瞻仰超人 ——读《爱因斯坦文集》(第三卷)之八十五
2021/6/5 9:33:25  点击率[83]  评论[0]
【法宝引证码】
    【学科类别】其他
    【出处】本网首发
    【写作时间】2021年
    【中文关键字】超人;爱因斯坦;《爱因斯坦文集》
    【全文】

      《他们为什么要仇视犹太人?》
     
      (1938年11月)
     
      “他以前的苦难为他犯这样的愚蠢错误准备了条件。”
     
      此言有理。
     
      苦难,确实可以成为犯错误的一个条件或者诱因。但是,对于犯错误而言产生决定性作用的因素却肯定是——愚蠢。
     
      一定会有受到苦难也不犯错误的智者和善者。
     
      “下面的格言里有很多真理:要作公正的和明智的忠告——对别人!——是容易的,但要使自己公正而明智地行动却很困难。”
     
      中国也有类似的格言: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为什么同一个人会时而糊涂、又时而清醒呢?无他,唯是否事关切身利益尔。
     
      至理名言:利令智昏。鄙人有可能也会如此。如何才能超越于此呢?我的真实想法和实际做法就是:竭尽全力远离俗不可耐的尘世、想方设法跳出利益纠葛的漩涡。
     
      于我而言:较少物质而较多精神的人生,才会更加精彩。
     
      “把对某个人或某群人的憎恶和仇恨转移到另一个或另一群无力自卫的人的身上。”
     
      这分明就是——以强者之欺还于弱者之身,这种行径就是欺软怕硬的丑恶人性的表现。
     
      这种事情,卑贱如阿Q者竟然也常常去干。
     
      “为什么犹太人会那么经常引起群众的仇恨呢?主要是因为几乎一切国家里有犹太人,而且因为他们到处都分散得太稀疏,以致无法防御猛烈的攻击。”
     
      爱因斯坦的这个自问自答足够逆天了!
     
      难道“犹太人会那么经常引起群众的仇恨”的“主要”原因居然是——分布广泛、分散稀疏、无力防御吗?
     
      往好听了说,这是所答非所问;往难听了说,这简直就是别有用心、混淆视听。
     
      欺压、霸凌的对象,很可能是因为弱小。但是,仇恨的原因却绝对不是弱小。
     
      犹太人应该不是世上仅有的软柿子、更不会是最软的柿子,为什么很多揉捏者都会那么青睐、关照这个柿子呢?
     
      我们需要更加合理的解释。
     
      “在历史进程中,加给犹太人的罪名层出不穷——这些罪名无非是要为那些加在他们身上的暴行找根据。”
     
      中国古训: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而真正的关键问题则是:为什么非要针对犹太人施加罪名和暴行呢?
     
      爱因斯坦的论述节奏,着实令人大大的着急。
     
      “捏造他们曾在井里放毒。胡说他们为了宗教仪式而屠杀儿童。虚伪地指控他们有一个计划企图在经济上统治和剥削全人类。写出伪科学的书侮辱他们是劣等的、危险的种族。说他们为了自私的目的而煽起战争和革命。把他们说成既是危险的改革者,又是真正进步的敌人。控告他们在同化的伪装下渗入国民生活中来篡改民族文化。同时,还非难他们顽固不化,以致不可能适应任何社会生活。”
     
      下面,就让我们来逐一审视一下:
     
      投毒。就算不是无稽之谈,也实在是苍白无力。
     
      宗教。犹太人可能是一个高度重视宗教的民族。然而宗教纷争则是人类社会发生重大冲突的根源之一。
     
      经济。犹太人即便没有一个统一计划,其在经济上的优异表现,也足以产生了近似于统治和剥削全人类的效果。
     
      种族。如果犹太人真的是“劣等的、危险的种族”的话,那还需要“写出伪科学的书侮辱他们”吗?
     
      煽动。这会不会尤其是针对那个不遗余力公开宣扬共产主义的德国人而言的呢?
     
      定性。改革其实就是进步的直接表现。但是,危险的改革却有可能会成为进步的敌人。仅有这样的结论可是远远不够的,还需要让事实来说话。
     
      文化。同化与篡改,往往就是同一、重合的过程。既然敢于宣称同化,那又何来“伪装”呢?
     
