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经济(进阶篇)——《经济学》读书笔记(第三十六章)
2021/6/7 8:34:19  点击率[86]  评论[0]
【法宝引证码】
    【学科类别】其他
    【出处】本网首发
    【写作时间】2021年
    【中文关键字】《经济学》;萨缪尔森
    【全文】

      第三十六章  目前的国际经济问题
     
      “在建造一座围墙以前
     
      应该好好想一想
     
      所圈进的是什么
     
      未被圈进的又是什么……”——罗伯特·弗罗斯特
     
      在回答上述问题之前,还是应该先思考一下这个问题:围墙,到底是干什么用的?当然是起隔离作用的。进而,请继续思考:为什么要隔离?应该隔离吗?
     
      了解钱钟书先生的著名小说《围城》的人应该都知道这样一句名言(大意而非原话):城外的人想进城,而城里的人则想出城。
     
      折腾来、折腾去,敢情——拆了城墙岂不最好。
     
      有一些“围墙”,不是在眼前,而是在心里。
     
      A. 国际金融的现代趋向和制度
     
      一、1914—1950年间的趋向
     
      1. 出口和就业
     
      “普遍适用的原理在发生作用:进出口的变动对就业数量和价格水平产生宏观经济的影响。”
     
      所谓“进出口的变动”,其实主要就是指——出口的增加。
     
      出口,就意味着生产;出口的增加,就意味着生产的增加。
     
      “象国内投资或政府赤字开支一样,对外贸易的差额有助于增加货币支出总量和就业数量。”
     
      国内投资、财政赤字和贸易顺差,是主观刺激并且客观产生经济增长的几种最为常见的基本方式。
     
      2. 大萧条和以邻为壑的政策
     
      “不顾几乎百分之百的经济学者的反对(他们向国会递交了请愿书),国会于1930年通过了斯穆特和霍利提出的高额关税法案。”
     
      请看清楚:在美国的政治生活中,经济学者这一群体的声音、文字根本就被置于充耳不闻、视而不见的地位。
     
      这就是发生在号称全世界最民主、最自由的国家的残酷现实。
     
      自诩为学人的鄙人,还奢望用自己的作品去影响中国的政治生活吗?其实答案早就已经不言自明了。
     
      “在今天,即使学龄儿童也要问:为什么人们不采用扩展性的财政和货币方案。”
     
      学龄儿童,既然是儿童,年龄肯定不会很大,恐怕也就只能是小学生。
     
      在当时——1976年,美国的小学生(普遍而非个别)真的会提出这样的疑问吗?
     
      至少我在上大学本科(法学专业)的时候,也是不会提出这样的疑问的。因为我根本就没有这个方面的概念和意识。
     
      我相当怀疑——萨氏很可能是在使用夸张的表达方式。
     
      3. 战争
     
      希特勒的“战争准备‘解决了’德国的严重的失业问题并且(以不必要的悲剧的方式)证明了凯恩斯式的财政和货币政策的有效性质。”
     
      我晕!难道战争准备可以解决经济发展的问题吗?那么洗煤球事业是不是也可以达到同样的目的呢?
     
      隔岸观火、增加出口的国家,确实可以大发战争财。但是,置身于战争之中的国家,难道也能够通过生产战略物资而发展自己的经济吗?
     
      二、“美元短缺”时期
     
      “美元定价过低和美元短缺的定义:为了支付从我们这里进口的货物而引起的国外对美元的总需求量大大超过我们的普通公民所愿意供给的美元总量(用于支付旅费、进口货、直接投资等等)。如果我们在那时没有执行提供救济和重建资金以及给予借款和赠予的政策,那末,没有一个国家能具备所需要的黄金或信用条件来偿付它与我们之间的国际贸易的赤字。在实行自由贸易和汇率可以自由伸缩的世界中,争购美元本来会把它的价格推向很高的水平。”
     
