瞻仰超人 ——读《爱因斯坦文集》(第一卷)之六十三
2021/5/31 8:21:55  点击率[283]  评论[0]
【法宝引证码】
    【学科类别】其他
    【出处】本网首发
    【写作时间】2021年
    【中文关键字】超人;爱因斯坦;《爱因斯坦文集》
    【全文】

      《在哥伦比亚大学的讲话》
     
      (1932年1月15日)
     
      “科学作为一种现存的和完成的东西,是人们所知道的最客观的,同人无关的东西。但是,科学作为一种尚在制定中的东西,作为一种被追求的目的,却同人类其他一切事业一样,是主观的,受心理状态制约的。所以,科学的目的和意义是什么这个问题,在不同时期,从不同的人那里,所得到的回答是完全不同的。”
     
      科学知识或者科学结论是“一种现存的和完成的东西”。
     
      科学的本质是客观性,与人的主观性无关。但是,科学本身却不是客观的东西。科学的活动和科学的内容怎么可能会与人无关呢?
     
      科学与“制定”一词,实在是无法合理搭配。如此翻译,实属不妥。
     
      作为追求对象的科学,确实“同人类其他一切事业一样,是主观的,受心理状态制约的”。
     
      搞搞清楚:科学是什么与“科学的目的和意义是什么”,这可是完全不同的两个问题。前者具有客观性,而后者则具有主观性。
     
      当然不应该是“完全不同”,而应该是——不完全相同了。
     
      “当然,大家都同意,科学必须建立各种经验事实之间的联系,这种联系使我们能够根据那些已经经验到的事实去预见以后发生的事实。固然,按照许多实证论者的意见,尽可能完善地解决这项任务,就是科学的唯一目的。”
     
      发现经验事实之间的有机联系(而不是任意联系、胡乱联系),其实就是发现因果关系,就是发现规律。
     
      符合理性、合乎逻辑的预见,应该是建立在明确因果关系或者知晓规律的基础之上的。
     
      我肯定不会给自己贴上“实证论者”的标签,但我也会坚持认为:发现因果关系、发现规律,“尽可能完善地解决这项任务,就是科学的唯一目的”。
     
      “但是,我不相信,如此原始的理想竟能高度地鼓舞起研究者的热情,并由此产生真正伟大的成就。在研究者的不倦的努力后面,潜存着一种强烈得多的,而且也是一种比较神秘的推动力:这就是人们希望去理解的存在和实在。但是,实际上人们却害怕用这样的字眼,因为,当人们在这样一句普遍陈述中必须解释‘实在’和‘理解’的真正意义是什么时,就会立刻陷入困难。”
     
      上述我也认同的“许多实证论者的意见”,也许可以算是“原始的理想”。至少就是这种“原始的理想”高度的鼓舞起我的从事科学工作的热情。至于到底是否能够“由此产生真正伟大的成就”,最好还是任人评说。
     
      在不同的研究者的不倦的努力后面,也许确实潜存着一种强烈得多的但却未必是一种比较神秘的推动力,到底是什么,答案可能五花八门、各不相同。
     
      但是,爱因斯坦对此所给出的似乎与众不同、好像标新立异的答案却令人大跌眼镜、大失所望——“这就是人们希望去理解的存在和实在”。这个推动力不仅丝毫也不神秘,而且还好像并不优越于那个“原始的理想”。理解存在和实在与发现因果关系、发现规律,前者更抽象、隐晦,后者更明确、直白。
     
      为什么是“普遍陈述”呢?难道不应该是普通表述吗?
     
      何惧之有!人们在“解释‘实在’和‘理解’的真正意义是什么时”,怎么可能“就会立刻陷入困难”呢?
     
      爱因斯坦在此处实在是故作高深、故弄玄虚。
     
      “如果我们去掉这一陈述的神秘因素,那末我们的意思就是:我们在寻求一个能把观察到的事实联结在一起的思想体系,它将具有最大可能的简单性。我们所谓的简单性,并不是指学生在精通这种体系时产生的困难最小,而是指这体系所包含的彼此独立的假设或公理最少;因为这些逻辑上彼此独立的公理的内容,正是那种尚未理解的东西的残余。——”
     
      爱因斯坦的这一陈述根本就不具有神秘因素。
     
      科学的具体表述而非科学的思想体系应该“具有最大可能的简单性”。
     
      自然的本质很有可能就是——简单。
     
      所有的复杂很有可能都是——人为。
     
      科学的思想体系“所包含的彼此独立的假设或公理最少”,恐怕也仅仅就是科学的简单属性的部分表现。
     
      公理的内容恰恰是尚未理解的东西。
     
      “当一个人在讲科学问题时,‘我’这个渺小的字眼在他的解释中应当没有地位。但是,当他是在讲科学的目的和目标时,他就应当允许讲到他自己。因为一个人所经验到的没有比他自己的目标和愿望更直接的了。十分有力地吸引住我的特殊目标,是物理学领域中的逻辑的统一。开头使我烦恼的是电动力学必须挑选一种比别种运动状态都优越的运动状态,而这种优先选择在实验上却没有任何根据。这样就出现了狭义相对论;而且,它还把电场和磁场融合成一个可理解的统一体,对于质量和能量,以及动量和能量也都如此。后来,由于力求理解惯性和引力的统一性质而产生了广义相对论,它也避免了那些在表述基本定律的过程中由于使用了特殊坐标系而隐蔽着的暗含的公理。”
     
      在以发现规律为己任的科学的面前,所有的人都显得那么的微不足道、不足挂齿,其中也包括那些曾经、正在和将要亲自发现规律的人。
     
      任何个人怎么能够与揭示自然规律和人类社会规律的科学相提并论呢。
     
      每个学人都可以也应该公开表达自己从事科学工作的目的和目标。
     
      一个人的经验与愿望,根本就不在同一个层面上,根本就不可同日而语。
     
      诸位请看:区区一个“物理学领域中的逻辑的统一”,就可以成为十分有力的吸引住爱因斯坦的特殊目标。难道这就不是“原始的理想”了吗?难道这就是“神秘的推动力”吗?
     
      此路不通,怎么办?很好办!另辟蹊径。
     
      山重水复之后,便是柳暗花明。
     
      别无选择,就是一种极为特殊的选择。
     
      是失败产生了胜利,是否定成就了肯定。
     
      爱因斯坦是在明确了方向之后逐步发现了前进的道路的。
     
      看来,爱因斯坦是认准了“物理学领域中的逻辑的统一”这个“奇妙的信念”,而且还“相信存在应当有一个完全和谐的结构”,所以要不惜一切代价勇往直前,哪怕是一条道儿走到黑。
     
      2021.04.15.于首都师范大学本部教师公寓

    【作者简介】

    左明,北农讲师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隐私政策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