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实际控制人能否参照适用《公司法》第21条3款?
2021/6/9 8:50:41  点击率[88]  评论[0]
【法宝引证码】
    【学科类别】公司法
    【出处】不动产法律与实务
    【写作时间】2021年
    【中文关键字】实际控制人;人格否认;控股股东;滥用
    【全文】

      问题的提出:《公司法》第21条第3款对公司人格否认制度的规定,主要适用于公司与股东之间,对于滥用公司法人独立地位和股东有限责任损害债权人利益的,规定了股东责任,但没有规定实际控制人责任,如果公司实际控制人滥用权利损害公司债权人利益,其责任承担是否可以参照《公司法》21条第3款?
     
      一、公司法语境下的实际控制人
     
      (一)实际控制人定义与构成要件
     
      关于实际控制人,2005年《公司法》首次以立法形式对实际控制人进行了法律界定。我国的实际控制人是一个功能性的概念,是从一个从结果、从行为外观推导出的公司控制权的实际行使主体。[1]
     
      《公司法》第二百一十六条规定:“本法下列用语的含义:(三)实际控制人,是指虽不是公司的股东,但通过投资关系、协议或者其他安排,能够实际支配公司行为的人。”
     
      根据公司法对实际控制人的定义,实际控制人应符合以下要件:一、身份不是公司股东,不持有公司股份;二、通过投资关系、协议或者其他安排,对公司形成控制力;三、达到“实际支配公司行为”的程度。
     
      实际控制人的规定,更多散落在上市公司、证券行业规定,上交所《上市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行为指引》6.3 本指引所称实际控制人是指虽不是公司股东,但通过投资关系、协议或者其他安排,能够实际控制、影响公司行为的人。“本文不做展开,拟对公司法规范下的实际控制人进行思考。
     
      (二)构成实际控制人的标准判断?
     
      《公司法》对实际控制人定义进行了规定,但对于构成实际控制人的具体判断标准没有规定。实务中,笔者认为可以从当事人与法定代表人是否具有亲属关系、利用亲属关系操控公司;当事人是否控制企业经营决策管理、具体经营;是否控制争议的主要交易文件签署及履行;企业财务与当事人财务是否混同等方面,判断是当事人是否构成实际控制人。
     
      二、实际控制人对债权人造成损失的责任承担——是否可以参照《公司法》21条第3款?
     
      (一)《公司法》21条第3款规定——针对公司股东滥用权利
     
      对债权人造成损失的,《公司法》第二十条第三款规定:”公司股东滥用公司法人独立地位和股东有限责任,逃避债务,严重损害公司债权人利益的,应当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公司人格否认制度,主要适用于公司与股东之间。对于滥用公司法人独立地位和股东有限责任损害债权人利益的,公司法仅规定了股东责任,并没有规定实际控制人责任。
     
      (二)实际控制人是否适用《公司法》21条第3款规定?
     
      当实际控制人滥用公司法人独立地位和控制人地位,逃避债务,损害债权人利益时,是否可以参照《公司法》第21条第3款,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最高院观点认为,非公司股东与公司存在关联或控制关系的其他主体通过操作或控制公司而损害公司债权人利益,与公司股东滥用公司人格损害债权人利益具有同质性,对此应基于公平及诚信原则,类推适用。
     
      (三)实务案例
     
      索引:柳振金等与山东能源集团贵州矿业有限公司采矿权转让合同纠纷上诉案【(2020)最高法民终185号】
     
      最高院认为:该条确立的公司人格否认制度主要适用于公司及公司股东之间,对于非公司股东但与公司存在关联或控制关系的主体是否适用未予明确。公司人格否认制度旨在矫正有限责任制度在特定情形下对债权人利益保护的失衡。非公司股东但与公司存在关联或控制关系的其他主体通过操作或控制公司而损害公司债权人利益,与公司股东滥用公司人格损害债权人利益具有同质性。对此应基于公平及诚信原则,类推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二十条第三款规定予以规制,以实现实质公正。
     
      三、如何认定构成公司人格否认?
     