      美元短缺是一种客观事实,美元定价过低只是这一客观事实的一种派生结果。
     
      美元短缺的具体表现就是总需求量大大超过总供给量。而总供给量却不应该被表述为——“我们的普通公民所愿意供给的美元总量”,因为这一客观事实与“我们的普通公民”及其意愿是没有直接关系的。换言之:美元的总供给量根本就不可能由美国的普通公民的意志来决定。至于是否以及如何使用手中的美元,倒是可以由美国的普通公民的意志来决定的。这可是性质截然不同的两件事。
     
      请问:为什么美国在那时执行提供救济和重建资金以及给予借款和赠予的政策?难道美国是上帝派往人间传播福音的使者吗?且慢!请千万不要想的太多、进而想入非非。其实个中原因非常简单、也非常直接:因为没有一个国家能够具备所需要的黄金或者信用条件来偿付它与美国之间的国际贸易的赤字。
     
      这种做法与房地产开发商允许购房者按揭付款是相同、相通的道理。不过就是提前消费、寅吃卯粮罢了。贷款购房者当然不会将开发商视为上帝的使者。
     
      争购、竞买,自然会产生推高价格的结果。但是,出卖方、出让方还是可以按照自己的意志调节、控制价格的。
     
      应该永远保持清醒:在世俗、也是利益的世界里,没有什么东西是白来的,没有什么获得是不需要付出代价的。
     
      三、马歇尔计划、军事援助和其他计划
     
      “不容置疑,这些援外计划的重要动机是害怕共产主义的扩张。人们论证道:吃饱的肚子未必能拯救民主政体,但是,饥饿的肚子肯定要使它灭亡。把现代化的武器交给我们的朋友,目的在于帮助他们保卫自己和减少美国士兵的伤亡。由于其他先进国家——如英国、德国和苏联——也提供对外援助,我们的动机也含有仿效和竞争的成分。”
     
      显而易见:美国的这些援外计划的直接目的并不是经济利益。但是,其终极目标则一定还是经济利益。
     
      与其说“害怕共产主义的扩张”,不如说——遏制共产主义的扩张。
     
      那个经典结论中的“肚子”一词,似乎表述不当。因为饥饿的肚子不仅可以灭亡近代以来的民主政体,而且还可以灭亡所有的政体。这个结论似可改为:吃饱的无产阶级(不应该包括有产阶级,因为他们很难吃不饱)未必能拯救民主政体,但是,饥饿的无产阶级肯定要使它灭亡。
     
      所谓的民主政体,也许不追求共同富裕,但却肯定不希望不能富裕——因贫穷和贫穷之人阻碍谋求富裕。消灭贫穷之人不仅不可能,而且也没道理——没有了抬轿子的人、也就没有了坐轿子的人。在某种意义上、在相当程度上,富裕之人的富裕是建立在贫穷之人的贫穷的基础之上的。富裕与贫穷是彼此共存的,富裕之人与贫穷之人是相互依靠的。既然不能消灭贫穷之人,那么就要力争在一定程度上去消灭贫穷,至少不能让贫穷阻碍了富裕的实现。
     
      社会的进步,从长远来看一定是社会成员的整体进步。
     
      帮助别人,就是在帮助自己。试问天下:在这个世界上,到底有多少人能够悟出这个道理?
     
      有所失去,就是在有所得到。试问天下:在这个世界上,到底有多少人能够悟出这个道理?
     
      请看:在当时(1976年),苏联还被认为是先进国家,还能够与英国、德国相提并论、比肩而立。
     
      仿效,这未免也太谦虚了。竞争,这才是大实话。请千万不要搞错!可不是争当雷锋、争做贡献,而是争抢利益、争夺好处。无利不起早!美国这个国家的小算盘,还是打得比较精明的。
     
      利字当头、利欲熏心!目前的美国还远远没有跨越这个历史发展阶段。
     
      “美国在战后也断续地具有‘与人为善’的动机。可以把它称之为利他主义,如果你愿意的话。或者,可以称它为长期的权宜之计。在世界上相应于每一个美国人就有十五个非美国人这一事实,使得我们的前途取决于不太仇视西方社会的稳定的国际秩序。”
     