      顽固。除了愚不可及的人之外,只有真正的强者,才会基于自信而导致坚持己见。这样的人,根本就不需要去适应别人,而别人则很可能会去适应他们(无关性别)。
     
      综上,上述种种指控,很可能并非空穴来风。只不过就是以正话反说的形式表现出来罢了。
     
      一言以蔽之:犹太人是一个风格独特且表现突出的民族。
     
      “加给他们的罪名几乎是无法想象,罪名的捏造者一直知道这些罪名都不是真实的,但它们却一再影响着群众。在不稳定和混乱的时期,群众倾向于仇恨和残暴;而在和平时期,人性的这些特征只是偷偷地流露出来。”
     
      上述所有加给犹太人的罪名几乎都是可以想象的,但却未必都是基于想象的,而很可能是事出有因。
     
      事实,是一回事;而基于事实能否构成罪名,则完全是另外一回事。
     
      出于羡慕和嫉妒,也可以产生恨。这种仇恨其实是不需要给被仇恨者加上罪名的。如果非要加上罪名的话,那么这样的罪名就极有可能是“捏造”的。
     
      羡慕和嫉妒,是群众的特别优长、看家本领。
     
      毫无疑问:仇恨和残暴是绝大多数人的本性。到底是隐藏、还是暴露,其实并不取决于某种时期,而取决于外部约束条件。
     
      人性,是持久而稳定的。
     
      “在一个国家里,任何集团的成员之间的联系,比他们同其他居民之间的联系是要更紧密些。因此,只要这些集团仍然保持着差别,国家的内部就永远免不了摩擦。我认为,全体人民的完全一律,即使可以做到,也不是值得向往的。”
     
      中国古训: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不限于“在一个国家里”,性质相似、相近的人们可以构成集团——共同体。集团成员之间的联系明显会大于(具体表现就是:频繁而且紧密)集团成员与非集团成员之间的联系。
     
      差异,必然会导致因不同而产生的分歧。
     
      我极为赞赏的一句至理名言: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
     
      愚以为:世界大同——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既不可能做到,更不值得向往。
     
      “在这些集团之间总会有摩擦——这同个人之间存在着嫌恶和竞争一样。”
     
      个人之间的关系与集团之间的关系在原理上是相通的。如果个人之间免不了嫌恶和竞争的话,那么集团之间也就肯定少不了嫌恶和竞争。
     
      嫌恶与被嫌恶,其实都是中性的,并不能说明、证明嫌恶的正当与被嫌恶的不正当。
     
      你嫌恶我,正如我也嫌恶你一样。
     
      “要是没有党派,任何国家公民的政治兴趣势必要衰弱下去。也就不会有自由交换意见的讲坛。个人会被孤立,而不可能表明他的信念。而且,只有通过那些具有同样倾向和同样目的的人的相互鼓励和相互批评,政治信念才能成熟并增长起来:而政治同我们文化生活的其他任何领域没有什么两样。”
     
      倒要请教:在有党派的情况下,到底有多少国家的多少国民会对政治抱有浓厚的兴趣呀?
     
      恕我孤陋寡闻、见识短浅!在有的国家里,恰恰正是由于有了党派,反倒没有了自由交换意见的讲坛;反倒个人不仅会被孤立,而且还不可能表明自己的真实信念;反倒使那些具有同样倾向和同样目的的人只有相互鼓励而没有相互批评,此外,政治信念不仅不能成熟并增长起来,反而会消沉并衰落下去。
     
      政治与文化生活的其他任何领域都大相径庭、截然不同。
     
      政治的基因是:残酷、血腥、欺骗、奸诈……
     
      “大家都清楚,集中——即消灭独立的集团——在科学和艺术上会导致片面性和僵化,因为这种集中压制了,甚至禁止了不同意见和研究方向的任何竞争。”
     
      真的是“大家都清楚”吗?至少是在有的国家里,在科学和艺术上,从决策者到实施者明显都在刻意追求片面和僵化,要集中统一而不要各抒己见,到处都是压制和禁止,彻底杜绝了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良性局面。
     
      犹太人究竟是什么样的人?
     
      “集团的形成在人类致力的一切领域里都有着生气勃勃的影响,这也许主要是由于不同的集团所代表的信念和宗旨之间的斗争所引起的。”
     
      集团的形成和个人的存在,并不会“在人类致力的一切领域里”自然产生“生气勃勃的影响”。这个世界是因差异、不同而展现异彩纷呈的。
     
      千人一面,人将不人。
     
      “犹太人是具有犹太人的信仰的人。”
     
      这一定义显然还要有赖于对“犹太人的信仰”再进行定义才能够确定含义。
     
      “几千年来使犹太人联结在一起,而且今天还在联结着他们的纽带,首先是社会正义的民主理想,以及一切人中间的互助和宽容的理想。”
     
      好一个“几千年来”!这就足以说明犹太人是一个生生不息、历史悠久的民族。
     
      正义、民主、互助、宽容,这些都是大词、好词。似乎可以被认为是犹太人的核心价值观的表现。
     
      而我的问题则是:为什么会是这些理想呢?为什么会形成这些理想呢?
     
