供应链金融中动产流动质押不成立的6种情形
2021/5/6 8:55:23  点击率[1469]  评论[0]
【法宝引证码】
    【学科类别】物权
    【出处】本网首发
    【写作时间】2021年
    【中文关键字】供应链;动产;流动质押
    【全文】

      动产流动质押,又称为动态质押、存货动态质押等,是指债权人、出质人与监管人订立三方协议,出质人以通过一定数量、品种等概括描述能够确定范围的货物为债务的履行提供担保,当事人有证据证明监管人系受债权人的委托监管并实际控制该货物的,人民法院应当认定质权于监管人实际控制货物之日起设立。齐精智律师提示我国《民法典》规定质押物应为特定物,而流动质押物通常却是种类物,而且处于不断变化之中,直到法定或约定的特定事由发生后,“质押物”才能被确定下来。可见,动产流动质押并不是物权法严格意义上的动产质押。
     
      本文不惴浅陋,分析如下:
     
      一、银行委托的第三方监管企业未对质押货物进行有效控制,质权未设立!
     
      裁判要旨:关于本案质权是否已经合法设立问题。大连银行上诉主张案涉质物是数万吨糖制品,不具备现实交付的条件,交付的方式是指示交付,即通过委托中铁物流大连分公司对案涉质物进行监管即视为已经交付。具体做法为,大连银行将质押事实通知中铁物流大连分公司,由中铁物流大连分公司租赁质物所在仓库(锦州佐源公司所有仓库),清点监管物,制作《监管物清单》后,完成交付。大连银行对质物属于间接控制与占有,通过该交付方式能够实现中铁物流大连分公司对质物的实际监管和控制,故本案质物已经交付,质权已合法设立。
     
      本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二百一十二条关于“质权自出质人交付质押财产时设立”的规定,质物交付是质权设立的必备条件,设定质权时,要求通过法定给付行为将质物转移给质权人有效控制,故判断质权是否依法设立的前提是审查质物是否已依法交付,实现质权人的有效控制。
     
      本案中,案涉质物存放于出质人锦州佐源公司的仓库,大连银行通过三方签订《动产监管协议》的形式,指定中铁物流大连分公司租用锦州佐源公司的仓库进行监管,仓库租金只象征性的约定1元。大连银行虽主张通过该方式,特别是交付了相关的协议、清单、报告书、台账等材料即实现了指示交付,但结合出质人锦州佐源公司未转移质物、不让监管人入库乃至驱逐监管人等情形,案涉质物仍由锦州佐源公司实际控制和支配,并未实现大连银行直接或间接的有效控制。由于案涉质物交付形式不符合法律规定的质权设立形式,案涉质权未能依法设立。
     
      案件来源:大连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与锦州佐源糖业食品有限公司金融借款合同纠纷, 最高人民法院(2019)最高法民终331号。
     
      二、签署《动产监管协议》后监管人实际并未控制质押物时不能认定质押权设立。
     
      裁判要旨:质物交付是质权设立的必备条件,设定质权时,要求通过法定给付行为将质物转移给质权人有效控制,案涉质物存放于出质人仓库,债权人通过签订《动产监管协议》的形式,指定监管单位租用出质人的仓库进行监管,但结合出质人未转移质物、不让监管人入库乃至驱逐监管人等情形,案涉质物仍由出质人实际控制和支配,并未实现债权人直接或间接的有效控制,故案涉质权未能依法设立。
     
      案例索引:《大连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库伦旗佐源糖业有限公司金融借款合同纠纷案》【(2019)最高法民终330号】
     
      三、银行未尽到法定或约定义务的,不能善意取得质权。
     
      裁判要旨:当质物由2号仓中的小麦变更为5、6号仓中的玉米后,质物品种和储存仓库均发生了变化,构成了质押合同主要内容即质押财产变更,此时银行应依约及时对变更后的质押财产品种、价值、权属、交付及监管进行审查并通过《质物清单》予以确认,但银行并未履行上述义务,且《查询及出质通知书》《入库单》《货权及品质证明》等所记载内容与物流公司从商贸公司处实际接收并保管的质物情况并不相符。判决确认银行不享有质权。
     
      案件来源:最高人民法院(2019)最高法民申970号“中信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郑州分行与河南豫粮物流有限公司、中央储备粮漯河直属库有限公司、汤阴县顺意商贸有限公司、中海山东物流有限公司、李文顺、李春燕、杜文英、陆献军金融借款合同纠纷案”(审判长李相波,审判员方芳、宁晟),见《未尽到法定或约定义务不能善意取得质权》(撰写人李相波、李大何),载《最高人民法院第四巡回法庭疑难案件裁判要点与观点》
     
      四、委托监管协议约定监管人受出质人的委托监管质物,动产流动质押不成立。
     
      在流动质押中,质权人、出质人和监管人经常以签订委托监管协议的方式,由监管人占有并对质物进行监管,质权人通过监管协议中的占有返还请求权对质物完成间接占有。
     
      一般说来,如委托监管协议约定,监管人受质权人的委托监管质押,质权人对质物享有占有返还请求权,则可以认为监管人系为质权人实际占有质物,质权人间接占有质物,质权合法有效。
     
      如监管人系受出质人委托占有质物,或监管协议虽约定监管人受质权人委托占有质物,但质物实际仍在出质人控制之下,则应认为质物的占有并未转移给质权人,动产质押并未设立。
     
      五、监管人未派员进驻仓库进行监管,也未采用掌控仓库钥匙、区隔质物与其他货物等实际的控制措施,动产流动质押不成立。
     
      实践中也有监管人不租赁存货所在的仓库,而是直接到该仓库进行监管的情形。在这种情形,监管合同往往约定,监管人核对、接受并占有质物后,应向质权人通过出具质物清单等方式加以确认,监管人向质权人确认自己已占有、监管质物的,法院会据此认为质押设立。这种认识有不妥之处,即占有是人对物的支配和管领的事实状态,只宜通过客观存在的事实来确认监管人是否实际控制质物,即便监管人有确认的意思表示,但其未派员进驻仓库进行监管,也未采用掌控仓库钥匙、区隔质物与其他货物等实际的控制措施,出质人还能自由进出仓库并自由处分质物,就意味着出质人并未丧失直接占有,监管人也未实际控制质物,存货质押并未设立。
     
      六、占有改定方式交付动产,动产质权未设立,质权人对质物不享有优先受偿权。
     
      裁判要旨:质权从质物交付时设立。质权设立所要求的动产交付,应以质权人能够实际支配和控制质物为限。出质人以占有改定方式交付动产不能设立质权。质权人对质物不享有优先受偿权。
     
      案件来源:最高人民法院(2019)最高法民终331号判决
     
      综上,流动质押要合法有效成立,关键在于两点:一是要实现质押存货位置、数量、种类的明确性和可识别性,比如通过仓库、围栏、围墙、粘贴标识等方式进行区域隔离,但物理、空间上的特定性是为了明确质押存货的担保价值的范围;二是要让出质人丧失对存货的独立占有,比如监管人派人监管仓库,防止存货随意出库或脱离实际占有,而质权人则通过委托监管人行使占有返还请求权,实现对抵押存货的间接占有。

    【作者简介】
    齐精智,陕西明乐律师事务所执行主任,仲裁员、北大法学院北大法宝学堂特约讲师,公司股权、借贷担保、房产土地、合同纠纷专业律师。转载请在显著位置注明出处及作者,否则诉讼维权。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隐私政策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