      真诚而非虚伪的与人为善,是一种高级智慧,也是一种顶级人际交往准则、为人处事之道。
     
      由此观之:美国的国家人格——国格,存在重大缺陷。其表现——骄横跋扈、唯我独尊尚处于低龄幼儿的阶段,远远没有表现出来泱泱大国、世界领袖应有的气度和风范。
     
      不论什么人是否愿意,都不能认为美国的对外援助行动是利他主义的表现,而只能认为是以利己主义为终极目标的——“长期的权宜之计”。如果用中国的民间智慧来表述的话,那就是:放水,才能养鱼;放长线、才能钓大鱼。
     
      仇视,并不可怕;唯有足够强大对手的仇视,才足以令人胆寒、忌惮。
     
      无产者发愁的是没有财产,有产者担忧的是失去财产。其实都活的不容易。
     
      光脚的与穿鞋的,既彼此不怕、又相互都怕。
     
      有产者愿意安定,无产者不惧混乱。
     
      一方对势均力敌的另一方的妥协、忍让,绝对不是在成人之美,而是在实现自我利益。
     
      世俗之人的所思所想、一举一动,都注定是以利益为终极考量标准的。
     
      “除了提供相当多物质援助以外,在我们支援外国的项目中,有一项是成本不高的,即:帮助它们获得技术知识以便使它们能提高生产率和生活水平。”
     
      这种情况可以近似的称之为——技术扶贫、知识扶贫。
     
      我非常欣赏这样一句话:治贫先治愚。
     
      即使是提供再多、再好的黄油和面包,也不可能根本解决贫困问题。
     
      人,是一切因素中最为核心的那一个。如果不能解决人的问题的话,那么就不能被认为是解决了根本的问题。
     
      智力扶贫,确实是成本相对不高,但却是见效很慢。
     
      一个国家、一个民族最强大、最先进的表现就是:输出文化、输出文明。
     
      一个人最伟大、最崇高的表现就是:去表达独到的思想。
     
      不愿别人超过自己、进而阻挠别人超过自己,这就是典型的庸人之见、俗人之举——都是放不下的利益使然,是由人生格局和人生境界所决定的。
     
      希望别人超过自己、进而帮助别人超过自己,这就是真正意义上的教师之所愿、所为。
     
      四、对外放款和布雷顿森林制度
     
      “在1929年以后,通过购买冒风险的外国债券或股票而进行的大量放款大为减少。”
     
      请问:购买债券或者股票的风险到底来自哪里?是美国自己?还是美国以外的国家?
     
      “美国公民确实具有储蓄,而且乐于把它借出去,如果这种资本交易是安全可靠的话。”
     
      就整体而言,美国公民肯定具有储蓄。但是,据传:很多、很多的美国国民都是“月光族”——他们都是零储蓄甚至负储蓄。
     
      投资,可能也确实可以产生收益,但是,收益与风险是正相关关系。
     
      五、国际复兴开发银行
     
      “世界银行的真正重要性并不是它可以利用银行资本发放贷款,而是它可以发行债券并用由此而获得的资金进行贷款。”
     
      说的通俗易懂一点儿:这完全就是——空手套白狼。
     
      世界银行发行债券是不需要提供实际担保的,而是由所有成员国的国家信用作为担保的。
     
      说白了就是:先用纸(即债券)去换钱,然后再用这些钱去赚取利息。经过简化就是:用纸赚钱。
     
      世界银行的真正特殊性就是:凭借国家信用便能营利。
     
      六、国际货币基金组织
     
      “在各地区的成本和需求作出不同变化和投机者能有把握地预计定价过高的货币终将变动汇率这一世界中,维持固定的汇率不可能获得成功。”
     
      其中的“世界”一词,颇令人费解。
     
      以我肤浅甚至荒谬的观点来看:会不会是打字错误呢?如果确实是想表达世界的意思的话,那么也不应该是——在……这一世界中,而应该是——在……的世界中。因为,我们只有一个世界,而没有多个世界。
     
      那么,正确的表述到底应该是什么呢?似乎可以改为:在……这一背景下,或者:在……的世界中。
     
      七、欧洲共同市场(欧洲经济共同体)
     
      “在欧洲降低关税会对该地区的分工造成非常良好的影响,以致使该地区的国家受惠,最终也会使其他国家受惠。”
     