      公司人格独立和股东有限责任是公司法的基本原则。否认公司独立人格,由滥用公司法人独立地位和股东有限责任的股东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是股东有限责任的例外情形,旨在矫正有限责任制度在特定法律事实发生时对债权人保护的失衡现象。[2]
     
      (一)公司人格否认三个要件
     
      根据公司法规定,需要符合三个要件:1、公司股东滥用公司法人独立人格和股东有限责任;2、目的在于逃避债务;3、行为严重损害公司债权人利益。
     
      (二)九民纪要关于公司人格否认的主要判断:
     
      1、认定公司人格与股东人格是否存在混同,最根本的判断标准是公司是否具有独立意思和独立财产。
     
      2、公司控制股东对公司过度支配与控制,使公司完全丧失独立性。——股东”滥用“控制权,达到滥用程度。
     
      3、资本显著不足,股东利用较少资本从事力所不及的经营,缺乏经营公司相匹配的能力与实力,也可以构成人格否认。
     
      (三)规定依据:
     
      九民纪要第四节10规定:
     
      10.【人格混同】认定公司人格与股东人格是否存在混同,最根本的判断标准是公司是否具有独立意思和独立财产,最主要的表现是公司的财产与股东的财产是否混同且无法区分。在认定是否构成人格混同时,应当综合考虑以下因素:(1)股东无偿使用公司资金或者财产,不作财务记载的;(2)股东用公司的资金偿还股东的债务,或者将公司的资金供关联公司无偿使用,不作财务记载的;(3)公司账簿与股东账簿不分,致使公司财产与股东财产无法区分的;(4)股东自身收益与公司盈利不加区分,致使双方利益不清的;(5)公司的财产记载于股东名下,由股东占有、使用的;(6)人格混同的其他情形。
     
      在出现人格混同的情况下,往往同时出现以下混同:公司业务和股东业务混同;公司员工与股东员工混同,特别是财务人员混同;公司住所与股东住所混同。人民法院在审理案件时,关键要审查是否构成人格混同,而不要求同时具备其他方面的混同,其他方面的混同往往只是人格混同的补强。
     
      11.【过度支配与控制】公司控制股东对公司过度支配与控制,操纵公司的决策过程,使公司完全丧失独立性,沦为控制股东的工具或躯壳,严重损害公司债权人利益,应当否认公司人格,由滥用控制权的股东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实践中常见的情形包括:(1)母子公司之间或者子公司之间进行利益输送的;(2)母子公司或者子公司之间进行交易,收益归一方,损失却由另一方承担的;(3)先从原公司抽走资金,然后再成立经营目的相同或者类似的公司,逃避原公司债务的;(4)先解散公司,再以原公司场所、设备、人员及相同或者相似的经营目的另设公司,逃避原公司债务的;(5)过度支配与控制的其他情形。
     
      控制股东或实际控制人控制多个子公司或者关联公司,滥用控制权使多个子公司或者关联公司财产边界不清、财务混同,利益相互输送,丧失人格独立性,沦为控制股东逃避债务、非法经营,甚至违法犯罪工具的,可以综合案件事实,否认子公司或者关联公司法人人格,判令承担连带责任。
     
      12.【资本显著不足】资本显著不足指的是,公司设立后在经营过程中,股东实际投入公司的资本数额与公司经营所隐含的风险相比明显不匹配。股东利用较少资本从事力所不及的经营,表明其没有从事公司经营的诚意,实质是恶意利用公司独立人格和股东有限责任把投资风险转嫁给债权人。由于资本显著不足的判断标准有很大的模糊性,特别是要与公司采取”以小博大“的正常经营方式相区分,因此在适用时要十分谨慎,应当与其他因素结合起来综合判断。

    【作者简介】
    李玮,合伙人律师,上海法学会会员,上海律协银行业研究委员会委员。
    【注释】
    [1]刘连  :《公司法原理》,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2年版。
    [2]最高院民二庭:《全国法院民商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理解与适用,人民法院出版社,2019年版。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隐私政策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