十一条第一款规定:依照法律或者法人章程的规定,代表法人从事民事活动的负责人,为法人的法定代表人。
     
      锚点第六十二条规定:法定代表人因执行职务造成他人损害的,由法人承担民事责任。
     
      由此,法定代表人的职责为:根据法律规定或法人章程的授权,对外以法人名义代表法人从事民事活动。
     
      (二)法定代表人行为的法律后果
     
      《民法典》第六十一条第二款规定:法定代表人以法人名义从事的民事活动,其法律后果由法人承受。
     
      该条第三款规定:法人章程或者法人权力机构对法定代表人代表权的限制,不得对抗善意相对人。
     
      第六十二条规定:法定代表人因执行职务造成他人损害的,由法人承担民事责任。
     
      由此,法定代表人以法人名义从事民事活动的法律后果归于法人,除非相对人明知或应知法定代表人越权(即构成恶意相对人)。
     
      (三)法定代表人与所任职公司之间的法律关系
     
      根据上述关于法定代表人的职责及其行为法律后果,法定代表人与所任职公司之间的法律关系符合委托代理法律关系。理由如下:
     
      1. 法定代表人是以公司而非本人的名义从事民事活动;
     
      2. 法定代表人是在公司授权的范围内从事民事活动;
     
      虽然公司并未向法定代表人签发授权委托书,但是法律的相关规定(依照法律或者法人章程的规定,代表法人从事民事活动的负责人,为法人的法定代表人)构成公司对法定代表人的概括授权;且公司章程关于法定代表人职权的规定进一步构成公司对法定代表人有约束力的书面授权(虽然该等授权范围对于公司交易相对方不一定具有法律约束力)。
     
      3. 法定代表人的行为后果由所任职公司承受;
     
      4. 法定代表人与所任职公司之间并非法定代理关系;
     
      法定代理情形下,代理权限基于法律的明确规定而确定;但是在委托代理情形下,代理权基于委托人自主设定的授权范围。
     
      法定代表人的代理权限,不仅有法律的概括授权,而且还有公司章程的进一步限制;虽然章程的限制不能约束公司对外交易的善意相对方,但是对于作为受托人的法定代表人而言,无疑具有确定的约束力。
     
      综上,法定代表人与公司之间的法律关系,符合委托代理法律关系的特征,应当定性为委托合同法律关系。
     
      三、法定代表人的辞任方式
     
      (一)法定代表人辞任的前置程序
     
      如前所述,法定代表人首先得成为公司的董事长/执行董事或经理,然后才有可能成为法定代表人。
     
      辞职亦如是。在章程指向(由董事长/执行董事/经理担任法定代表人)明确且恒定(非经法定程序不得擅自修改章程)的前提下,若要辞去法定代表人职务,必须辞去对应的董事长/执行董事/经理职务,才能让法定代表人的任职资格落空,从而获得辞任法定代表人的机会。
     
      (二)董事长/执行董事/经理享有法定辞职权
     
      无论董事长/执行董事/经理以何种方式或程序产生,他们都是受公司聘任而担任职务,他们与公司建立委托合同(董事长/执行董事)或劳动合同关系(经理)。
     
      在委托合同关系中,受托人(此处指董事长/执行董事)有权随时解除委托合同,辞去代理。
     
      在劳动合同关系中,劳动者(此处指经理)有权随时终止劳动合同。
     
      故董事长/执行董事/经理享有法定辞职权,随时要求解除/终止合同。
     
      (三)董事长/执行董事的辞任方式
     
      1. 接收辞职申请的公司机构为董事会或执行董事
     
      《民法典》第八十一条第二款规定:执行机构为董事会或者执行董事的,董事长、执行董事或者经理按照法人章程的规定担任法定代表人;未设董事会或者执行董事的,法人章程规定的主要负责人为其执行机构和法定代表人。
     
      因《公司法》规定公司应当设立董事会或执行董事,且《公司法》相较于《民法典》为商事特别法,故公司的执行机构为董事会或执行董事。
     
      为此,董事长/执行董事无论是由股东会选举直接产生,还是由股东会选举产生董事会进而由董事会选举间接产生,当其决定辞职时,应向公司执行机构即董事会或执行董事提出辞职。
     
      当公司为公众公司(如上市公司或非上市公众公司)而依法设有董事会秘书职务时,拟辞职的董事长可向董事会秘书提出辞职申请;
     
      当公司为非公众公司(如普通有限责任公司或普通股份公司)而依法未设有董事会秘书职务时,拟辞职的董事长应向董事会(全体董事)提出辞职申请。
     
      2. 执行董事辞职的特殊处理方法
     
      当公司未设董事会时,拟辞职的执行董事依法本应向公司执行机构即执行董事提出辞职申请;但因接收辞职申请的执行董事本人就是拟辞职之人而存在身份冲突。为稳妥起见,应由拟辞职执行董事向股东会全体股东提出辞职申请。
     
      (四)经理的辞任方式
     
      由于经理受聘于董事会或被执行董事决定兼任,故当经理拟辞职时,应向董事会(视情形为董事长或董事会秘书)提出辞职申请;当兼任经理的执行董事拟卸任经理职务时,应作出免职决定并重新聘任新经理。
     
      四、法定代表人锚点辞职的生效时点
     
      (一)董事/董事长的辞职生效时点
     
      《公司法》第四十五条第二款规定:董事任期届满未及时改选,或者董事在任期内辞职导致董事会成员低于法定人数的,在改选出的董事就任前,原董事仍应当依照法律、行政法规和公司章程的规定,履行董事职务。
     