      在一定的区域范围内,消除域内国家之间贸易壁垒的明显好处、直接益处就在于:在充分发挥各自的比较优势的情况下,有利于强化彼此的分工与协作。
     
      自己好,可不等于别人也好,更不意味着大家都好。
     
      缺乏密切关系的联动效应,非常微弱并且相当间接。
     
      八、较为自由的多边贸易:关税及贸易总协定
     
      “如果富有成效的多边贸易得以恢复,那末,大家都会受惠。”
     
      这显然是一种貌似成立但却似是实非的观点。
     
      如果可以免费使用高速公路,请问:是大家都会受惠吗?快别开玩笑了!我穷的根本就买不起私家车、打不起出租车,就连乘坐公交车的机会都是少之又少,请问:我怎么从中受惠呀?
     
      充分自由的结果,一定不是普遍受惠,而一定是强者受惠、弱者受损。
     
      请千万不要忘记:受惠的前提条件可是——要具有比较优势。
     
      弱者在与强者打交道的时候,结果注定是吃亏。但是,伴随社会的整体进步,吃亏的结果也会有逐步向好的趋势。
     
      如果正当合理的贫富差距有日益拉大的趋势的话,那么就足以说明:原先和现在的贫富差距是不恰当、不客观的。
     
      无可辩驳:人与人之间的实质差异程度,应该决定人与人之间的财富差距程度。
     
      B. 国际制度的崩溃和重建
     
      一、从美元短缺到美元过剩
     
      “马歇尔计划和其他援助方案对那些称不上最富裕的国家——日本、德国、荷兰、法国和意大利——具有出奇的有利作用。这些国家主要依靠自己的力量,出人预料地在五十年代获得了生产率的奇迹般的飞速发展。这一奇迹般的发展一直持续到现在。”
     
      这五个国家虽然称不上是最富裕的国家,但却称得上是仅次于最富裕的国家的国家。
     
      请看清楚:其中就包括“德、意、日”三个“二战”时期的“轴心国家”——发动侵略战争的国家。这就充分证明了那句哲言: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这三个国家是美国昔日的敌国、今日的友邦,这就折射出了它们之间是大同小异的关系的事实。
     
      战争——尸横遍野、血流成河,算个屁呀!过去了,还不就过去了!
     
      不是人类健忘,而是人类欠揍!
     
      为什么说“出奇”呢?因为结果可能“出人预料”。至少作为援助方的美国(该不会只有萨氏一个人吧)始料不及作为被援助方的这五个国家“生产率的奇迹般的飞速发展”。在“二战”结束时,作为战胜国的法国和荷兰与作为战败国的德国、意大利和日本,在遭受战争创伤、重启经济发展方面是大致处在同一起跑线上的。
     
      自力更生和接受外援,是创造奇迹的两个基础性条件。正所谓是:孺子可教也!请务必要搞搞清楚:朽木,可是不可雕的;烂泥,可是糊不上墙的。
     
      内因,永远是最重要的!
     
      可持续发展的奇迹,才是真正伟大的奇迹。
     
      “五十年代的‘美元短缺’变成六十年代和七十年代早期的‘美元过剩’(即:美国黄金和储备货币的外流伴随着长期的国际收支赤字)。美国的相对高的成本不可避免地导致‘美元定价过高’。”
     
      我晕!都已经黄金和储备货币“外流”了、都已经国际收支“赤字”了,那怎么还能够说是“美元过剩”呢?这也不应该是正话反说的节奏呀。
     
      当然了,我也不明白“美元短缺”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高成本导致高定价,这个意思我能懂。但是,给美元定价,还是把我给看懵了。
     
      二、美国出现长期的国际收支赤字的原因
     
      “1955—1971年间出现国际收支赤字的最主要原因很可能在于:近年来外国的技术生产率提高很大,而我们的提高则较为有限。”
     
      不论在什么时候、无论讨论什么问题,生产率、生产力都是、才是终极决定因素。
     
      中国的几亿件衬衫才能换来美国的一架大型客机,此二者的巨大差距不是数量,而是生产率、生产力。
     
      1. 我们国内过分的通货膨胀
     
      “如果一国的工资增长大于其他国家,如果增长又不为劳动生产率的增长所补偿,那末,该国确实会具有长期的赤字。”
     
      其中的“工资增长”,难道不应该是——工资增长率吗?
     
