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不见的法官”——美国联邦最高法院的法官助理制度简介
2021/6/3 10:09:23  点击率[627]  评论[0]
【法宝引证码】
    【学科类别】司法制度
    【出处】雷继平法律订阅
    【写作时间】2021年
    【中文摘要】我们从来都是希望司法裁判权由裁判者亲自行使,所谓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说的就是这样一个道理。然而,裁判权在世界各国都面临着间接行使的问题,我们就以美国为例。
    【中文关键字】美国;联邦最高法院;法官助理制度
    【全文】

      1.百年历史的法官助理制度
     
      美国法院制度中的法官助理制度独具特色,至今已有100多年的历史。我们都知道,美国联邦最高法院有9名大法官,他们的法官助理大约有36名,而且主要是从哈佛、耶鲁、芝大、哥大以及斯坦福等名校优秀毕业生中招录,有很多法律界的名人都有法官助理的经历。
     
      比如,波斯纳教授,曾于1962年担任联邦最高法院布伦南大法官的法官助理;现任首席大法官罗伯茨,也曾于1980年担任过当时首席大法官伦奎斯特的法官助理。
     
      历史上很长一段时间内,美国法官助理制度披着神秘的面纱,其内幕并不为外界所知晓,学界也很少关注法官助理这一特殊群体。直到差不多百年之后,随着内外部人士不断揭密,法学界才对其有所了解。一项调查中,有63%的联邦上诉法官承认,“他们必须依赖法官助理来完成他们本应自己完成的某些工作”。
     
      然而,在此之前,美国民众一直认为,最高法院的司法裁判是各位大法官辛苦劳作、亲力亲为的杰作。而现实情况却是,法官助理们却承担了几乎从立案、审案直到判决整个过程的文字起草工作。然而,当民众得知法官助理们实际上在帮助大法官们作出裁判时,他们充满了惊愕和不满。
     
      以至于,《美国最高法院史》的作者施瓦茨也不禁感慨道,最高法院俨然成为年轻人的最高法院,大法官已经成为一群逐渐膨胀的法官助理的管理者,后者甚至越来越多地撰写着非常重要的案件中的法律意见,这导致了美国式“秘书专政”的严重后果。
     
      2.法官助理制度的积极作用
     
      美国研究者认为,不可否认,美国法官助理制度有着非常重要的积极作用:
     
      (1)总的来说,法官助理制度的发展,主要是由案件负担的急剧增加引起的
     
      法官助理减轻了大法官工作负担、提高了审判效率,确保了在案件数量增加的形势下,无需增加法官数量,从而有力地维护了美国法官精英化的体制。
     
      (2)法官助理给最高法院带来了新鲜的观念
     
      “由于有助理概括或起草法官的意见,这样法官就能提出更多的正反两方面的意见。也由于有这样的高质量的法律帮助,法官的个人意见更趋全面和复杂化。”
     
      (3)法官助理制度是一种学院法学教育的延续
     
      对司法经验的传承和司法后备人才的培养起到强化作用。
     
      3.法官助理制度中的问题
     
      同时,美国批评者也指出了其中显而易见的问题:
     
      (1)造成司法意见可信度和权威性的降低
     
      司法意见的可信度和权威性与法官个人紧密相关,司法意见应是法官思想的真实表述,这样的司法意见最具有权威性。而如果将司法意见草拟的职责被委托给法官助理,即使法官最终会对司法意见进行修改,融入了自己的视角和思想观点,但这份司法意见还是或多或少包含了法官助理的思想。
     
      正如波斯纳教授所说,司法意见中体现的思想越多由法官助理而非法官完成,这些意见所拥有的权威性就越低。律师,特别是其他法官越不认为司法意见是法官思想的真实表述,他们就越不会依赖司法意见的指导和权威。
     
      事实上,当我们说一份司法判决,他可能包括两重含义。狭义上,判决指的是能够从意见中抽取出来的最小规则。广义上的判决,还包括判决意见本身的结构、肌理甚至文风和语调,这与狭义上的判决不同。
     
      某份意见是由法官助理草拟的这一点越清楚,法官和律师就越不可能关注其广义上的判决。这将降低司法判决作为法律指导资源的权威性,同时会增加不确定性并随之增加诉讼。
     
      (2)造成联邦法官意见风格的变化和不统一
     
      一位联邦上诉法院的法官曾经写道:那些精干聪明的、大都是年轻人的法官助理在做些什么呢?显然他们不仅仅是在四下查找案例检索,整理法官的书籍。在许多情况下,他们是“准法官”,在某些情况下,他们实际上就是看不见的法官,因为有些联邦上诉法官的风格每年都在发生变化。
     
      这是因为联邦法官助理的工作期限多为一年或两年,原先的法官助理离开工作岗位后,新的法官助理跟原先的法官助理在语言风格上存在区别,语言风格上的区别会反映在草拟的司法意见中,因而导致了联邦法官的风格的变化。
     
      法官的风格传达了法官的观念,此种观念可以帮助人们从法官的意见中探寻出法官的司法哲学观念。但现在出现的司法意见风格都追随了法律评论中学生撰文的风格,这种风格倾向于平白冗长。助理不但与法官在风格上存在不一致,而且助理之间在风格上也千差万别,这种现象的存在使得法官的观念难以被人捉摸,直接影响到人们对法官的评价和法官的权威。
     
      施瓦茨感叹道,遥想那段由法官自己撰写司法意见的时期,是不会出现当今这样的问题的。“制作霍姆斯或卡多佐那种既是文学珍宝又是法律珍宝的法律意见的个人天赋已经成为了过去时。”
     
      (3)有可能造成助理对司法权的不恰当干预
     
      由于法官与助理之间存在亲密的职业关系和私人关系,一些观察家担心助理对判决施加了太多的影响。法官将一些司法职责委托给助理,就意味着助理手中握有一部分司法权力,这种权力的行使尽管受到法官的监督,但助理仍可通过行使这部分权力来影响法官的思想。即使法官助理仅进行法律研究和准备备忘录,他们都可能通过对事实的微妙处理来影响法官。尽管这种影响可能不会妨碍司法公正,但这样的影响也是危险的。
     
      (4)削弱了法官的个人责任意识,造成法官责任的分散
     
      批评者指出,法官在没有完全加入到作为其权威性来源的当事人的辩论中就行使权力,他把听取辩论和说明判决理由的权力授予其他人,他们的判决也许是正确的,但是我们没有理由相信这种正确性,即使这些判决看上去如此,他们也没有理由要求我们尊重判决结果。
     
      法官为自己的判决承担责任的意愿是司法权力监督的重要方式,责任也是保证法官谨慎审判的基本因素。在诉讼过程中,为了保证案件能够得到公正的判决,使得判决具有权威性,法官应具有承担个人责任的意愿,应尽可能多的尽到自己的职责,而不是尽可能多的将职责委托给助理以及其他雇员。即使委托职责会使法官节省大量的时间,但这样做的代价也是相当大的。
     
      他山之石或可攻玉,存在于美国法官助理制度的某些问题,或许可以为我国司法制度改革所借鉴。

    【作者简介】
    雷继平,金杜律师事务所。
    【参考文献】
    {1}刘晓东,论美国联邦法官助理制度,2009年华东政法大学硕士学文论文;
    {2}江振春,美国联邦最高法院与法官助理制度,南京大学学报(哲学、社科、人文),2010年第2期。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隐私政策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