      “犹太传统的第二个特征是高度尊重各种形式的理智的追求和精神的努力。”
     
      坦白交代:我就是一个“高度尊重各种形式的理智的追求和精神的努力”的人。
     
      困惑不解:我自己也说不清、道不明我为什么会成为与身边之人如此不同的人。因为我的这一与众不同的表现肯定不是中华文明传统的显著特征。
     
      中国人所表现出来的重视教育,其实完全就是对追求权力、渴望金钱的转折反映。
     
      “我深信,犹太人对知识(就最广泛意义来说)进步所作的贡献,完全出于这种对理智努力的高度尊重。鉴于他们人数较少,而且在他们前进道路上经常受到来自一切方面的外界的许多阻碍,他们所作的贡献之广理应受到一切正直的人的赞扬。”
     
      我相当困惑:“对理智努力的高度尊重”,这种态度和行为似乎不应该是出于感情,而应该是出于理智。那么这种理智到底是从何而来的呢?是来自于先天呢?还是来自于后天呢?我想尝试着给出我的答案:这似乎应该是长期文化传承、积淀的结果。
     
      随之而来的下一个问题又使我陷入了新的困惑:为什么如此优异的表现只是发生在了犹太人(或者还有很少、很少的其他民族)的身上呢?对于这个问题,我想放弃尝试给出答案的努力,因为我已经因无能为力而彻底绝望了!除非,下面这个不是答案的答案就是正确答案:因为只有很少、很少的人是上帝的宠儿!
     
      近些年来,我已经自然而然的产生了这样的思维依赖:凡是我的能力不能合乎逻辑的给出答案的问题,就都会到上帝(其实当然是指自然)那里去寻找答案。
     
      人家是天选之子,我辈又能奈其何。
     
      较少的犹太人对知识进步所作的贡献之多、之广、之不易,确实令人惊叹、使人赞叹!但是,也仅限于那些富于理智且正直的人才会有如此感慨。
     
      “我深信,这不是什么天赋独厚,而是由于犹太人对理智成就的尊重,造成了一种气氛,特别有利于发展可能存在的各种才干。同时,他们还有一种强有力的批判精神,能防止对人间任何权威的盲目服从。”
     
      我坚定不移的深信:这其中必然有得天独厚的先天基因。当然,作为人文传统的文化传承的因素也是不可或缺的。
     
      人尽其才,那得是多么良好的制度环境才能够得以实现的理想境界。
     
      批判精神,是文明进步的基础、原始推动力。开展批判的状况,是衡量、评判思想层次、文明水准的最直观标准。
     
      犹太人确是天选之子——上帝的宠儿!
     
      并非开玩笑:当我们无法从人类社会中寻找到答案的时候,原因就极有可能是来自于自然。
     
      “这种传统由父母传给子女,也浸染了朋友之间的谈话和判断,充满在宗教的经典里,并且给这个集团的公共生活以其特有的烙印。我认为犹太人性格的本质就是这些独特的理想。”
     
      既有言传、又有身教,按理来说:这样的教育已经可以算是相当到位了。但是,如此这般就一定可以完成薪火相传甚至发扬光大了吗?
     
      对此,我表示高度的怀疑。
     
      决定教育结果的因素至少有两个:教育者的因素和受教育者的因素。教师再好,这一个因素也不可能单独决定教育的结果。
     
      一定不能忽略受教育者的因素!!!
     