      绝非开玩笑:工资是不会平白无故增长的。如果一个人的工作业绩没有改变但却增长了工资,这种增长很可能不意味着生活质量会得到相应改善。
     
      2. 我们过于慷慨的军事援助计划
     
      “由于私人长期投资的增长,我们私人方面的经常帐目的盈余已经不再大到足以容许象我们过去那样慷慨的援外计划。”
     
      此处的“长期投资”,难道不应该是——长期对外投资吗?
     
      请问:长期投资与经常账目的盈余,此二者到底是什么关系?难道是此消彼长、此起彼伏的关系吗?
     
      3. 缺乏对于美元的信任
     
      “从1933年到1955年,美元普遍地被认为是优于黄金的储备。它是唯一关键性的国际储备货币。”
     
      美元的强势地位、优势地位是由美国经济的强势地位、优势地位所决定的。坚挺的货币是以其币值稳定为基础的。在结算和交易时,纸币要远远优于黄金。
     
      4. 国外对美国货物的歧视
     
      “当外国缺乏美元的供给时,我们可以理解为什么歧视美国货物的措施普遍存在于其他国家。”
     
      我晕!在这种情况下,会是“歧视”吗?难道不应该是——仇视吗?难道不应该是羡慕、嫉妒、恨吗?
     
      5. 国外生产率的迅速提高
     
      “从长期的观点来看,美国的国际收支地位发生变化的根本原因似乎是西欧和日本的生产率的迅速提高。”
     
      一个国家到底是买的多、还是卖的多,这是由购买力和本国所提供的产品与他国所提供的产品各自的竞争力(通常表现为性价比)所决定的。
     
      “它们(即西欧和日本——笔者注)的生产技术总的说来仍然落后于我们,但其差距,特别是在我们出口和专业化的传统物品上,却一直在缩小。”
     
      这个世界是变化的,而不是僵死的。强者不会恒强,弱者不会恒弱。
     
      在美国的优势方面不断接近美国的水平,这应该算是对美国最致命的打击。
     
      “我们(即美国——笔者注)主要在农产品和技术性最高的产品——飞机、电子计算机、自动机床——上,维持我们出口的份额。”
     
      美国农业生产的自然资源极其丰富,这是其得天独厚、无与伦比的自然条件使然。在当代美国,只有农业(以农产品为生产对象的产业,其实只是现代工业的一个从属部分),而没有农民(以人力和自然力为生产手段的传统农业人口)和农村(广泛和大量存在的传统农业人口聚居的地域)。
     
      在高新技术领域里,美国确实是长期一马当先,但却越来越不再是遥遥领先了。
     
      6. 美国厂商在国外的高额投资
     
      “国外奇迹般的生产率的飞跃发展为美国公司创造了巨大的谋利机会。最近几十年来,它们不愿意向不发达国家投资,而以很快的速度在欧洲(以及可能的话在日本)建立分厂,因为那里的迅速发展似乎是肯定无疑的。”
     
      所有精明的投资者都在寻找价值洼地。“奇迹般的生产率的飞跃发展”的国家,肯定具有投资价值。与之相反,经济停滞、萧条、衰退甚至混乱的国家,肯定没有投资价值。请千万不要搞错!“不发达国家”,绝对不意味着就是没有发展前途、潜力的国家。是否投资的判断标准可不是现在的经济状况,而是未来的经济状况。
     
      当时的美国企业之所以选择投资于欧洲和日本,恰恰就是“因为那里的迅速发展似乎是肯定无疑的”。
     
      7. 石油输出国组织的石油价格四倍于往昔
     
      “波斯湾国家每年得到的数百亿美元的‘再循环’问题,对世界繁荣以及许多国家的国际收支的均衡构成了严重的威胁。”
     
      其中的“得到……问题”,这一表述似有不妥,前后搭配似乎不当。以我肤浅甚至荒谬的观点来看:会不会是打字错误呢?“得到”会不会是——遇到之误呢?
     