      上述规定中辞职董事继续留任的适用前提是:董事在任期内辞职导致董事会成员低于法定人数。
     
      根据《公司法》规定,有限责任公司董事会成员为三人至十三人(即最低不得少于3人),股份有限公司董事会成员为五人至十九人(即最低不得少于5人)。
     
      结合上述规定,只要董事的辞职不导致董事会成员少于3人或5人(执行董事除外),自董事向公司执行机构发出辞职申请之时,无论公司是否同意,董事辞职即时生效。
     
      (二)执行董事的辞职生效时点
     
      因执行董事仅1人,当执行董事辞职时,将不可避免地导致公司董事人数低于法定最低人数(1名执行董事)。此时,拟辞职执行董事必须等待公司股东会重新选举产生新的执行董事或董事会并就任后,才能完成执行董事的辞任。
     
      (三)经理的辞职生效时点
     
      经理与公司之间成立劳动合同关系,当经理向公司董事会(董事长或董事会秘书)提出辞职时,无论公司是否同意,经理的辞职即时生效。
     
      综上,当身为公司董事长或经理的法定代表人向公司提出辞去董事长或经理及法定代表人职务时,除非董事长的辞任会导致公司董事人数低于法定最低数(3人或5人)外,提交辞职申请时即时生效。但当身为执行董事或董事长的法定代表人向公司提出辞去执行董事/董事长兼法定代表人职务时,若因此导致董事人数低于法定人数(1人执行董事; 3人或5人董事)时,依法必须等待新的董事就任才能完成离职。
     
      五、法定代表人辞任的诉讼途径
     
      (一)判令被告公司办理公司变更登记的正当性和合法性
     
      当身为公司锚点董事长/执行董事/经理的法定代表人提出辞职但公司拒绝为其办理法定代表人变更登记时,原任职法定代表人如何救济呢?
     
      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2020)津民申1248号】《民事裁定书》认为:法定代表人是代表法人行使职权的人,二者之间的法律关系应首先适用公司法的相关规定。公司变更法定代表人需要股东会或董事会作出决议,属于公司自治范围。
     
      也就是说,若原法定代表人已经辞职但是公司拒绝为其办理公司变更登记的,原法定代表人将丧失通过司法救济获得胜诉裁判的可能性。
     
      笔者对此不能认同。此类裁判以公司自治的名义剥夺了与公司处于平等地位的自然人当事人通过司法途径获取救济的权利。
     
      笔者认为,基于法定代表人与公司之间的委托合同关系,法定代表人可向法院起诉,请求判令:
     
      1. 解除其与公司之间关于任职的委托合同;
     
      2. 被告公司办理法定代表人变更登记。
     
      以上第一项诉求,既具有可诉性,也因合同关系的存在而具有请求权基础;至于第二项诉求,当原告与被告公司之间的委托合同已经解除后,除涉及到最低董事人数限制的情形外,被告公司继续将原告登记为法定代表人的行为,没有任何事实基础,同时涉嫌侵权,故判决被告公司办理变更登记于法有据。
     
      (二)判令被告公司办理公司变更登记
     
      至于判决被告公司办理变更登记到底会不会干涉公司自治?相应判项是否具有可强制执行性?笔者将逐一简述。
     
      1. 是否干涉公司自治
     
      虽然公司法规定公司选择谁担任法定代表人、法定代表人的任职期限以及改任续任等事项都是公司自主决定的事项,法律不应干涉;但是,当法定代表人已向公司辞职或已与公司解除合同时,公司已经不再享有继续留任原法定代表人的自主权利。此时,公司应当根据《公司登记管理条例》的规定,及时召开股东会或董事会,选举产生新的法定代表人,并履行办理公司变更登记的法定义务。若公司怠于或拒绝履行其法定义务,则法院判决公司履行法定义务的行为,不构成对公司自治事项的干涉。
     
      2. 相应判项是否具有可强制执行性
     
      当法院判决公司办理变更登记及停止将原告登记为公司法定代表人时,属于判决被告为一定行为的判项。该判项对应的义务承受人具体确定,判项内容不损害任何第三方合法权益,不损害国家和社会公益,且不属于法律上不可执行的义务。
     
      故相应判项具有可执行性。
     
      综上,原告通过司法诉讼途径诉请被告公司变更法定代表人,于法有据,具有正当性和合法性,且具有强制执行性,相应诉讼应成为原告主张变更法定代表人的合法有效途径。
     
      六、结语
     
      法定代表人是公司从董事长/执行董事/经理职务中自主选择出来,并通过章程授权的方式委任的代理人,其与公司之间成立委托合同关系。当法定代表人向公司提出辞职且该等辞职不会导致公司董事人数低于法定要求时,其与公司之间的委托合同已然解除,此时公司应当积极召开股东会或董事会,选举产生新的法定代表人并完成聘任以及相应变更登记。若公司拒绝或怠于办理相应法定代表人变更登记,致使已经离职的原法定代表人既不管理公司又被套以“法定代表人”头衔的紧箍咒进而影响其正常生产生活,此时,已离职的法定代表人可诉请法院判决公司办理相应变更登记,以实现权利救济。

    【作者简介】
    郑绪华,北京金诚同达(深圳)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最高人民检察院民事行政案件咨询专家,《商法》2020年度"中国律师TOP100"榜单律师,广州仲裁委员会仲裁员,深圳律协、广东律协公司法律专业委员会委员。 郑绪华律师秉持极致探索的诉讼风格和敏锐的诉点把握,擅长股权投资和金融领域的争议解决和疑难商事争议的处理。著有《对赌法律实务》(投资争议方向,法律出版社)、《精进股权》(项目投资方向,法律出版社)和《公司诉讼类案裁判研究报告》(法律出版社公号,公司诉讼方向)等作品。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隐私政策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