      如果教育就是复制、拷贝的话,那么教育的结果就肯定不会走样(不会与教育的内容有所不同)。但相当尴尬的是:教育的本质不是复制、拷贝。
     
      人的差异性就决定了教育的结果不可能不走样、不变形。更何况还会有教育者以外的其他因素的影响。
     
      教育的结果一定是不确定的,没有任何人能够对教育的结果打保票。
     
      传统之所以会得以延续,不是因为所有后人都接受了传统,而是因为部分后人接受了传统。
     
      所谓传统,不过就是传承有序罢了,而绝对不会是一成不变。
     
      传统的表现形式会弥散在社会生活的各个角落,不仅随处可见,而且难以躲避。反传统就意味着与整个社会为敌,其难度也就可想而知了。
     
      宗教也可以有自己的传统,只是不知与世俗的传统是否会有所不同。
     
      不同的社会、人群、集团,基于彼此之间的各种差异,通常会有不同的传统。
     
      差异决定事物的本质。
     
      压迫是一种刺激
     
      相比较而言,生理基因的遗传是稳定的、明确的、肯定有效的,而社会基因或者文化基因的传承则是不稳定的、不明确的、非肯定有效的。
     
      老鼠的儿子肯定会打洞(其实打洞只是牙齿咬合功能这一生理基因遗传的结果),但是,英雄的儿子却远远未必也是好汉。英雄是由个体的生理基因与极其复杂的社会因素以及文化因素共同缔造、产生的。
     
      由于人类所独具的社会因素和文化因素的不可简单遗传的特性,于是便产生了一个天大的谜题:下一代将会怎样?人类的明天将会怎样?
     
      几乎所有的其他动物都与它们的远祖几乎没有显著区别,唯独人类不仅与自己的远祖差异巨大,甚至与自己的父辈也可能明显不同。因为社会和文化都是不断发展变化的。
     
      “犹太人集团之所以兴旺,也许不只是靠着它自己的传统,而且还靠着它在世界上老是受着压迫和敌视。它能继续生存好几千年,其中一个主要原因无疑就在这里。”
     
      这不禁让人想起了这样一个结论——多难兴邦。
     
      其物理学原理可能就是——作用力等于反作用力吧。
     
      好一个“老是”!足见翻译者遣词造句相当不讲究、能将就。
     
      我所好奇、困惑的可不是犹太人为什么能够长期反抗和自立,而是犹太人为什么“老是受着压迫和敌视”——怎么那么不招世人待见呢?
     
      能够经历几千年的挣扎抗争而屹立不倒,确实已经说明一些问题了。
     
      在当时,数量和比例都不算大的犹太人(爱因斯坦在该文中的表述是——“约有一千六百万人——不到全人类总数的百分之一”),为什么会、为什么要“散布在全世界”?这又是我的一个挥之不去的困惑。
     
      “作为一个集团,犹太人也许没有什么力量,但他们各个成员的成就加在一起,却处处都是显著而可观的,即使这些成就是在种种阻碍之下才取得。由于洋溢在这一集团里的精神把那些潜藏在个人中的力量激发了起来,使得各个人被鼓励去从事自我牺牲的工作。”
     
      在整体实力并不强大的犹太人集团中,却盛产能够克服重重困难的个人英雄。愚以为:最为关键的因素就是——该集团长盛不衰、传承有序的人文精神。
     
      愚以为:绝大多数的人类族群——种族或者民族,其整体的先天条件都是大体相当的,而且每个人类族群——种族或者民族出现天才的概率也有可能是大体相当的(正是在这个意义上,可以认为自然是公平的)。那么为什么有的人类族群——种族或者民族的表现会较为出色、出众呢?最为重要的差异就是:不同人类族群——种族或者民族各自的人文精神。
     
      当罕见的天生之才与独特的人文精神发生碰撞之际,伟大的奇迹便就此诞生了!
     
      “因此,那些有理由不愿意看到群众的启蒙的人,就会来仇恨犹太人。他们害怕理智上独立的人的影响,比害怕世界上别的任何东西都要厉害。在这一点上,我看到了今天德国猖獗地对犹太人野蛮仇视的根本原因。在纳粹这个集团看来,犹太人不仅是一种工具,可用来转移人民对他们自己,即对压迫者的愤懑;他们还认为犹太人是一种不能同化的元素,不能强使它无批判地接受教条,因此——只要它还存在着——他们的权威就会受到威胁,因为它坚持对人民群众的启蒙。”
     
      只是到了这里,我认为爱因斯坦才说到了关键的问题和问题的关键之处!
     
      请问:到底是什么人“不愿意看到群众的启蒙”?当然是那些运用强权进行压迫的人。其实这也是所有世俗之人共同的普遍特征。由于掌握强权进行压迫的只是极少数人,不然的话,几乎所有人(当然包括每一个群众)都“不愿意看到群众的启蒙”。德国“纳粹这个集团”,当然不会例外。
     
      请问:那些运用强权进行压迫的人到底最害怕什么?当然是“理智上独立的人”。因为他们不好蒙呀!因为他们不盲从呀!因为他们不信邪呀!
     