      波斯湾国家很有可能对“许多国家的国际收支的均衡构成了严重的威胁”,但却恐怕很难对世界繁荣也构成严重的威胁。
     
      三、长期赤字和货币降值的治疗方法
     
      “可以促使美国的劳动者和企业提高国内的技术生产率。资助科学研究和投资有助于此。”
     
      这种想法肯定没毛病。可要命的问题是:想得到的事情,恐怕很难做得到。
     
      提高生产率、生产力,这当然是天大的好事了,但却远远不是想提高就可以提高的。即便是拿钱猛砸(即资助、投资科学研究),也未必就能够产生预期效果、达到预期目的。
     
      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但相当遗憾的是:权力和金钱并不能直接产生、催生出来科学技术。
     
      愚以为:科学技术通常只能生长在、出现于适宜科学技术生长、出现的人文环境和氛围之中。丑陋、恶劣的人文环境和氛围,必然会扼杀、阻碍科学技术的生长、出现。
     
      如果将自己凌驾于全体国民之上的独夫民贼一声令下,该国的科学技术就可以高歌猛进、飞速发展的话,那么这个世界就真的会是另外一番模样了。
     
      被奴化而具有了奴性的奴才,怎么可能会在本应释放天性、激活自由的科学研究方面有所作为呢???
     
      朝鲜的科学工作者要想获得诺贝尔科学奖,应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虽然能够偷偷摸摸鼓捣出来“核武器”,但那也只能算是邪门歪道。
     
      四、新的受到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
     
      “当原有的制度运转不灵时,这并不意味着我们手中有一个可以立即采用的完善的新制度。”
     
      旧的去了,新的未必随之而来。
     
      发现问题,远不等于解决问题。
     
      面对问题,无可奈何、无计可施,往往是常态。
     
      五、黄金的作用为何?
     
      1. 自由层
     
      “诚实的公民;他们认为通货膨胀正在到来,因而黄金比其他投资——普通股票、债券、储蓄存款、不动产、钻石、名画、古董和囤积商品——要更易于保持其真正的价值;”
     
      通货膨胀直接的侵蚀对象就是现金类资产:现金、活期或者定期存款、债券等等。
     
      具有较长期限(应该在一年以上)的实物类资产,几乎都可以抵御通货膨胀的侵蚀:不动产、钻石、名画、古董等等,甚至包括廉价的初级原材料商品而非高级精加工商品(典型代表:家用电器。科学技术进步会使其不断贬值)。
     
      股票,属于比较特殊的资产,既不是现金类资产,也不是实物类资产,其本质是企业所有权。正常经营企业的股票,当然也可以对抗通货膨胀了。
     
      黄金,应该能够保值,但却很难增值,与上述很多实物类资产(会因为旺盛的需求而增值)和股票(企业本身就会创造财富)相比,黄金都处于劣势地位。因为黄金只有价值而几乎没有使用价值。除非人为炒作,黄金不会出现明显价格波动。
     
      “精明和不精明的投机者;他们自己不一定相信这一切,但却认为:只要有足够的人相信这一切,就值得(如果需要承担风险的话!)用一部分资金做黄金投机生意。”
     
      说一句特别扎心的话:所有人类活动的成本,经过了逐级过滤,最终一定会转嫁落实在社会的最底层人士的身上。
     
      什么样的人是社会的最底层人士?典型表现就是“三无”人员:无权力、无财产、无智慧。
     
      相对于社会的最底层人士而言,即便是不精明的投机者,也可以算是精明之人了。
     
      坦白而言:意欲挑战伟大人物,确实相当困难;但是,要想战胜平凡人物,则明显相对容易。
     
      仅收缴普通公众的智商税,就已经是财源滚滚、无穷无尽了。
     
      羊是作为狼的食物而来到这个世界的。这就是羊天定的命运。
     
      2. 官方黄金
     
      “那些把黄金看作是人类野蛮时期的残余的人们,尚未实现他们消除掉黄金在国际货币机制中的全部作用的欲望。”
     
      黄金作为货币的功能,是原始的,但却未必是野蛮的。
     
      恰恰就是因为现代货币机制存在相当多的尚未解决的问题,所以才会使黄金作为货币的功能至今还没有丧失。如果没有黄金给罩着、为依靠,现代货币机制是无法独立运行的。
     
      终有一日,那种金光闪闪的金属会与货币彻底无关。
     
      3. “纸面黄金”
     
      “其(即特别提款权——笔者注)价值用世界上十六种主要货币来规定;其中每一种货币的比重取决于它的重要性:美元、马克、英镑、日元、法郎、里拉……等等。”
     
      说来说去、说了半天,也没有说清楚、讲明白“重要性”到底是如何量化的。如果“重要性”没有量化的话,那么“比重”就也无法量化了。
     
      这就是现实的瓜分豆剖的分肥盛宴。
     
      4. 是否长期缺乏国际流通手段?
     
      “国际收支的差异现在可以通过汇率的调整而得以解决,不需要支出大量的储备来使汇率固定在某一过去的平价上。”
     
      可问题是:汇率又是如何得以调整的呢?
     
      如果调整汇率可以产生“不需要支出大量的储备”的神奇效果的话,那么就意味着调整汇率就相当于是印制钞票。
     
      怪不得操纵汇率是会受到指责、甚至谴责的。
     
      六、有伸缩性的汇率
     
      “肮脏浮动的意义是:政府偶然进行干预来支持或压低它的货币比价,不允许供给和需求的自由力量使汇率无限制地上下浮动。”
     
      请看清楚:与“肮脏”相匹配的恰恰就是“政府”及其行为。
     
      这也许就是一种由来已久的成见使然——政府或者权力就是肮脏的代名词。
     
      七、处于民族主义世界中的金融
     
      “如果有朝一日出现一个世界政府、一个世界中央银行、一个世界劳动市场,那末,过去的金本位制以及它的稳定汇率所固有的优点可能具有某些再度实现的机会。这种乌托邦似乎仍然是遥远的事情。”
     
      如果有朝一日四海归一、天下一统的话,那么在“一个世界政府、一个世界中央银行、一个世界劳动市场”的背景下,货币也就必然是单一的,怎么还会有“汇率”这种现象呢?萨氏这明显是思维短路的节奏呀。
     
      伴随着人类社会的不断进步,某些人念念不忘、依依不舍的原始但却未必野蛮的金本位制,只会渐行渐远、淡出视线,而断然没有可能咸鱼翻身、再度辉煌了。
     
      当年,嬴政可以吞并六国、一统天下(其实疆域十分有限);未来,会不会真的形成人类命运共同体呢?萨氏给出了委婉的回答:“这种乌托邦似乎仍然是遥远的事情。”而我的回答则必须直截了当:在人类灭绝之前,这件事也就只能是美好的梦想。
     
      “真正的奇迹是:从现实中演化出来的国际金融制度看来确实在发生应有的作用——使富有成效的贸易并且使投资能穿越国家的疆界。”
     
      富有成效的使贸易和投资(其实就是货物和资金)能够穿越国家的疆界,这确实是国际金融制度的功劳,但是,与天下大同相比,这也能够算是“真正的奇迹”吗?那么来去自由的跨境旅游是不是也可以算是“真正的奇迹”呢?
     
      总结和复习
     
      “在多年的黄金外流和大量的国际收支赤字之后,美国和整个世界最后在1971年不得不放弃布雷顿森林会议要求各国维持固定汇率的临时制度。”
     
      请问:到底是谁存在“多年的黄金外流和大量的国际收支赤字”的现象?是美国、还是整个世界?难道不恰恰就是美国吗?难道还可能会是整个世界吗?
     
      请问:在制定维持固定汇率制度的时候,是将其设定为“临时”性质的吗?
     
      中国有这样的民间谚语: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玩鹰却被鹰啄了……
     
      2021.04.21.于首都师范大学本部教师公寓

    【作者简介】

    左明,北农讲师。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相关文章: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隐私政策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