      那些运用强权进行压迫的人面对“理智上独立的人”,因为屡试不爽、一惯使用的忽悠手法不好使、欺骗策略不奏效了,于是就只剩下“野蛮仇视”和残酷镇压了。
     
      个人或者民族不可被同化或者主动去同化,这不仅是极端自信,更是无比强大的最为生动鲜活的具体表现。
     
      愚以为:无批判,便没有进步。
     
      于我而言:无批判,毋宁死!誓死也不会盲从!教条是被用来打破的!坚持表达自己的思想(启蒙,已经越来越不是我的目的了;至于是否在客观上起到了启蒙的效果,那就更不是应该由我来作出判断的事情了)!
     
      我当然不会去触犯世俗的权威(秀才遇见兵,倒不是不屑于去说理,而是深知说理——无力、无效、无益、无趣),但却必须去挑战思想的权威。
     
      开个玩笑:在世界文明日益交融背景下的鄙人,越来越觉得自己就是犹太人的后裔。
     
      “第一种是乐观的倾向,它来自这样的信仰:个人和集团的创造力的自由扩展,本质上能导致一个令人满意的社会状态。它认识到需要一个在个人和集团之上的中央权力,但承认这种权力只起着组织和调节的作用。第二种是悲观的倾向,它假定个人和集团的自由相互作用导致社会的破坏;因此它企图把社会的基础完全放在权威、盲目服从和强迫之上。实际上这种倾向只在一定限度内才是悲观的:因为对于那些掌握权力和权威的人,以及想要成为这样的人来说,它倒是乐观的。这第二种倾向的信徒是自由集团的敌人,也是独立思考教育的敌人。”
     
      以乐观与悲观来命名这两种观念,其实是很无趣的。
     
      我的坚定信仰:个人的自由和解放是社会的自由和解放的前提和条件。社会进步当然要基于个人进步。
     
      权力,既是社会之需,也是必要之恶——只应该“起着组织和调节的作用”。
     
      我也承认:自由的相互作用会产生某种破坏的结果。但是,这种不可避免的破坏结果却不是不可接受和不应发生的。不破不立,就生动的说明了破与立的辩证关系。
     
      请务必要搞搞清楚!“权威、盲目服从和强迫”,所有这些也都必然会产生破坏的结果,而不可能避免产生破坏的结果。
     
      必须要面对和回答这样的问题:在什么样子的社会条件下——“权威、盲目服从和强迫”才会大行其道、畅行无阻呢?我的答案是:在自由不充分、思想不解放、物欲难满足、人性未进化的社会条件下。一言以蔽之:在原始、落后的社会条件下。
     
      精辟之至!“对于那些掌握权力和权威的人,以及想要成为这样的人来说”,他们(无关性别)总是乐观的。
     
      这样的人所想的、所要的,无非就是原始的、低级的生理和物欲满足。
     
      这样的人也酷爱自由,只不过仅限于自己的自由,而不包括其他人的自由。至于独立思考,那还是算了吧。这样的人不仅自己不热爱独立思考,而且更不允许其他人去独立思考。
     
      “在美国这里,大家都在口头上支持第一种乐观倾向。不过,第二种倾向还是有强烈的表现。它到处出现,尽管大部分场合下它把真相隐蔽起来。它的目的是由少数人通过控制生产手段的迂回道路,在政治上和精神上来统治人民。……但由于人民有健全的政治本能,到目前为止,所有这些企图都已告失败。”
     
      相对于其他国家而言,美国确实是暂时居于领先的地位。但是,其领先的表现也实在是相当有限:在先进与落后的政治体制、人文环境之间,也仅仅只是做到了——心口不一、藏污纳垢。
     
      美国实现了版本升级、走的是“迂回道路”:以温和的经济统治来掩盖甚至取代强硬的政治统治和精神统治。
     
      相比较而言,美国人民也只是可能拥有较为健全的——“政治本能”。不过,切切不可对此作出过于乐观的高估。恰如对于美国的整体评价也切切不可作出过于乐观的高估一样。
     
      “谨防谄媚者,尤其是当他们来鼓动仇恨的时候。”
     
      我晕!谄媚、讨好的对象与鼓动、忽悠的对象会合二为一吗?
     
      2021-05-23于幸福艺居寓所

    【作者简介】

    左明,北农讲师。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隐私政策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